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溅上海滩>第一三五章:都是有心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三五章:都是有心人

小说:血溅上海滩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8/4/28 9:21:22

影佐祯昭听了傅筱庵的电话考虑了一阵就给张啸林打电话,他命令张啸林找到黄虎,自已绝不为难黄虎,他找黄虎是有事合作,有大钱赚。

张啸林听了影佐祯昭的电话马上从浙江赶往上海,他一到上海就发江湖令命所有人全力寻找黄虎。

他发完命令才回家,他走到还在打麻将的林桂生身边嘻嘻笑道:“大姐,你咋不同祯昭将军打个电话把兴国领回来算了呢?”

林桂生一摇头说:“我听人说黄虎己经来了上海,让他自己去找日本人,他与祯昭是兄弟,我不管这事了。”

张啸林马上问:“黄虎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去找他,然后让他给祯昭打电话把兴国领出来算了,孩子那么小关在里面这么久了多受罪。”

林桂生回答他:“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一直呆在你家里管家也没有来叫我,估计是黄虎没有出我家。

你帮忙找找,找到了让他来见我,我在你家输了不少钱烦死了。”

张啸林听了她这话不好再问,一个人走向了书房,他坐着脑子里则飞速地转。

他在判断有可能祯昭想利用兴国除掉黄虎,也有可能祯昭想招抚黄虎,这两种想法一直围在他脑子里转悠,他一时拿不定。

他反复地想,仔细地分析,最后他觉得祯昭招抚黄虎的可能性大点,他想到此决定

赌一把。

他左思右想只有自已主动亲自去找黄虎,找到黄虎与他好好谈谈,黄虎胆量大,手下人马功夫高,与他合作可以捞大钱。

他是湘西人,他不会长期呆在上海滩,自已利用他可以彻彻底底地接管杜月笙的地盘,打击黄金荣,自已独霸上海滩。

想到此他心血来潮,雄心万丈,他走出书房带着几个保镖坐车驶往夜来香,他想林桂生在自已这里,黄虎一定会去找喜子。

他在打黄虎的主意,黄虎也在想他的主意,黄虎把七十六号捅了一把。

日租界与公共界的报纸不敢登,但美租界,法租界,英租界的报纸都刊登了这件事。

日本人面子丢尽了,日本人马上澄清是军统的人干的。

黄虎看了报纸笑了一阵,他左思右想日本人还不放自已的儿子,肯定是祯昭在作梗,祯昭想自已向他低头,屈服,他再卖自已一个人情。

自已绝对不能这么干,干了会失面子不说,还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自已只能同祯昭同日本人硬碰硬,了解日本人的他知道日本人只怕强者,佩服强者。

他要再捅一下日本人,展现自已的势力,逼着日本人放自已的儿子,他抽完了一支雪茄就叫上青杆子,周富贵两个人去电信局。

到了电信局他摇通了傅筱庵的电话,电话一通他就大喊:“我是天津的吴佩乎给我叫傅筱庵听电话。”

傅筱庵的秘书报告傅筱庵,傅筱庵抓着电话就问:“大帅,您是不是想通了啊?如果您想通了,我可以代您转呈土肥将军。”

黄虎的心一惊略微想了想才说:“你把土肥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自己打电话给他。”

听了黄虎这话的傅筱庵先是心中一喜,他以为吴佩手乐意出山为日本人服务了。

但随后就是一惊,他马上反应过来了,土肥原贤二找过吴佩乎多次了,吴佩乎有土肥原贤二的电话号码。

他马上问:“你是谁?别装神弄鬼冒充大帅了。”

黄虎嘿嘿笑道:“傅兄,反应挺快啊?了不起,了不起,佩服,佩服了。七十六号的事你应该是报告了祯昭,祯昭怎么说的?

要不要我把你的市政府炸了呢?你知道我当年炸过孙传芳的办公楼吗?”

傅筱庵当即就说:“黄虎老弟,我知道你说得出做得到,你有种。

不过你别忘了当年是我向曹锟力荐封你为将军这件事,如今我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市长,你不帮我也就算了,你还来给我添堵,添乱,这说得过去吗?

你焖心自问,我以前干交通银行行长时没少照顾你,你不能这么坑我。”

黄虎哈哈笑道:“老兄,我不是同你过不去,我是同祯昭过不去,你知道他与我开公司的事,他奶奶的,他捞了不少钱。

如今他关着我儿子想要我低头没门,你告诉他三天之内不放我儿子出来,我要端了上海市政府,炸了宪兵司令部。”

傅筱庵马上说:“黄虎,我知道你敢干这些事,你精于此道。

不过做为你的兄长我有责任,义务奉劝你,识时务者为俊杰。

如今不少人都投了日本人,张学良几十万大军都不敢同日本人开战,他爹张作霖当年也是靠日本人才真正发起来的。

你不要螳臂当车,你脑子清醒一点,不久吴大帅,曹大帅都会投靠日本人。

你如果投靠了日本人绝对是高官,土肥原贤二不会亏待你,他待你如子侄,你应该感谢他,投奔他。

我告诉你,你如果太过份了,日本人会派飞机去炸你,你就后悔莫及了。

你相信我的话,日本人只要稳定巩固了战领区就会全面推进,你一个人拦不住的。

南京都搬去了重庆,你不要执迷不悟,你是个聪明人,不要倔强,一条道走到黑。

你归顺南京,南京并没有给一点好处你,南京一直在提防你,你又何必替南京卖命,你别傻好不好?我们兄弟多年不见了,坐下来好好聊聊,喝几杯咋样?”

