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七海烽烟>第四十章 秘辛(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秘辛(5)

小说:七海烽烟 作者:朔方烽火 更新时间:2018/8/2 23:47:50

第四十章 秘辛(5)

周景廉脸上不自觉的挂着微笑:自己办完了侍中大夫柳澄交代的事情,而且既逼问出了玉佩的下落,又没有向首辅露出自己是柳家一系的身份。他自觉得这些小聪明,在段芝泉面前也还是过得去的。

副官看着自己的上司这样得意,不免去拍上几句马屁问上几句:“周官长,首辅阁下看来是十分器重您啊。”

“这算什么……过一段时间,我在基层磨勘的资历也差不多是够了。按照历来陆军的迁转规矩,我下一步任职,要么是调任边疆,同时在基层中提到部队主官的位置上;要么是调任中枢,在枢密省下层行走,参赞军务——这后一条路,可是多少武官梦寐以求的东西。”

“难道升任主官不是好事吗?”副官有些不解。

“升官当然是好事,但苦熬在边境,与去京畿结交些大人物相比,你难道不觉得,在大人物面前多露露脸,哪怕是作为他们的家仆狼狗被使用,那不是更前途无量的么?”

“是下属愚钝了。”副官低眉顺眼。

“没事。”周景廉转过身,温和的看着这位极为能领会自己意思的副官,目光里也满满是欣赏之意。“我去京畿,免不了要向上面交上文件述职。这里面,绝也少不了你的好处。”

“下官谢阁下栽培。”副官更是低下眉头去。“能得上校阁下赏识,也是我的幸运。”

周景廉自忖可以在大人物间行走游荡、博取利益,当然也不会把在京畿行走的可能会面临的风险放在心上。他自忖有才,那些所谓的风险他还不放在心上。正想着柳侍中会给自己在枢密省安排个什么位子的时候,他听见了身后地板踏响的声音由远而近,回头一看,竟是章明德大校带着约莫一个班的卫队追赶了上来。

林念此刻正在萧双燕的看护下,细细阅读着远在国内的父亲发回的电文。

萧双燕提起墙边暖壶,拿起放在床头桌上的一个玻璃杯,为林念倒上约莫三分之二杯热水,然后又拿起一杯早已晾凉的开水,将杯子倒满。轻轻摇晃下杯子,萧双燕将林念的细嫩的、搭在身边的手拉过来:“小念,喝点水,你看你,一天没怎么喝水,都嘴唇龟裂了。”

林念堪堪看完家父电文,便将信纸放在一边,两手接过萧双燕递过来的水杯,还极为乖巧的向萧双燕道了谢。这是不肯因身体带伤,便失了家中教养。萧双燕看在眼里,自然也是不免要夸几句林念乖巧懂礼的。

在林念身边几乎守了一天,萧双燕纵算是女儿中的异类,性格极为刚强之主,身体也不免得有些撑不住。她绾了绾一天没梳理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抬眼向林念看去。

“小念,伯父这是写了些什么啊?”

“倒也没什么,就是让我注意自己安全,也不要过于责怪徐越明和李赤显少尉。”

“啊?”听到林瑞祯信中时这样说辞,萧双燕倒是有些意外。作为一个父亲,得知女儿受伤之后,他的心情按常理来说,自然是恨不得把负责保卫女儿安全那两个少尉千刀万剐的——可缙云郡王竟然是这么个表态,倒是足够令人惊讶了。

“父亲还说,让我私下里劝劝段叔叔,和谈在前,这是大事,不应该为了大事乱了阵脚——此刻有些东西该放过就放过。”

萧双燕是更加不解了,林瑞祯这些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要保住那两位少尉似的。而且把话说得这么隐晦——他当真不怕小念只会照本宣科,不能理解他的真正意思吗?

萧双燕毕竟不是非常熟悉政界那些阴诡风云,她也不敢胡乱去问林念。在有些事情上,官商之间最好还是明晃晃拉开一条界线为好,更何况林瑞祯是掌兵郡王。自己平时交好几个布政使提刑使什么的,不算什么违规的事情。但如果她把手伸到了内卫里,哪怕是无心无意,恐怕也要有人猜忌她了。

细想了下,她只得安慰林念道:“你先睡下,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再说——迟不了的,这件事哪是这么仓皇之间就能定下来的?”

