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溅上海滩>第一三六章:满满的诱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三六章:满满的诱惑

小说:血溅上海滩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8/4/29 9:24:02

  张啸林脸上皮肉抽了抽,抖了抖嘿嘿奸笑了两声又问:“喜子,你这些话我咋听

  起来不是个味儿,你不是骗啊叔吧?

  我今天可是有天大的好事找你与你师傅商量,你可千万别开玩笑,别忽悠阿叔,阿叔是一片好心来找你。”

  说完他的脸上就挂起了一幅极不相信的表情,头还微微对着喜子连摇了三次,表示他十分不相信喜子的话。

  喜子叹了声气,苦笑了一声,肯定地一点头说:“叔,您一年难来我这里一次,您这么忙的人,来了我这里我自然知道您是抬举我,关照我,我为什么要对您讲假话?

  对您讲假话对我没有半点好处,我不是傻瓜,我知道日后还靠您关照,提携我,我是真不知道他那里,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来了。

  要不我打电话问问黄爷与林大姐好吗?”问完他身体挪了挪就作势要起身,

  张啸林一把按着他说:“大侄子,即然你这么说了,我就信你了,我也就不同你扯这件事了。

  我开始同你扯正事,大事,你竖起耳朵听好,听仔细。

  我那个开在福旭路一八一号的赌场其实是我,杜月笙,黄金荣,哈吁鑫,龙涛五个人的。我是最大的股东,第二个是杜月笙,再是黄金荣他们三个人。

  如今我想扩大场地需要钱投,我想邀你师傅入股,所以我今天才来找你,你看到你师傅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他。

  杜月笙怕日本人,他走了,他留下他的一个舅子在这里。

  这个杂毛什么也不懂,仗着是杜月笙的舅子不卖我面子,前天我同他商量扩大场地,他居然拒绝不说还邀另外两个一起反对我的决议。

  这两个家伙也怕日本人担心扩大了场地,生意太好后日本人会抢,黄金荣含含糊糊不表态。

  我就想把他们三个赶走,由你师傅来接管,你去那赌场玩过吗?”

  喜子头连点地说:“去过,去过,生意那么好,杜月笙他们肯定不会退股的,这事你白费心思,白想了,黄爷肯定也不会退股。”说完他对着张啸林头连摇,

  张啸林冷哼了一声冷冷地说:“我当然知道他们不会退股,但如果你师傅来参股,有他支持我扩大,黄金荣就会明显表态倒向我这里了。

  这种事你不懂我一时也同你讲不明白,我只能这么讲杜月笙一个乡下娃子,泥腿,他第一次就差点死了是老子背着他冲出重围。

  他后来居然骑到了我与黄金荣头上,如果你师傅不收拾他那一顿,黄金荣都有可能被他踩下。

  杜月笙如今跑了他的不少人都投到了我门下,黄金荣退了,目前就我一个人撑着上海滩的江湖。

  假如你要起来,你师傅挺你,你很容易的,我诚心希望你能起来代替杜月笙。

  这事很简单只要你师傅做了杜月笙手下几个心腹,你转眼就起来了,你脑子差了那么一点点。

  你师傅把你委托给林大姐的目的,你没有明白,他其实就是希望你代替杜月笙的。

  任何一个人有你这么个背景早取代了杜月笙,杜月笙又没后台,他的后台就是林大姐,如果我是你,我早把阿杜灭了。

  如今他又靠上了戴笠,可是戴笠的势力在上海滩已经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你师傅以前就不卖戴笠的账,还抓着戴笠牵狗一样地游街,你师傅才真正有背景。

  你小子没有混好,你混好了早发了,我给你一个承诺,弄死杜月笙的舅子,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说到此他小声地对着喜子叽叽喳喳地讲了起来,喜子一边听,一边头连点,脸色还不停地变。

  张啸林讲完了双眼对着喜子眨了眨,嘴努了努,示意喜子说话。

  喜子喉结处一动重重地咽了口口水才小声地说:“这事能干吗?一旦传出去,我在江湖上如何立足?我师傅最恨玩阴的。”

  张啸林随即长叹了一声说:“你咋这么蠢,你要挑起杜月笙与你师傅产生矛盾,你师傅脾气不好,他一动怒,杜月笙死定了。

  你师傅的人要灭掉杜月笙的人那不是分分秒秒的事吗?如今日本人都不敢杀兴国为什么吗?就是他们清楚你师傅的势力。

  这是你小子翻身,取代杜月苼的最好机会,你自已有一帮人,只要你师傅帮你一把你就成了。

  等生米煮成了熟饭,木已成舟,林大姐,黄金荣也拿你没辙,他们只能默认。

  其他老东西根本不敢吭声,他们看到你师傅就怕,你仔细想想,好好考虑。

  你这种人前怕狼,后怕虎,我懒得同你费精神,浪费口水了。

  我只想告诉你,我那赌场的生意已经超了大世界的赌场的生意,你清醒一点,老子忙死了,我走了。”

  说完他站起来就走,

  喜子马上站起来跟上他说:“世叔,你难来一次,喝杯酒再走,日本女人也有,我帮你叫个。”

  张啸林一摇头,一边向外走,一边说:“我那里多的是女人,日本,英国,朝鲜,大韩,什么国的都有。

  我真的很忙,不为这事,我还真懒得来这里,今天不喝了,等你师傅来了一起喝。”

  喜子把张啸林这回客气地送上车,才往办公室走,张啸林的话让他产生了想法,他的脑子转开了。

  张啸林刚走不久,黄虎来了,他让马车停在夜来香对面。

  他下了车就让周富贵先到夜来香去看看喜子在不在?

