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津港女杰>第十四回、浪荡少爷明身世知大理,坎坷孀妇诉传奇晓天伦(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回、浪荡少爷明身世知大理,坎坷孀妇诉传奇晓天伦(1)

小说:津港女杰 作者:万水千山杜 更新时间:2018/6/14 9:54:35

第十四回、浪荡少爷明身世知大理,坎坷孀妇诉传奇晓天伦(1)

  叶碧菡一时没了更充足的理由,猛然站起身:“想失去大少爷的名分吗?”

  “妈!”刘世平一听,心中一寒,“您这是什么意思,一个韵华姑娘,您、您至于吗?”

  “妈妈出口成钉,韵华不久就成了世冀的老婆了!”

  “除非我死!我还管什么大少爷不大少爷的!”说着,转身就向卧室门走去。

  “慢着!”看着儿子站定的背影,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执拗与坚定,“你去哪里?”

  “流浪!刘府的大少爷实在没有意思,连自己的心上人都得不到,我已经不是大少爷了,重儿不是了,我也不是了,以后,世冀就是大少爷了!”

  “重儿不是了,我也不是了。”这句话就像万箭攒心,棵棵钉在痛处,叶碧菡心底里呼喊着:“儿子,不是妈狠心啊,你们这辈子的确不能在一起啊,你是韵华的哥哥啊!”

  她自己也没想到,为什么这句心底里的呐喊,会微弱地说出唇边、响在耳边。

  这句微弱而低沉的话,像一声炸雷击中欲迈步冲出室门的刘世平,他车转身子,惊愕地看着面色苍白失魂落魄地母亲:“我是韵华的哥哥,什么哥哥,啊?!您知道您在说什么?”

  “妈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嚷嚷,如果你不想妈死的话;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李义军去。”

  刘世平懵懂地驾着云一溜烟跑到南楼,撞开卧室的门,仰倒在床上,直瞪瞪看着天花板。刘世冀见他的样子,莫名地心疼起来:

  “世平、世平……”

  早些时候,跟大家一同从客厅出来欲回南楼的刘世冀,突然想明白些什么,悄悄走到后面,在楼门口拉住小菲问道:“小菲,世平去哪里了,到底怎么了?”

  “这、这……”小菲不知道为什么主子不同意韵华嫁给世平,但从感情上出发,小菲是同情世平的。听世冀如此问,就实话实说:“为了韵华小姐,世平差点抹了脖子,幸亏是三小姐手疾眼快,不然……”

  “噢!”后面的话,一贯忠厚诚实的刘世冀也没听进去,撇了小菲,独自向南楼走去。他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对面刘世平的空床,脑海中幻构着刘世平挥刀自戕的画面,不禁一阵寒噤:世平,不怪我啊,是二妈做的主啊!看来,你比我世冀更爱韵华,换了世冀我,会拿起刀子吗?世平,你若肯求世冀一句,我就把韵华让给你,真的,世平!

  他想到这,仰头躺在枕头上,把丝被蒙在头上,任凭思绪迷乱,任凭呼吸急促,任凭汗流满面。突然,刘世平闯进门来,他一下撩开丝被,挺坐起来,只见刘世平看也没看自己一眼,仰倒在床上,直瞪瞪地看着天花板,就连几声热切地呼唤都充耳不闻,抑或根本没有反应。

  突然刘世平双臂曲起,小臂上举,紧握双拳,张开大嘴,从胸腔发出一声嘶喊:“啊!”

  这一声撕心裂肺地嘶喊,像雷电一样击中心内惶恐不安的刘世冀,他哆嗦了一下,随即冲过来用手捂住刘世平的大嘴:“世平,你听我……”只觉手掌一阵剧痛,本能让他的手从刘世平的口齿中迅疾逃脱,他把目光从刘世平的眼睛挪向自己的手,自己的虎口处内外各有四颗刘世平的齿痕,血正在沁出,滴落在地板上,再看刘世平的嘶喊的嘴半张着,露出那红染白红里白的八颗牙,凶森森地噏动着,让刘世冀不寒而栗。

  “世平,你这是怎么了?!”刘世冀从他眼中看出了内心的寒冷和绝望,“别这样,我投降了,韵华归你,行吗?”

