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千面>第一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节

小说:千面 作者:上官锦瑟 更新时间:2018/3/2 12:07:41

张淮亭从行李中拿出一根天线似的东西,天?线连接着一个小匣子。

他拿着天线和匣子在房间里都走了一遍,又走回大厅时这才松了口气,他对影说:“明天哥得去报到了,如果有人来送家具,你就拿着这个小天线在家具上蹭一蹭,如果这个匣子里传来了刺耳的声音,你别声张,记下来晚上告诉哥。”

“知道了,哥,这个不叫小天线,这是节点探测反监听器,哥,你真笨。”影接过来在手中把玩起来。

“……”张淮亭面色一僵,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开心就好。”

张淮亭不去理会影,而是站在窗边看着行人,他喜欢看行人,他觉得会从形形色色的人身上找到灵感,说不定,就有关键。

他靠在墙上,去整理每一条线索,他回想着从下飞机到现在,见过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表情,每一个表情下说的话,尤其,是那个叫佘兰的。

“她话里的意思,下午的活动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的,应该不是参与敌对行动,但如果不参加,山本泷夫会发火……紧张……她紧张了……”

紧张时,人的瞳孔会比平时放大,因为一切都来源于恐惧。试问,一个女刽子手女魔头,是什么样的事会令她紧张,害怕?

张淮亭突然一拍大腿,他左手在腿上点来点去,眯着眼睛嘀咕道:“监视我……”

张淮亭立刻四下瞧了瞧,果然发现了一些异常。卖烟的小贩从不吆喝,卖面的小摊没有人和面。

“有点意思……”张淮亭随手拿起了影的外套,套在了自己的身上从后门走了出去。

“有乌冬面吗?”张淮亭走到面摊,瞧了瞧一锅烧开的水,和那干净的不像话的面案,他不禁问道。

面摊老板瞧了一眼张淮亭,又继续盯着街上穿旗袍的美女,他心不在焉的随口答道:“卖完了,明天再来吧。”

“哦,那旭川拉面呢?”

“也……也卖完了。”

“哦。”张淮亭扫兴的走开了,轻声的嘀咕了一句:“卖完了……你去北海道卖吧。”

张淮亭又走近了卖烟小贩,递上一张票子,说道:“来包三猫。”

小贩在烟盒中挑了挑,显得很不熟悉业务,小贩不耐烦的拿出一包三猫递给他,他的表情多了一丝厌恶,似乎张淮亭打扰到了他的休息。

张淮亭接过三猫香烟,随手将烟丢在马路上,笑着一指小贩,赞扬道:“挺香的。”

“挺……什么……啥?啥挺香的?”小贩被他说的一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回了屋子。

李白酒楼,是奉天城中最大的酒楼,据说酒楼的幕后老板很不简单,常有大身份的人出入。其实话说回来,能开在政府大院附近的酒楼,背景都不会小。

酒楼之上,那闪烁的镜片亮光如中国神话中的千里眼一眼,烁烁放光。

山本泷夫放下了望远镜,转过身去对三位爱将说道:“你们的演技都很不错嘛。”

佘兰媚媚的笑了一声:“是将军计划好。”

随着佘兰的话音落下,其他二位也络绎不绝赞扬,丝毫不吝啬比喻用语。

“将军,我就不明白了,为啥要故意露出马脚,让那个张淮亭发现?我们暗中监视那不更好了吗?”牛福来点起一根香烟,他这一大口吞吐,马上让这间房雾气腾腾的。

山本泷夫被他勾起了烟瘾,也从腰间的口袋里拿出烟卷,点上了一根吞吐了一口,先不答他却先问佘兰,他笑眯眯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佘兰摇了摇头,转头对胡伯龄笑道:“将军的算计必定是扰其心神了,他心里如果有鬼,知道咱们对他起疑,就会处处的躲避咱们,到那个时候也一定会自乱阵脚的。”

胡伯龄笑了笑,一幅领导派头的将腿翘起,一边点起雪茄一边说道:“别看今天匆匆的一面,我发现他已经开始有所暴露了。他躲开了我和老牛,直奔佘兰就去了,为啥?还不是看她是个娘们,想从她嘴里套话比较容易。还记得他轻松的就说出了佘兰的身份吗?这就证明他对咱们有所调查,他怎么调查?怎么调查?这就证明了他在奉天有同伙。”

胡伯龄刚脱口就立马捂上了嘴,尴尬的瞧向佘兰。

佘兰的笑一直没落,但眼睛却白了他一眼,她说道:“不错,还有他送的什么香,其目的就很简单明了了,你们谁的身上沾了味,那我就接触了谁,顺藤摸瓜就知道我们在一起干了什么。”

牛福来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难怪你朝李良身上熏了点香,原来你这是诸葛亮打孟获,欲擒故纵呀!”

