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七海烽烟>第四十五章 可能的未来(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章 可能的未来(4)

小说:七海烽烟 作者:朔方烽火 更新时间:2018/10/26 21:57:48

第四十五章 可能的未来(4)

林瑞祯,帝国内卫上将,缙云郡王,以私人名义给帝国海军上将,帝国海军副总司令官李步森,写了一封信。

无论这封信里写的是哪天订个西餐厅一起吃饭聊聊天套套近乎,还是写的要密谋推翻某个国朝重臣,军队将官,都不是亚历山大和徐越明这个阶别能接触到的。哪怕是私人信件,只要盖上了蜡封的戳记,意义便就完全不一样了。

亚历山大此时悔恨的想砸桌子,他的眼睑垂下,刚刚鼓起的气也瞬间散去。在楚国待的这些年,他不会不明白这件事背后可能的政治含义。那些含义意味着他要就此告别好不容易才接触到的帝国海军副总司令官,有可能影响到整个海军造舰决策的人。

但他不能不告别。

亚历山大此时觉得屁股上好像挂着一千斤的秤砣,他实在不愿意站起来向李步森主动告别,因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但他又必须告别……该死,自己为什么之前说了那么多关乎技术细节的废话,该死,真是该死!

李步森已经将目光投向了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紧紧咬着嘴唇,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整个人死死绷着。

“上将阁下,我就不多叨扰了,更多的东西我会向您寄一封信详细说明的。”反复思索之后,亚历山大紧忍着自己心里那份不甘心不愿意,终于是站起身来,向李步森作揖。

李步森眨眨眼,轻轻地点点头:“越明,送一下设计师阁下”

亚历山大敏锐地注意到,李步森对徐越明换了一个称呼。他十分聪慧地想到,这个称呼背后可能有什么深远的含义,但却是自己所不能了解的秘辛。

徐越明将亚历山大送出门,顺手拉上门。李步森目送着两人出门,才以食指为杆,挑开信封上的蜡戳,取出里面叠得整整齐齐的信,仔细阅览起来。

今天虽是下了雨,推迟了舰队演习,扫了兴,又遇上了个亚历山大推销船,但李步森却一直保持着兴致——直到刚刚他读完这封信上第一句话的时候。

海军上将本是单手拿着信纸,翘着二郎腿,倚靠在松软的沙发上阅读信件的。但随着他目光的扫视,他的右腿放了下来,背挺值了,攥着信件一角的手越来越用力。紧接着变化的是他的表情,上将本是一脸轻松,现在却把两根又粗又浓的卧蚕眉几乎八字形地拧在了一起,他因为人到中年而显得松软的皮肤也随着脸部肌肉的变化褶皱了起来。

肃王……居然有可能和德国人串通起来,想陷害徐越明?为什么?徐越明只是一个海军新人,少尉军官而已。徐越明身上……有一块徐曲大哥留下的玉佩?这块玉佩……居然关乎到前朝宫中秘事?什么?

李步森心中,多种情绪同时交杂在一起:难以置信、愤怒、惊讶、悔恨……最多的是悔恨,如果徐越明是被肃王陷害了,那么徐曲大哥,是不是也是肃王陷害的?那么,那么……该死的,自己最后见过的钟涛,钟涛大哥全家,是不是也被陷害的?

自己在场,就在那里,就眼睁睁的,就那么看着,看着钟涛大哥被那些该死的内卫,该死的警察,活活逼上了绝路,引爆了……该死!该死!该死!

但李步森瞬间反应过来,作为一个身处高位的帝国海军上将,他实在不该如此失态——哪怕现在没有旁人在,没有任何人知道也是一样。他可能会因为一时的冲动作出什么激进的决定,而这个激进的决定,可能会将目前在朝局安稳表象下的乱流和暗流全部翻到明面上来——最重要的是,这个激进的决定,可能会使李步森,这样一个帝国海军上将身败名裂。

徐曲的例子,钟涛的例子,就在前面放着,看着呐!

李步森瞬间从无限的愤恨中清醒过来,他像一个老练的政客那样作出了算计:首先,林瑞祯不可能写一封亲笔信来告诉自己他没有把握的事情,而结合林瑞祯的身份,这封信上的内容,就是有八九分可信的。

那么,如果说肃王串通了德国人,借着德国人想要破坏楚法合作的想法,来实现自己陷害徐越明的目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徐越明毕竟只是个少尉,肃王则是国朝位列第一的亲王之尊。难道一个堂堂亲王会害怕一个少尉威胁到自己?就因为这个少尉掌握着一块可能涉及到前朝旧事的玉佩?

