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十二章:发现阴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发现阴谋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13 17:49:23

砰!

  

  砰!

  

  砰!

  

  第二天中午,老炭口山上的土匪崽子们刚吃过午饭,正准备该继续打牌耍钱的打牌耍钱,该被水香点去站岗放哨的,站岗放哨呢!

  

  突然从议事大厅前传来三声极为有规律的枪响,让在寨子里无所事事的土匪崽子们顿时都涌到了议事大厅前面的平地上,等待大当家的发号施令。

  

  这三声从议事大厅前传出的枪响是座山雕的立下的老规矩。意味着山寨有重大事情发生,需要出动大批人马,也有让全寨除去站岗放哨的人全部集合的意思。

  

  崽子们闹哄哄的集合起来后,有眼尖或者是站在前面的,顿时发现平地前面摆了一张按桌,上面有好几张牌位,而七当家的则满头鲜血的跪在按桌前,这奇怪的情景顿时让崽子们议论纷纷起来。

  

  “听说了吗?是因为秧子房的柳掌柜和打得好他们在山外被人插了,所以大当家的今天是要点起人马下山报仇呢!”一个消息灵通的崽子小声对着旁边的同伙说道。

  

  “那老七现在跪在地上,是怎么回事?”有人疑惑的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打得好他们就是昨天和老七下山查探秧子房的人为啥没回来时,路上遇见一个管直(枪法好)得可以百步穿杨的炮头,带着一帮小崽子给阴了的,最后只剩下老七一个人逃了回来。

  

  回来后,大当家震怒之下,让他带着两个管直的崽子去查探情况,谁知道居然又是一个人逃了回来,大当家的一怒之下,就把杯子砸在了他脑袋上了,后来让他给死去的兄弟们磕头赔罪,然后等下戴罪立功,为兄弟们报仇雪恨呢!”

  

  “呵,你小子,不愧是读过两天私塾的啊!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旁边有人调笑道。

  

  “别说了,大当家的来了。”见几人还欲再说,有相好的急忙提醒道。

  

  带着已经不完整的四梁八柱的座山雕来到按桌前,用他那一双鹰眼巡视了地下一遍后,对着下面的三百多崽子说道“兄弟们,江湖奔波,人老归天,这是人的天命。但妈了个巴子,王家村一帮泥腿子自以为有了几支快枪,也敢杀俺座山雕的兄弟。看来一段时间没出去见见血,这些泥腿子都忘了,俺座山雕也是会屠村的。传令下去,所有兄弟白天尽情玩耍,晚上早休息,明日天一亮,老三和军师在家看好老窝,其它兄弟都跟我下山杀人去。”

  

  “但事先说好了,今天怎么耍都不要紧,但明天砸窖时,谁要是到时候吃不住劲儿,可别怪俺的柴禾(子弹)没长眼睛!”

  

  座山雕说完之后,议事大厅的屋檐下的坐棚下,上午座山雕特意叫人下山请来的鼓乐班就开始吹起了《九条龙》。

  

  这是座山雕从关外带来的习惯,因为关外胡子起局,也就是组建土匪团伙时,拜的是十八罗汉,相传十八罗汉是他们的祖师爷。古时的上九流、中九流、下九流当中,没有“匪行”,但有佛主,而十八罗汉是佛道混合化身。因此在无论上下九流之中,“佛”都列为“一流”。当时流传的说法是:一流佛主,二流仙,三流皇帝,四流官,五流员外,六流客(客商),七烧(烧锅,意为手工艺人),八当(当铺),九庄田。

  

  而胡子们信仰“十八罗汉”佛祖,在他们眼中就是上九流中的上流,自然是可以抢劫自他而下的下流人物的。

  

  所以关外的胡子无论是办红白喜事,在请来鼓乐班时,头一通都要吹《九条龙》,据说十八罗汉外行,每两人骑一条龙,这九条金龙正好十八罗汉骑着,悲悲喜喜,变化自如。

  

  鼓乐班吹完后,座山雕点了三炷香,而其他土匪则齐刷刷的跪下,紧接着座山雕说道:“江湖奔波,人老归天。兄弟你走了,大伙来送你。等到明日俺们血洗了王家村后,再来祭奠诸位兄弟!”

  

  说完将三炷香插在了灵位面前的香炉里,而旁边一个小崽子急忙来到按桌下开始烧纸。

  

  座山雕在昨晚查探王家村的老七回去报告了情况后,接着上午的时候王兴志派去的胡炮头又到了老炭口,带去了王家村的具体情况和陈一鸣的来历,以及民兵队的人员素质及装备情况,本来听到胡炮头说民兵队装备了好几十支快枪,还有几挺机关枪的时候,座山雕还有些犹豫要不到真的给手下报仇。毕竟虽然老炭口现在发展到了五百多人,但其实老炭口匪众更像是一个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很多人都是他打出了名声后,靠窖过来的,现在座山雕的实力强是大股东,但实力一旦削弱,那么他这个大股东就当不稳当了,随时面临着散伙的局面。

  

  所以座山雕这个大掌柜的位置也不是那么好坐的,一切行事都需要小心翼翼,既要让团伙里的人得到利益,又不能让团伙损失过大,不然不是阴沟里翻了船,就是团队散伙,他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但座山雕一听王家村的民兵队昨天才成立起来,许多人连开枪都不会,顿时兴奋了起来,几十条快枪和好几挺机关枪,这可是一块大肥肉啊!

