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三章:金手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金手指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13 17:38:30

“哦,原来没有走错路,真是谢谢诸位兄弟,这世道艰难的大晚上赶个路,要是跑错道了,还不知道要跑多少冤枉路,真是太感谢诸位了,这天寒地冻的,诸位要不停下来休息一番,抽根烟,暖和下身子,解解疲乏,也让兄弟我表示一下感激之情。”陈一鸣见对方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后,知道对方也是有所顾忌的,于是想了想,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看能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以便自己好下决断。

  

  “谢谢这位兄弟的好意了,但俺们还急着赶路,就此别过吧!”听了陈一鸣的话后,那三个独自骑着一匹马的汉子明显有些意动,都纷纷看向那个为首的汉子,但那个为首的汉子显然还是有些威望的,哼了一声后,其他三人虽然好像还是有些不甘,但明显还是决定服从那个为首汉子的决定。

  

  “那好吧,那就不留几位兄弟了,请!”见对方既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也没有透露出更多的信息,陈一鸣也只好暂时作罢,让他们先走几步……

  

  “大哥,俺估计这里就这小子一个人,你说俺们要不要在干他一票?我看这小子虽然穿得单薄,但不像是个穷鬼,说不定还能挣笔不小的外快。”

  

  “你这崽子,财迷了心窍了啊!看到那小子胸前挂的枪没有,那长长的弹匣,绝对是手提机关枪,一开枪,那子弹跟下雨一样,你这身板能受住几枪。今晚咱们请到姚财主这女儿就能得上千大洋,够哥几个潇洒一段子了,别因小失大。”

  

  随着几人骑着马距离荧光棒越来越近,风儿也来凑趣,将原先遮蔽住月光的云层吹开后,月光如水一般洒落下来,让陈一鸣更能清楚的观察到几人的样貌和反应了,骑着马并排走在前面的两个手下,看起来都二十多岁的样子,靠近陈一鸣这边的那个汉子,看起来似乎没受过什么饿,有些胖乎乎的,看着陈一鸣神情还有些紧张,不过显然站在路边,头戴头盔,眼前还戴着个四目微光夜视仪,身穿长袖战术衬衫,胸前战术背心上鼓鼓囊囊的插着好几个弹匣,穿着打扮十分异于这个时代的陈一鸣十分好奇,眼睛一刻也不眨的盯着陈一鸣看,看来就是个如果出现突发情况拿来挡子弹的憨货。而憨货右手边那个身体健壮,留着个如同现代平头发型的汉子明显是个狠人,一双眼睛在陈一鸣周围来回巡视着,脚也只是虚踩在马镫里面,看样子一有不对,就准备翻身下马,先前提议顺手把陈一鸣也抢了就是这个汉子。

  

  落后几米,走在中间的是那个共骑一匹马的女子和头目,那女子虽然因为被布蒙着头,外面还裹了床棉被,没法看清楚长相,但从其露出来的水蓝色学生装上判断,应该是个年轻女孩子。而那个为首的汉子看样子和陈一鸣的年纪也就差不多,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因为比坐在前面的女孩子要高出一个头,应该个子是比较高的,宽宽的肩膀,身材又壮实,一身鼓鼓囊囊的肌肉将身上穿的黑色棉衣撑得十分饱满,长方脸,浓眉大眼的,到是长了一副好面孔,在现代,光是凭着这一副长相,就不愁没有饭吃。

  

  走到最后的那个汉子,看坐在马上的上半身,个子估计也就在小日本里面算个平均,长得也瘦瘦小小的,如同个猴子一样,四处张望着不说,骑术也十分不错,缰绳都不用,就靠着双脚就控制着胯下的马匹前进着,两只手则拿着在握柄后倒装了木质枪盒,转变为一把可以抵肩射击的卡宾枪的盒子炮。看情况在这个“秧子房”也就是专门干绑票的土匪队伍就是个花色子,也就是专门打探情况,和给绑票的人家通风吹气,周旋赎金的人。之所以得出这么个结论,是因为陈一鸣这么一番观察,基本可以得出,被绑着的女子跟这几个人是没有啥亲属关系的了,这样下来,根据他在南非闲暇时看的研究国内清末民国时期土匪绑架的书中介绍的情况来看,这就是个专门干绑票索要赎金的秧子房了。

  

  双方就这样相互戒备着,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就算是有着呼呼的风声,陈一鸣也能清楚的听到马的喘气声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这么近的距离开火,对双方来说,肯定都不是个好主意,因为距离近了,那瞄都不用瞄,直接一梭子扫过去,就能打中对方,一般情况下,只要是个正常人,一般都不会干这傻事的。但事情往往并不像你期望的方向发展,如果你不像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健壮平头汉子,显然就不希望事情向双方都希望的方向发展,但他非但不傻,还有些小算计,那就是他前面有个挡子弹的,没死好说,分点钱给他就是,如果死了的话更好,自己可以多拿一份钱,所以……

  

  哒!哒!哒!

