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六章:民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民兵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13 17:38:52

熟悉中国近代历史的陈一鸣知道,自清末以来,中国社会一直处于剧烈的动荡不安之中,各地匪祸纷起,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的苦难。各省匪患深重,尤以经历过甲午战争和曰俄战争的东北地区和闹过义和团的直隶山东,以及豫西、湘西两大山区为烈,西北地区因地处偏僻,军阀混战,灾荒不断,匪情也很严重。

  

  但处于晋冀交通要道的涞源匪患也不轻,尤其以兵匪为最,民国十五年(1926年),直系、奉系及阎锡山的晋军等新旧军阀,为了争夺地盘,不时进行混战。这年2月,晋军孙长胜部窜入涞源县城,抢走县公署田赋款银元两箱,随后直系魏益山部与晋军在蔚县作战失败退入涞源境内,一路逼粮逼草,大肆抢掠,百姓不堪其扰。民国十七年(1928年),奉军谭庆林部闯入涞源,又是一番大肆掠夺,搞得人心恐惶,社会秩序混乱不堪。民国十八年(1929年),奉军一部过境到山西平型关攻打晋军,一路见人就抓,见驴骡就牵,甚至连老百胜的鞋都要抢走,闹得鸡犬不宁,乌烟瘴气。民国二十二年(1933)7月,溃兵刘桂堂匪徒从阜平窜入涞源,沿途疯狂地抢掠、奸淫,所经之处,百姓逃散,村舍皆空,生灵涂炭,刘匪后北窜,9月复返,再行抢掠、奸淫,南去。刘匪过后,全县瘟疫大作,死亡甚众。刘匪窜走后,白凤祥匪徒随之而来,名曰剿匪,实则与刘匪如出一辙,有过之无不及,又是一番疯狂的抢掠,给涞源人民灾上加灾。百姓中盛传痛斥匪患的民谣“前头走的刘桂堂,后头紧跟白凤祥,一把耙子耙不完,一张梳子梳个光”!可见人民深受匪患之苦。

  

  “匪患如此严重,姚伯父,村里咋没想到要结寨自保呢!我刚才一路行来,发现村里青壮也算不少,村里还有演武场,完全可以将这些青壮组织起来,保卫乡梓啊!“陈一鸣面带好奇的问道,这个问题关乎他接下来的计划。

  

  “唉,贤侄有所不知,村里这些青壮们虽然也练些庄稼把式,但现在这个世道,功夫练得再好,也顶不住一颗子弹,只是防些没枪的小毛贼吧了,至于那些人多势众,又有洋枪的悍匪,村子里也就只有破财免灾了。”姚云山叹气道。

  

  “那村子里没有枪吗?”

  

  “有倒是有几支,但寥寥几支没有什么子弹的枪,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拿出来反而招祸。”说着姚云山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眉头皱得更深了。

  

  陈一鸣想了想,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说道:“姚伯父,小子有些话,不知有些当讲不当讲?”

  

  姚云山叹了口气说道:“贤侄有话请直说就是。”

  

  听了姚云山的话后,陈一鸣也就不摆谱了,说道:“好,那我就说了。如果这次绑架小妹的真是老炭口的土匪,那他们下山绑票,山上肯定是有人知道的,小子这次杀了他们四个人,他们久了不见下山的人回来,肯定会认为是在村子里着了道了,再说我不信,村子里五六百号人,这土匪就没有个“内盘”,姚伯父,你说这座山雕死了兄弟,会善罢甘休吗?”

  

  听了陈一鸣的话后,姚云山一张老脸拉得很长,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一定有斗争,他姚云山做得再好,但他又不是财神,不可能做到人人喜欢。他女儿被人救回来这事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不可能不传到座山雕耳朵里。而且他也听出了陈一鸣的意思,座山雕作为大当家,如果手下兄弟死了,他不报仇的话,他这大哥就不好当了,所以……

  

  “这!这!这到时候,怕是只有破财免灾了。”姚云山磕巴了半天,说出个他自己都不信的话来。

  

  “这种需要杀人立威的情况,姚伯父觉得能破财免灾?“对于姚云山有这种天真的想法,陈一鸣也有些无奈了。

  

  “那贤侄可有什么办法让老朽一家躲过这一劫,到是老朽一定铭记于心,永生不忘贤侄的大恩大德。”说着,姚云山突然走到陈一鸣前面,要跪下来恳求陈一鸣。

  

  “使不得!使不得!伯父赶快起来说话,放心,我一定想办法保村子平安。”陈一鸣一把拉住要跪下来的姚云山,说道。

  

  姚云山在陈一鸣的搀扶下,又重新坐了下来,唉声叹气了一番后,对着陈一鸣说道:“不瞒贤侄,自从六年前老朽的大儿子在北大营殉国后,老朽就剩下春燕这么一个独女了,平时难免娇惯了一些,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就拜托贤侄了,这孩子以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一鸣多多包涵。”

  

  这番话如同一个炸雷在陈一鸣的耳边炸响,这姚云山这番话是算是打算把女儿嫁给自己吗?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在上,老子在21世纪做了二十八年的单身汪,居然穿越来的第二天,就有人要把闺女嫁给我,这算不算是穿越福利啊?如果算是的话,这要是在现代种花家开个穿越店铺,哪怕是单程票,也分分钟就能成亿万富翁啊!什么百什么的、有什么的、佳什么的,统统都是垃圾,它们能让你在古代三妻四妾吗?他们能让你一块镜子、一块机械手表、甚至一个一块钱的一次性打火机就娶到貌美如花、温柔娴淑的妻子吗?不能!但陈一鸣他现在……

  

  也不能,他自己到是穿越了,可惜没找到也可以让其他人也穿越的方法,只能让那些在现代苦等穿越的小伙伴们洗洗睡吧!说不定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了呢!

