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七章:座山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座山雕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13 17:39:01

门外这么多汉子,肯定是不能一起去的,座山雕既然能在官府的几次围剿下存活下来不说,还屡次打败围剿的保安队,自然不是个聋子瞎子,所以人多势众,也就代表着树大招风,陈一鸣可不希望这队伍还没拉起来,就星星之火也还没燎原,就没了下文了。

  

  再说陈一鸣也不打算要多少人,按他的想法,兵不在多,在于精,先期训练一个排的兵力出来就可以了,再多不说他管不管得过来,也训练不出来。

  

  他观察了一下院子里的汉子,发现这些人里面虽然大多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但也确实有一些面色比旁边那些妇女都白皙,站在那儿不时东张西望的,又相互在那儿扎堆,看见他一脸严肃的拿着枪,也不介意惧怕的人。

  

  这种看似胆子大,面对故意做出一脸杀气,提着枪的陈一鸣都不害怕的人,陈一鸣是坚决不要的,因为这种看似聪明伶俐,胆子大的人,是最善于趋利避害的。他们清楚的知道,这时候的陈一鸣不会对他们做什么的,不然陈一鸣在这儿就呆不下去,帮亲不帮理才是这时候绝大多数人的真实写照,这就算是到了几十年后也一样。

  

  因此他们面对一脸凶相的陈一鸣,非但不怕,反而有空闲说笑几句。但如果陈一鸣不打算待在这儿,他们摸不清楚陈一鸣是个什么打算,陈一鸣在做出这么一副样子的话,那这些人是缩得最快的人,反而这时候那些老实的庄稼汉子会觉得陈一鸣侮辱了他们,跟陈一鸣顶起来的。

  

  所以虽然革命军队是个大熔炉,但现在这个熔炉太小了,火力又不够猛,陈一鸣只好把这些锤炼摔打好了也是一个好兵的人放弃掉,因为这些光面伶俐的人一锤炼摔打不好,到了关键时刻第一个做逃兵的就是这些人。

  

  陈一鸣从这些人里面挑选了十个老实健壮、肤色黝黑、手脚粗大有老茧的人出来,然后让王平将那四匹马牵起,就准备趁早去走这么一趟,不然晚了,遇上座山雕派来侦查情况的土匪怎么办。

  

  而他自己则走进屋里,将自己的作战包给拿了起来,昨晚他从哪四个土匪身上缴获了三支七八成新的盒子炮和一百多发7.63毛瑟手枪弹,以及一些大洋零钱后,他一股脑的全塞在了里面,现在他打算拿出来,分给刚才姚云山悄悄给他提示过,可以信赖的三个人手里。

  

  拿起枪检查了一番,发现枪机运动自如,没有什么问题后,陈一鸣走出了屋外,来到了那十名汉子旁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群投射来的异样目光,面带微笑着将三支“盒子炮”和配套的木匣交给了那三人,同时说道

  

  “这一路上,我也不知道会不会遇上土匪,所以既然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去,那我们现在就是战友兄弟,现在我将这几支枪交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好好的对待他们。”

  

  “放心吧!陈大哥。俺绝对像对待婆娘一样,对待这家伙的,哈哈!”王继山笑着大声说道。

  

  “嗯,那就好,平子,过来,你也拿上一把吧!”陈一鸣转头看见,牵着四匹马出来了的王平正看着那三人手里拿着的盒子炮,羡慕得直流口水。想了想,迅速调出兑换系统那界面,从里面兑换出了一把毛瑟M1921便携型手枪和50发子弹给他。

  

  这种毛瑟M1921便携型手枪是一战结束后,《凡尔赛条约》规定德国生产的手枪枪管长度不能超过4英寸,所以在整个20年代,毛瑟兵工厂生产的盒子炮都是这种枪管长4英寸的M1921型,一般又被称为Bolo型,意思是便携式。Bolo型使用7.63mm子弹,曾经被多个国家,包括波兰和苏联采用过,当然,在20年代,Bolo型也是中国唯一能买到的毛瑟新枪。由于枪管较短,国内常常称之为“二把盒子”或“三把盒子”,取决于“头把盒子”指7寸还是5.5寸。