  

  砰!砰!

  

  哒!哒!哒!……

  

  一阵突然响起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枪声,打破了这夜晚的沉静,也打破了双方本就是手榴弹的弦,一拉就爆的默契。

  

  “大哥,这就这小子一个人,干掉他,我们就……。”

  

  柳大山,也就是这个秧子房的掌柜一听见枪响,就知道坏事了。虽然作为秧子房的掌柜,老练成熟许多的他否决了手下二虎,也就是那个健壮平头汉子顺手再干一票的提议,但毕竟是刚从绑票家里将人给绑了出来,做贼心虚,是一个人的本能反应,所以他是一直在警戒着陈一鸣的,怕他周围还安排了人,想黑吃黑,只要己方一靠近,就暴起发难。但借着月光,见双方直到已经相距只有五六米的时候,对方虽然也是枪不松手,但枪口朝下,并没有指向己方后,心也有些落地了。自己这边虽然有四个人,但先不说这两边林子里还有对方的人手不,就是对方手里那手提机关枪一弹匣下来,自己这几人估计是免不了要见点血了,而且从对方那小心谨慎的只是站在路边,顺势一滚,就可以窜进灌木丛里来看,对方一定是个老手。

  

  而随之响起的枪声就很好的证明了柳大山的想法。在二虎距离陈一鸣也就四五米的时候,借着洒遍树林的月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后,抱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想法,提起握在左手,保险已经打开,食指已经放在扳机上的盒子炮,悄悄举向陈一鸣的时候,陈一鸣已经从全景式微光夜视仪那可达到120度的观察角度中清楚的看见了他那自以为做得隐蔽的一举一动了,清楚这是没法按自己原先的计划进行下去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看见了对方的小动作后,陈一鸣可没有什么不开第一枪的自虐想法,果断出手,一击必杀,才是陈一鸣的个性。所以瞧见那平头汉子的小动作后,抬枪瞄准射击三部曲,早已经成为肌肉记忆的陈一鸣凭着自己戴着微光夜视仪和改装过的AK机闸顶上皮轨挂着的红点光纤助瞄,哒!哒!哒!一气呵成的打出两个短点射。

  

  枪响人倒,陈一鸣迅速举枪瞄准打出两个短点射后,走在前面的胖子和趁着陈一鸣先是开枪射击挡住了自己大半个身子的胖子而胡乱开出一枪的平头汉子,当即胸口被7.62毫米中间威力步枪弹被开出几道血洞,命丧当场,扑倒在马背上,而受惊的马儿刚想向前奔驰,但还没将速度提起来,就被陈一鸣以防万一留下的后手,几根伞绳做成的绊马索给挡了下来,今天遇到这么古怪的事情,让陈一鸣不得不往最坏的地步做打算,如果对方是什么好人的话,到时他提醒一下对方就是了,反正他要先拦下来问一下路的。

  

  击毙打头两人后,陈一鸣也没停留,立即俯身卧倒,向一旁的灌木丛快速爬过去,利用高大的灌木丛掩护自己,就在他快速爬开后,本就高度紧张,时刻准备射击的为首汉子和花色子顿时将手中盒子炮的子弹倾泻到了他刚刚站立开枪的地方,打得草屑泥土直飞。

  

  陈一鸣犀利的枪法和果断的出手显然把两人有些吓住了,一时间虽然枪打得是挺热闹,把陈一鸣搞得是根本不敢起身反击,但却没有一人敢冲过来,连马都没敢下。不过两人也不看下自己手里拿的是什么枪,俗称盒子炮的毛瑟军用手枪,就算弹匣供弹的全自动型号,也不过20发子弹的最大容弹量,何况陈一鸣从枪声上判断出来,剩下两人手里,也就那个握柄后倒装了木质枪盒的花色子手里那支盒子炮应该是全自动型号,为首汉子手里那支则不是,这样加起来就三十发子弹的火力,哪里经得起两人这样挥霍,很快,枪声就停了下来。

  

