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军魂,最后的救赎>第十九章 功败垂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功败垂成

小说:军魂,最后的救赎 作者:烈鹰少校 更新时间:2018/3/29 9:04:50

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必攻也.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孙子

1942年4月13日 斯瓦地区新22师阵地

当日军的炮火在中国军队的“防御阵地”上肆虐的时候,周遭的中国军队都已经躲在了自己位于主阵地旁丘陵地区反斜面隐蔽处的防炮洞内,听着外面比过年更热闹的炮火声最后检查着自己的武器。仅有的几名观察员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从远处的制高点观察着日军的动向。

周向远已经带人一路跑回了集结地,气喘吁吁。这几天他凭借丰富的经验,在几个合适侦查的地点设伏,射杀了好几拨日军的侦查人员,自己这边也有一定损失,不过这也让日军对这里是中国军队的防区深信不疑。直接发动了全面攻击。

猛烈的炮火在那片无人区疯狂肆虐,将那些浅浅的战壕炸出一个个的巨大弹坑,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不少新兵吓得瑟瑟发抖。这是一场比4月初更加猛烈的炮火,日军甚至使用了一些大口径重炮,将阵地彻底掀翻。

杨成峰不禁在脑海中描绘出这样的画面——如果按照自己的设想当初在那里布设阵地,再把全连摆在那里的话,那么现在沐浴在日军的火力下会是何等的惨状。

不知道过了多久,日军的炮火开始逐渐小了下来当,并且开始向纵深延伸——毕竟对于日军来说,他们的炮弹也是有限的。

经验丰富的萧天河立即知道时候到了,他抽出了自己的驳壳枪,默默地说道:

“吃饱喝足了,该好好干活儿了!”

说完,他回过头,向着全连挥了挥自己的手枪,然后第一个冲出隐蔽的防炮洞。杨成峰紧接着跟了上去,然后是各排官兵立即跟着他一起冲入了靠近那条“预设阵地”一侧的预定攻击地点。

萧天河知道日军的规定,步兵距离炮兵火炮的爆炸点大约为400米左右,而他们距离预设的伏击地点则只有200米远,这是为了避免被日军的炮火波及。所以现在是一个赛跑,赶在日军到来前进入预设阵地做好准备。

全连官兵手脚并用,疯狂的冲入自己的预设阵地,还好这里没有被日军的炮火波及。而在他们架好机枪拉上伪装网的同时,已经可以听见日军军官高喊的“土司给给”声了。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蜂拥而入的日军步兵,簇拥着一辆辆坦克从那条“防线”上冲了过来。不过看着脚下那些被炸烂的军装,钢盔和浅浅的战壕,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没有等他们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猝不及防的炮火猛然向着进攻日军队列中间砸了过去——22师的炮兵对这些早已经标识好的固定地点打得格外准确,而且距离设伏的官兵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无数日军被炸上了天,几辆轻型坦克也变成了一堆废铁,剩下的日军只得四散跑开或者就地隐蔽,进攻队形也被炸得得七零八落。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炮击的目标并没有直接炸在前锋部队身上,而是攻击日军炮兵的同时,以一部分火力将前锋部队和后续部队强行隔开。

不过这些担任前锋的日军还来不及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了侧翼6挺马克芯机关枪清脆的声音——随着炮兵的攻击开始,四周隐蔽的步兵火力点对着最前锋的日军疯狂倾泻出自己的子弹。掷弹筒,迫击炮也冲着被炮火隔断的日军部队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得到全面加强的9连现在是阔的可以,各种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不要钱的向日军倾泻着火力,另一边还有8连的支援。

遭受侧翼攻击的日军顿时死伤惨重,他们自己的所在地经过中国军队的“修整”,对于周遭的火力来说几乎无遮无拦,背后又是中国军队的炮火,地面上的石头被炸起来疯狂的造成二次杀伤。不少人只得趴在那不到半米的战壕里或者炮弹坑里躲避,仓促还击,被中国军队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

而配合作战的那些被戏称为“豆战车”的日军94式超轻型坦克在一片混乱中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急忙调整射界,搜寻目标,准备为步兵提供火力支援。

