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溅上海滩>第七章:挑拨离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挑拨离间

小说:血溅上海滩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8/3/10 13:58:26

第 七章:挑拨离间 

 

两天后,黄虎把阮高参与胭脂姑娘躺在一张床上搂在一起的照片冲洗出来了,

他挑选了几张刺激的兜进口袋里又领着两个徒弟去武昌大赌场。

他们坐的车还刚到门口停下,他人还没有下车,门口为头的保镖就迎上他点头

哈腰地笑道:“爷,阮高参叮嘱了您到后务必请直接上四楼贵宾楼去,他与我们老

板,还有几个阔佬在等着您。

请您不要到其它地方去溜达,今晚来的全是阮高参与我们老板亲自出面邀请的

真正有钱的人。”说完他仰头望着黄虎,并满脸堆笑把双手伸向黄虎扶着黄虎下车。

黄虎下了车随手抓了几个大洋就递给他,喜得他扶着黄虎小心翼翼地向里走了

好一阵才打转。

黄虎走上四楼在大厅门口向里四下一瞟就看到了阮高参,没想到此时阮高参也

正好抬头看门口。

他一见黄虎马上站起来,一边抬起手对着黄虎连招,一边大喊“:钱爷,快过

来,快过来,就等着你了,别乱走,来,来,来,你快来!

今晚我与赖老板,赖市长找了三个武昌最有钱的人,专门陪你玩。”

黄虎对着阮高参一点头,抱起拳一边走向他们,一边哈哈笑道:“赖市长,阮

高参,各位老板,幸会,幸会!

难得阮高参,赖市长与各位老板有雅兴,我今晚就舍命陪君子,陪各位好好玩

玩,尽尽兴。”说完这几句话的黄虎已到阮高参身边,

赖市长与几个老扳马上站起来个个朝他一边笑,一边抱拳连连直拱地喊“:幸

会,幸会,幸会,请坐,请坐,一起乐乐。一起乐乐。”

黄虎又抱起拳准备向赖市长与众人回礼,阮高参己伸手一把按下他嘿嘿笑道:

“不要再客气了,大家都坐下,俗人之礼没必要,大家有玩就好。

即然是来玩就不要客套,坐下玩才是正道,今晚都是有面子的爷,玩大点,玩

文明的。

不封顶,随兴押,随兴押,输赢都不管。我先把话说清楚,明白,不管是输家

,还是赢家你随时可走。

赢了是你的运气,本事,输了是你的霉气,……”

阮高参讲了几句规则,大家同意,认可了就开局。

第一庄由赖市长打庄,他的运气不错,第一庄就赢了十来万。跟着由阮高参打

庄,阮高参没有赖市长的运气,他的第一庄输了十多万。

第一轮三个人输,三个人赢,大家的输赢差别都不是很大,对今晚来的这些有

钱人来说是小小意思。

第二轮就不一样了有明显的差距,随着时间的越往下输赢的差距就越来越大。

十一点不到阮高参就输掉了一百五十多万,还找赖市长借了一百万。

可是阮高参今晚的运气实在太差,一个小时不到他借的一百万又进了别人的口

袋子里。

他再找赖市长开口借一百万时,赖市长只让赌场经理给了阮高参五十万。阮高

参虽然没有吭声说什么,但他的脸色却极为不好,他满脸都是不高兴的表情。

他的行为更是证明了他内心的不痛快,他接过赌场经理给的筹码随手就往桌上

“啪!”地一声甩下了十万。

黄虎看了看阮高参甩下的筹码,再看了看他的脸色马上说:“阮高参赌博赌的

是心态,手气,心境,越输越要沉得住气,切忌斗气,意气用事。”