  但陈一鸣就算是穿着防弹衣,可也不敢去试探下两人是真没弹了还是假没弹,真没弹了还好说,要是装着没弹的假没弹,这不就是去撞枪眼吗!抗战时那些将同样只有二十发弹匣容弹量的捷克式机枪玩得出神入化的机枪手可没少用这一屡试不爽的绝招招呼小鬼子,但这样僵持下去可不是陈一鸣的本色,站起来不敢,我五体投地还是可以的。

  

  别忘了陈一鸣可是戴着夜视仪的,十多米外的距离,对方看不清楚,而陈一鸣却是可以看得十分清楚的,所以陈一鸣在地上匍匐前进一段距离后,抬起头来迅速观察了一下,发现对方两人应该是换完了弹药,估计也看到了前面被拦住的两匹马,知道前面有绊马索,强闯是过不去的,已经是下了马,持枪交替掩护着,慢慢向陈一鸣这边靠近过来,这也让陈一鸣心中一喜,下马他可不怕,反而让自己可以不会误伤那个女孩了。

  

  陈一鸣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之后,又是快速的瞄准射击,哒!哒!哒!一个短点射首先将距离陈一鸣最近的为首汉子大腿击中,跪倒在地,然后迅速又是一个点射,将那个在为首汉子被击中后,紧张之余将子弹全部洒在了树林里面的那个身材矮小的花色子胸部区域给来上了个短点射。

  

  一时间,呼啸的风声似乎都被大腿动脉被打穿,血流如注的高大为首汉子和肚破肠烂但尚未断气的矮小花色子的惨叫声给掩盖了下去,但虽然对方几乎已经不再构成威胁,可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是他那个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大伯在他参军时反复给他讲过的,他在南非这些年更是铭记于心,所以……

  

  再给两人头上补了一枪,彻底了结两人,陈一鸣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在透过路旁浓密而高大的青草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会儿,见被击中的四人没有丝毫动静后,才放下那颗始终吊着的心,走出了掩护的灌木丛。

  

  看着这四个被自己杀死的家伙,虽然这不是陈一鸣第一次杀人,但陈一鸣还是感觉胃里阵阵胃酸翻涌,他强忍住心里想吐的感觉,走到了那个掌柜的身边开始将他身上的棉衣给脱下来,穿在自己身上,让自己身体暖和起来,刚才经过这么一场战斗,陈一鸣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如果不保暖的话,在这天气里呆一会儿,在强壮的身体,也会感冒的。

  

  在把这几具尸体几乎给扒了溜光后,陈一鸣确信起来,这的确不是自己本来的世界了,这几个家伙身上穿的土布衣服,可不是现代那些穿的光鲜亮丽的民国剧能搞来的,这可真的是完完全全的手工艺品,再说陈一鸣也不信有啥人恶作剧有本事,能把他从万里之外的南非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回国来,真当共产主义的专政铁拳是吃素的,边防武警是摆设啊!也不想想,为啥身为发达国家的欧美国家恐怖爆炸袭击连绵不断,而在中国暴恐分子想搞个大新闻都只能拿刀了。

  

  而从哪个命不好,纯粹是做了冤死鬼的胖子身上找到的一件东西,更是验证了陈一鸣这的确不是21世纪的想法,这东西是是支枪,一支土造的“单打一”,粗糙的铁片与枪管,清晰可见的敲击锻打痕迹,凶残的铆钉,勉强成形的握把,残酷的告诉了陈一鸣,它也是一件地地道道的手工艺品。

  

  可以想见制造者已经倾尽了匠心,利用手工和简易机械,好几个人合力,花费好几天时间才做成。对于土造手枪而言,材料不够、厚度来凑是常见的情形,如果用料不扎实,就会有炸膛的危险,而这样的“扎实”,后果就是这支手枪重量非常惊人。其操作方式很简单,但是绝对不方便,掀起卡扣、打开撅把、装入子弹、合上撅把扣锁扣、扳动击锤、击发、掀起卡扣、小心地打开撅把、退壳(发射后枪管会很烫)……

  

  但现代中国哪个SB真要是秉着纯手工制造的想法,造这种枪出来,就真的是SB了,费时费力不说,还要遇到个同样是SB的人,才能卖出去,所以这种纯手工制造手枪,根本不会出现在现代,只会存在于历史当中,出现在那烽火动荡,又没有工业基础的混乱时期。

  

  “叮!”

  

  突然之间,陈一鸣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屏幕,一个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屏幕,这TM的不是老子车上那笔记本电脑的开机屏幕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难道是夜视仪出现了问题?

