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英雄业>第一章,我是你们的长官,我叫殷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我是你们的长官,我叫殷雀

小说:英雄业 作者:德充符 更新时间:2018/2/27 22:35:51

从年号黄龙到共和督政府成立,仅仅经过了半年的时间,楚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周王朝便轰然崩塌;末代皇帝姬洪跪坐在太庙中,在被革命的新军士兵带去断头台之前,最后看了一眼先皇的画像,面脸苦涩。

死后身首分离连个“哀宗”谥号都得不到的短命皇帝姬洪倒霉的原因大抵缘于他老爹——英明神武的圣宗皇帝姬玄。在统治楚联邦帝国两百多年的大周王朝历史上,困扰历代皇帝的,就是中央集权问题,顾名思义,这是一个联邦帝国,士族门阀旧贵族在各邦拥有强大的影响力,他们掌握着各邦的军权和财权。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没有形成藩镇割据,这已经是历代皇帝政治手腕高明了。这个国家就像是一个股份制的公司,大周皇室只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大股东而已,而且还是一个不能控股的大股东,所以皇帝在这个国家绝对称不上说一不二。历代皇帝能做的,只是利用各邦矛盾让他们互相制衡,至于削藩?除非皇帝的宝座不想要了。但这种情况在周圣宗姬玄在位期间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既然谥号是“圣宗”那么显然,这位皇帝在民间的风评极高,甚至高过了开国的太祖。姬玄同志与其说是一位帝王,更不如说他是一位天才的科学家和伟大的军事家,所以他为了加强皇权而采用的方式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清新脱俗;各邦的门阀旧贵族垄断权力依靠的是农兵制——一种和平时期士兵是自己庄园的农奴,战争时期自己庄园的农奴是士兵的制度:当然,战争相对于和平总是短暂的,所以这些贵族们需要在漫长的时间里蓄养自己的农奴;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尽管这些农奴和平时期可以给自己种地创造财富,但是各位老爷们并不这样想,他们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给自己种地,多出来的人都是自己的负担;当然在这些人鬼憎恶的农奴的生活境况也可想而知了。

这个时候,刚即位不久的姬玄同志笑眯眯的登场了,他以大家长的身份对各位贵族老爷的“悲惨”遭遇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对那些“好吃懒做”的农奴表达了强烈的谴责,同时抛出了两项政策:农业工业技术革新和皇帝募兵制。看着门阀们一脸懵逼错愕的表情,姬玄耐心的解释“我准备推行六十三项技术革新,这些改革涉及到农业和工业,各位不用担心效果,这些技术革新都是朕亲自参与的,极大的提高了生产效率,农业技术革新使得十个人干的活,现在两三个人就能完成,工业技术革新使得原来商人们的小作坊现在变成了大工厂,急需大量的工人。你们可以遣散大量的农奴,让他们进入工厂。如果农奴数量过多,工厂无法全部吸纳,没关系,朕建立新军,那些多余的农奴会被招募,军费嘛,朕就用那些工厂的税收充当,有战事的的时候,新军担任大部分的作战职能,各位不必征发大量军队,节省了大笔的军费,何乐而不为呢?”尽管有目光长远的贵族看出了皇帝的险恶用心——这是要收回我们手中的权力呀!但是经过了两百多年的时间,大部分门阀士族已经腐朽不堪,子弟多为不思进取贪图享乐之徒,所以这份提议得到了热烈的响应,据说送走这些贵族后,姬玄在皇宫大殿中狂笑了整整一夜,连最宠爱的刘贵妃都没有临幸,宫内医官以为皇帝陛下中了病,战战兢兢的在门外守了一夜。