林念还是有些犹疑不定,父亲的意思她并不能全然理解。但瞧着父亲信里的说辞,似乎也不是什么急事——想通了这一点,林念紧紧皱在一起两弯柳叶吊梢眉终于是散开:“那我先休息啦。谢谢你哦,双燕姐姐。”

“不用,晚安,好梦。”萧双燕挂上笑容,为这个林念妹妹盖上被子,便动作轻缓,悄悄走出去了。

周景廉怎么也想不到,前一秒自己还是得意洋洋、前程在握,这后一秒,竟然就被章明德大校直接当作嫌疑人给抓了起来,还说因为自己涉及到不按程序调动秘密随团的陆军狙击手的事情,要自己给一个交代。

苍天在上!他周景廉哪调用过那劳什子的狙击手啊,他又没有什么要杀徐越明的理由。天可怜见,他不过是想从徐越明身上套出一个柳澄柳侍中想知道的秘密罢了。而且他若是要杀了徐越明,买通几个法国人,在送徐越明到马丁上尉家中的路上动手便是,又何至于这么费劲?

但军法是要讲证据的,章明德分明拿着一张纸,上面明晃晃的是用着自己的名义调动狙击手的命令。物证在手,再加上他一时除了“狙击手最后是伤了自己”这样并不算十分有力的说辞作为借口之外,也找不出别的什么脱罪的理由,竟然被章明德质问的哑口无言。

“周上校,徐越明固然是犯了渎职罪,但怎么确定他的刑罚可不是你的事情,你的任务只是取证。我朝自雍宁帝开始便是司法单立于朝政之外,你难道理不清这个关系吗?”章明德咄咄逼人,气场压得被这一转折吓懵了的周景廉半天说不出话来。

“章大校,我叫徐越明去,只不过是为了确定他与泄露情报这件事没有关系啊……何况这狙击手最后是伤了我,我怎么会叫狙击手来伤我自己呢?”

“狙击手想杀的是谁,以及他最后误杀了谁、误伤了谁,这两件事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目标到底是谁,这是狙击手自己才知道的东西。汪森现在已经身死,但你的这份调令可是黑纸白字给你放在这儿了,你还想狡辩吗?”

“我……我……”周景廉一时语塞。“杀了徐越明对我没有好处,卑职恳请章大校明查。”

“对你没有好处?对柳澄柳侍中呢?!”章明德拍案站起来,咬牙切齿,几乎是到了睚眦欲裂的地步。“你是军人,作为帝国军人的第一信条是不能干政!你竟然私自结交国朝重臣,居然还甘作为走狗受其驱使!你还对得起头上这军徽、身上这军装和军衔吗?!”

“我……我……”听到柳澄两个字从章明德嘴里跳出来后,周景廉脸色霎时变得苍白。若是说林瑞祯结交结交柳澄,只要两人不失势,段芝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也没什么。可他作为上校这样的小军官,结交柳澄,那就是个随时能被拿来出卖的炮灰——一旦哪天柳侍中不高兴,或者首辅阁下看自己不耐烦,那是随时能以“军人干政”罪名给自己定罪的。

可笑,可怜!他竟然还以为自己装的假象居然骗过了官场老油条段芝泉!

周上校的气势霎时间便蔫了下来。他已经想通了,上层之间的交易想必已经完成,自己肯定是被当做替罪羊推出去了——就是再怎么挣扎,也跳不出这些大人物给自己设置的命运牢笼。

早上八点,秘书按时敲响总理卧室的房门,将克莱蒙梭唤醒。穿着睡袍的克莱蒙梭还在房中洗盥室洗漱,秘书便再次敲起门来。

“进……咕噜咕噜……”克莱蒙梭将口中的漱口水吐下,拿旁边的干净毛巾拭了拭,略微有些不满道:“大清早的,这又是什么事情?”

秘书以为是总理问他,便小心翼翼答道:“是皇楚帝国使团首辅给您的亲笔信件,他说他将在一个小时之后来访,与您磋商如何处理昨晚发生的意外事件。”

“芝泉·段倒也不慢……”克莱蒙梭将信件接过,打开阅读起来。

经过皇楚帝国内阁首辅和法兰西共和国总理在爱丽舍宫内的、闭门的、秘密的紧急磋商,发生在昨日夜里的这起意外枪击事件终于是定下了处置的调子:法国方面追究该区域警察的责任,并且调动新组建的巴黎守备部队进城,协助警察加强城内治安;法国将出台一系列的军人优待和安抚政策,保证每一个为法兰西服过役的战士不受到国家的委屈。

皇楚帝国方面,帝国承诺将从严处理以周景廉上校为首的、违反外交条例、擅自在巴黎街头开枪的一众随团官员。严肃使团内部纪律,加强使团卫队监管。

同时,段芝泉还确定了对徐越明少尉和李赤显少尉的处罚:罚俸一年,发回国内,禁闭六月。

私下里,皇楚帝国不得不以无息贷款的方式,负担起法国此次安抚军人费用中的相当大一部分;同时,还需要在非洲方面相关合作细则上对法国做出一定的让步。

听闻这个消息,不少人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件事从林念县主遇刺开始,到现在,终于算是尘埃落定了。

3

第四十章 秘辛(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