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溅上海滩>第六章:权势压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权势压人

小说:血溅上海滩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8/3/9 9:18:27

这伙计这么快就输了一百万自然不甘心,他钱一推匆匆走去找放水的经理借了五十万来继续玩。

两轮庄打完又有一个伙计同阮高参输完了,阮高参自然不甘心,也拿不下面子服输过早离开。不过他不用找放水的人借高利贷,他有面子,他找赌场经理就借了五十万。

另外那个伙计没有阮高参的面子大,他找赌场经理借不到钱,他只能找放水的借高利贷继续玩。

几个人越玩越大,输的越输越惨,赢的越赢越多。输赢悬殊大了,先前讲好只玩几圈的话成了屁话,废话。输家要赶本,赢家想走也走不了,大家硬着头皮玩。

玩了三个小时阮高参就输了二百多万,最惨的已输光三百万,最少的也输了百来万。大家玩黄昏,玩疯了,

清醒着,赢了二百多万的黄虎斜眼看了看阮高参桌上面的钱嘿嘿笑道:“阮高参,你信邪吗?我这段时间真的财远非常旺。我从上海赌到南京,再从南京赌到你们这武昌,一直都在赢。

而且不光是我本人赢,每个坐我下手的人也扯我旺气逢赌必赢。你的钱又不多了,我不想看着你成为今晚输得最多的人,你要不要我坐你上手来给你一点旺气好赶本。”

额头上已在冒虚汗的阮高参一听他这话马上连说:“你快来,快来,奶奶的,真邪门,前晚是你俩赢,今晚又是你俩赢。

你不说我还忘了,你快来,快坐过来,让我扯点旺气赶点本,真邪门。”说完他抬起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使劲一甩,就连连对着黄虎直招了。

黄虎刚站起来准备走,他的下手伸手一把拉着他笑道:“你别走,我俩手气正旺,我说了借你旺气赢了,等他们输服了,不玩了,我请你玩乐的。”

他口中的字才出口,阮高参已大吼:“混蛋,他乐意来你拦着,你是找死不成?老子也想赢点,老子已经输了这么多,你不让他来带给我旺气。

老子输出去的钱找你一个全要回来,你孙子信不信?这武昌城就是我姓阮的天下。”吼完他对拉着黄虎衣服的伙计双眼连鼓连瞪,露出了一幅凶巴巴要吃人的表情。

拉着黄虎衣服的这人怕了阮高参,他松开了手,黄虎走到阮高昂的上手一屁股坐下就说:“你要看着下注,输家打庄,你斯文点下,因为他也输了,他的庄你手气再好也赢不了多少,他封了顶。

赢家打庄你要猛下,你运气不好五手牌你只需要赢两手就扯平。你运气好五手牌,你赢三手,输两手,你大赚了。”他这话说得让阮高参头连点,

开庄了,黄虎往桌上扔下钱,就用脚在桌子底下轻轻一踩阮高参的脚。然后朝自已下的注努了努嘴,阮高参会意地跟着他下注。

每次黄虎都抢在阮高参前面下注,下完黄虎就用脚碰他的脚,连续三次阮高参都跟着黄虎赢了。三次过后阮高参不需要黄虎再碰脚,再努嘴了。

黄虎不下他不出手,黄虎下多少,他必然跟着下多少。几个人玩到快转钟时,五个人的钱就快全归到了阮高参与黄虎两个人的手中。

输得惨的人输了近四百多万,输得最少的那个人,也就是开始同黄虎一起嬴那位,他也输了大几十万。

黄虎赢了近五百万,阮高参赢了三百多万,阮高参心里的那个高兴劲别提了。

到正式转钟了,黄虎掏出金表来看了看笑道:“各位,我们先前说好了玩几圈就散,如今己到转钟了,是不是散了?由我请大家去乐乐。

大家如果不怕输,明晚我们几个人继续玩,今晚时候已不早,大家开心过后,好好去休息,休息,大家认为如何?”