  

  王平把这把崭新的便携型驳壳枪拿到手里后,顿时收获了一票一旁围观的少年们羡慕得眼睛发红的眼光,要是这些少年会隔空移物或者眼光能杀人的话,手里拿着那把新枪翻来覆去看的王平早就不是手里的枪没了,就是死了千儿八百回了。

  

  看着一脸欣喜,正拿着枪四处瞄准的几人,陈一鸣突然觉得自己这么早就把枪弹发下去有些急切了,这些人明显没有摸过枪,万一敌人没打着,反而伤着了自己怎么办,但现在也不好收回来,于是急忙提醒道:“枪乃凶物,千万别没事对着人,现在我们边走,我边教会你们如何开枪吧!”

  

  虽然王家村距离陈一鸣穿越的地方有接近十里地,但好在很长一截路都是易县到涞源的公路,并不难走,一路上十二人四匹马,到也走得顺利。不过陈一鸣也没放过这么好的行军训练机会,在对十人大致了解了一番情况后,陈一鸣就让是猎户的姚石走在了前面,作为尖兵,而王继山打头,自己押尾,一路向目的地行去。

  

  虽然本来是没有必要搞这么一趟的,但陈一鸣实在想不出再如何弄出那么多枪支弹药了,所以只好做戏做全套,带着人,跑这么一趟了。

  

  “平子,从这条路到县城要走多久啊?”陈一鸣向作为他通信员的王平问道。

  

  “如果是走路的话,要走上一天呢!不过是骑马的话,就只要几个时辰。”一路上就把那驳壳枪没有放下来过的王平心不在焉的说道,他现在一心想着什么时候能打上两枪呢!

  

  “骑马!平子,你会骑马?”陈一鸣惊喜的问道,如果身边就有人会骑马的话,那他学习骑术就方便多了。

  

  “我当然会了,俺爹可是个老把式,从小他就教我骑马,大少爷的骑术就是他教的。”说起大少爷,王平情绪开始低落下去了。

  

  “你们大少爷是为国捐躯的英雄,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虽然牺牲在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场上,但他会一直活在我们心中的……”

  

  陈一鸣本还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这个情绪突然低落起来的小子的,但突然从前方传来四声有规律的鸟叫声,这是陈一鸣他们跟姚石约好的信号,代表着前方有四个可疑人物。

  

  陈一鸣赶紧叫王继山和另一个拿着枪叫姚南飞的汉子带着人到路旁,枪上膛,保险不要打开的隐蔽起来。而四匹马目标太大,不好隐蔽,于是陈一鸣就带着王平牵着马继续在路上走着。

  

  很快,位于河谷中间的公路弯道上就冲过来了四匹马,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四名精壮汉子当即就发现了在公路上的陈一鸣两人和四匹马,马速迅速降为慢跑,显然骑术十分了得,戒备得很。

  

  领头汉子大声喊道:“我们是保安队的,你们是什么人?”

  

  陈一鸣也不清楚这几个人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保安队的,所以面带疑惑的看向一旁的王平,只见王平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是不是,但保安队的人都是黑衣,大檐帽上有白边的。”

  

  瞬间转了好几个念头,但陈一鸣在不知道对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也不能排除对方是穿便衣的保安队,于是让王平用本地话回应道:“赶路的,几位老总。”

  

  由于双方都在相向移动,很快就近了,看着陈一鸣身上穿的皮衣皮裤,的确是一副富家公子带着跟班赶路的模样,陌生汉子明显松了一口气。

  

  事后陈一鸣知道是他现在这身衣服起了很大的迷惑作用,心里也很是感谢了一把这时候苏联的坦克兵军装设计师,因为他们居然奢侈的为坦克兵配备了皮制上衣和皮裤,这东西一拆掉领章后,完全看不出是件军装,还十分保暖。

  

  但双方依然相互盯视着对方,也没有再继续说话,在公路两侧擦肩而过。不过对方四人经过的时候,陈一鸣发现这四人跟自己一样,都是身背长枪,腰跨手枪的,这让陈一鸣更是怀疑了,一个县里的保安队这么有钱?能做到一人双枪?