“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四处飞溅的金属零件,一辆“豆战车”被迫击炮弹的曲射火力当头命中,车顶薄薄的装甲连同车内的驾驶员一起被炸成了残渣——要知道这种只有3.45吨重的超轻型坦克别说迫击炮,在中国战场甚至有被步枪和轻机枪击穿装甲的战例。

剩下一辆“豆战车”顿时有些慌了神,一面开始火力压制,一面急忙开始移动后撤,防止被中国军队打了固定靶。只是移动中的射击准头略差,而且7.7MM的机枪对于中国军队的阵地杀伤有限,和一只步兵的“歪把子”轻机枪效果差不了多少,反倒是苦了混乱中的日军——要知道94式战车虽然小,但是也是好几吨的坦克,压死个吧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在中国军队的密集火力下,坦克四周疯狂的冒着火星,跳弹不断撞在装甲上,驾驶员不敢在此时伸出头来观察,也就导致视野过小,根本看不到坦克周围那些卧倒的士兵。于是在一片惨叫声中,向后方退去。

随着更多的迫击炮弹和掷弹筒投出的手雷在这些坦克周围爆炸,机关枪叮叮当当的声音让坦克驾驶员胆寒,甚至几颗子弹竟然镶在了装甲让装甲出现了凹槽。慌乱之中,这辆坦克开到了一处弹坑旁边,接着被一发迫击炮弹掀翻,斜着载倒在弹坑中,履带被炸断,机枪也已经无法再提供支援。

两个驾驶员摇摇晃晃的从车里爬出来,随即随着一发打固定靶的迫击炮弹,连人带车彻底报废。

日军毕竟也是训练有素,虽然遭到突袭,而且没有了坦克掩护,但是还是在最短的时间找到了自己的避弹掩体,躲藏起来,并且开始开火回击。不过很快,这些还躲藏着的日军就发现中国军队的机枪声小了。随着一句中国话的喊叫声,接着就听见了中国军队震天的喊杀声和脚步声从爆炸的硝烟中传来。

“上刺刀,冲锋!”

无数人影从隐蔽的战壕中一跃而出,向着日军的方向冲来。明晃晃的刺刀带着无尽的杀气扑面而来。

“上刺刀,退子弹!”

幸存的日军军官抽出指挥刀大吼道——虽然身处这种伏击中,但是崇尚近身战的日军从来不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更何况眼下被这种稀里糊涂的挨打,还不如和中国军队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肉搏,扭转战局,就算是死也起码轰轰烈烈。

再说中国军队的火力明显比他们猛,如果双方混站在一起,那么中国军队的机枪就无法继续火力压制了。

卧倒在地的日军士兵们纷纷给自己的步枪插上刺刀,拉开枪栓,按照规范动作退出子弹,然后一个个站起身来,摆出拼刺刀的架势,甚至已经开始编组拼刺刀的队形,他们高呼着万岁迎面向中国军队扑了过去——毕竟趴在地上没办法拼刺刀,只是被捅的下场。

只是此刻当他们刚站起来,他们才赫然发现,中国军队的喊杀声消失了,那些窜出的人影随着一声“卧倒!”的口令整齐划一的卧倒在地上,在他们身后,连续不断的机枪声再次狂风暴雨一般扫过,将那些刚站起来冲锋的日军士兵一排排的扫到——在自己的轻重机枪上子弹的时候,萧天河故意让部下冲出来造成冲锋的假象,顺利的又收了一波鬼子的人头。

侥幸幸存下来的鬼子纷纷再次卧倒,手忙脚乱的重新上子弹,还来不及咒骂对手的“无耻”,中国军队的机枪声就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冲锋!”的口令。只是这一次,有了“经验”的日军并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趴在那里开枪射击。

但是这一次,崔玮带领的冲锋队伍没有让他们失望,在自己机枪停止工作的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了起来,没等日军来得及开几枪,已经三两步杀到了日军跟前,居高临下的开始对这些日军“补刀”。而这时,大部分日军甚至还没来得及爬起来。

人高马大的崔玮首当其冲,他一脚踩在一名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日军的步枪上,彻底断绝了对方站起来拼刺刀的念头。接着,他手中的刺刀垂直向下一扎,再一转,一滩鲜血就飞溅在他的脸上,脚下那个还没反应过来的日军就彻底没了动静。

崔玮猛的拔出刺刀,飞溅的鲜血立即染了他一身。他没有停下来,的余光一扫,向前一步,手上将步枪一个倒转,再一个横扫,枪托就将一旁另一个刚爬起到一半的鬼子生生砸了出去。向后摔出去足足2米远,也没了气儿。

“给老子干死他们,老子要死的不要活的!”

