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1908再造中华>第十一章 皇上来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皇上来了

小说:1908再造中华 作者:老虎爱吃羊 更新时间:2018/3/4 18:57:17

“报!香帅,抚台大人求见。”

众人商议已定,正准备离开。门子突然来报,说是新任湖北巡抚端方求见。端方字午桥,号陶斋,正白旗人,有满洲才子之称,是满人中少有的英才。更难得的是,他还支持变法,支持新政。戊戌变法期间,端方是少有的积极参与变法的满族官员。

正是因为这点,张之洞才在挤掉不合作的前任巡抚于荫霖后,将端方从署理陕抚的位置上要了过来。端方比张之洞要年轻二十多岁。虽是巡抚,张之洞平时对他,不像对待前任巡抚谭继洵、于荫霖那样注重礼仪。端方也像晚辈对长辈一样对张之洞恭敬礼让。如此一来,督抚之间的关系反倒和谐起来。

听说端方来访,张之洞挥了挥手,说:“铸币之事既已议定,你们就先回去吧!”

牛泽生故意和梁敦彦走到一路,想请他帮忙筹办银行。虽然梁敦彦在美国学的是国际法,但毕竟是耶鲁大学的学生,谈吐间也表明对金融是有很深了解的。如果有他相助,银行的事情就好办了。可惜梁敦彦婉言谢绝了。

正说着呢,督署的门子又急匆匆跑了出来,说总督大人让众幕僚赶紧回去。大伙儿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回到督署大堂,只见张之洞和端方面色凝重地坐在堂上,低声说些什么。旁边还站着一人,是抚署的王文案。见众幕僚都已赶到,张之洞便对端方说:“午桥,这些人都是我的心腹,事关重大,还是一起合议吧!”

端方拱了拱手,恭谨地说:“全由香帅作主!”

张之洞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王文案说:“你把所听到的,一字不漏地告诉大家。”

“是,香帅!”王文案哆嗦着嘴唇,紧张地说:“诸位大人,皇上到咱们武昌微服私访来了!”

“啥?!”众幕僚都大吃一惊,大堂上顿时炸开了锅。

张之洞拍了拍桌子,沉声道:“稍安勿躁。”又对王文案说:“是不是皇上还不一定呢,你先说说详细的情况。”

王文案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接着讲道:“前几天武昌金水闸客栈来了三个人,一主两仆。主人二十几岁,容貌清秀,举止文雅,穿着打扮都是一副官家子弟的派头。一仆三十岁左右,慄悍强健,类似保镖。另一仆四十多岁,说话尖声尖气,像女人腔,又没胡须,是个太监。”

“店小二见这三个人与众不同,花费奢豪,远过常客。最奇怪的是,早早晚晚进食进茶,仆人必跪下请主人,又对主人称圣上,自称奴才。又见主人吃饭的碗是一只玉碗,上面镂刻着两条镀金的龙,龙为五爪。店小二见此情景,大为吃惊,便去告诉店主。”

“店主将保镖请过去盘问。保镖说,实不相瞒,主人乃当今皇上光绪爷,另一位乃沈公公。皇上四岁进宫后,便是沈公公服侍的,一天也没离开过,故皇上将他带来湖北。又说他自己姓蔡,乃九门提督下的参将,武功为京城第一,故皇上叫他来保驾。蔡参将于是带店主进房间。打开随身带来的包袱,里面都是绣着五爪金龙的衣袍和被面,还有一颗一寸见方的玉印,上面刻着‘御用之宝’四个字。店主一看,知道真的是皇上驾到了,便跪下叩头,又收拾好自己的一个宅院,让他们三人住进去,每天好酒好饭地招待他们。”

幕僚们听完都惊呆了。当然最吃惊的还是牛泽生。因为历史上没听说光绪皇帝偷偷跑到湖北来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历史真相被掩盖了,还是因为蝴蝶效应导致事情出现了变化?牛泽生心乱如麻,盘算着该怎么应对。

总文案梁鼎芬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咽了口唾沫才问道:“皇,皇上到咱们武昌来干嘛呢?”

王文案回答道:“据那蔡参将说,皇上从直隶到河南,从河南到湖北,是为了查看民风,体恤民情。”

这时,门子又报:“香帅,提督张大人求见。”

张之洞正烦着呢,沉声道:“叫他进来。”

提督张彪是张之洞的亲信。他一路小跑进来,见大堂内这么多人,就提着官袍小步跑到张之洞身边,凑到张之洞的耳朵边上说:“香帅,皇上到咱儿武昌微服私访来了!”

张彪是个武将,平时说话就跟炸雷似的。这次虽然特意压低了声音,但大堂内所有人都听见了,不禁忍俊不禁,暗自好笑。

“好了,好了!”张之洞被震得耳朵发麻,忙把张彪推开,一脸嫌弃地说:“这件事情大家都听说了。”

“香帅!”张彪兴奋得两眼发光,忙问道:“皇上的安全是第一等重要的事,要抽调多少兵丁进城保卫,还请大人指示!”看样子他是准备亲自保卫皇帝了。能拍上皇帝的马屁,这是积了几辈子的德啊,难怪他如此兴奋。

张之洞对这件事还有怀疑,挥手道:“先不要调兵,什么时候调,调多少兵,到时我会通知你的。”

“可是,香帅!”张彪哭丧着脸说:“城内龙蛇混杂,皇上万一要是出点什么意外,卑职担当不起啊!”