  

  疑惑间,双方已经错开了四十多米的距离。

  

  但突然间,陈一鸣发现那些人似乎在大声说着什么,刚提起的马速又降了下来,这让陈一鸣意识到不对了,赶紧把背在背上的AK步枪拿在了手里,刚一上手,陈一鸣看到似乎那四人已经有了定夺,正在拉缰绳。

  

  拉缰绳?虽然不会骑马,但在现代那么多电影电视剧的熏陶下,陈一鸣还是知道这是急停或者要调转马头的动作,所以立即把保险给打开了。

  

  距离虽然已经相隔四十多米了,但眼睛并不近视的陈一鸣顿时发现那四人一边在调转马头,一边已经将别在腰间的手枪掏出来了,陈一鸣明白不管对方是不是保安队的人,今天这是不能善了,于是一边对着旁边还没反应过来的王平大声喊着:“卧倒隐蔽。”一边立即举枪瞄准击发一气呵成。

  

  处于马队中间位置,正在调转马头的为首汉子,顿时胸部中枪,从马上给摔了下来,看到有同伴中枪倒地,其他三人顿时也不再骑在马上调头了,而是动作熟练的从马上跳了下来,顺势一个翻滚,就滚向了路边的灌木丛里面。

  

  这让陈一鸣心头一紧,就这动作,完全就是长期练过的老手才能做到,看来是碰上硬茬子了。

  

  不过那三个汉子虽然动作熟练,一下子的就翻滚进了路旁的灌木丛里面。但别忘了,刚刚姚石一发出信号,陈一鸣就叫王继山和姚南飞带着七个人隐蔽到了路旁,虽然这九个人里只有王继山和姚南飞手里有把刚学会如何使用的驳壳枪,其他七个汉子手里都只有一根扁担和准备捆扎枪械的绳子。

  

  可这种情况下,需要很精确的射击吗?光是一顿乱枪打去,再加上几个汉子一吆喝,就把两个人给吓出了路旁的灌木丛,至于还有一个人呢!则不幸的被刚学会开枪的王继山和姚南飞,不知是那个给一枪打在脑袋上,让脑汁飞了。

  

  看见那三个汉子滚向的地方,陈一鸣就知道,这三个家伙肯定马上就会跑出来的,于是一直瞄准着那儿,果不其然,没有半分钟,随着一阵子弹不要钱的枪响,三个家伙一个脑袋开花,两个运气好的就窜了出来。

  

  虽然还不清楚这几个汉子的身份,但不管他们是保安队还是土匪,陈一鸣都已经对他们判了死刑,因为现在王家村经不起强大敌人的进攻。

  

  调整枪口,扣动扳机,顺着枪支的节奏感,陈一鸣迅速打出了一个短点射,立刻将离他最近的一名汉子,直接把脖子给打掉半边,栽倒在地上。

  

  而正当陈一鸣把枪口掉向另一个的时候,陈一鸣发现这个汉子想必是将逃命这个技能点点满了,下马的时候就将背上那支碍事的长枪给扔掉了,行动起来很是迅速,趁着刚才陈一鸣解决另一个同伴的时候,几个翻滚就滚到了距离陈一鸣最远那匹马前,然后趁着后面有着几匹马挡住了陈一鸣的视线,迅速侧挂在马上就向着陈一鸣他们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面对这种一心逃跑的人,陈一鸣尽管立刻起身追赶。可两条腿的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王平到是会骑,可陈一鸣又不敢让他去追这种老油条,只能望马兴叹的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在路弯处。

  

  站在三具已然气息全无的尸体旁,陈一鸣觉得,他穿越后似乎变得冷血了。面对这三具尸体的时候,他竟然没一丝愧疚跟恶心之意,反倒觉得对方杀死对方是理所应当的,再也没有昨晚的那种恶心感了。

  

  “陈大哥,这应该是座山雕的人,不是保安队的。”将三具尸体一一查看后,王平跑过来说道。

  