随着崔玮那高亢的怒吼,整个战场顿时厮杀成一片,狼狈不堪的日军仓促应战,只是他们没想到中国军队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按照规矩”来,在这次拼刺刀的士兵中间,夹杂着很多端着冲锋枪和拿着驳壳枪的人,他们被自己的战友保护,一旦发现日军摆好了架势或者组成了队形,直接一梭子扫上去,然后找下一个目标。而日军的攻击都被他们两边的端着刺刀的士兵挡了下来……

随着22师炮火再次被日军压制,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近百具日军的尸体无可奈何的躺在地上。而第九连的人匆匆收集了一些日军的手雷和轻机枪,就在日军的尸体下摆放好了一些地雷和手榴弹陷阱后撤回了自己的阵地。

“快撤!”

看着后续的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下蜂拥而至,萧天河下达了撤退命令,顺道还没忘记在自己刚刚待的战壕内埋下几颗地雷。当然,部队并没有完全撤走,依然留下一群端着轻机枪的士兵断后。

好容易摆脱中国军队炮火轰击的日军再次冲了上来,只是没搞清楚出了什么事情的他们再次被9连的轻机枪火力打了个措手不及。死伤了好几个人,怒不可遏的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下立即追击上去,只是9连的人也不过是虚晃一枪就走,追击的日军在几颗地雷被引爆后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工兵的排雷……

此战,日军死伤一百余人,损失坦克多辆,而经过再次补充的第九连伤亡20余人,仅剩50人左右,算是在战场上捡了个大便宜。

不过仗这并没有结束。

入夜,凭借对地形的了解,第九连官兵悄悄摸回了自己白天潜伏的阵地一带,用掷弹筒和迫击炮劈头盖脸的冲着驻扎在这里的日军一通乱炸,然后扬长而去。虽然实际造成的死伤并不严重,但是被气炸了的日军还是随即展开追击,结果趁着夜色,又被移交了主要重武器的3营的7连和8连半道上打了个伏击,付出了好几十人的死伤狼狈的逃了回去……

同样的战术在整条战线上被不断使用,新22师确实在不断后退,但是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伤亡,而且始终捕捉不到新22师的主力,只得分兵四处出击,处处受制。这样的战斗还在继续下去,持续了几天……

4月15日,日军55师团司令部

55师团师团长竹内宽中将已经暴跳如雷,甚至15军司令官饭田祥二郎的电话他也不敢接,只好找个参谋代为挨骂。自己则一遍又一遍的打电话痛斥自己那些无能的手下,然而各部队的损失在不断上报,战线的进展一如既往的缓慢。

“……什么?又是支那军队的主力?怎么哪里都是支那军队的主力?支那军队全都来缅甸了吗?你们对面的支那军队有上百万吗?”

竹内宽愤怒的挂上电话,然后看着自己的作战地图——那上面插着中国军队的小旗子遍布得到处都是——那都是下属报告的中国军队出现的位置和空军侦查的中国军队的位置。

一群参谋手忙脚乱的拔掉旗子,或者是在新的地方插上旗子,来更新现在的情况,却让战局更加扑朔迷离。不过整体上,日军的战线却还是在稳步向前推进中。

经过俘虏审讯和敌人尸体的身份辨别,师团参谋们非常确定眼前只有一个中国军队的新22师,满打满算还不到1万人,哪里出来的这么多部队?但是前线实打实的战斗又让他们更加百思不得其解,就算部下有夸大敌情的嫌疑,但是他们遭袭的伤亡可是真真的。

莫不是华北的八路在这里又玩了一出百团大战?可这明明是国军啊!

“啪!”

竹内宽一拳打在了地图上,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继续进攻,我们还在不断前进!给我继续扫荡前进,一直冲到平满纳,我看看他们还能撤到哪里去?”

