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为了一份潜伏名单>(15)刑讯员自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5)刑讯员自杀

小说:为了一份潜伏名单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18/3/13 16:13:56

海滨大学的男生宿舍已经被拉起了警戒线,荷枪实弹的几个警察,将围观的学生烂在了警戒线之外。大楼里不时的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302宿舍是廖建忠的宿舍。

赵书桐看着这些人翻着廖建忠的东西。一个特务走到赵书桐的床前,要掀开床单,被赵书桐拦住:“这是我的床,你凭什么搜我的东西?”

特务撩起一手,赵书桐被推了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一边的朱雨晴从廖建忠的床头拿起一本书,翻动着,从里面飞出一张纸条,落在地上。他拾起来看了看,是分名单,随手一扔,当纸条飘落在地上的时候,朱雨晴立刻又捡起来,正面看看,反面看看,迟疑了一下,将纸条放入口袋,继续搜查。

朱雨晴走到门口,面对围观的学生们,想起了什么,拿出那张纸条,念着上面的名字,人群里并没有人应答,而是争着好奇的目光互相观望。朱雨晴在这方面是老手,眼前的情景告诉他,这些名单上的人或许根本不在校园里。

管志高走过来,朱雨晴问道:“什么情况?”

管志高说:“都了解过了,廖建忠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平时喜欢写小说,昨天的《申江早报》副刊上还发表了他的一篇小说。”

朱雨晴一挥手:“收队。”

崔明生在张竞锋的边上坐了下来,分析说:“既然申江同志说了,敌人并没有发觉名单的泄露,那只有两种可能,一,名单还在陆伟涛的手上,二,在香茗茶馆,陆伟涛已经将名单交到了沈福渠的手上,沈福渠的跳车或许就是为了这份名单。”

“问题是,沈福渠的上线王明峰同志牺牲的太突然,还没有建立跟沈福渠的联系网,无法跟他取得联系啊。”张竞锋想了想说:“我倒是觉得,不管现在这份名单是在陆伟涛的手里,还是在沈福渠的手里,有一点可以证实,他们都没将名单带着身上。”

崔明生掏出烟,扔了一支给张竞锋,自己点燃一支,吸了一口,说:“说下去。”

张竞锋继续说:“这两个人同时在香茗茶馆被捕,如果名单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应该早放在了杨吕志的办公桌上。”

“你的意思是,他们将名单藏在了茶馆里?”

“只有这一种解释,才能成立。”

崔明生突然感觉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认为张竞锋的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那么,只要到香茗茶馆了解一下,看看,究竟是陆伟涛还是沈福渠回过茶馆,事情也许就简单多了。于是,他将任务交给了张竞锋。

尽管如此,崔明生的头脑还是充满了无数的疑问,面对这些无数的、暂时无法得到答案的疑问,崔明生却是无计可施。

审讯室里,廖建忠被绑上了刑讯架,朱雨晴拿着那张写着几十个人名单的纸条,在廖建忠的面前抖开,问道:“这是什么?”

廖建忠看到这张名单,心里明白了,敌人已经对他的寝室进行了搜查。

“什么意思?”

“是我在问你,这是什么?”

“名字啊,都是人物的名字,怎么啦?”

朱雨晴一把抓住廖建忠的衣领,问道:“我问的是,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他们在哪里?”

廖建忠慢慢的说:“你想知道他们在哪里?那你去把昨天的《申江早报》拿来看看,就知道他们在哪里了。”

朱雨晴的手慢慢拿的松开,他想起了刚才管志高说的,眼前的这个廖建忠,还是一个作者,小说都在《申江早报》上发表。这些名单,或许就是他小说中的人物而准备的。

朱雨晴当着廖建忠的面,慢慢的将名单一条一条撕了,然后朝打手们摆摆手,打手将廖建忠放下来,带出了刑讯室。

管志高从办公大楼出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问:“长官,要黄包车吗?”