张之洞哼了一声,怒斥道:“老夫还没死呢,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担当?”张彪吓了一跳,束手站在一旁,不敢作声。

“你们觉得这件事情是真的吗?”张之洞狐疑道:“为什么没有从朝廷发下来的文书中看出一星半点影子?”

总文案梁鼎芬说:“卑职觉得很有可能是真的,没有文书也并不奇怪,万一是偷跑,咳,微服私访出来的呢?”

其余幕僚也大多倾向是真的。理由有二:第一,谁敢冒充皇帝呢,这可是杀头的罪名啊;第二,清朝皇帝历来就有微服私访的传统。康熙和乾隆都曾六下江南,雍正皇帝在潜邸时也多次南下。就连嘉庆皇帝,民间都传说他当太子的时候曾经到过南方。台湾地区至今还有嘉庆君游台湾的传说。

听到幕僚们精精有味着谈论着历代皇帝白龙鱼服的秘闻,牛泽生心里反而安定下来。他觉得这个事情多半有假。

又过了一会儿,湖北按察使李岷琛、武昌知府范尚德相继来到总督衙门,都说起这事,想从张之洞这儿打听些消息。当张之洞告诉他们未获朝廷通报时,臬台和知府也都慌了神,不知该怎么办。

张之洞还是很沉得住气,想了一下,吩咐说:“你们一律不要采取什么行动,一切听总督衙门的安排。”又对端方说:“巡抚衙门若打算做什么事,先知会我一下。”

“那是自然的。”端方打着千说,“这件事卑职不敢擅自做主,会随时来请示大人的。”

等端方等人走后,张之洞又吩咐厨房做饭,让幕僚们陪他一起吃晚饭。因为都是幕僚,气氛就要轻松一些,大家说话也就比较随意。

张之洞笑着问大家:“你们说这会是真的吗?”

“我看多半是真的。”辜鸿铭立刻接言。

张之洞问:“汤生,你有什么根据,断定它多半是真的呢?”

辜鸿铭放下碗筷,一本正经地说:“皇上微服私访,历朝历代都有,国朝的康熙爷、雍正爷、乾隆爷,都是最爱私访的,民间流传的故事多得很。据说还播了许多龙种在民间,朝廷也不好承认,那些龙子龙孙只好委屈做虾子龟孙了。”

“哈哈哈……”大家都笑出声来。在幕友房中,调侃几句太后皇上,骂几句王公大臣是常事,大家都不在意。因为辜鸿铭的话说得刻薄风趣,听后特别开心,有年纪大点的连嘴里的饭都喷出来了。

“还有哩!”见大家都笑,辜鸿铭更是得意。他天生喜欢这样惹人注目,大家越注意他,他就越有劲。“皇上自戊戌年以后,形同虚设,有他没他,都没关系。他成天没有事做,不如到外面走走,散散心。前一年的流落岁月,使他多少看了一点江湖,知道江湖上比他的紫禁城要好玩得多,所以他忍不住又出来了。珍妃死了,他身边没有一个知心女人,保不定这次瞒着太后出宫的目的,就是要寻几个民间美女。”

梁敦彦在一旁打趣:“汤生,你有没有未出嫁的妹子或什么姑呀姨呀的,挑一个好的给皇上,你就是皇亲国戚了。”

大家又都笑起来。只有总文案梁鼎芬脸上有些发烧。他前年为了巴结钦差吴永,把自己的八姑嫁了过去。因此觉得梁敦彦是在指桑骂槐,揭他巴结吴永的老底。

张之洞的女婿陈念礽说:“我看八成是个冒牌货。你们想想看,皇上被太后当囚徒一样地管束着,他能逃得出宫吗?听说他身子骨很弱,能走几千里路,到我们武昌来吗?”

牛泽生在心里暗自点头:陈念礽这几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慈禧太后怎么可能让光绪皇帝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呢,更何况是跑到张之洞的地盘上。

陈衍说:“这也难说。他到底是皇上,真要出宫,别人也是不敢拦他的,说不定还是太后有意放他出来历练历练哩。历练成了,今后还继续让他做皇上。万一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伤心,正好借此再立一个满意的……”

“石遗这话最有见地!”梁鼎芬忍不住打断陈衍的话。“我看就是真的。”

张之洞本来觉得是假的,但幕僚们大都认为是真的,他心里也不敢确定了。万一真是皇帝,哪该怎么办呢?

牛泽生见张之洞举棋不定,就建议道:“香帅,依我看,是真是假,一查便知。”

众人疑惑道:“怎么查?”

牛泽生笑着说:“这还不简单,明天我带教导队去,若是真的,就护驾到督署来;若是假的,也抓来请香帅处置!”

5

第十一章 皇上来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