  

  但为人多疑的座山雕不可能因为胡炮头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了王兴志,为了保险起见于是提出王兴志必须将他的独子王家福送到老炭口来作为质子,同时在他率领队伍进攻的时候,王兴志要排人从背后袭击民兵队,或者一切免谈。为了这,座山雕才将队伍的出发时间延后了一天,看看王兴志是不是真心和他合作。

  

  在座山雕做好了下山报复的准备的同时。王家村这边陈一鸣同样也在为他的到来做准备,今天早上除了将昨天挑选出来的四十五人重新编组成一个由三个十二人制的步兵班和一个九人制的机枪班组成的步兵排外。还将村里其他愿意参加抵抗土匪的青壮汉子编组成民兵队,让他们拿着这几天缴获的武器和家里的猎枪、大刀、梭镖在村子里作为预备队,同时防止有宵小趁着大部队在村外作战时在村内作乱。而后又将一些青年妇女也组织起来,以村里的那个赤脚郎中为首,成立担架队,负责救护受伤的战士。

  

  村外昨天挖掘的地窝子也通过交通壕连接了起来,同时通向村内,这样只要敌人没有迫击炮,队伍就能很大程度上减小伤亡。

  

  而面对枪法不行的民兵排战士们,陈一鸣除了拿出一批弹药来让民兵们练习枪法外,则将训练的民兵们的步枪都调成一个固定位置,然后让民兵战士们不在调整瞄准标尺,只需要“标尺三瞄下沿”组成排枪射击就成。

  

  这种方法的意思是把标尺定在三百米上,射击时瞄准人体的腰部,则只要瞄得准,子弹肯定会击中人体的胸部,这是陈一鸣老爸在参加民兵训练时,一位有参加过抗日战争最后两年又参加了解放战争的老兵的现身说法,还特意强调在战斗中来不及调整标尺,他们在战斗中都是采用三百米,几乎不调整标尺。这种方法虽然对于三三制的步兵班排小组战术中的步枪手效果不甚理想,但对于现在基本都是文盲,又没怎么摸过枪的民兵来说,倒是一种在合理不过的方法,就如同滑膛枪时代的排队枪毙战术一样,精度不够数量补,蹲在战壕里的民兵一顿排枪过去,就算是打不死敌人,也能起到压制和打乱敌人进攻路线的作用,让敌人只能乖乖的去趟雷区,或者顶着机枪进攻。

  

  “胡炮头,你一大早就急匆匆的出村了,这是从哪里回来啊?”驻守在村口的民兵战士,远远的就见着一骑奔驰了过来,纷纷将保险打开对准了路口,但近了发现是村里大地主兼村子王兴志家的炮头,于是收起了枪后问道。

  

  “呸,大爷的事情是你们这些泥腿子能管的,赶紧让开路障,不然老子要你们好看。”见平日在自己面前只能低声下气,唯唯诺诺的说话的村民们现在成为了什么劳什子的民兵后,开始敢问自己去干什么了,本就因为是去给座山雕送信而有些心虚的胡炮头,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声说道。

  

  “不行,如果你不说出是去哪里了,就不能进村。”虽然胡炮头放了狠话,但姚南飞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村长家炮头的,反而更是气愤起来。昨天他跟随陈一鸣去取军火回来后,听说王兴志不愿意组织村民组建民兵队时就很是愤怒,这王扒皮平日里在村内放高利贷,搞得不少村民家破人亡不说,现在身为村长,村子里有事,居然关起大门过起自家的小日子了,简直枉为做人。

  

  “姚南飞,你信不信老子现在一枪毙了你!还不能进村,告诉你,老子偏要进村。”胡炮头平日里在王家村吃香的喝辣的,为非作歹习惯了,哪里受得姚南飞这么不给面子,顿时将腰间的驳壳枪给抽了出来,指着姚南飞说道。

  

  “胡二狗,你动一下老子试试,也不看一下这是哪里。”面对胡炮头的枪口,姚南飞并没有拿出自己腰间的驳壳枪对着胡炮头,反而轻蔑的笑了笑后说道,他背后四个一直举着枪的战士就是他的后盾。

  

  “你敢?”面对四支黑洞洞的枪口,大名胡二狗的胡炮头有些心虚了,但表面上依然是声色俱厉的说道。

  