黄虎眼睛一眨,主意来了,他嘿嘿一笑才说:“傅兄,我信你好了,你先把我儿子放了,我才敢与你见面,才敢同你聊,才敢同你喝酒。

要不你把祯昭老婆纯子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也行,这两件事,你选择其一好不好?”

傅筱庵略微想了想说:“黄虎,你儿子肯定会放的,如果不是祯昭将军力保,你儿子早枪毙了。祯昭将军待你如兄弟的,他是讲义气的,你真不能乱来,让他与我为难。

我与将军正在向岗村宁次郎求情,这需要一个过程,你儿子杀的军人,你知道这后果。如果你儿子死了,你杀我好了,我用自己的这条命担保你儿子不会死。

祯昭夫人又没有随军,她现在在家带孩子,她有三个孩子了。

我不知道她家电话,如果你要给她打电话你问祯昭,祯昭会告诉你。

你同将军打个电话,兄弟之间有事好好说,他一定鼎力助你,我把将军的电话号码告诉你,你认为咋样?”

黄虎想了一阵才回答他:“傅兄,你这么讲就是不给我面子,不想帮我,你想把这事全推祯昭身上。

你堂堂一市之长,这么个小事还摆不平吗?你叫我如何相信你?”

随着他口中你字落他就挂了电话,他知道自已嘴上功夫不行说不过傅筱庵,傅筱庵会说话,容易打动人心。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年在北京遇上了冯玉祥去向曹锟行贿讨将军的封号,他要杀了冯玉祥,结果就是被傅筱庵劝阻,打动了。

冯玉祥借着曹锟的封号迅速发展势力,曹锟后来果然上了冯玉祥的当,兵败山海关,让张作霖打进了北京。

黄虎个性耿直他最看不起冯玉祥的为人反复无常,经常反水,几易其主。

他也看不张作霖父子认为他们家就是靠着日本人起家的,张作霖把铁矿,煤矿,铜矿全卖给了日本人不说,还把铁路给了日本人经营,日本人在东北真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黄虎挂了电话心里很高兴,他算定傅筱庵一定害怕自已,一定会把自己的话传给影佐祯昭。

他走出电话局就叫辆马车驶向夜来香,他要去找喜子,让喜子摸清板田雄二的生活规律,他要活捉板田雄二,找出飞刀寄书的人。

此时张啸林正在夜来香里找喜子,张啸林大大咧咧地推开喜子办公室的门就问:“喜子,你师傅黄虎来过吗?”

喜子听他一来就叫自已喜子心里很不高兴,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他依然站起来抱拳连拱地说:“世叔来了,稀客,稀客,我刚从南京回来,不知道我师傅究竟来了没有?

我是听特务处的吴世宝打电话给我,讲我师傅的人袭击了特务处才匆匆赶来的。世叔,您请坐,请坐。”

说完他示意吴四宝给张啸林倒茶,吴四宝很不情愿地起身给张啸林倒茶。

张啸林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下,二郎腿一翘,就摇晃着腿了。

吴四宝把茶双手捧向他,他没有伸手接过吴四宝递向的自已茶,他只左手食指在茶桌上点了一下,示意吴四宝把茶放下。

吴四宝把茶放下,心里极不痛地就匆匆出去了,并关上了门。

喜子心里也不痛快,但他还是以小辈的礼节走近张啸林小声地问:“世叔,日理万机,如此之忙,还来我这小店,一定是对侄子有教导,关照。”

张啸林看着他先笑了笑,跟着抬手指了指自已旁边,示意喜子挨着自已坐下。

喜子坐下了张啸林问:“喜子,不要在我面前打马虎眼,你师傅这次的事儿弄大了。

打死几十个特务那不算个事,但打死了十八个宪兵,伤了九个这事就大了。

你告诉我你师傅究竟在哪里?我绝对没恶意,我只想送他赶紧走。

日本人撤了警戒,那是迷惑你师傅的,暗中正在紧密地搜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问完他就一侧头,双眼鼓鼓地瞪着了喜子。

喜子马上头连点地说:“我明白,我明白,我十分明白。

但我真不知道他来了,更不知道他在哪里?你也了解他,他要干事情了不可能找我,也不可能找你与林大姐,黄爷。

他是最怕连累朋友,兄弟的,他每次来上海干事我都不知道。这次如果不是吴四宝告诉我,我真是一点也不知情,如今黄爷退了,所有的事都我一个人忙。

我很累,刚从杭州回上海,家都没有回又去了南京。南京还没有妥,又听说出了这事,又匆匆回来,刚准备去问黄爷,您又来了。”

说完这些的喜子一脸苦瓜相地对着张啸林连连地叹气。

1

第一三五章:都是有心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