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1908再造中华>第一章 陆士演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陆士演习

小说:1908再造中华 作者:老虎爱吃羊 更新时间:2018/2/9 19:25:51

光绪二十七年冬,西元1901年12月,日本东京高尾山麓。在山脚的丘陵地带,两支整装待发的军队即将进行对抗性实战演练。红方: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三期学员,中央幼年学校学员,指挥官林桂,参谋长中村孝太郎。蓝方: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清国留学生第一期、第二期学员,东京成城学校学员,指挥官牛泽生,参谋长陈其采。

在合成演练之前,双方已经进行了射击、刺刀、土工作业和五公里强行军等四项评比,清国方面均完败。因此这最后一战,不仅确定最终胜负,还关系着留日士官生群体的荣辱。

蓝军指挥部。一名军官双手将一份文件递到指挥官牛泽生面前,说道:“总指挥,这是属下刚拟定好的作战方案,请您过目。”

提交作战方案的是蓝军参谋长陈其采,字霭士。他是浙江湖州人,清帮大佬陈其美的弟弟。历史上陈其采远没有他的哥哥陈其美名气大。但论才华,要远胜过他的两位兄长。

如果没有主角牛泽生的出现,陈其采就是清朝留日士官生第一期的第一名,并担任留日同学会会长,力压同届中号称士官前三杰的吴禄贞、张绍曾等人。但在这个位面,同学们都被学生领袖牛泽生耀眼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就连陈其采这样骄傲的人物也不得不心悦臣服地给他打下手。牛泽生字昭南,时人盛传,为人不识牛昭南,遍识英雄也枉然。

讲到这里,熟悉历史的朋友可能有疑惑了。这牛泽生是谁啊,陆士第一期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呀。没错,要按历史本来的进程,牛泽生这辈子也就是武汉乡下一名大地主,浑浑噩噩过完这一生罢了。可就在他十八岁那年,意外发生了。

随着穿越时代的到来,为了抢占先机,龙组第五小队奉命穿越到清末执行秘密任务。出发前,他们准备了两套方案。如果穿越顺利,在搜集信息后他们就将原路返回,开辟穿越通道,以便执行后续计划;如果返回失败,就利用存储在天穹手表中的资源就地建设国家,拯救民族。

遗憾的是,穿越舱在着陆时坠毁,第五小队队员全部牺牲,就连队长也身负重伤。恰在此时,两湖书院的少年秀才牛泽生路过,见有人遇难,慌忙上前营救。可惜队长伤势太重,牛泽生又不是医生,最终无能为力。队长知道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见牛泽生心地善良,诚实可靠,为了避免任务彻底失败,决定将让牛泽生替他们去救国救民,振兴中华。

当时穿越舱已经毁坏,返回是不可能了,但是核心部件天穹手表还在队长手上,第二套方案仍可继续。这个手表看似不大,实则采用了空间折叠技术,里面储备了大量物资和技术资料。本来是给第五小队执行第二套方案预备的,但现在只能依靠牛泽生独自去完成了。

牛泽生取得天穹手表的控制权后,从资料中获知了世界的百年巨变和国家民族的屈辱,立志复兴中华。不过他只是两湖书院的一名学生,“天穹手表”的事情又不能轻易泄露给他人,单靠他自己,想做一番大事可有点难为人了。

恰好在这一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决定从两湖书院、自强学堂、武备学堂选派二十名优秀学子前往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军事。为了增加个人名望,发展革命力量,牛泽生考取了湖北官派日本的留学资格,于1898年进入成城学校(振武学堂的前身)学习军事和日语,毕业后以士官候补士的资格服役于近卫步兵第四联队。服役一年后,又于1900年底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3期,也就是清朝官派陆士的第一期。

靠着深邃的历史视野和自身的努力学习,牛泽生很快成了本届学员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并凭着优异的学习成绩、超凡的见识,以及刻意结交和出手阔绰,赢得了一大批同学的拥护,成功担任留日同学会会长。在整个留日学生团体中赢得了巨大的声望和影响力。

本来他这个第一名跟同期的日本学员没什么关系,因为在陆军士官学校,日本学员和中国学员是分开教学的,但是很多科目的考核内容却是一样的。每次考评结束,教官都会拿着牛泽生的成绩去刺激日本学员,说看看人家一个支那人都比你们考得好,搞得林桂、中村孝太郎、建川美次、福田袈裟雄、三宅光治、堀丈夫等人非常恼火,偏偏考又不考不过牛泽生。

林桂这些家伙都是陆军精英,素来眼高于顶,哪受得了这个气。眼见中国留学生就要毕业了,日本学员们就鼓噪着要来一次全面的比试,看到底是帝国军人厉害,还是支那军人厉害。

学校方面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然同意了这个要求。由于陆军士官学校的中国学员人数有限,又从成城学校调了一批人过来。大致上相当于陆士留学生的前三期,不过成城学校很多人并没有考上陆士,所以总人数要多一些,将近一两百人。

这些学员虽然都是中国的杰出青年,但系统训练的时间太短,而日本陆士学员都是从各地幼年军校选拔的精英,从小便接受军事教育,所以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前面四项测评均已告负,中国留学生们都有些紧张不安,生怕又来一次大败。

牛泽生接过作战方案,扫了一眼,说:“这是准备死守一阵?”