  “不敢,你今天看看老子敢不敢,来人,给我把他枪下了,然后押去见队长。”面对声色俱厉的胡炮头,陈一鸣挑选队员时就认为有着一股子狠劲的姚南飞一把将胡炮头的驳壳枪打向一边,然后捏住胡炮头握枪的手往下一拉,就将已是声色俱厉的胡炮头给拉下马来。

  

  “姚南飞你个狗日的,你等到,你个瘪犊子的,今天要是不整死我,老子绝对要你好看!”被一齐涌上来的民兵战士五花大绑的胡炮头,一边挣扎,一边气急败坏的骂道。

  

  “如果你干了什么私通土匪的事情,你看老子今天整不整死你。”在胡炮头被五花大绑后,姚南飞走到胡炮头的耳边轻声说道,顿时让胡炮头打了一个激灵。

  

  ——

  

  王家村姚家院子临时指挥部里,陈一鸣早上一大早得到胡炮头独自一人出村的消息后,并没有特别的在意。人家当炮头也是为了混口饭吃的,现在土匪即将大兵压境,连王兴志儿子都跑了。他又不是王家村的,还留在这儿,那不就是傻的吗。虽然自此以后可能名声坏了,但至少小命还在,在哪里混不是混啊!

  

  但现在这胡炮头居然又回来了,陈一鸣就有些想不明白了,难道是昨晚的枪战,让住在村南的王兴志吓坏了,一大早派胡炮头去区里求援?

  

  可区里那三瓜两枣能抵挡得住座山雕,而且能愿意来?听姚云山说王兴志区里和县城都还有不少产业,跑到县城去不是更保险吗!如果不想逃的话,支持村里民兵抵抗土匪不是更好吗?据说他在家里很是请了五六个炮头护院的,但他家墙再高再厚,这么点人也抵挡不住座山雕吧!王兴志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呢?

  

  在姚南飞派人将胡炮头押到姚家后,陈一鸣暂时没有管他,而是在院子里将自己的疑惑说与了姚云山、老王头,让这两个更熟悉王家村情况的土著说说看法。

  

  “这王兴志应该是想守住他那份祖业,又不想丢官,所以才留下来的吧!”姚云山沉思了一会说道。

  

  “他既然想守住他那份祖业,又不想丢官,为什么不支持我们组织村民起来自保呢?他既然是当了十多年的村子,应当是知道哪些巡警和保安队的人是靠不住的,再说昨天他儿子去区里的时候,他就应该让他儿子在区里求援啊!今天让胡炮头在跑一趟,不是多此一举吗?”陈一鸣对于姚云山的想法不敢苟同,于是出声说道。

  

  “老爷、一鸣,我倒是觉得,王兴志这老小子是想通匪,把我们卖了,自己以后在王家村可以一家独大。”这时一直紧皱着眉头的老王头出声说道。

  

  “这!这不可能吧!都是乡里乡亲的。”姚云山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

  

  “王叔,你能说说你为什么这么想吗?”老王头这一番话彻底让陈一鸣脑子清醒了过来。

  

  马克思早就说过资本会逃避动乱和纷争,是胆怯的。这当然是真的,却不是全面的真理。像自然据说惧怕真空一样,资本惧怕没有利润或利润过于微小的情况。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会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它们,走私和奴隶贸易就是证据。资本家既然会这样想,那同样身为剥削阶级的地主王兴志,没道理不这样想,古代那些大灾大难后,趁机底价,甚至强占自耕农土地的事情在史书上还少了吗!

  

  “俺们老家那儿,这种事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了,所以俺才会这么想。”老王头很是随意的说道。

  

  接着老王头一番述说,陈一鸣才知道原来老王头虽然姓王,但并不是王家村人。而是位于长白山腹地的吉林省濛江县,也就是杨靖宇将军的牺牲地,现代的靖宇县人。

  

  由于境内沟谷纵横,群峰突兀,危岩绝壁,地上森林蔽日,植被茂密,地下矿藏丰富。许多闯关东的贫苦农民都不惜以命相许,以求死生之间的一逞,到此地来谋生。

  

  这种长期艰苦环境下的拼搏,养成了长白山人粗犷、勇猛、刚毅、残暴等等复杂的天性。在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上,既留下来了人民英雄的光辉业绩,也留下了胡匪耻辱的血污。

  

  这里的土匪完全是真的可以用多如牛毛来形容,在当时只有十万人的临江县,从民国七年至二十年,这短短的十三年时间里,至今在案可查的都竟然有可达数千个胡匪案列。真是山林里有匪,木场里有匪,孤屯里有匪,闹市区里也有匪。时常是一家子里即有人当兵,又有人为匪,或者是明里做生意,暗地里为匪牵线拉票,许多大买卖、大商号、大户亦既靠官又通匪,如此也就不怪老王头会有如此想法了。

  

  “叔,你说得没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去探探胡炮头的底去,然后我们在商量怎么办。”听了老王头的话后,陈一鸣起身去了院子外面,将胡炮头带到了一个隐蔽房间里,看看这胡炮头到底是干啥去了。

  

2

第十二章:发现阴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