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异世界笔记>第四十一章 鸳鸯阵和骑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鸳鸯阵和骑兵

小说:异世界笔记 作者:王伯安 更新时间:2018/4/5 9:28:43

王班和迈令德端起芝麻拿过来的两杯酒一饮而尽,拜师仪式就算是正式完成了。

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王班就打算告辞回去抱着老婆睡觉了,谁知迈令德却让芝麻在帐篷里点起了两枚大蜡烛,拉着王班直接就开始请教。

“老师,你昨天用的那个阵形,叫什么‘鸳鸯阵’的,先给我讲讲呗。”迈令德拽着王班说道。

“也罢,今天就当作我给你的第一课吧!”王班挠挠头,思考了一下从何说起后说道。

“在我们的国家,大约几百年前吧,有一个东边的岛国出现了一群称为‘倭寇’的海盗,开始侵略沿海地区。”王班喝了一口水后说道。

“哦?老师继续!”迈令德从王班手里接过已经喝干的水杯递给芝麻,想让芝麻给王班添水,却见芝麻也托着下巴认真的听起了故事,只得摇摇头放下水杯继续听王班讲。

“这些‘倭寇’,虽为海盗,但大部分由这个岛国的失业军人组成,战斗力十分强悍,而当时我国的东南和平日久,武备松懈,一时间整个东南沿海烽烟四起,百姓深受其苦。”王班继续说道,随即随手取过了一旁的鹅毛笔和木板,“当时,一名叫做戚继光的将军脱颖而出,组织了一支新军,结合当地水网密集的复杂地形,以及倭寇的兵器及战术特点,制定了这种‘鸳鸯阵’,专门克制倭寇,此阵练成,戚继光率军首战台州,一战歼敌数千,自身损失不足百人,此后连战连捷,所到之处倭寇闻风丧胆,数年时间荡平倭寇,从此海清河晏,戚家军的战绩,也成为了一代神话。”王班慷慨激昂的讲述着自己所知的历史,然后开始在木板上画起来。

“这个鸳鸯阵,讲究多种兵器的互相配合,一队十一人,分别手持刀盾、狼筅、长枪、镗把,层层列布,疏密有致,作战时互相掩护,发挥各自武器的特点有效杀伤敌人,我昨天用的战法,就是它的简化版。”说完,王班已经在木板上画下了若干种兵器的排布方式,一个古代的小军阵呼之欲出。

“同时,随着战斗情况的变化,鸳鸯阵还可以拆分为更加机动灵活的三才阵,从行军的纵队变为迎敌的横队也非常简便,是一种非常适合小军团作战的阵形。”王班继续在木板上画着,伴随着王班连说带画的讲解,迈令德和芝麻仿佛被带入了那个金戈铁马杀声震天的战场……

宽阔的海岸边,上百艘海船正停泊在不远处,而岸上有一支装束怪异,人人凶神恶煞的军队早已森严列阵,似乎想把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切撕成碎片,想必就是王班口中的倭寇,而在他们的对面不远处,一支装束齐整但武器纷杂的军队正无声的走出海岸边的树林,迎着初升的朝阳迅速的排好了阵形。

“猴子给给!”似乎是对对面的军队不屑一顾,也似乎是没有太多的耐心,倭寇的指挥官拔出腰间的长刀虚空一劈,阵形最前面的数百倭寇顿时兴奋起来,手舞长刀怪叫着冲了上来。

但对面的军队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发生慌乱或者拔腿就跑,而是森严列阵不为所动,倭寇们很快就怪叫着迫近了对方的军阵,在他们的眼里,接下来的时间将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痛快砍杀,而对面的军人不过是给自己的战绩再增加一些吹嘘的材料而已,但这些倭寇又隐隐觉得,这些军人似乎和他们之前遇到的明国军人不太一样,他们并不为倭寇的嚣张行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像一尊尊雕像一样看着逼近的倭寇,那眼神分明就像是在看着一群死人。

倭寇们被这种眼神激得更加凶性大起,嗷嗷怪叫着加速冲了上来,双方的距离迅速迫近,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下一秒,倭寇们的怪叫声戛然而止,终止他们的怪叫声的,是明军第一排的盾牌手掷出的一排标枪。