  “放屁!放屁!放屁!”

  看着身子一动未动的刘世平,再看看他那吃人般的嘴:“你到底想怎么样?”

  “滚!”

  刘世冀如同听到“特赦”,倒退三四步,背手开门,迈着慌乱的脚步“逃”下楼去。

  刘世平目送刘世冀“逃”出门,合上疼痛的双睛。奔乱的脑海寒彻的心海逐渐平静和回暖过来,他想起刚才叶碧菡卧室中几句惊雷般的话,咀嚼起来。

  “妈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嚷嚷,如果你不想妈死的话,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李义军去。”

  “我是韵华的哥哥,什么哥哥,啊?!”

  “重儿不是了,我也不是了,以后,世冀就是大少爷了!”

  刘世平虽然是性情中人甚至是桀骜不驯,但,他继承了叶碧菡的聪颖和果敢,虽然不知道事情的根源来历,但他明白了结果:韵华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根本没有了拼却大少爷名份不要而争“娶”的“资格”;更重要的是,保住这个大少爷的名份还在于他要让嘴“冷静”下来,任何对于生身父母的责问甚至是责骂都无济于事于事无补,只会让爱着自己的父母和自己一样,身败名裂。

  刘世平复睁开眼,看着天花板,长长地喟叹一声,心道:世平啊世平,刘府的大少爷,噢,第二个大少爷,原来也是个外姓之人,哼哼,什么世道啊!

  叶碧菡靠在床头,心内如焚。她后悔以往,爱屋及乌,把韵华留在了自己身边;更后悔没有早些说服朱芳寒,斩断世平的情丝,本想依仗自己一贯的名威,顺利摆平冥冥中上帝带来的麻烦——韵华,万没想到,自己把自己推上了悬崖。想想刚才的情景,情急中说出跟军哥的20年的情结,也把儿子裹进了情感是非,更是悔之莫及。

  想到这,她不由得担心起世平来,抑或是说担心自己。她随便披了一件坎肩,开门下楼,向南楼而来。在院子里,刘世冀突然从某个角落里出来,拉住她的手:

  “二妈,快去看看世平吧!”

  借着月光,叶碧菡清清楚楚看到拉自己的手缠着晃白的绷带,此时,旋即恢复了以往的雍容和威仪,关切地问:“你的手怎么了?”

  “世平咬的,”随即,刘世冀慌忙接道,“啊,没事儿,兄弟吗,这一下也是应该的。二妈,您去劝劝世平吧!”

  “嗯,好吧,”叶碧菡嘱道,“你先找世春他们玩儿会儿。”说完,脚下加紧,上了南楼。

  门开处,叶碧菡看到儿子躺在床上,眼睛上翻,悄无声息,心中一紧:“世平、世平!”随即,快步走到床前。

  “妈……”

  刘世平一挺身,抱住叶碧菡的腰肢,“妈,世平的命好苦啊!”

  叶碧菡的眼泪泉涌般滴落在刘世平的背上,她轻轻拍着儿子宽宽的肩头:“好儿子,好儿子,好儿子……”

  好久,叶碧菡才拉开刘世平的手,转身将门关好,复到床前坐下,慈爱地看着儿子,想着怎样才能劝慰儿子。刘世平却泪眼含笑:“妈,世平懂事的,不会再闹了,后天我陪世冀去接李叔去。”

  “李叔?”叶碧菡苦笑地重复了一句。

  “是啊,不是李叔还能是什么,哈哈!”刘世平停了一下,“妈,儿子都19岁了,知道深浅,李叔能隐忍19年,我也能!”

  “是妈不好!”叶碧菡拉着刘世平的手,低下头。

  刘世平抖了一下叶碧菡的手:“父母永远是儿子崇拜的对象!”

  过了一日,早晨,叶碧菡没有让刘世平兄弟去接李义军,而是请郑清芬给李义军挂了电话,等老胡的车一到,一并请李大妈耿师傅、小芳母子来府上,参加定亲仪式和家宴。

0

第十四回、浪荡少爷明身世知大理,坎坷孀妇诉传奇晓天伦(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