阮高参大大咧咧地说:“输赢乃小事,老子不是输不起的人,老子输得起,

也赢得起。

老子经常赌,大前晚老子还赢了几百万,今晚输这点算个屁。老子来赌纯粹就

是图个娱乐,开心,老子今晚还真不服气,还真不信邪。

老子不相信老子的手气就会一整晚背,霉,如果真背,真霉,要输就干脆点。

早输了,早散去找个小娘们乐乐,老子个性耿直,不磨叽,输了也绝不受气不会让

人看不起。”说完这些他狠狠地横瞪了赖市长一眼,满脸就是全是愤愤不平的表情

了。

他的这翻话表面上听进耳朵里去,好像是有点对输赢满不在乎,无所谓的意思

。但仔细一听,一品味就知道他其实是很在意,很不高兴,是冲向赖市长只借给了他

五十万所发的一翻斗气,牢骚话。

真正不想赢钱,只求娱乐的人他就不会这么大赌,烂赌,更不会讲这翻话斗气

话。

他的这翻话一完,没有用眼光看他的赖市长就说:“阮高参,六个人赌博,以

有三个人找我借钱,这种赌法以已经违背了赌博的游戏规则。

如果我本人不在这桌赌,那么无论你阮高参要借多少我考都不会考虑地就借给

你们。

现在我本人在赌,还借钱给你们就是我把钱借给你们,让你们来赢我的钱。这

本身就已超越了赌博的游戏规则,大家都是长年泡赌场的人,这种潜在的规则都懂

就不需要我讲了。

赌博是有输赢的,如果输了就不想松手,只想一味地玩下去,而且是找赢钱的

一方借钱继续玩下去。

那这场赌博就成了无休无止的疲惫战,而不是娱乐了,赢钱的人别想走,这规

矩天底下都不会有。

我知道你不太高兴,但我毫无办法,我开这赌场的目的是为了赚钱,我不可能

一味代钱给人赌。

将心比心,你阮高参如果开赌场,我赖某也到你手中借钱赌,你又有何感想。

做人,做事都得有个限度,底线,朋友才能交得长久。

我就借这次钱给你们了,如果你们再输了,要再玩不能向我开口了。你们去找

放水的人借,或者找别人借,对我切忌开口,否则打脸的是你自已。”说到此的赖

市长打住了话,也露出了一脸的不高兴。

大家都是老赌徒,都是有面子,要面子的人,自然知道游戏规则。即不好反驳

他的这翻话,也不好开口维护阮高参同他这个市长斗。

大家都不吭声,都不接他的话,只默默地往桌上放筹码,收钱。很快阮高参与

一个纱厂老板,一个茶商三个人又输完了。

正打庄又赢了的码头唐姓老板不想玩了,他一边洗牌一边对着最大的赢家赖市长

嘿嘿笑了笑问道:“市大人还玩吗?”问完他对着赖市长双眼连眨,他希望赖市长

开口说不玩了,好散圈。

出生黑道之家的赖市长可不简单,他虽然不怕阮高参,但他不会直接说不玩了

,他先嘿嘿笑了两声,才一边对着唐老板双眼连眨,一边回答:“大家都是天天要

见面,经常一起玩的老朋友,只要有钱我这个赢家不会说不玩了,我会陪输家玩到

底。

但我不会再借钱给任何一个人,六个人玩,三个找我借钱,我一个人就借出了

三百五十万。这种事也只有我这个傻子才会干,别人是不可能一边陪玩,还一边借

钱出去的。

我赖某人做人做到了这份上,随便说去那里都够仗义了。无论是朋友还是兄弟

都需要一个限度,底线,一味要求他人,这朋友,兄弟间就会生隙了。”说到此赖

市长不看阮高参了,只把目光对着另外两个输家脸上直扫。

姓张的输家马上朝阮高参小声地问道“:阮高参,你还玩吗?如果你还想玩,

不如我们仨个人每一个找放水的人借五十万玩玩。找赖市长我是确实不敢开这个妄

口了,找放水的借五十万玩,如果再输了,那就是今晚真走背运,输完了走人,不

玩了。

现在就这么走了,有点不甘心,我是近三百万。我是最不信邪的,我不相信一

整晚都会是这种手气,手气是时好时坏的,再借五十万也许能赶点本回来,阮高参

你意下如何?”问完他对着阮高参双眼连眨地直摇头,

阮高参白了赖市长一眼,一咬牙对着张老板说:“五十万老子开不了那个口,

别浪费老子的口水,老子即然开口借就至少一百万,多几个利息而已。

张老板五十万干脆不要借,别掉自已面子,也不要玩了,五十万没几圈。你们

不想玩,怕输你们走吧!我不信邪,我借一百万来继续玩。

要么就输个痛快,要么就赢个痛快,才有面子,老子是个爷。”说完他从鼻孔里

发出了一声冷哼,站起来就匆匆走向前面去找放水的人去借钱,张老板与另外一个

输家也跟着站起来走向了前头。