倭酋派出的这第一波倭寇,都是一些多年刀头舔血的亡命之徒,多年与明军交手得胜让他们变得胆大而又自负,因此面对森严列阵的明军,这些顽寇甚至连盔甲都不穿就这样提着长刀猛扑上来,然后……然后就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刀口上——一排密集的标枪使得跑得最快的几十名多年的老寇死伤殆尽,但其他的倭寇仗着横行沿海多年的血勇,依然不管不顾的扑了上来,两军的锋线上随即响起一片金铁撞击之声,倭寇撞在明军锋线第一排的盾牌上,于是纷纷举刀对着盾牌乱砍,有一些艺高胆大的甚至跳起来用脚去踹面前的盾牌,哇哇怪叫着想把盾牌后面躲着的那个明国士兵拽出来砍成碎片。倭寇的嚣张持续了两秒,明军的盾牌突然两两一分,在盾牌的缝隙中,一种枝枝丫丫的怪异武器伸了出来。这种兵器是用当地的毛竹制成,毛竹的末端绑着很多铁刺,长度超过一丈,每一支就能遮蔽一片地方,数百支这样的兵器从明军锋线上同时刺出,顿时让倭寇们觉得眼前枝杈乱晃无处下手。不过,很快就不需要他们下手了,这些怪异的兵器照着倭寇们的头胸部便刺,虽然狼筅的枝桠杀伤力并不强,但专门照着防护薄弱的面部、耳朵和脖子招呼,而如果更不幸的被顶端的铁尖刺中,也得立刻去见天照大神。一时间,无数倭寇被划破了耳朵,划伤了眼睛,或者直接被铁尖刺中一命呜呼,倭寇阵中顿时一片混乱。

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紧接着就有长枪从狼筅的缝隙里刺过来,将慌乱中的倭寇一丛丛的刺倒,余下的倭寇此时才意识到明军军阵的威力,纷纷丢下死亡或受伤的同伴转身而逃,阵前只留下一地的倭寇尸体,初次交锋,倭寇吃了大亏。

看见倭寇们退回来,阵中的倭酋怒不可遏,下令把两名带队的军官斩首示众,而另一边的明军也在忙着斩首,百余名明军士兵挑着扁担越阵而出,挥刀将横卧一地的倭寇尸体的脑袋砍下,遇到还有气的就补一刀再把脑袋砍下,那样子悠闲的似乎是明国的农民在自家地里摘西瓜,这些明军士兵挑着的两个竹筐很快装满了人头,在一阵锣声中又挑着扁担消失在了明军阵中。

这一幕彻底激怒了倭酋,过去一直是他们砍明国人的脑袋,什么时候轮到明国人砍他们的脑袋了?倭酋像屁股上点了火的猴子一样在指挥台上跳下蹿的骂了一番,随即下令让主力压上,自己这次要一次性彻底解决对面的明国军队。

倭寇大队在细碎的鼓点声中开始列队前进,最前面的是三排被称为“铁炮”的火绳枪手,紧跟着的是数排手持一丈七尺长枪的长枪兵,随后是一群队形松散的手持倭刀的步兵。

“这一次,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倭酋用半生不熟的汉语恨恨的说道。

眼见着倭寇军阵缓缓压上,已经接近“铁炮”的最佳射程,倭寇们心中暗暗得意,晾你明军再厉害,也是爹娘生的肉胎,面对无坚不摧的铁炮弹丸,看你们不得跪下来唱征服?

但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天鹅哨响,前排手持火铳的倭寇像前面那一拨倭兵一样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因为他们看到,明军军阵每隔几米的空隙中,突然伸出许多粗壮的铜管——佛郎机,专克火铳的杀神!