  “确定,你看这枪,这是东北兵工厂造的辽十三式步枪,上面有东北兵工厂的标记,和俺爹那支枪一模一样,而上次俺跟俺爹去县城的时候,俺爹看见保安队的人,说他们用的都是汉阳造,周围就座山雕因为是东北军的逃兵,有这枪的可能性大些,而且还有着手榴弹。”王平一边对陈一鸣说道,一边递给了他一支老式的栓动步枪和一枚木柄手榴弹。

  

  陈一鸣拿过王平手里的步枪看了看,发现在机匣上面确实是有一个东北兵工厂的印记,枪机那儿还有一个和三八大盖一样的防尘盖,拉开枪栓一看,加工也比较完美,工艺很好,打磨也不错,没有切削的痕迹,绝对不是土兵工厂造出来的。

  

  至于那枚木柄手榴弹,外形就比较粗糙了,看起来到是和此时中国流行的仿德国24式手榴弹有些相似,但陈一鸣一看就知道这外壳是用土法冶炼出来的生铁铸造出来的,还有些毛刺没有加工掉,完全就是和后来的边区造差不多的工艺水平。但拧开保护盖和木柄后,陈一鸣到是有点兴趣了,因为里面有雷管,这说明手榴弹的装药至少不是黑火药了,看来这是一枚和现在国内兵工厂一样,来料加工组装而成的产品,不过有着正规军火来源渠道的保安队是不会使用这还是有较大安全隐患的土兵工厂产品的,他们就是装备手榴弹,也至少是国内比较正规的兵工厂的产品,这又从另一方面证实了这几人不是保安队的人。

  

  从这三人身上都有两枚这种手榴弹看,估计很有可能就是座山雕自己在老炭口设立的土兵工厂制造出来的。看来这曾是东北军逃兵的座山雕雄心不小啊!不过陈一鸣现在更好奇的是王平的老爹是个什么人,为啥懂得这么多。

  

  而同时脑海里想起的“恭喜指挥员同志第一次指挥作战取得胜利,奖励100积分,和歼灭悍匪三名,奖励积分60。”的提示,也直接证实了王平说的话。

  

  想到东北胡子有仇必报的个性,陈一鸣也知道,这个胡子回山后,只要一调查清楚陈一鸣他们身份后,只怕会引来大批土匪报复,那么接下来,王家村就将面临被土匪洗劫的下场。

  

  而这个时候,让陈一鸣有点意外的是,和王继山他们一起的几个汉子却在王平和王继山、姚南飞三人把那三个土匪身体上用的东西给搜出来完后,来到那三具尸体前,将三人的衣服全部给脱了下来,然后将那三具光溜溜的尸体,抛到了山林地里面。

  

  这一切看得陈一鸣目瞪口呆的,这几个土匪生前再穷凶极恶,但现在人都死了,干嘛还要搞得这么……

  

  惊讶得陈一鸣都想不出如何形容这了,到是一旁的王继山似乎看出了陈一鸣的震惊,一脸平静的解释道:“其实也怪不得那几个兄弟,这年头日子难过,村还有穷的一家八口穿一条裤子的,他们既然都死了,那衣服留着也可惜,不论是扒了回家改一下给孩子穿,还是送人,都是好东西。

  

  而且把衣服扒了,然后一丢在林子里,只要入夜之后,就有饿了一冬的畜生闻着味过来把它们啃了,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进那些畜生的肚子里,也算死得其所。”

  

  得!敢情这位看上去,老实憨厚的汉子,也是个狠角色啊!不过,想想如今的年代,如果心不狠一点,想在这世上活下去,早晚都会被人给生吞活扒啰!

  

  而听到村子里居然有一家八口人穿一条裤子的,陈一鸣才真切的感受了这时候农村贫苦人民的艰辛,怪不得这时候的红军的口号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苦排第一位。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喊这口号的时候没啥感觉,今天听了王继山这一番话,陈一鸣才觉得苦到一定程度,真是可怕到毛骨悚然,现代人真是太幸福了!

4

第七章:座山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