他口中何字刚问出口,三个输家马上个个争先恐后地出言说:”我反对,坚持要继续玩,老子输了这么多,你一个外地人赢这么多就想走,肯定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一个外地人赢了这么想走,没门。

你今晚走了,明晚不来了,我们找谁去赶本。你想走可以,把你赢的钱留下,你可以走人。要不就是陪着我们玩到天亮,赌博的规矩就是输家要玩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在这武昌由我们武昌人说了算。你一个外地人,……

他们仨个人嘴里的话才乱喊乱才说到此,黄虎的脚已在桌子底下对着阮高参的脚在连踏,连踩了。

阮高参对着桌子上“啪!”地拍了一巴掌打断他们三个人的话大吼:“混蛋,你们三个混蛋,给老子统统闭嘴。你们什么玩意儿?什么武昌人?武昌人就了不起吗?武昌城里由你们武昌人把持吗?是你们的天下吗?由你们说了算,还是由老子说了算?

老子南京人,孙司令,赖市长也不是武昌人,但武昌就由我们仨个人说了算。老子现在说不玩,你们仨个谁敢放半个屁,谁敢同老子对抗,老子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摔死你。

奶奶的,自古以来就只有强奸,没有逼赌。赌博是你行我愿的事,愿赌就要服输。没钱没气量就不要玩大的,输了是你自已手气不好,心甘情愿地把自已口袋子里的钱送给别人的。

没有人抢你,没有人逼你,开始老子输了那么多,屁都不放一个。你们现在输了不服是吗?有种冲我来,我就说不玩了,老子要去喝酒玩女人,你们不去滚,快滚,滚远点。”吼完这么多他站起来,双眼中凶光直闪闪地瞪着了那三个输了钱的人。

三个输了钱的人面对阮高参的这幅凶相个个即不敢吭声,也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大家都怕他,人人都低下了头。

沉默了片刻,阮高参才嘿嘿笑道:“奶奶的,老子在这武昌为官多年,还没有人敢出头与老子对抗叫板。老子还真想找个对手玩玩,

斗斗,我和这位去吃去喝去嫖。你们三个有种谁敢阻拦吗?没种就少放屁,少废话,想一起吃喝玩乐的跟在老子身后过来。

今儿个老子高兴我请这位先生,他以后就是我阮某人的朋友,兄弟了。你们他奶奶的,谁同他过不去就是同我过去,同我作对,老子就要收拾你。”说到此他又得意洋洋地嘿嘿嘿冷笑了三声,伸手拉起黄虎就并肩着走了。

三个输了钱的人望着阮高参的背影恨得上下牙齿互相咬得“吱喀,吱喀,吱喀……”直响,但没有人敢顶撞他,敢出言要他留下来再玩,大家怕他。

三个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俩走向了妓院,互相叽叽喳喳地商量了几句也走向妓院。到了妓院黄虎没有让阮高参掏钱,又是他掏钱让大家尽情,尽量,尽兴地吃喝玩乐。

阮高参今晚心情极好他频频地向黄虎敬酒,黄虎自然回敬他。一个多小时的吃喝完了,阮高参醉了,他醉得一塌糊涂,人事不醒。

黄虎把他扶进了自已叫的妓女艳群的房间,进了房间黄虎就把阮高参摆直扒了上衣,用被子盖着。

艳群望着他大惑不解地问:“你把他放我床上干嘛呢?你咋不把他送他自已叫的女人屋里去,你不玩吗?”

黄虎抱起艳群扔在桌上一边挺,一边伸嘴在她耳边小声地讲。

黄虎挺完给了艳群一百大洋,艳群高高兴兴地出了门,一会儿,胭脂姑娘就穿着一件睡袍悄悄地来了。

她只瞪了黄虎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就掀开被子,搂着上半身裸的阮高参躺在一起。按照黄虎的话对着阮高参做着各种亲热的动作,并任由黄虎给她与阮高参拍着各种照片。

黄虎给他俩拍了十几张照片,胭脂姑娘就爬起来匆匆走了,黄虎与艳群扶

起醉如泥的阮高参送进了他相好的妓女屋。

巜各位读者本人有大量存稿不会断更,每天至少四千字以上,发书的进度要以读者们的热情为准。读者催更打赏多,本人才会多发,多发就没有限度了,反正我有存稿在手,多发无所谓。本人全职作者以前是教历史的,发现一些历史教科书太假,因此专门写这部书。该书是根据黄虎本人与他徒弟段希文的手扎及上海地方志写的一本传记类的书与抗日神剧和土匪剧大不相同。我的观点是还原真实的历史事件,宗在挑战抗日神剧与以往的土匪剧人物名称除主人公黄虎之外切忌对号入座,谢谢各位!!!

1

第六章:权势压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