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春天的回忆>第五章 滕县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滕县血

小说:春天的回忆 作者:海风寺 更新时间:2018/3/10 10:59:50

  采访张老是件非常费脑子的事情,在过去的工作岁月里,我的脑子已经被无数的社会新闻和垃圾信息塞得满满的,以至于早年曾经非常感兴趣的抗战史内容要仔细回想才能从记忆深处翻出来。因此,在第三次拜访张老之前,我花了几个晚上,恶补了一下相关知识,还从网络上下载了很多资料,存在一个笔记本电脑里,一起带着到了张老家里,开始了新一轮的采访。

  “37年底,小鬼子渡过黄河,占了济南。在山东当了几年土皇帝的韩复榘脚底抹油跑了,小日本如入无人之境,还好其他方面的部队顶了上去,当时开到枣庄的是川军的第41军。”

  韩复榘逃跑这事儿我倒是知道,这是全面抗战初期比较有名的一件事,韩这个人不是不能打,而是军阀主义作怪,视保存实力胜过民族抗战,他逃跑后不久就被国民政府诱捕并处决,做了那只儆猴的鸡仔。

  “川军啊,个子小,装备也很差。”老人回忆说,“别说大炮了,他们手里连汉阳造都不多,多的是四川自己的土造步枪。”

  “大冬天的,我们当地人都冻得不行,这些南方来的人好多连棉衣都没有,就把小被子裹在身上,这就来抗日了。”老人说着有点动感情,“但论起打日本,这帮破衣烂衫的川军,一点也不含糊啊。”

  “当时随着川军一起开到枣庄一带的,还有一支四川旅沪同乡会战地服务团,他们的人多数是在上海读书的四川学生,他们的副团长姓李,是个地下党,到地头就和我们的人接上了头,后来一合计,我们抗日宣传队,还有一些其他的抗日积极分子,就集体加入了这个战地服务团。

  这个服务团吧,刚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宣传队加一个医疗队,等枣庄的人加入之后,因为多了熟悉地方的本地人和会搞爆破的矿工,就又增加了谍察组和爆炸组。服务团原本还有十来杆枪,这一弄就算是一个半战斗单位了。我也就从这时候开始,正式算是队伍上的人了。

  服务团的人并不都在一个地方,像我们宣传队的大本营就设在枣庄,而医疗队的大本营设在北边一点的滕县。三月初的时候,我们宣传队的人去滕县搞宣传,还和医疗队一起联欢,两边年轻学生都很多,联合会的气氛很好。

  在滕县,我还见到了后来殉国的122师王铭章师长,他们师部当时在滕县西门外电灯公司,王师长这个人个子不高,但人很精神,就是对我们训话时说的四川话太快有点听不懂,不过想来应该就是鼓励我们好好抗日的意思吧。

  在滕县的第二天吧,我在宣传动员的现场抽空翻看一本学习用的日文词典,结果被122师一个姓罗的参谋发现了。他那边正好有几样前线带回来的日文资料没人能看懂,就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我那时候也是年轻气盛,就跟他回了师部,还好那些材料不算太难,我就着词典给它翻译出来了,然后那个参谋就认准我日语很好,要我留在122师帮忙。我虽然很想抗日,但要我从都是老乡的宣传队跳到话都听不太懂的川军去,那还是不太愿意的,不过我答应在宣传队留在滕县的这几天,尽量帮他翻点东西。

  后来,宣传队要回去了,我手头却有份资料只翻译了一半,所以我就没跟宣传队一起走,准备再多留一天。结果,就在多留的这天晚上,出事了。

  我记得很清楚,因为第二天要独自回枣庄,所以头天晚上我早早睡了,结果刚睡着,就听到外面响起一片枪声。然后罗参谋跑进来,让我赶紧回枣庄,说日本人已经到了近郊,再晚走就来不及了。

