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1908再造中华>第七十一章 农业改革的序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一章 农业改革的序幕

小说:1908再造中华 作者:老虎爱吃羊 更新时间:2018/5/2 22:56:34

后世把1904年秋末这次会议称为复兴党的第一次农村工作会议,认为就是这次会议确立对农村工作的基本路线,并为革命胜利和民族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是说实话,当时开会的时候大家并没有这种神圣的感觉。

与会的也不光是复兴党成员,还有不少像杨度、熊希龄、梁鼎芬、盛宣怀这样的“党外民主人士”,这些人都是新政和实业的骨干力量。可惜他们大多不赞同革命,而是倾向于立宪政体。虽然政见不同,但不得不承认这些人还是很才能的,所以牛泽生也想听一听他们的看法。

等大家都到齐之后,牛泽生把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又让叶澜把辜鸿铭的详细调查报告分发给众人。

杨度之前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笑道:“香帅动心了是不是?哈哈,我就知道,以香帅的脾气,这么大一笔钱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牛泽生微微一笑,说:“这么大一笔钱谁不动心?大家都谈一谈吧,对于立诚先生的建议有什么看法?”

禹之谟先把会议纪要看了一遍,看完后问道:“你们觉得这个跟太平天国的《天朝田亩制度》是不是有些像?”

“是有些像!”牛泽生点头说:“不过《天朝田亩制度》是从社会公平的角度去考虑的,以实现耕者有其田为目标。立诚先生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去考虑的,主要是想合理分配、调用资源。观察的侧重点不同,细节上还是有区别的。”

“哎呀,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亿两白银啊!”禹之谟把纪要合上,笑道:“不要说香帅,我都心动了。要是每年多出一亿两白银,那我们的工业,我们的教育,我们的交通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真不知道会发展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复兴党的其他成员也被撩的心头火热。但是对于辜鸿铭说的“土地国有”和“没收地主多余土地”政策,大家多不赞同。

戢元丞就说:“真要硬来的话,又是一场洪杨之乱。”戢元丞的父亲是清军一个守备官,他们家在湖北房县有很多土地。所以他对于士绅们的情况非常了解。谁要动他们的土地,那肯定是要拼命的。

“赎买的话怎么样呢?”张继说:“一亩地也就一二十两银子吧,如果像立诚先生所说的,一亩地产值五两,那四五年就回本了啊!”

张继是河北沧县人,当地的地价一般在十两到二十两之间。他以为湖北的地价也差不多,但事实上湖北的地价要高很多,因为两地的农业产值是有很大差距的。

“一二十两怎么可能买得到?”禹之谟解释说:“像立诚先生说的每亩收两石大米的地,那算是比较好的地了,一亩要五十两。我们买过来之后,如果收取一半的粮食作为租税,要二十年才能回本。”

大家听了都摇头,二十年实在是太长了,回报率也远远比不上工业。而且五十两一亩的价格也不便宜,所以不可能把活动资金都扔到土地上,那工业就不用发展了。

叶澜昨天也想了一晚上,说:“我觉得赎买土地不一定要用钱。”

“那用什么买?”众人奇道。

熊希龄突然笑道:“我知道了,用我们公司的股票!”

叶澜笑道:“不错,英雄所见略同!”

熊希龄之前就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甚至已经有过一些尝试,所以叶澜一说他就猜到了。

大家一听,顿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而且也符合牛泽生说的,让地主向资本家发展的总体方针。

地主把土地换成股票,可以参与分红,有钱了还可以继续投资,促进生产。农民以后就只用交税而不用交租了,负担大大减轻,有了闲钱还可以拉动内需。官府的税收也会大幅增长。要是把湖北全部的土地都收购下来,税收不说增长到一亿两,一年五千万肯定是有的。

所以说这是一个多赢的策略,像这样的改革阻力就会比较小。而且这个五千万落到张之洞手里,他肯定是要搞新政,搞实业的,对复兴党来说有利无害。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劝说地主们接受股票。因为士绅是一个非常保守的群体,把祖上传下来的地卖掉,被视为一种不孝的行为。换成银子都不乐意,更不用说换成股票了。

禹之谟搞了好几年实业,积累了不少经验,说:“只要利益足够,肯定会有人动心的。我们可以先从风气比较开化的地区着手,然后逐步推广嘛!”