赖市长望着他们三个的背影对着唐老板与黄虎嘿嘿笑道:“奶奶的,老子对他

们仨够客气,仗义。

特别是姓阮的借了一百五十万,还不满足,还不高兴,真是不识趣。老子不是

开银行,钱庄的,老子是开赌博场的,非逼着老子发狠话,打他的脸才知趣。

别人怕他,巴结,讨好他姓阮的,老子才不把他当回事儿。”说完他一边对着

黄虎与唐老板嘿嘿嘿地坏笑,一边得意洋洋地将头连昂。

黄虎与唐老板两个马上恭维他,拍他马屁。讲他确实太仗义,太够朋友,太给

阮高参面子了。指责阮高参太不近人情,太没有气量,太自以为事了,太不懂道上

规矩了。

他们三个赢家正聊得高兴,开心,阮高参他们三个人借了钱回来了。大家坐下

又赌,阮高参甩手向桌上扔下五万,另外两个刚才借了钱回来的人也跟着他下五万。

黄虎与赖市长一个只向桌上押两万,庄家唐老板看着桌上押下的筹码嘿嘿一笑

发牌了。

牌发完了,唐老板喊声:“起!”把自已的牌就往桌上一摊一亮,七点。七点

不小,能吃住他的只有八,九,十,三个点了,他高兴得满脸笑容,眯起双眼地望

着大家嘿嘿嘿地笑。

众人先把牌抓起自已看过后才往桌上亮,黄虎的点最小三张4加起来才二点,

他自然输了。

赖市长最大他一张五,一张二,一张三,他的是天牌刚好十点,他自然赢了。

阮高参第二大二张4,一张A加起来九点,这把他自然也是赢了。其它三家都小

于七点都是输家,庄家吃三家赔二家,这把他赚了。

阮高参很久没有赢了,他借钱回来第一把就赢了,他以为自已时来运转了,手

气好了,要翻身了。

他猛押,结果是他最惨,三个同时借钱回来的人,他最先输光。他最后两万向

桌上一推站起来就走,

黄虎伸手一把抓住问:“你干嘛呢?”

阮高参没好气地回他:”借钱,老子真不相信今晚会走一整晚背运,老子不服

,老子再去借一百万。要输就输过彻彻底底,要赢就全部赢回来。‘’说完他抓起

黄虎的手一甩,

黄虎没有松手,继续抓着他的手仰头望着他笑眯眯地说:“我今晚赢不多,大

概就两百万左右,赢最多的是赖市长与唐板。

你今晚手气真不行,别玩了,我把你刚借的高利贷还了,还把你向赖市长借的一

百五十万也还了。

今晚不早了我们休息去,你想赶本明晚你带两百万来,明晚一开始就大点玩。

明晚你赢了钱就还我二百五十万,如果你明晚继续输,我今晚代你还的这二百五十

万,一个大洋也不用你还。

等于就是今晚你没有输一个大洋,我也没有赢一个大洋,我俩纯粹就是真正娱

乐了一晚上,你看可好?”

阮高参张了张嘴正要回黄虎,赢了钱,不想再玩的唐老板与赖市长两个人马上

抢过他的话,异口同声地喊:“阮高参,这么好的事,这么好的朋友,这么好的兄

弟,你今晚还赌什么呢?

二百五十万给你还掉多慷慨大方的朋友,兄弟,你自己亲兄弟可能还没有这份

感情。

这种兄弟情义赛过了三国中的桃园结义,你阮高参听他的,今晚别赌气了。”

听着赖市长与唐老板这些话的阮高参眼珠一转哈哈笑道:“他就是个仗义,义

字当头的钱王,他与我的关系非同一般,他的话我肯定听,就不玩了。”

说到此的阮高参抬起手在黄虎肩上重重地一拍跟着大喊:“兄弟,你不用给我

二百五十万,你只要把我刚借的放牛钱一百万还了就行。

我姓阮的不是贪婪之人,这一百万放牛钱传出去不好,有损我的名声。不知道

内情的人还会认为我姓阮的输得倾家荡产了,连个借钱的朋友都没有了,在借高利

贷生存。

老子就是再没钱,这玩赌博的钱还是有的,只是今晚带少了点而已。也好,通

过这件事让我懂得了什么人才是我阮某人真正的兄弟。”说到他双眼看着赖市长那

边,从鼻孔里连连发出了三声冷哼,就在黄虎肩上轻轻地拍了起来。

黄虎把桌上的大洋票抓起数了数,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叠数了几张出来一把抓

起递向赖市长笑道:“赖市长,这是一百五十万,我代阮高参给你,你是开门做生

意的人,你的钱更不能欠。”

赖市长接过大洋票数了一遍笑道:“你这个人真是明理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

了,今晚别走了就在这里玩,一起费用都免了。”

说到此他抬起手对着柜台那边招了招,大厅经理匆匆过来点头哈腰地问:“老

板,什么吩咐?”