拜托!政治不是儿戏,肃王冒这样大的风险,不可能只是为了一块玉佩。就算这块玉佩真的记载了在弘裕皇帝重病,国朝首辅陈元敬禁闭紫垣城大门时发生的事情,甚至揭发出现在在位的宣武帝得位不正,那又如何?

正不正,对于皇楚帝国来说,难道很重要吗?

隆安改制后,内外朝宪政制已被彻底废去,皇帝彻底隐退幕后。对于帝国来说,现在皇帝只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精神象征而已,只要皇位存在在那里,上面坐的是雍宁大帝的子孙,那么究竟是谁,真的很重要吗?

且不谈,这份孤证会受到多少质疑,也且不谈这份孤证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一个拥有五亿人的巍巍帝国的基本国策和战略——他徐越明,毕竟是徐曲之子,而徐曲,则是当年大理院明文判处为“叛国罪”的卖国贼啊!

一个卖国贼的话,一个卖国贼拿出的证据,能让世人信任几分?

政治不是儿戏!

李步森咬紧了牙,徐越明一定有真真切切能威胁到肃王政治生命的东西,而这个东西一旦发酵出去,暗流里野心勃勃的势力一定会推波助澜,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浪。

但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徐越明自己可能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明确地知道这件东西的价值,那么他现在可不会安安稳稳地在自己手下做一个办公室军官。而如果徐越明不知道,徐曲已死,那么又能有谁知道?

李步森决定暂时搁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影响到的范围,已经由“肃王出面”这四个字落定。而“肃王出面”这四个字所能决定的范围,所意味着的风暴强度,别说对徐越明一个海军少尉,哪怕对李步森自己,可能都是不可承受的。

肃王在朝中的对手,已经是国朝上下公开的秘密。李步森知道,不为了徐越明,为了和徐曲、钟涛曾经的情谊,自己这个一向在政治暗流中选择中立或者说具有墙头草特质的人,怕是要真的做出选择了。

“海军三杰”说的并不只是他们各自才华的杰出程度,更是他们之间为旁人所艳羡的“情比金坚”。排除掉那些半开玩笑半认真“魏晋风骨,汉家气度”的讽刺,在“海军三杰”各自崭露头角的时代,他们的战友兄弟之情和他们的才华一样,都是整个海军所称道的东西。

李步森沉思一番,走到房子中摆放着的桌子前坐下,抽出随身携带的西洋钢笔。

“刚刚我挺好奇的,你说你的船可以拥有高达5米的460毫米甲带,甚至还带有20度的倾斜角度……这未免有点太强了吧,是怎么……”

徐越明还未把话说完,便被亚历山大打断:“我说过了,主装甲带虽然厚,虽然看起来很逆天,但它实际上只覆盖弹药舱那短短几十米距离,实际上换算下来的重量是很轻的。”

“那么,三座炮塔和厚重的防护装甲全部压在前部,会不会造成比较严重的艏沉问题,进而引起严重的上浪问题,从而导致炮术受到干扰呢?”徐越明继续好奇地问着。

这个问题倒是激起了亚历山大的兴趣,毕竟那些不做实事的官僚们可不会关注到这么细致的造船学方面。他搓了搓手,转过来,很正式地对徐越明解释道:“除去火控方面的技术问题,用那些设备去平衡船舶横摇纵摇方面的影响之外,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方式去解决。第一,在尾部堆砌尽可能重的重量,把首部的重量压回来,在这方面,我采取了在整个后部布置大量机组和副炮的方法;第二嘛。”

“第二是什么?”

亚历山大打量了一下徐越明的少尉肩章:“第二是,我们的军舰很科学,海军方面……”亚历山大忍住了“爱要要,不要滚”的六字真言,委婉地把他的意思表达出来,“这是一款很好的船,如果海军错过了,就没有了。”

“呃……”徐越明倒是尴尬了起来,但是想想对方的技术人员身份……罢了罢了,亚历山大毕竟是一位得到帝国海军部舰政工程厅考核,参加新一代主力舰设计的核心小组的成员,而自己只是一个半吊子……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徐越明畏畏缩缩的。

“讲!”亚历山大倒是豪爽。

“还有一个问题的话,就是四联装炮塔座圈导致的舰宽过大问题,这样的话,会不会导致艏部的鱼雷防护舱的纵深受到影响,从而减弱主力舰对鱼雷的应对能力。”

“且不说座圈实际宽度以及鱼雷防护舱在造船学上的实际设计……”亚历山大像看着傻子一样看着徐越明,“这船的定位思路就是依靠航空器进行远距离校射,你是觉得,现在有什么距离可以打到我所说的20公里以上还保持一定的速度和准确率么?”

“呃……”

0

第四十五章 可能的未来(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