  

  陈一鸣拿开了夜视仪后,发现屏幕还是在自己的眼前,这TM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欢迎进入《苏维埃英雄》,恭喜指挥员同志击杀四名土匪,获得积分40点,开启游戏,获得初始积分1000点……”一个机械的声音如同隔空传音一般进入了陈一鸣的耳朵里。

  

  “你,你是什么?”就是刚刚杀死了四名土匪都没有害怕的陈一鸣听到这个声音和眼前这个不知为啥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界面,都紧张害怕起来,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恐惧的。

  

  “《苏维埃英雄》助理程序,很高兴为您服务。”那个机械的声音回答道,陈一鸣听了不由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出现的那个虚拟屏幕,伸手在眼前晃了晃,摸不到任何东西。

  

  仔细一看眼前这个屏幕,屏幕最上方是一行显目大字——《苏维埃英雄》。

  

  而下面有两个大系统栏,分别是积分兑换商店和现金兑换商店。

  

  右下角还有显示时间,陈一鸣一看那时间,竟然是1937年1月7曰,这顿时让陈一鸣差点晕了过去,这TM的可真是穿越了。

  

  过了一会儿,陈一鸣恢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后,好奇的想先点开那个现金兑换商店,看看这个现金兑换商店是个什么样子,难道是用卢布兑换?但发现这图标是灰色的,点不开。于是就只好点开那个积分兑换商店,略施尝试了一下,很快在那个《苏维埃英雄》助理程序的帮助下,掌握了操作方法,靠意念就能操作眼前这个莫名其妙降临的《苏维埃英雄》系统,而那个死板程序的声音也是直接传到陈一鸣脑海里的,外人无法听见。

  

  点开积分兑换商店后,陈一鸣发现这里面还有武器装备、工业生产、后勤补给、医疗卫生好几个分支。

  

  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陈一鸣肯定首先点开了武器装备这一行,这一点开,陈一鸣发现这里面可以兑换的东西多到可以说数不清,不过让陈一鸣有些失望的是,这些武器装备全都是些前苏联红军在二战时期装备生产的,在现代全都是些老古董了。但陈一鸣很快就发现了,这积分兑换商店里可以兑换的东西全是二战苏联货不说,最重要的是里面最重的东西的居然只有坑爹的二百五十公斤,而且这兑换系统的兑换标准也是以公斤计算的,兑换标准是一兑换点兑换一公斤物资。

  

  陈一鸣开始还不觉得这最大重量的限制有啥,但接下来陈一鸣往下一扫,简直气炸了,觉得这TM的最重兑换重量的限制简直太坑爹,比如说,这这积分兑换商店里,陈一鸣在弹药一行就发现了有着“斯大林之锤”之称的B-4型203毫米榴弹炮的炮弹、250公斤航空炸弹、M43型7.62*39中间威力步枪弹这些东西,但陈一鸣除了发现有可以使用7.62毫米中间威力步枪弹的SKS初期型号外,203毫米B-4榴弹炮的炮弹和250公斤航空炸弹这些玩意全是能看不能用的摆设。

  

  将积分兑换系统大致浏览一遍后,陈一鸣开始研究起这个系统为啥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了,而自己也为什么会穿越到1937年了。

  

  “这个《苏维埃英雄》兑换平台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陈一鸣对那个说话死板板的平台主力程序问道,只听平台助力系统回答道:“未知。”

  

  “那我为什么会回到1937年?”

  

  “未知。”

  

  两个未知听得陈一鸣都快要吐血数升了,但想到那个现金兑换商店估计有更大的作用,于是打起希望问道:“那那个现金兑换商店为啥点不开?”

  

  “指挥员同志权限不足,暂时无法打开。”依旧是死板得如同寒冰一样的声音,但好歹让陈一鸣看到点希望,于是打起精神问道:“那需要什么权限?”

  

  “未知。”

  

  这可真的让陈一鸣一口二十八年的陈年老痰吐了出来,这真未知!

  

  不过陈一鸣很快便激动了起来,将所有沮丧和彷徨都抛诸脑后。

  

  1937年啊!

  

  艰苦卓绝的八年全面抗战,马上就要爆发了,自己手里这个系统虽然有些坑爹,但里面的好些东西也是先进现在好几年的啊!而自己用这个兑换系统,能否做出一番事业以改变那艰苦卓绝的局面呢?

  

  陈一鸣本身就是一个愤青,不过愤青在这个年代的叫法却是爱国青年,之后变成激进青年,再后来才变成愤青的。

  

  作为一个爱国青年,陈一鸣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利用手上的这个兑换平台,改变民族的命运……

2

第三章:金手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