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军魂,最后的救赎>序章 迷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序章 迷失

小说:军魂,最后的救赎 作者:烈鹰少校 更新时间:2018/3/5 10:08:51

序章 迷失

“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胡奴出玉关,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需马革裹尸还。”

——清·徐锡麟《出塞》

当暴雨停止了,久违的阳光洒向树林。晶莹剔透的雨水在枝叶上反射着金色的阳光,在枝叶上摇摆着,直到骤然落地,四散成一片美丽的水花。

在这片广袤的原始雨林中,各种植物都在疯狂的生长着,形态颜色各异。嶙峋的怪石交织在一起,犹如纯天然的雕刻场,十分壮观。

参天大树的树叶遮天蔽日,让穿过的阳光变成一丝丝美丽的光束。无数叫的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动物和小虫子在这些光束中尽情飞舞,愉快的玩耍。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也纷纷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警惕着周围的“不速之客”。

此刻,这片原始丛林里所有的生物都开始迎接这久违的晴天,包括那些衣衫褴褛,身上已经长满各种癣,蓬头垢面的人类,一起感恩一般的沐浴着这一丝潮湿的光明和温暖。

雨后潮湿的空气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阳光带来的不只是温暖,更多的是潮热,让中国北方出身的萧天河上尉感到十分的难受。

他带领的一小股中国军队现在就沐浴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潮湿中,他们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早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然而他们早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一言不发,行尸走肉一般的在这片热带雨林中前行着。

上尉连长萧天河就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拿着一只可能早已经打不响的勃朗宁M1930轻机枪,艰难的行走着。

一个28岁的北方青年汉子,1米8的个头,本应强壮的像头牛一样的上尉,现在却早已经是骨瘦如柴,本应是笔挺的军装也早已经变成了一堆破布,胡乱挂在身上。头上的德国造M35钢盔仿佛要把脖子压断一样,武器装备则感觉有千斤之重。

他的手下和他也同出一辙,所有人都拖着疲惫的身躯,目光呆滞。军装下凸出的肋骨清晰可见,如果不是还有呼吸,很难想象这是一只活人组成的军队而不是僵尸军团。

当然,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目的地。

他们每个人都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中国云南。只是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去,更没有人知道能有几个人活着到达云南,只能在这片望不到尽头的原始雨林中徒劳的搜索着不知在何处的生路。

阳光很快被乌云遮蔽,随着轰隆隆的雷鸣,又是一场倾盆暴雨从天而降。

萧天河的连队迅速寻找隐蔽,茫然的看着这场瀑布般的暴雨。

东南亚的雨季是恐怖的,暴雨来临,如同洪水从天而降,席卷一切,狂暴的闪电被狂风包裹着张狂一时。在这个时候或许你会体会到人类的渺小,就像站在滚滚的黄河边,惊叹大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软弱无力。只有当雨天暂停的时候,人们才能获得外出活动的机会,踩着泥泞的土地,看着那些因暴雨肆虐而送了命的弟兄们,默默的说:

“我又活过了一天。”

当暴雨再次停止,萧天河上尉的部队才纷纷爬了出来,继续前行。

泥泞的丛林中,脚下不时会出现一两个士兵的尸骨,运气好的可能还能有点皮肉,运气不好的,那身破烂到已经看不出原样的军装下面包裹的只有一堆骨头,就这么露天放着,上面还爬着无数个头巨大的蚂蚁,碰若无人的分食着他们的战友。

没有人来管,因为谁都可能突然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短短几个小时就会成为森林的一部分,永远留在这里。

一个皮包骨头的士兵奄奄一息的靠着一棵大树坐着,身上几支蚂蝗正在贪婪的吸着他的血,另外几支不知名的小虫子已经开始撕咬他的皮肉,蜻蜓一样大的蚊子正肆无忌惮的站在他身上,疯狂的吸着所省无几的生命。但是士兵却没有动,或者说已经没有动的力气了,甚至连感觉都麻木了,只是双目无神的坐在那里。当看见萧天河的队伍经过,一双眼睛从仿佛骷髅一样脸上露出了最后一丝光芒,下颚动了动,口中喃喃的念叨着那些已经难以分辨的语言:

“兄弟们,行行好,补我一枪吧。”

没有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也没有人理他,尽管每个人都想这么帮他,也希望在自己无可避免的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有个兄弟也能这么帮助自己,但是这些仅剩下行走能力的士兵们已经连端起枪的力气也没有了。把子弹推进枪膛现在对这些士兵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体力活儿。而且他们手里那些多日未曾保养,就连木质的枪托都已经发霉腐烂的枪也未必能打响。即使不用理会,用不了一会儿,他就会彻底解脱……

没走过远,他们又看见另一名士兵。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会直立行走,浑身发抖,像一只动物一样趴在地上,四处寻摸着什么。