政策是好政策,新技术的推广极大的提高了社会生产力,这不得不说圣宗皇帝陛下真是一位千年难遇的科学奇才,事实上即使到了几百年的后世,也再没出现过如此伟大的科学家了。新的农业技术极大的提高了粮食产量,基本上解决上困扰楚国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几千年来的吃饭问题同时也在土地上解放了大量的农奴,得益于大工厂和新军的建立,他们告别了食不果腹的过去,可以去工厂或者新军领一份工资或者军饷,养活一家人;皇帝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得到了新生的工业资产阶级和工人的热烈拥护,同时建立了一支效忠于自己的强大的新军。大周王朝的皇权头一次得到了楚国社会绝大多数的拥戴,实现了中央集权;效果那么好,最不满意的自然是门阀士族旧贵族了,最初的对于支出减少同时赚的更多的兴奋劲过去之后,他们猛然发现,自己手中的权力没有了,庄园里粮食多了,但是必须拿到市场上卖出去才能换成财富,不然只能烂在粮仓里,新军的建立使得皇帝发动战争终于不用再看各邦的脸色,而且新军的战斗力不是贵族们强征的农兵能比的,人家是一支领军饷的职业常备军,训练精实,而且绝对忠于皇帝。那些发了财的工厂主是皇帝政策的受益者,他们乐于看到皇权的加强,所以也乐于给皇帝交税使得皇帝有钱养活一支强大的军队。门阀们深感自己坐了蜡,不是没有人尝试过反抗,但都被皇帝雷霆出击,屠灭满门。“多么怀念以前为所欲为的日子啊!”每个贵族都在心里感叹。

英才总是遭天妒,圣宗皇帝姬玄在位十五年在自己年富力强的年纪突然撒手归西,年轻的太子姬洪匆匆即位。老话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姬玄肯定是人中之龙,但是他的儿子只能算是一条长虫。

? 姬洪和他的老爹截然相反,格格不入,他老爹的生活非常节俭,而他喜欢奢靡的贵族舞会,他老爹视那些门阀为国家蛀虫,收拾起他们来也是毫不手软;而姬洪最喜欢和门阀的少年纨绔厮混在一起,学习他们的做派,视那些自己父亲颇为倚重的工厂主和新军军官们如土鳖。父皇撒手西去,举国悲痛,他反倒非常高兴于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受到颇为严厉的管束,旧贵族们也终于看到了在这位新皇身上反攻倒算的希望。

新皇即位,年号从太初改元黄龙,改变的不只是年号,除了顺应民意把自己父皇的谥号定为圣宗,姬洪似乎不满意自己老爹所做的一切,即位之初,便发布两条政令:一解散新军,恢复联邦农兵制:二,对对联邦境内所有的工厂征收百分之三百的印花税。当然,这些举动少不了门阀的影子。

一石就能激起千层浪,何况投下的是两座山。解散新军,那些靠军饷吃饭的新军官兵就得去喝风,这些年为先帝四处征战积累的军功全都化为泡影,而且他们手上多多少少都沾有门阀们的血,离开军队,生计无着落不说,还得被贵族老爷们撕成碎片;工厂如果缴纳如此高额的赋税,厂主们都得破产,好不容易脱离土地能靠工资过上不错生活的工人们又得重新回到门阀手中,这些农奴出身的工人们太了解那些旧贵族的德行了,那种生活简直生不如死,还不如自杀。于是新军资本家和工人面对如此绝境开始串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革命了!

事实上,门阀旧贵族和新皇帝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技术革命后,工业创造的财富远远超过门阀们掌握的农业,即使是同样经过技术革命的新农业。新兴的工厂主掌握了社会上最多的财富,他们为参加革命的新军提供了最为精良的武器,尤其是火炮和火铳,圣宗皇帝专门为新军设立的军校所培养出的军官更不是那些贵族军官能比的,即使旧贵族掌握了土地,掌握了粮食,但是新军囤聚的军粮足以支撑到自己把这些贵族农兵干掉从而获取土地得到新的军粮;那些工厂主更是挥舞着手中的钞票对穷得叮当响的农兵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诱惑,门阀们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军队很多临阵倒戈,掉头把自己的主家杀全家。

革命之势如星火燎原,不,应该是烈火燎原,短短半年,革命的新军已经横扫了全国,许多传承千年,历史比大周王朝还要悠久的门阀世家被抄家灭门,一家老小的人头被悬挂于城门之上,幸存的旧贵族们全部逃离楚国,当新军将龟缩在皇城太庙中的姬洪拖出来送上断头台的一刻,新兴的资产阶级正式登上了楚国,这个整个亚东大陆第一大国的政治舞台,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从联邦帝国到联邦共和国,国号改变了,但是楚国还是楚国,新生的督政府掌握了政权,但是国家面临的国际形势却随着革命的成功变得愈发险恶了。