与此同时 新22师师部

“什么?还要坚持?军座,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22师师长廖耀湘也在向杜聿明诉苦,那语气都快要哭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能够准备的“更充分”一些,后者也希望他的新22师能够再多坚持几天——正如他当初希望200师多坚持几天一样。

不过廖耀湘很清楚,虽然新22师虽然给予了日军很大的杀伤,但是自己确实撑不下去了。

从3月31日开始,新22师以一己之力独立抵挡日军55师团和第15军直属部队以及18师团一部已经达到了16天,并且成功的将日军吸引到平满纳附近,让敌人的损失远大于我军,这已经突破了200师死守同古12天的记录,本身已经算得上一个奇迹了。不仅如此,65团在战斗中还一个穿插,出其不意的袭击了55师团直属队,缴获了日军的作战计划图,可谓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不过为此,新22师损失总兵力已经超过2000人,剩下的部队也疲惫不堪,弹药储备的补充已经跟不上消耗的速度,一线部队很多只能依靠缴获的日军装备支撑。更糟糕的是,随着部队的后撤,他们已经逐渐离开了地形复杂的斯瓦地区,来到了一马平川的平满那地区,之前利用地形的战术不再好用,再拼下去就得用这只疲惫之师在无遮无拦的地方正面硬抗日军的机械化部队。

而且在国军中有这样一个“传统”,如果你能坚持下去,就会被要求坚持的时间更长,因为后方的准备总是因为各种“客观原因”没有完成的那一天。按照现在杜聿明说的,由于新38师刚刚进驻曼德勒,还没有能够赶到平满纳完成集结,200师还需要多修整几日才能更有把握,96师正面防御工事尚未修建完毕。所以再多坚持几天,等后方部队准备万全后再全面执行平满纳会战。

不过廖耀湘不打算“惯”这个毛病,毕竟敌人这段时间也被新22师打得死伤惨重,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平满纳的陷阱。凭借38师,200师,96师,军直属队再加上他的22师完全可以完成这个目标。就算没准备好,也完全可以在战斗开始后逐步加入进来,没必要非得等所有条件都理想化再动手。

“军座,最多一天,我就得撤下来了,您哪怕军法处置我也行,不然22师真的就完了,我好歹还要给新22师留点种子。”

廖耀湘声泪俱下的向杜聿明请求道。

电话那一边的杜聿明叹了口气——这毕竟是自己第五军的部队,也有些于心不忍。

“叫弟兄们再坚持最后一天,然后撤下来,96师和200师会主动出击,进攻敌55师团。你们现在平满纳修整几天,然后跟进……”

没等杜聿明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声“报告!”接着是纸张展开的声音。然后,电话的另一边就传来了杜聿明几近于失控的愤怒咆哮:

“什么?这帮英国佬,又TMD跑了?”

……

4月14日,西线的英军,在日军33师团的步步紧逼下,节节败退,英缅第一师随即放弃了亚兰缪地区防线,准备向仁安姜一带逃去,汇合英印17师和第七装甲旅的同时协助摧毁仁安姜油田,避免落入日军之手。然后在没有通知中国军队的情况下,拔腿就跑,将中国军队的侧翼完全暴露给了日军。

直到15日,由于仁安姜油田爆破工作过大,英军人手不够,请求中国军队派人支援,这才让中国军队知道自己的右翼已经有了这么大的一个缺口。

“这帮英国佬!跑的比兔子还快!”

杜聿明一面愤怒的放下电话,一面下令把史迪威叫来,“通知”他这个情况——毕竟是他当初去和英军的亚历山大谈好的关于英军的防御。

史迪威也几乎和杜聿明同时接到了这个报告,和罗卓英一起赶到司令部商讨对策。不过眼下中国军队中还有一只预备队——曼德勒的38师,如果让这只部队立即填补住英军留下的缺口,没准还可以抵挡一些时候,为平满纳会战争取时间。不过那也意味着参加正面攻击的部队被削弱了。

正当将领们讨论不下的时候,又一条情报传来——日军56师团从同古出发,一个迂回突击,就攻占了左翼的重镇莫契,驻守在这里的中国远征军第六军55师,连一天都没有坚持住就在师长陈勉吾的带领下仓皇逃窜,第六军的防线也因此土崩瓦解。

这下,杜聿明顾不上去责怪英国人了。日军56和33两个师团正在一左一右的向平满纳中国军队主力背后包抄而来。

本来为日军准备的平满纳包围圈,现在反倒成了日军的反包围,新22师官兵血战了16天的战果转瞬即逝……

3

第十九章 功败垂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