  我说我要打鬼子,不走。不料罗参谋把我之前翻译的那份资料交给了我,然后对我说,那份资料是非常重要的战略情报,要派最可靠的人送到军司令部,我是抗战青年,资料又是我一路翻译过来的,最熟悉这份情报的内容,所以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当时我听得是热血沸腾,当下保证把东西交到后方,但是后来见多了,也就知道这份东西也不过就是一份普通的鬼子阵中日记,罗参谋这是故意找个借口救了我的命啊。

  滕县也不大,我住的地方距离南城城墙不远,所以出城还是比较顺利的。在出城的时候,我看到川军正纷纷上城墙,有些服务团医疗队的人也跟着在往阵地上跑。这些人有的有点头之交,有的是从衣着和神态上看出是自己人,大家遇到了,相互打个招呼,就又匆匆地各奔东西,当时我没想到,这样的简单一点头,可能就是永别,那支医疗队的人很多都牺牲在滕县战场上了。

  出城的时候是晚上,根本辨不清方向,所以我就沿着津浦路的铁路线往南走,因为这是最靠谱的地理指示了。铁路上已经没有火车在跑了,倒是有很多难民在沿途奔走。我在路上还遇到一个122师的小兵,说也是往枣庄报信去的,我俩都是年青小伙子,脚程快,到天快亮的时候已经跑到了人群的前面。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一个村子外面,我正要往里走讨口水喝,那个小兵却突然拉住了我,说不太对劲儿。

  听小兵这么说,我就停下来往村里张望了一下,这才发现是有问题。照理说这个时辰上,普通村子里应该有鸡鸣声,早起的村民也该上工了,更重要的是,我们来到这个位置,村头怎么着也该有狗咬了。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整个村子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好像根本没有人居住一样。这种情况在鲁南这个人烟稠密的地方来说,太不正常了。

  那个小兵端起了枪,我没武器,就从地上捡了块石头拿在手里,然后俩人小心翼翼地往村里摸去,然后,然后……”

  说到这里,老人有点说不下去了,我心里隐隐约约猜到点什么,但却又不太敢开口问,生怕自己那个猜想变成现实,但老人随后的话毫不留情地打碎了我的这个希望。

  “刚走到村口,就看见了两个死人,一个是老头,一个是小孩。”老人的声音变得阴冷,丝毫也不像是在回忆半个多世纪之前的事情。

  “村北有个地洞,洞口外一溜排躺着12具尸体,那个小兵看过说,这是机枪扫的。”

  “村西有个庵子,里面也有几具尸体,庵子旁边有口井,里面有几个妇道人家的尸身。”

  “还有户院子,屋子里死了两个,院里的树上还吊着两个,其中一个是大开膛,另一个给打成了一团肉泥。”

  后来我查到,老人这次路过的,应该是北沙河村,日寇一部在南下滕县途中,“顺路”血洗了这个村子,制造了著名的“北沙河惨案”,该惨案也和同时期的“滕县惨案”等一起,成为抗战时期鲁南涂炭的血证。[在真实历史上,日军于阴历二月二十四(阳历3月15日)来到滕县北部的北沙河村,随后血洗全村。全村总计被杀83人(一说98人),其中有11户被杀绝户,是为鲁南历史上著名的“北沙河惨案”。此处为小说便宜,将北沙河村位置移到了滕县城南,望方家勿怪。另,此处的村中情况,是根据史料进行描述,非完全虚构。]

  “我俩都吐了一地。”老人谈谈地说,“都没见过这样的。不过后来见得多了,也就不吐了。”

  “村子里没有日本人,但从这地上的血迹什么的看,日本人离开也不久。我俩一合计,得赶紧走。结果刚出村没多远,就听到左近有枪声,我俩撒腿就跑,这就跑散了。我运气还不错,一路往南跑再没遇到鬼子,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拐过一个山包,突然就看到前面有条河,还有一座桥……”

0

第五章 滕县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