  周富贵进了夜来香直接走向喜子的办公室。

  他到门口抬起手“咚,咚,咚!”敲了三声,

  里面的喜子以为是吴四宝,他大喊:“别敲了,进来,我烦死了。”

  周富贵打开门闪身进去一看没人便关上门嘻嘻笑道:“师兄,我来了。”

  喜子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化了点妆的周富贵,好一阵才问:“你,你,你是谁啊?”

  周富贵哈哈笑道:“我是周富贵,师傅给我化了一下妆而已。”

  喜子忙冲口而出地问:“师傅来了没有?”

  周富贵点了点头说:“在对面他让我先来看看,有没有日本特务盯着你,你在不在?”

  喜子哈哈笑道:“没事,没事,日本特务我基本上认识,有两个在这里玩是我兄弟,不会有事。

  你坐着我去请师傅,你要喝什么?我叫人送,你打电话也行。”

  周富贵一摇头说:“我去叫师傅,你四下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如果有我们就走,师傅不想给你招麻烦。”

  喜子一点头说:“好,好,好,你去叫师傅我去清场子,如果有外人我就丢眼神你,你们就不进我办公室了,安全第一。”

  说完他站起来推着周富贵的肩向外走,

  周富贵下了楼,横过马路走近黄虎笑道:“师兄,他说没有问题,特务处有人在那里玩是他兄弟,我让他再去查查,我们等一会儿。”

  黄虎点了点头,三个人就站着没动,只双眼瞪着夜来香门口。

  不一会儿,喜子来了,他匆匆走近黄虎就满脸堆笑地说:“师傅,你弄这样真是难认出了,幸好刚才周富贵有来不然会弄出笑话了。您请,您请,您请。”

  说完他一边头连点,腰直哈,一边就朝对面连连伸手了。

  黄虎没有吭声,他只背着双手缓缓地向前走。

  刘喜子见他不吭声心里就打鼓了,他以为黄虎因为儿子的事很生自己的气,他跟在黄虎左下侧一边走,一边脑子飞速地转。

  进了办公室,黄虎一屁股坐下就问:“我听说兴国的事还发生了飞刀寄书,这事你有查过吗?”

  喜子脸一红给他恭敬地递上了茶才小声地说:“我问了几个人,这事千真正万确,但那纸上究竟是写的什么就没有人知道。

  飞刀寄书是寄在日本宪兵调查科板田雄二的床头,当时板田雄二有拿给我的一个兄弟

  看,可我这个兄弟不识字。

  除了他见过之外,再无其他人见过了,所以没有人知道究竟写了啥,?是那个投的?”

  黄虎“哦!”了声说:“这么说来日本人并不相信投靠他们的这些特务,即然这

  个见过纸条的人是你兄弟,有机会你找他来见见我,我仔细问问。”

  喜子马上说:“这人你认识他在上面给我看赌场,我马上去叫他来。”

  说完他就准备转身,

  黄虎说:“等等,在这里方便吗?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吗?今晚还是不要见了,你不要与这些汉奸,特务纠缠到一起。

  我告你,我的门人,徒弟不可以成汉奸,这是底线。”

  喜子忙说:“师傅,有的人投靠日本人并不是汉奸,纯粹是为了生存,去混一份薪水而已。

  我就认为我这个兄弟吴四宝还有张啸林他们并不想为日本人卖命,他们眼里根本就没有把日本人当回事。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当汉奸,我把这个人叫来,你看看我保证他不会出卖您。

  他佩服,崇拜你,他就是第一找日本人要求放了兴国的人。

  为这事日本人还把他训了一顿,把他的副中队长也撤了,他是个血性汉子,你还是见见问问的好。”

  说完这些他双眼直直地望着了黄虎,黄虎一点头他匆匆出去了。

  他的背影一出门,黄虎就安排青杆子去楼梯口守着,安排周富贵到走廊盯着。

  不一会儿,喜子领着牛高马大一脸横肉的吴四宝来了。

  吴四宝进来匆匆几步走近黄虎就“扑通!”一声跪下大喊:“恩公,您来了,想死我,我一直对您的恩情念念不忘,可惜没有机会报答,令公子的事,我真是羞愧。”

  感到莫名其妙的黄虎双手托起他连说:“兄弟,你可能误会了,认错人了,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不可能对你有过帮助。”有人送花加更

  感谢昨天送我花的郝子先知与那位收藏的朋友,本人第一来这里开书,没有熟面孔,希望你们以后多多捧场,拜谢,拜谢了,

3

第一三六章:满满的诱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