“轰轰轰!”明军阵前腾起大团烟雾,密如蜂群的铅丸暴雨般扫过倭寇锋线,前排手持倭鸟铳的倭兵像被大风刮过的麦地一样哗啦啦倒下一片。

“风向有利,再装再放!”明军阵中清晰的传来一片号令声,还好绝大多数倭寇听不懂汉语,否则听到这八个字恐怕就直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开溜了。

“轰轰轰!”第二轮炮击和第一轮仅仅隔了二十秒,很多在第一轮炮击时聪明的趴在地上的倭寇火铳手刚爬起来,就倒霉催的赶上了第二波铅丸,这一轮炮击轻松的凿穿了已经稀松的不像话的火铳手阵列,把后面的长枪手也打翻一片。

“冲上去!不能让明军再放炮了!”倭寇的指挥官嘶叫着下达了命令,在他看来,只有立刻冲上去和明军搅成一团,才能避免让明军的火器继续发挥优势,把自己的手下当活靶子打。但他绝对想不到,自己的这个命令只会让手下以更快的速度送死。

火铳手们已经很识趣的退出了战阵序列,以现在的剩下的火铳手数量,形不成密集的三段击齐射,以这个年代的火器水平,基本上打中人就看信仰了。所以能不能顺利打破明军的阵形,就看那几排长枪手的了。

当然,这股倭寇不愧是在岛国内战淬炼下的百战精锐,面对如此局面阵形竟然还能保持个大概,长枪手依然排着整齐的排面迅速逼近了明军方阵,当然,他们也如愿的遭到了一排标枪的攻击,这一排标枪让长枪手的冲锋一滞,随后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紧随着一轮标枪,明军军阵竟然对倭寇发起了冲锋。

在明国历史上,从没有哪一支明军敢对倭寇发动冲锋的,除非……除非这些明军脑子抽抽了,倭寇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这些头顶战盔身穿鸳鸯袄的明军带着一种冷酷的眼神迎了上来,随着明军阵中震人心魄的战鼓擂响,屠杀又开始了——明军对倭寇的屠杀。

甫一交锋,倭寇前排的长枪手就悲催的发现,自己的长枪不论从哪个角度刺出,都会被前排明军的盾牌给格开,偶尔有没被盾牌格开的,也会被后面的狼筅给架开,就算突破了狼筅的防御,后面还有一个像叉子一样形状奇怪的兵器等着自己的长枪——那东西中国人叫它镗把。倭寇长枪手的长枪纷纷被明军的盾牌、狼筅和镗把推得指向天空,而长枪一但不能指向敌人,其杀伤力就连个擀面杖都不如,倭寇士兵们挤作一团,无奈的看着明军的长枪手在狼筅和镗把的缝隙里从容的前出、突刺,把倭寇长枪兵一丛丛、一排排的刺倒,明军的军阵仿佛就是一架设计精密的杀人机器,那些手持长牌、狼筅、长枪、镗把的士兵就是这些机器上润滑良好、配合紧密的零件,面对这样一台冷酷且高效的杀人机器,一股寒意从倭寇士兵的后脊梁升起。

“逃吧!这仗没法打了!”不知是哪个倭兵先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随后开始有长枪兵丢下手里的长枪向后逃去,紧接着一名、两名、三名……越来越多的长枪手扔下长枪开始转身逃命,甚至冲乱了后面手持倭刀的倭兵队伍。

阵形最后的督战队见状,纷纷拔刀上前,砍杀了几名刚从阵中逃出来的倭兵,但督战队这玩意儿,也就是双方僵持或者打顺风仗的时候有用,如果真的是士气被打崩了,以督战队那点人其实也起不了什么卵用,随着逃兵越来越多,督战队的阵线也被冲乱,引发了更大的混乱,而逃跑的倭兵身后,明军的阵形也已经散乱不堪,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明军阵形的散乱和倭兵有本质上的区别——明军的阵形只不过是分成了无数的小队伍而已,而每个小队伍都是十一个人,里面刀牌、狼筅、长枪和镗把均分别有配置,灵活机动且互相掩护,在宽阔的海滩上,上百支这样的小队伍正在各处追杀着逃跑的倭兵,最前面的几个小队甚至已经隐隐的指向了倭酋的指挥台。不过那指挥台上的倭酋却早已不见,只剩下散乱的旌旗和乱扔的器具,明军士兵们抬眼望去,原来倭酋早已登上小舟,在手下的簇拥下向着海面上的大船划去。