赖市长抬手指着黄虎笑道:“以后这位来此玩,你们都要小心侍候,他如果要

钱,一百万之内直接给他,不用请示我,明白吗?”

经理马上一边双眼上下打量着黄虎,一边点头哈腰地连说:“知道,知道,知

了,我会通知下面的人小心侍候这位爷。”

黄虎对着经理手一招笑道:“那好,请你去把放利贷的人给我叫来,我还钱他

。”

经理一点头匆匆去了,很快放高贷的两个人一边走过来,一边问道:“那位老

板赢了?就还钱,这速度快,真是一时富贵,一时穷,赌博一条龙。”

黄虎嘿嘿笑道:“老子没有赢多少,把阮高参的借据给我,我代他还钱。”

一个收高利的汉子马上笑道:“好,好,好,按规矩,借一百万,散场就还是

还一百零一万。

过夜要还一百一十万,即然阮高参没有赢就还,我们给阮高参面子,还一百万

零五千就行。”说完他从袋子里掏出阮高参的借据递向黄虎,

黄虎接过借据看了看,几把将借据扯得稀烂向地上一扔。然后伸手掏出一叠大

洋票数几张递向收高利贷的人,

收高利贷的汉子数过大洋票又递回一张给黄虎笑道:“我刚才说了给阮高参面

子,只收五千利息,我是说话算话的人。”

黄虎没有伸手接大洋票,他嘿嘿笑道:“规矩不能破坏,行行都有自已的规则

,即然借就要按规矩办,一万送给你们了,你走吧!”说完他一边对着放高利贷的

两个人笑,一边抬起手向外直挥,示意放高利贷的两人走。

两个放高贷的两个个汉子,对着黄虎一躬身转身就走了。

黄虎站起来抱拳对着大家笑道:“赖市长,唐老板,各位老板,告辞,告辞了

。”说完他放下抱拳的手抬起一只脚准备走,

赖市长伸手一拦他笑道:“今晚我赢了,我请大家吃喝玩乐,大家看上那个女

人都行,我会派人给大家叫。”

黄虎放下脚对着赖市长嘻嘻一笑问道:“赖市长,我看上了你们这里的头牌胭

脂姑娘,你能让她陪我一晚上吗?”

赖市长轻轻地一摇头笑道:“兄弟那个姑娘不行,她被我的拜兄弟孙司令养了

。本来孙司令要接她去金屋藏娇的,后来我说她走了,我这里没有头牌了,孙司令

才没有接走她。

除了她其他姑娘你都可以点,我保证给你叫到,你想怎么玩都行。你给我个面

子,一起喝个酒,乐乐,明晚一起继续玩。”

黄虎侧头看了看阮高参,阮高参一点头笑道:“由你决定,你走我也走,我听

你的,尊重你的意见。”

黄虎抬起手一按他的肩笑道:“够意思,够仗义,我们就给赖市长面子,大家

一起喝个酒,乐乐。”

黄虎口中乐乐二字才落,赖市长马上站起来连说:“走,走,一起乐乐,兄弟

你给我面子,我以后也会大给你面子。

你们随心所欲地点酒,叫菜,叫女人,走,走。”说完最后两个走字,他抬起

左手往黄虎肩上一搭,推着黄虎就向前走了。

他与黄虎一边勾肩搭背地走,一边向黄虎介绍女人。他对黄虎的态度显得特别

客气,热情万分,将阮高参几个人却凉在了后头。

阮高参与几个跟在他俩后面的老板,个个心里顿时很反感赖市长这种有了新朋

友,忘了老朋友的态度。

大家到餐厅坐下,个个叫了自已喜欢的酒菜与作陪的女人就开始狂喝烂饮。

想挑起阮高参与赖市长之间产生矛盾的黄虎故意对着赖市长特别亲热,频频地

与他干杯,冷落着阮高参。

阮高参眼里看着黄虎与赖市长两个人的热乎劲,心里极为不爽,他闷闷不乐地

与坐在自已腿上的女人喝着斗气酒。

遭到了冷落的他一杯又一杯地下肚,很快他就喝得烂醉如泥地趴在了桌上。

黄虎没有理他等自已与赖市长喝好,玩好了,回酒店时才顺便让周富贵把他背

回了酒店。

0

第七章:挑拨离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