  

  “爹,你说些什么呢!女儿要陪你们一辈子的!”回到家里,被昨晚的事情弄得狼狈不堪的姚春燕就跟着她娘回屋了,现在洗了澡,换了新衣服,梳了头出来,小脸蛋不知是洗澡热的还是怎么的,弄得红扑扑的,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听了她爹的话后,扑倒姚云山身上哭着说道。

  

  “伯父、小妹,说句不当听的话,你们就愿意像牲口一样,任由那些土匪宰割,毫不反抗?”对于抱头痛哭的父女俩,陈一鸣大声问道。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既没人,又没枪的,不跑,难道真留在这儿等死吗?”这时把马牵去喂养的王平,也就是老王的儿子,走进了屋子里大声对着陈一鸣说道,门口还有一些过来帮忙的汉子和妇女们,这在农村里也算是一种不成例的习惯了,那家要办红白喜事,整个村子都要齐动员,家里有多的桌子凳子的,出桌子凳子,家里有空余房间的,就腾出来,让远道而来的亲戚住宿,都没有的话,就过来帮忙出下力。

  

  “村子里上百号青壮,你告诉我没人,也不怕笑掉了大牙,至于枪,你们没有,我有。”陈一鸣指着门外的十多个青壮汉子,对着这个还是个少年的小伙子笑着说道,初生牛犊不怕虎,越是小孩子,越容易鼓动起来和恶势力做斗争。

  

  “就你那几支枪,能起什么作用,那些土匪手里可是有机关枪的。”少年不服气的说道,在他心里,眼前这个人虽然救了大姐姐,但现在惹得大姐姐在这儿哭,就是眼前这人的错。

  

  “谁说我就只有几支枪的,我今晚上就能搞来几十条枪。”如果没有那兑换系统,陈一鸣还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但现在有了那兑换系统嘛!陈一鸣只想说,几十条枪,洒洒水拉。

  

  “贤侄,你真能搞来几十条洋枪?”正安慰闺女的姚云山一听陈一鸣这么说,顿时惊讶的站起来说道。

  

  “实不相瞒,伯父,我本来是和一个兄弟一起开车拉着一批军火,到绥远傅作义将军那儿参军打鬼子的,但不巧的是,走到半路,发现车子油箱漏油,剩下的油只够空车返回北平,于是我和他就将军火卸了下来,让他开车回北平修理车子加油,而我则守着军火等他回来,这才遇见了绑架小妹的匪人的。但现在土匪猖獗,危害乡里,所以我决定拿出这批武器组建民团来保卫乡里,剿灭土匪。只是不知村子里的兄弟们是愿意站出来和土匪堂堂正正的干一场,保卫自己的家人不被欺辱,保卫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保卫自己的村子不被土匪糟蹋呢!还是跪在那儿,看着自己的粮食被抢,妻女姐妹被土匪奸淫,屋子被放上一把火,然后在伸长了脖子等土匪的刀砍下来,做个无头鬼。”

  

  这些都是身关村民们的切身利益的,就算是傻子,也不会让人将自己一年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给人抢去的。而且门口这些汉子都是练过几下子的,练武之人,多半都是些血性汉子,谁会待在那儿看着自己妻女姐妹被土匪奸淫,屋子被放上一把火,然后在伸长了脖子等土匪的刀砍下来。

  

  陈一鸣那番话一说完,不知何时已经围满了人的门外,顿时响起一片喧嚣声。

  

  “驴球子的,老子这些年也算是忍够了,陈大哥只要你发一支枪,俺王继山就跟这些驴球子的干到底。”

  

  “就是,俺们王家村的汉子怕过谁,干他娘的。”

  

  “姚先生回来这些年,教俺们孩子读书识字,就收了个书本费。现在姚先生家里遭了难,我们不管不顾,那还是人吗?”

  

  虽然有这些热血汉子,但院子里也有不少人心存疑虑。这年头世道混乱的,枪是什么,枪就是王道,就是法律,就是钱,是硬通货。有了枪就可以称王称霸,为所欲为,这姓陈的看着也不像是傻子啊!他会拿出这么多枪来,别是忽悠咱们吧!

  

  所以这时一个一眼看去就与其他面色黝黑、手脚粗大的汉子不同的白净圆脸汉子就站出来问道:“你说得好听,几十条枪放在野地里谁信,要我们和土匪干,你现在就带着我们去把枪取来,让我们开开眼,不然就别黏黏糊糊的在这儿糊弄大家伙了。”

  

  陈一鸣早知道会这样了,无产阶级虽然天生就具有革命性,但党内无党,帝王思想;派内无派,千奇百怪。不免混入一些老鼠屎,这就是流氓无产者,马克思、恩格斯早年在其著作《共产党宣言》中对“流氓无产阶级”一词,曾作如下解释:“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有时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

  

  所以他打算趁这些人的愿,现在就带他们去昨晚他穿越的地方,装作枪在哪儿,把枪给取回来,争取在年前这段农闲时间里,尽快训练出来,具备一定的战斗力。

  

  

3

第六章:民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