像湘乡那些风气保守的地方,你跑去跟士绅们说,用你的地换我的股票吧。那些地主肯定以为你是骗子,打一顿算是轻的。但是汉阳府、武昌府开埠已久,经济非常活跃,应该会有人支持的。

而且卖地跟换股票还是有区别的,纯粹卖掉算是败家,但是换成股票是一种投资行为。只要赚钱了,那就不算败家。只要士绅们想通这个道理,事情就简单了。

牛泽生想了一下,觉得可以尝试,和大伙儿商议之后,决定在洋务督办公署下面成立一个新的部门——湖北农业改革委员会,简称农委会。因为暂时没有合试的人选,由牛泽生亲自兼任主任。

这个委员会的职责就是核算湖北各工商企业的市值,然后说服那些大地主用土地兑换股票。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说泽生实业也不是牛泽生一个人的,还得征求其他大股东的意见。

初步拟定了一个草案之后,牛泽生就去向张之洞汇报。

张之洞仔细看完之后,问道:“用股票换的话,是用官股,还是私股呢?”

湖北的这些厂矿企业,既有官股,也有私股。官股就是政府所占股份。私股就是个人的股份。

牛泽生解释说:“优先兑换官股。到时候换来的土地也归官府所有,租税合在一起收五成的粮食。这样农民的负担不会太重,官府的收入也大幅增长。如果有私股的股东愿意换地的话,我觉得也可以,但是土地要统一管理,地租要有所限制。”

张之洞点了点头,觉得可行,又提出了第二个疑问:“用官股换土地的话,股价定高了自然没人肯换。可要是定低了,官府岂不是吃亏了?”

呃,牛泽生没想到张之洞想得这么深。这就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了。好在牛泽生之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说:“参考日本的做法,政府应该对民众做一些利益转让,以激励他们投资。”

“从短期来看,官府确实是吃亏了。但从长远来看,经济发展起来之后,税收也会大幅增长,所以是双赢的。”

“另外就是兑换回来的土地,我们会统一管理。采用国际上先进的机器和技术,并对农民进行专业培训,产值的话也会大幅提升。”

张之洞笑问道:“农民还需要培训吗?”

牛泽生趁机邀请道:“香帅有时间可以去我的老家黄陂看看,我们在那里办了几个现代化农场,生产效率是传统农业的十倍以上,单位亩产也增长了不少。”

“好,入冬前一定得去看看。”张之洞听了之后非常感兴趣,想了一下,又提出一个问题,说:“湖北实业全部折算成股价有多少呢?就算把官股和私股加在一起,能换完整个湖北的地吗?”

牛泽生想了一下,说:“整个湖北的工商企业值多少钱,现在没有数据,因为有些纯私人办的。到底值多少钱,我们也不知道。当然那种企业也不会参与我们的兑换土地计划,所以不用考虑。”

“就我们目前掌握的官营和官私合营的企业,总价值大概在10亿两白银左右。”

张之洞惊讶地说:“有这么多吗?应该没有吧!去年到今年,加起来也没有卖到10亿两白银的货吧?”

牛泽生解释说:“是总价值,不是总产值。除了产值以外,还要计算它的潜在价值和利润点。”

“噢!”张之洞呵呵一笑,说:“也就是说不光要看现在赚了多少,还要看它将来能赚多少,对吧?”

牛泽生笑道:“就是这个意思。”顺便又拍了一记马屁,说:“香帅要是经商,也是范蠡、陶朱公一流的人物。”

张之洞一听,开心地笑了起来,拈着胡须,显得颇为得意。自打东湖论道之后,张之洞看了不少牛泽生给的相关书籍,眼界大开,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老学究了。

牛泽生又接着讲道:“当然不可能把所有的股份全都换成土地。官股大概占三分之一,建议全部换掉。湖北的田地,以布政使司的账目来看,总共是5200万亩,按市价来算,总价值大概在20亿白银左右。”

张之洞听了苦恼道:“那就是说把所有的企业股份全部卖掉,也只能换一半的田地。而且你说的那个10亿两市值是你自己估的,地主们未必认账。”

牛泽生解释说:“兑换土地也不是一两年就能完成的。我们的实业目前正在飞速发展,像今年的产值已经超过了湖北农业的总产值。眼下总市值是10亿,再过几年可能就是20亿了。”

张之洞疑惑道:“那兑换股份的地主岂不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比方说张某今年买了一百亩田的股票,过几年就凭空翻一番,变成两百亩地的钱了?”

“这种情况可能会有!”牛泽生想了一下,说:“考虑到中国工商业的发展,将来很长一段时间,股市整体上都会不断增值。但要出现股价倍增这种情况,我们泽生实业和泽生银行肯定会提前采取手段的。”

张之洞饶有兴趣地问道:“哦?说来听听。”

牛泽生就把自己知道的后世操纵股市的一些手段大致上讲了一下。当然,并不要坑害股民,而是合理地控制、分配利润。大头肯定是泽生实业赚了。

张之洞听了直摇头,笑骂道:“真是无商不奸!”

牛泽生也忍不住笑了,说:“为了配合这个农业改革计划,我们还要在汉口成立一个证券交易所。所有的官营和官私合营企业都要上市。到时候您也来试试手,我给您透露点内幕消息,包赚不赔的!”

4

第七十一章 农业改革的序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