一条可怜的蚯蚓从潮湿的土地中钻了出来,它小心翼翼的躲避着那些可能捕食它的动物和昆虫,但是却失算了。那个几乎走不动道儿的士兵突然迸发出奇迹般的力量,眼冒绿光,闪电般扑上去,把蚯蚓和泥土一把抓了起来,胡乱塞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

没有人觉得恶心,甚至一些人还有些羡慕——起码他的肚子里有点吃食了。

“快走……不要停下来,一停下来就再也……再也走不动了。”萧天河生怕自己的手下也变成这副样子。他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挥舞着自己的武装带,拳打脚踢的把手下们一个一个的拽起来,往前赶。

一个瘦得不成样子的士兵一下子躺在了地上,破烂的军装几乎可以看见他快要戳破皮肤的肋骨。他喘着粗气,一脸哭腔的哀求道:

“连长,您行行好,积积德,补我一枪,送我上路吧。”

“起来,不许说丧气话……”

萧天河拉了一下士兵,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拽了起来。

“弟兄们,再坚持一下,我们就要到云南了,我们……我们就要回家了。”上尉回头看了看手下这些死气沉沉的弟兄们——他们恐怕没有一个相信的,只是出于军人服从命令的习惯还在行尸走肉一般的前进着。

“弟兄们,再走下去,在走下去,我们就到家了,到了中国了,到时候,我请你们上昆明,到那里的饭馆去,那里的菜特别地道,红烧肉可贼TMD好吃了,香喷喷的肉片,上面还泛着油花,那肉嫩啊,入口就化,肉汁在嘴里,别提多好吃了,还有东坡肘子,那大肘子肉多啊,一个就得半斤多。还有咸烧白,回锅肉。你们只管吃,米线,大白米饭,吃个够,我掏钱我请客,吃到饱为止,撑死你们这帮兔崽子的……”

萧天河边说边拉起那些想躺下休息的弟兄,一边步履蹒跚的向前走去——虽然他从来没有印象自从当兵后自己曾经在哪个饭店吃饭时候掏过钱,但是对身后的士兵来说,还是可以起到“望梅止渴”的作用。

果然,士兵们咽了咽口水,也跟着连长的背影走了过去,不少人已经手脚并用。

“等等我们,连长,您说的,请客,到时候您一定得让弟兄们吃个痛快……痛快……”

在他们眼里,那已经不是连长的背影,而是正在移动的红烧肉,队伍又开始了行进……

不知过了多久,萧天河的脚步停了下来,张大了嘴看着前方——那里茂密的丛林中,有一个庞大的营地,四周无数士兵不知是死活的躺在那里,还可以看见其中一些人在走动,而营寨的旗杆上则有气无力的飘扬着那面破烂又熟悉的青天白日旗。

“红烧肉,回锅肉。”萧天河狂笑了起来,双腿无力,一下子跪在地上,口中不停的念叨着,“东坡肘子,咸烧白,米线,大白米饭。”他身后的士兵也走了上来,看见眼前的景象顿时也都躺在地上嚎啕大哭——他们绕了一大圈,再次返回了营地,而这一次,谁也走不动了……

“连长!”

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萧天河的身旁传来,萧天河转过头去,看见一张充满悲愤,泪流满面的脸,同时也是一张疲惫至极的脸。

“我很你!连长!你为什么不让我们战死在战场上?”

副连长杨成峰中尉躺在地上,再没有昔日那种年轻的锐气,有的只是无尽的怨气和绝望。

说完,他就把手伸向了腰间的勃朗宁手枪,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最后一颗子弹压进枪膛。

而萧天河想去阻止他,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成峰,坚持下去,这颗子弹不是给你准备的!”

萧天河用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说道,杨成峰却不为所动,缓缓的将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

突然,阳光再次冲破云雾,冲破遮天蔽日的树叶,从天空中带来了引擎的轰鸣声。数十架美制C-47运输机排着整齐的队列,从蓝天上掠过,在蓝天中闪耀着金属的光芒。接着,无数挂着箱子的降落伞天女散花般飘落了下来,营地里的士兵们似乎忘记了一切,从四处涌了出来,一些士兵甚至对着天空顶礼膜拜起来。

“希望”重新回归了这支部队……

“哈哈哈哈!”

萧天河已经发狂一般的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却一会儿悲伤一会儿喜悦,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用那只泥泞的大手一把按住了杨成峰那把已经对准自己脑袋的勃朗宁手枪,有气无力说了一句底气十足的话:

“别着急,你们还有机会战死在战场上的!”

杨成峰也笑了,看着天空飘落的降落伞包,他拉开枪膛,让最后一颗子弹掉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1942年5月31日,缅甸北部胡康谷地“死亡之谷”,中国远征军第5军新22师。

7

序章 迷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