管志高听着声音耳熟 ,回头一看是陈明江,停住了脚步,看了一下后面,便往黄包车上一坐。陈明江拉起黄包车就走。

黄包车在大街上走过,突然一个转弯,黄包车进了一条弄堂。

弄堂里没有路人,在一个拐角处,陈明江停住了脚步。

管志高小声说:“告诉大家,这几天特别注意,不要有任何的行动,行动处死了一个李振远,杨吕志像发疯一样,到处乱咬人。”

“不就是死了一个手下吗?只得这样发疯吗?”陈明江不解的问。

“这个不是死个把人的事,而是一种挑战,主要是留在李振远口袋里的纸条,激怒了杨吕志。”

“我问过了,这件事不是我们的人干的,一定是有人嫁祸于我们。”

管志高回头看看,有人朝这边走来,警惕的说:“我知道。快走。”

陈明江拉起黄包车,朝弄堂外走去。

管志高心里早就猜疑这是嫁祸,自己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去杀一个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李振远,但是,自己的猜测毕竟是猜测,不能断言,现在,陈明江带来了确切的消息,正好为自己的下一步怎么做,提供了方向。

周大虎和顾彦生前后脚进了家门。

周大虎的心里还是有点虚,进门脱衣服的时候,看到客厅里没有人故意虚张声势的喊道:“我回来了。”

并没有人搭理。顾彦生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而周大虎却贼眉鼠脸的朝厨房张望,不了正好蒋秀竹端着一盘水果从里面出来,没好声的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啊,现在行了,整夜不归了,有本事,你就别回来啊,找你的相好去。”

周大虎陪着笑脸说:“我这不是昨天晚上处里有行动吗。”

“处里有行动,你姐夫会不知道,他找你,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你是什么行动,处长也不知道?”

周大虎在蒋秀竹的背后,朝着坐在沙发上的顾彦生作者手势,打着眼色,就是想让顾彦生出来说明一下,然而,顾彦生却当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周大虎朝顾彦生吹胡子瞪眼了,拳头一伸一缩的。这边周大虎急的就差上房了,那边顾彦生就像一潭死水,平静的不要再平静了。

蒋秀竹看到顾彦生,“彦生,来了。”

顾彦生马上站起来,迎过去,从蒋秀竹的手里接过水果。就在这个时候吗,门开了,周明轩朝着顾彦生喊着冲了过来,扑进了顾彦生的怀里。顾彦生一把将周明轩搂住。

周大虎看得莫名其妙,问:“儿子,谁是你爸爸啊?”

周明轩指着周大虎说:“你啊。”

“那你眼里怎么只有顾叔叔没有爸爸呢。”

顾彦生抱起周明轩说:“明轩,你闻到醋的酸味了吗?”

周明轩捏着鼻子说:“好酸啊。”

周大虎跑过来伸手要揍儿子,说:“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啊。”

在一家小餐馆,薛传雄的身边作者两个人,他们就是被薛传雄派去盯顾彦生稍的人。

其中一个说:“薛哥,昨天晚上吗,那个姓顾的和周大虎还有管志高一起去了大都会舞厅,后来就被一辆汽车给接走了,我们没跟上。”

“笨蛋,你们能不能上点心,我要的是顾彦生的每时每刻都在你们的视线中。我想知道,他每一分钟都在干什么?”

“薛哥,我们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个轮子的汽车在。”

薛传雄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钞票,说:“去买辆自行车,下次在跟丢了,别怪我不客气。”

两个人笑嘻嘻的将钱揣进了口袋里,接着大口大口吃起来。

又是一家大团圆。

席间,杨吕志问:“大虎,几个学生审出点什么来没有?”

周大虎将嘴里的一块肉,咽了下去,说:“什么线索也没有,学生上街贴标语,早就习以为常了,不奇怪了,也不需要什么人指使的。”

“看来我们昨天忙了一夜全是徒劳了。”

“今天下午的时候,朱雨晴拿着一张名单问廖建忠,结果是廖建忠为自己的小说中的人物起的名字,所以,二队也是空手而归啊。”

“处长,”顾彦生刚一开口,就被杨吕志给打断了。

“彦生,这是在家里,你是大虎的救命恩人,那只胳膊也是为了大虎而丢掉的,再说了,现在明轩也离不开你,我和秀梅也早就把你当做自家人了,所以,以后再家里,不许叫处长,听起来特别的别扭,跟着大虎叫,或者叫大哥也行。”

顾彦生迟疑了一下说:“那还是叫大哥吧。”

杨吕志点点允诺,说:“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地下党没有这么傻,如果李振远口袋里的纸条是真的,那不是他们自己引火烧身吗,你觉得呢?平时,他们躲我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这样肆无忌惮。”

“你的意思是嫁祸?”杨吕志问。

顾彦生点点:“我以为是这样。”

沙发边的电话铃声响起,周大虎放下筷子,走过去接电话:“喂,是我周大虎,你说……在什么地方,好,我马上过来。”

周大虎放下电话走回餐桌说:“监狱的一个打手自杀了,王永辉让我们派人过去查看现场。”

0

(15)刑讯员自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