就像所有三流小说家写的故事一样,坏人并不甘心失败,时刻想要把自己失去的东西夺回来。那些失势的门阀旧贵族也一样,他们流亡国外,并不甘心于靠着以前积累的财富,做一个安安静静的老男子,他们利用自己的身份带来的影响力,周旋于这些外国君主甚至原来楚国敌对国的君主之间,做出各种丧权辱国的许诺,乞求这些人出兵,帮助他们推翻新生的共和督政府,重新夺回已经失去的荣光;不得不说,这群人的努力是有效果的,原来那些被楚联邦帝国打压的喘不上气的邻国敌国们,终于看到了自己翻身的机会,现在督政府刚刚成立,楚国很多地方乱得一团糟,如果出兵的话,不敢说干掉督政府,瓜分楚国,但是便宜还是能捞不少的,况且在这个王国帝国满世界,贵族掌握政权的时代中,把皇帝送上断头台这种行为委实太过惊世骇俗,这些外国的大贵族现在可能还不知道后世那句流行的“革命是具有传染性的”名言,但不代表他们没有类似的担忧,可能是心里作用的原因,现在感觉那些贱民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蠢蠢欲动不怀好意了。“唉,如果楚国的革命能扑灭还是扑灭吧,不然如果哪一天我们自己国家的贱民也突然不想要皇帝了,我们的结局可能比现在从楚国逃出来的家伙还要惨!”每个被游说的外国君主都这样想。

大陆历774年12月,也就是楚联邦共和国督政府刚刚成立两个月之际,和楚国两个王朝断断续续打了五百多年仗的老牌敌国——兰斯帝国终于有了举动,皇帝奥克兰二世在王宫哈布斯堡发布声明:鉴于兰楚两国的传统友谊,痛感于姬洪皇帝陛下的悲惨遭遇,楚国暴民不感皇恩,以臣弑君,践踏了人类道德和良知的底线,现我国应逃亡在外的楚国皇帝的肱骨之臣的请求,决意帮助大周王朝恢复统治,以12月3日为期限,望督政府交出政权,迎回流亡的原联邦贵族。否则期限一过,我国将联合罗斯,法诺斯等四国,组成联军,征讨楚国叛逆——共和督政府,望楚国人民迷途知返,勿谓言之不预也!

时任督政府最高执政的大议首林清华听到这份声明后的具体反映很多年后已经不可考证,只是听他当时的贴身秘书的描述中我们隐约可知,这位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政治领袖在嘴上和奥克兰二世皇帝陛下祖宗十八代的无论男性还是女性的直系亲属都发生了不可描述的超友谊关系,然后拍烂了两张桌子,最后从齿缝里蹦出三个字对这份声明作出了回应”战战战!!!!!“

平行高地,楚军在此已经发动了六次进攻,年轻的士兵杜自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钢枪,枪头的刺刀已经被鲜血染红,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兰斯骑兵。他的连长两天前已经战死,听说新的连长会在今天到来,所以在今天最后一次进攻平行高地的战斗中,他们连打得特别勇敢,用连里老兵的话说:“给那个军校里刚毕业的小子好好上一课,免得以后他不知道天高地厚,瞎指挥把老子们的命都送了!”杜自民不知道新来的连长官会不会让自己送命,但是听从老兵的话冒进现在已经让自己快送命了。由于冲得太快,连队已经与大部队脱节,当初喊着要给新连长上课的老兵们现在大多数躺在了地上,或伤或死,已不可知。“最好的结果,或许就是和眼前这个骑着马的家伙同归于尽吧”杜自民心里忽然生出了这般绝望的想法,将刺刀对准眼前狂呼大喊的骑兵,沉默中透出决绝。