既然倭酋逃了,那只能多砍几个倭兵脑袋了,明军士兵还指望这些首级多给自己换些奖赏呢,明军士兵不顾激战的疲劳,继续穷追猛打,而倭兵则纷纷逃向海边,向着那些载着生的希望的小船跑去,一些来不及逃跑的倭兵,干脆把刀一扔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祈求着明军能够暂且饶下自己的性命。

随着海滩上喊杀声渐落,几只小舟仅载着数十名倭兵逃出生天,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大海和横卧一地的倭兵尸体,明国的士兵对着海上远去的帆影发出震天的欢呼。

“此役,明军斩杀倭寇三千余名,生俘四百,自身阵亡六人,重伤二人,轻伤九人。”王班放下手里木板,木板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画满了各种箭头、符号和兵器的示意图。

“哇——”迈令德和芝麻听得入神,发出了一声感叹。

“我手下的女侍卫们,平时也演练这个阵法,只不过后排士兵全用长矛,没有配置狼筅、镗把这类武器而已,另外,这种阵形也不能包打天下,比如在北方,面对蒙古骑兵的时候,阵形就要做相应的调整。”

“老师,你总说的那个‘骑兵’,是个什么东西啊?”迈令德挠着后脑勺问道。

“骑兵就是骑在战马上作战的兵种。”王班满头黑线的介绍道,他这才想起迈令德和迈清似乎从没听说过骑兵,就转而问道:“难道你们没见过骑在马上行军作战的士兵?”

“呃……没有,倒是听说北方荒漠的特岗国有骑马作战的传统,但从来也没见过,至于骑马行军么……哪有坐马车舒服啊!”迈令德惭愧的笑了笑说道。

王班头上的黑线更密了,原来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穿越者设计了那个“沈括-达芬奇”马车,直接后果竟然是导致这片大陆上没有发展出骑兵,不过想想地球上也并不是所有的民族一开始都拥有骑兵这个兵种的,看来汉克帝国和周边大部分国家还停留在春秋战国那种战车作为主要冲击兵力的时代。

“那汉克帝国是不是有很多用来作战的马车?”王班转头问迈令德。

“是啊,那种战车,车体宽大,四匹马拉动,马身上也披上厚厚的皮革,四个车轮上装着镰刀,战车上的士兵用弓箭、标枪和长镰攻击敌人,那冲锋的气势雷霆万钧,普通步兵只要见了这玩意儿准保扭头就跑。”迈令德有些憧憬的说道。

“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王班却淡淡的说了一句,仿佛对这种威武的战车丝毫不感冒。

“老师您说战车中看不中用?”迈令德惊讶的看着王班:“可是,汉克帝国就是靠着几千辆战车才称霸这片大陆的啊!”

“我们的世界,有那么一段时间也蛮流行战车这东西的,不过后来都被骑兵淘汰了。”王班继续说道。

“噗哧——”迈令德没憋住笑出了声,“老师在开玩笑吧?骑在马上连坐都坐不稳,怎么跟强大的战车对阵?更别说淘汰战车了。”

“在马上坐不稳,只不过是没有找到正确的办法而已。”王班淡淡的说道,“以后有机会,我会让你见识一下骑兵的威力的。”王班突然想起是得找人做一批马鞍和马镫了,然后再买些好马,把自己的侍卫队改造成骑兵,这样今后无论是旅行、掐架还是跑路都方便多了,要不然去哪里都得带着几辆笨重的马车,坐马车是比骑马舒服,但论起方便性和速度可就差不少了。

想到这里,王班站起身,对迈令德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给你画的阵图和教你的战法你再多看看,另外,就行军打仗这些事情来说,理论终归是理论,要成为真正的优秀的将军,还需要实地去实践,我的侍卫每天早晨都会有一次晨操,我和张斌会指导他们训练体能、队形和战法,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参加。”

“好的老师,明天一早我一定去。”迈令德两眼放光的看着王班说道。

0

第四十一章 鸳鸯阵和骑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