“是的,总指挥!”陈其采走到桌子前,用棍子指着地图讲解道:“根据这个方案,我方将以一连、二连节次抵抗,交替掩护后撤,迟缓敌军运动,三连抢占高尾山制高点,然后全军呈品字形固守阵地,待敌军连续冲击乏力之机再全线反击。”

话音刚落,一个小个子便大声嚷嚷道:“参谋长,你这个方案也太被动了!全军死守,如何取胜?”这个家伙就是后面大名鼎鼎,士官前三杰之首的吴禄贞,字绶卿,湖北云梦人。因为成绩优异,志趣不凡,在同学中也享有很高的声望。此次演练,担任蓝军第一连连长。

陈其采闻言并没有生气,而是耐心地解释说:“绶卿,前面四项比试我们跟敌军差得太远。按照演习规则,正面对抗我方必败无疑。只能是从战术上想办法,避敌锋芒,以待时机。”

三连长张绍曾一跺脚,生气道:“唉,都怪前面比试拉得太多,现在怎么打嘛!等下非被日本人羞辱不可。”他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急得在那儿团团转。

其他军官也是怨声载道,一时之间却都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按照演习规则,之前比试的射击、刺刀、土工作业和武装越野的成绩是做为合成演练基本参照的。虽然不直接计算分数,但其数据却是评判的重要标准。比如双方互相射击,就按各自的射击成绩作为概率来计算命中率。由于之前的单项评比中,中国留学生成绩被日本学员甩了一大截,命中率只有日方的百分之八十,等于十个人的火力才相当于日方八个人,搞得现在相当被动。

“这么打的话,只怕还是要输。”牛泽生将作战方案看完,又递还给陈其采,说:“日本学员都是从幼年军校毕业的,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管是现场指挥能力,还是相互之间配合默契都要强过我们。按照你这个方案,无非是早输晚输的事情罢了。”

陈其采脸色微微一红,其实他打得就是这个主意,找一个稳固地形死守,能拖多久是多久。在他看来,想赢日本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只要能多撑上一段时间就算是小赢了。这样多少挽回一点颜面,大家面子上也好看一点。

二连长王廷桢为难道:“可是总指挥,咱们的单项成绩差得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弥补。别的不说,射击上我们就差了一大截,咱们一百人的射击效率才相当于日军的八十人。这怎么可能打得赢呢?”

吴禄贞一听到这个就来气,一拍桌子,怒斥道:“还好意思说,真不知道你们平时干什么吃的,打枪都打不准。输成这样,老子都没脸见人!”

其他军官一听也跟着嚷嚷,有的相互指责,还有的则自暴自弃,说干脆放弃算了,反正也赢不了。

“都住嘴!”参谋长陈其采忙喝止道:“大战在即,说这些干什么!吴禄贞,别的连队射击不行,你的一连就表现很好吗?”

其实吴禄贞的个人成绩还是很优秀的,但演习部队都是临时拼凑的,其表现可想而知。光一个武装越野就跑得七零八落,差点没让日军笑掉大牙。他虽然输得很不服气,但也无话可说,只把一对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大家现在心里都觉得很窝囊是吧?”牛泽生看在眼里,冷哼一声,敲着桌子斥责道:“那我告诉你们,这还只是演习,如果在战场上打了败仗,丧权辱国,会比现在更难受!不想吃败仗的,都打起精神来。这仗还没开打呢,别先给老子怂了!”

其他军官还有话说,却被牛泽生抬手打断。

他扫射了众军官一眼,又沉声道:“弟兄们,我想你们也清楚日本人搞这出演习的目的,就是要从精神上打击我们这些留日士官生,给我们从心理上制造日军不可力敌的阴影。所以,这一战我们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让日本人尝尝我们中国军人的厉害。”

众人一听,不禁面面相觑,心想都这情形了还能翻天不成?演习场上又不能拼命,别的不说,相差百分之二十的射击效率拿什么弥补?

牛泽生却显得信心十足,他拿起桌子上的木棍,指着地图说道:“大家不要以为我们就输定了。我先说一说我的想法,日军在单项技能上有着巨大优势,加上他们疯狂崇尚进攻,所以一开战他们肯定会立刻展开攻击。日军在进攻上,不管有没有必要,都喜欢搞迂回包抄。而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

不提牛泽生在蓝军指挥部的部署,随着三发红色信号弹升起,演习很快就正式开始了。红军指挥官林桂拿着蔡司望远镜,看着部队快速推进,冷笑不已,心想牛泽生啊牛泽生,这次一定要让你们这群支那人好看,顺便再打一打教官的脸,看他们还好意思拿着牛泽生的考评成绩来羞辱我们不?