“这叫故弄玄虚,我说老牛,你这警务厅的官真是花钱买的呀?”胡伯龄白他一眼,又继续说道:“我们情报科在张淮亭没来奉天的前几日,截获了不明份子的电报,说有大人物要来,如果真是这个张淮亭,那可就好看了!”

“不!”一直享受香烟的山本泷夫摇了摇头,他说道:“我知道他不是这个所谓的大人物。”

“啥?”三个人同时惊呼了起来,牛福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忙追问:“那还监视个鬼呀?”

山本泷夫瞪了他一眼,一挥手让他坐了下来,沉声道:“不是大人物,就不用监视了吗?”

佘兰瞧了一眼两位男士,知道这个时候都不敢接话,于是便媚笑着开口道:“山本将军自有山本将军的用意,时机到了自然就会告诉我们的,对吗?”

牛福来性子急,连忙说道:“这行动真让人脑袋疼,要我说就老胡调查,我来控制,佘兰抓人,什么大人物小人物的,老子一晚上就让他松口喽。”

“草……”胡伯龄偷偷的骂了一句。

山本泷夫瞧着三人满意的笑了笑,借着心情舒畅,狠狠的嘬了一口香烟,吸的都剩烟尾了才肯丢掉,他站起身来掸了掸烟灰,显然他是典型的战场军人,只有放松下来才会注重仪表。

他也不回答这三个人,一步一步走向门口,打开木门时,才故作高深道:“我知道了。”

山本泷夫又很有礼貌的关上了门,接着便是许多人的下楼声,直到楼下传来了汽车鸣笛声,这屋子里的烟才消散了,可能消散的也不只是烟。

牛福来扶着头在思考,胡伯龄托着下巴在琢磨,只有佘兰的身子震了一震。她连忙走向窗口,探出头去朝张淮亭的洋楼看了看,喉咙一动,她想喝水。

佘兰转过身来,发现桌上根本就没有茶水,店小二和老板被隔在了外边,自然没有人来照顾。

她重重的靠在窗户,说了一句:“确实厉害!”

“厉害啥呀?”牛福来不解的问道。

从佘兰的身子震到现在,时间约有一分钟,胡伯龄也是突然一惊,重重的一拳砸了在桌子上,怪叫唤了一声,吓的牛福来跟着怪叫了起来。

“你有病呀?”

佘兰双手环抱住自己,轻声的说道:“山本泷夫肆无忌惮的将汽车停在楼下,根本不担心张淮亭看到汽车发现自己。”

“百密一疏呀。”牛福来点点头。

“疏个屁,今天这个局是给我们仨做的!”胡伯龄连忙擦了擦额头的白毛汗,狠狠的吸了两口雪茄,果然还是雪茄抽的久。

佘兰目放精光,她猛然说道:“几天前,老胡截获了多封秘密电报,说有大人物要来奉天,但无论是哪一方的电报,这都是一封没用的不能再没用的信息了。人物,时间,事件全都没有,甚至地点范围只有奉天,但我们出于往日的习惯,对一切非我方的传讯,都视为重点嫌疑对象,也错误的将我们指向了敌对方。”

“现在想想,这封电报很有可能就是山本泷夫发出的,让我们……或者说身边的间谍误以为大人物就是张淮亭。于是又布置了这出张淮亭会发现漏洞的行动,让张淮亭在漏洞中看出这场行动并非针对的是他。”胡伯龄又擦了擦汗。

佘兰又咽了咽唾沫,她说:“除了咱们以外,如果还有其他方有所行动,那就证明了张淮亭就是大人物的情报有所泄漏。那么,我们给手下的任务是监视张淮亭,并不会说什么大人物。而如果其他方有所行动,必定是得到了张淮亭是大人物的情报,也就是说!”

“是咱们三个泄的密!”牛福来惊叫了一声!

“咯咯咯!”佘兰突然娇笑了起来,笑的直捧腹。

牛福来奇怪道:“你笑啥?”

“我笑你的智商。”佘兰长舒了一口气,突然一身轻松似的,提起了桌上的手提包,笑嘻嘻的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还学着山本泷夫的口音道:“我知道了。”

牛福来望着佘兰,张口结舌道:“她……她这娘们是啥意思啊?”

胡伯龄皱着眉头沉着思绪,抽着雪茄也摇了摇头,他突然瞥了一眼牛福来,嫌弃的挥挥手道:“去去去,啥意思自己想去,我这烦着呢。”

“你烦啥,你泄密了?”

0

第一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