兰斯皇家骑兵团上校团长布鲁诺盯着眼前瘦弱的楚国火枪兵,眼神中流露出兴奋,楚国独有的火枪部队在距离远的情况下,威力确实巨大,但如果和自己的骑兵部队短兵相接的话,布鲁诺相信,他们就是自己盘中的菜,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支火枪兵部队在这次战斗中选择了他们并不擅长的冲锋,但无论如何,歼灭这支军队足以使自己捞到不小的战功,没准这次回去以后还能再进一步,眼看着眼前的这支连级部队能站着的不到一半,布鲁诺高高举起马刀,“骑士们,让我们送这群可怜虫下地狱吧!”这位团长大人扭头对自己的士兵兴奋的大喊,然后回过头来催动战马,准备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屠杀,突然眼前刀光一闪,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越飞越高,然后看到了自己无头的身体坐在战马上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在脖子上喷涌,最后然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殷雀端坐在马背上,拍了拍马头,满意的笑了。这是一匹卢安达纯血马,善于奔跑,是骑兵的好座骑,然后调转马头,对着仍然处于呆滞状态的骑兵,用兰斯语漫不经心的说道:“喂,你们长官已经死了,你们是打算报仇啊,还是放我们离开呀?”兰斯骑兵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轻松干掉自己团长,夺下全团唯一一匹纯血马的青年,布鲁诺虽然在私下被皇家骑兵团的士兵们戏称为尼安德特人(兰斯语中有勇无谋的二百五),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布鲁诺的武技在兰斯帝国军全军中都是排得上号的,但是眼前这个嘴角上挂着玩世不恭笑容的英俊青年,仿佛吃苹果一般轻松的剁下了自己团长大好的头颅,骑兵们想到这里集体打了一个冷颤。冲上去报仇?别开玩笑了,我们跟布鲁诺很熟吗?即使全部冲上去,面对武技如此高强的家伙,能不能留住他委实没有把握,但是基本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的大部分骑兵的脑袋恐怕如团长大人一般也要飞到天上去了;撤退呢?也不敢,这倒不是因为狗屁的骑士的荣誉,主要是布鲁诺这个家伙不知走了怎样的狗屎运,皇帝陛下很看重他,不然他也不会仅仅三十岁就当上了皇家骑兵团的团长,没有陛下的赏识,武技再好也没用。就这样回去,告诉陛下我们的团长被人剁了,然后凶手被我们放走了,陛下应该有很大的几率吧我们也剁了。殷雀似乎看出了骑兵们的踌躇,懒洋洋的开口:‘你们怕回去没法交代吧?你们看这样好不好,我把我的团旗交给你们,这可是名震大陆的楚国火枪团的团旗哦,还有你们看我的部队,能站起来的不到一半了,他们可是火枪团中最精锐的连队。你们回去就说,布鲁诺团长身先士卒,挡住了火枪团的进攻,使他们伤亡过半,并且夺下了他们的团旗,最后关头,楚军反攻,布鲁诺团长挺身而出,掩护部队安然撤退,不幸壮烈牺牲。你们看,这个理由怎么样啊?”骑士们听完先是沉思,接着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接过殷雀扔给他们的团旗,兴高采烈的回去了,走在走后的副团长扭头看了一眼殷雀,投出的目光竟然是感激?

殷雀目送骑士远去,直到看不到骑士们的背影,终于收起了懒散的笑容,长吁了一口气,好险!如果刚才兰斯皇家骑士团执意进攻,自己或许能全身而退,但是身后的那群倒霉蛋可能就全完蛋了,如果军校里的那群损友得知自己刚毕业就成了光杆连长可能会嘲笑自己一辈子的,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想想那群人可恶的笑脸就觉得活着好累。。。

杜自民呆呆的看着刚才大展身手干掉敌方主将并吓退一整支军队的青年,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他忽然间觉得一切都很不真实。他看到青年下马走到他身前,露出和煦的笑容,“你好,士兵,你们是来自一旅三团炮兵七连吗?”杜自民突然觉得这笑容很温暖,好像这个青年是自己的亲哥哥一样,下意识的回答:“是的,请问您是谁?”“哦?你问我?”青年笑得更灿烂了,“我是你们的新任连长,你们可以叫我长官,我叫殷雀

0

第一章,我是你们的长官,我叫殷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