参谋长中村孝太郎眼热地看了林桂手上的望远镜一眼,有些讨好地说道:“指挥官,你不必担心,这一仗我们赢定了!”

“哼,打支那人,当然会赢!”林桂收起望远镜,冷哼了一声说:“而且还要赢得彻底,赢得干脆,赢得漂亮,让评判组和教官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哈伊!”中村孝太郎兴奋地说道:“以我军的行军速度,建川君的第一中队很快就能迂回到支那军侧翼,到时候我们两面……”

“报告!”中村话还没说完,一名通信兵突然跑了进来,双腿一并,立正敬礼道:“报告指挥官,参谋长,蓝军也在向我军阵地移动,我军前部已经接敌!福田中队长命令我回来汇报情况,请指示!”

“纳尼?”中村史太郎有些吃惊地说:“这么快就接敌了?!指挥官,建川君的第一中队只怕还在迂回的路上呢,怕是不能及时赶到合击。”

“无妨!”林桂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说:“赶不到也没有关系。就算只有两个中队也能打得支那人屁滚尿流。”说完又有些轻蔑地笑道:“索噶,没想到支那人竟然敢主动发起攻击,我还以为他们会像明治二十七年(1894年)那样直接跑掉了呢,哈哈哈,这就有点乐趣了。你说是不是,中村君!”

“嗦多斯内!”中村史太郎附和道:“反抗的猎物更能让猎人产生捕杀的快感!指挥官,不如我们直接去前沿阵地吧!我想,看着将士们追亡逐北,可比在指挥部有趣多了。”

“哟西,那我们就去前面看看!”林桂也觉得待在指挥部不过瘾,便带着留守的一个小队朝前沿赶去。

因为是营连级的演习,指挥部离前沿阵地并不远。林桂一行人很快就赶到了,然而才走了两百多米,突然看到前面一大堆日军撤了下来。一个个惊慌失措,不成队伍。

“八嘎,这是怎么回事!”林桂顿时又惊又怒,看到第三中队的中队长三宅光治跑了过来,忙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喝骂道:“三宅你这头马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被支那人追着屁股跑,你还算是一名日本军人吗?!”

三宅光治一脸惊慌,哭丧着脸说:“指挥官,评判部偏袒那些支那人,硬说我们在接战中被击溃,福田君不肯撤退,结果被判定阵亡!现在三中队伤亡过半的,我的二中队也伤亡了三分之一,只能选择后撤稳定防线……”

“纳尼!”中村寿太郎惊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嚷嚷道:“评判部的人怎么能这样干呢!这,这不是卖国吗?!”

“就是啊,这些国贼,呸!”

“不行,我们去找评判部的人说理去,不能让他们这么乱来!”

……

不服气的林桂带着中村一行人怒气冲冲跑到评判部。没想到还没等他开口,评判部长也就是陆军士官学校的教育长桥本胜太郎上来就是一耳光,怒骂道:“八格牙鲁!林桂,这就是你们第十三期学员的水平吗?上了战场,你们就打算用这种表现来报答国家,报效天皇吗?!”

“阁下!”林桂拧着脖子辩解道:“我们并没有输,第一中队已经运动到支那人侧翼,要不是评判部……”

“你这头蠢驴!我问你,你的第一中队正在迂回,你还剩多少部队?”

林桂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禁打了个冷战,紧张地说:“还有两个中队,阁下!”

“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评判部长怒其不争地说道:“支那学员的两个中队正面迎战,还有一个中队直接从你的两个中队中间强行穿插,不等你的第一中队迂回到位,你的两个中队就已经被击溃了。虽然他们的射击效率只有你们的百分之八十,但是他们比你们多出一个中队!按照演习规则,只能判定你部被击溃。”

“不,这不公平!”林桂惊惶失措,大声嚷道:“阁下,要是实战的话,支那人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战斗力。我们有武士道精神,一个中队就能打败支那军三个中队,根本不会出现演习场上的情况。那群支那人,他们是钻了演习规则的空子!我要求演习继续,就算只剩一个中队,我们也能反败为胜!”

中村胜太郎也双腿一并,双眼含泪,低头哽咽道:“教育长,请再我们一次机会。我们,我们第十三期学员不能背负被支那人击败的耻辱……”

“请阁下再给一次机会!”其他日本学员也纷纷恳求。

“有意义吗?”评判部长冷冷地哼了一声,又拍了拍林桂的肩膀,沉声道:“林桂君,第十三期的学员们,输了就是输了,请接受这场耻辱吧,希望将来你们能在战场上洗刷它!”

9

第一章 陆士演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