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丛林军魂>第一章 魔鬼战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魔鬼战士

小说:丛林军魂 作者:冷血孤鹰 更新时间:2018/3/13 5:00:07

中缅边境

天色刚刚微微亮,晨光缕缕透丛林,风吹树枝叶儿飘,炮声轰鸣破宁静.

缅甸敢邦地区全面持续爆发内战,主要交战双方是缅甸政府军与敢邦当地少数民族武装,这场冲突持续已久,导致数万边境地区村民逃入我国西南边境.

一路上五星红旗飘扬在逃难的人群中,拖儿带女,男女老少井然有序的住进难民安置区.

与此同时,不少人却选择进入敢邦地区,目的当然是发财.

敢邦当地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是靠赌场与红灯区,还有木材、玉石、野生动物等等.

最出名的当然是毒品了,很多年以来毒品屡禁不止,毒品带来的流血牺牲不在少数,为此我国成立了边防武警与武警缉毒大队,重点整治西南边防毒品问题.

野人山,号称魔鬼居住的地方,这里是危险死亡丛林,山与山十分险峻,丛林里面更是沼泽地延绵不断,山大山高,树非常茂密,猛兽怪兽多而狂,蚊虫、蚂蝗、毒蛇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野人山生活着一群不与文明人交往的“野人”,这些人深居大山,与野人山的热带雨林、火山世世代代神秘相伴.

某年某月某日

一位当地野人手拿弓箭正在狩猎,一头野猪已经几乎插翅难逃,可就在弓箭射出之后,弓箭没有射中野猪,射在了血木树上,这位野人上前去拔出弓箭,看见树上正在流着滚滚浓血,瞬间惊呆了.

“啊!”

惊天动地的惊吓声回荡在野人山丛林,此野人赶快扔掉手中的弓箭与弓疯狂逃跑.

惊吓声不断回荡在野人山胡康河谷:“树成魔鬼啦!”

据当地人传说,野人山上发现了一棵价值连城的血木树,有人愿意出6000万美金买下此树,此后血木树的价格一直飙升,为了发财,不少人踏足死亡丛林,但是要找到这棵血木树却要付出九死一生的危险.

血木树号称树王,树干全身在烛光下晶莹剔透,看不见年轮,而且这种树有灵性,住在灵魂助长之地.

当地人还流传,如果能够在野人山丛林里面住上三天,就可以称为“魔鬼战士!”

此消息一传出,上野人山寻宝的人非常至多,但一直却没人找到血木树,而且有人不断的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生命.

野人山是可以被征服的,抗日战争时期就有一群人在中华民族危亡之际踏足野人山,用血肉之躯征服野人山的危险.

是中国人,都应该记住一群人,他们就是中国远征军!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丧心病狂,想凭借日本当时国强民富与野心勃勃的狂妄自大之举,想一举侵吞中国,虽然当时的中国国力薄弱,各地生活基本条件非常落后,但还是有无数的中华儿女不愿做亡国奴,用血肉之躯与日本侵略者奋起抵抗.

整个二战丛林战争,恐怕就是属于野人山丛林战役最为血腥了,数万中国远征军将士没有牺牲在战场上,他们牺牲在了危险的野人山,数万名远征军将士翻越野人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与丧心病狂的日寇决战,不让日寇在中国的天地上猖狂之极,牺牲的这几万远征军将士永远值得每一位中国人铭记,他们虽然没有多少人留下名字,但是他们留下了中国人的精气神,他们都有共同的名字,中国远征军!

当年训练有素、战斗力强悍的日军还拥有让盟军胆寒的武士道精神,抗战初期,日本侵略者打得盟军节节败退,中国的国土面积也有一大半区域沦陷,可中国人硬是在血腥的杀戮中屹立不倒,中国人用血肉之躯抵挡日军的飞机坦克大炮,那一声视死如归的呐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让每一个英勇的中国人团结在一起,直至取得最后的抗日战争胜利!

世界上著名的这场丛林野人山之战,你日本人不怕死,我中国人更有比你强的力量,英勇顽强的远征军后来被世人所赞,那么远征军的英勇顽强在野人山真实的情景是怎样的呢?

中国远征军第5军在野人山陷入弹尽粮绝,疾病碎裂,军心涣散,大量远中国征军官兵病死饿死,塌足到了蚂蝗堆里,只要爬不起来,数小时,人就会变成一堆白骨,虽然这些远征军官兵没有死在日本人手上,但是这笔血债肯定要算在日本人那些魔爪头上,这些都是日本军国主义魔头们欠下中国人的血债之一.

不忘国耻,勿忘中华儿女为抗日牺牲的同志们!勿忘远中国征军将士!

胡康河谷,是中国人灵魂筑起的英雄之地,这里是千千万万中国军人抗击日本侵略者用滴血留下的英雄凯歌!

为什么在牺牲的远征军战士骨骸里会长出一棵血木树呢?依我说,血木树不是血木树,这棵血木树的血是用中国人的鲜血染红的,这棵血木树只配中国人拥有.

差不多十五年时间,先后有五人找到血木树的位置,毒贩貌莱最先找到血木树的位置.

之后“金色蜘蛛”残余,塞斯布.塔鲁恩、腾田小四郎、内米亚以及伊斯萨尔汗也找到了血木树生长的位置,不过得等,得等到数年,数年后,血木树茁壮成长的时候,腾田小四郎决定把血木树移植回日本,可他只是一个“金色蜘蛛”里面的魔头之一,他配拥有这棵血木树吗?

这棵血木树上只配挂上五星红旗.

探秘寻宝上野人山的人,迄今为止只找到了一棵血木树,找到这棵学木树的人是一群武装毒贩与“金色蜘蛛”,他们发现学木树的时候,血木树尚且年幼,都选择了等.

不过武装毒贩把血木树的树枝制成了两颗双长尖四角星,在晶莹剔透的双长尖四角星里面,武装毒贩刻画了微型地图在里面.

第一颗双长尖四角星刻画的是野人山发现血木树的位置.

第二颗双长尖四角星里面刻画的是武装毒贩加工毒品的位置.

而如今,这两颗双长尖四角星都在了中国军人手中,昔日边防武警战士,今日猎豹突击队队员王科手中的双长尖四角星里面刻画的是一张野人山血木树发现点.

另一颗双长尖四角星在边防武警战士杨建勋手中,是毒品加工点隐蔽位置,王科与杨建勋曾经都是边防武警战士,他们抓捕武装毒贩的时候各自缴获了一颗双长尖四角星,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双长尖四角星里面的秘密.

什么是战争?

国破家亡,百姓疾苦,国土时不时出现蘑菇云,时不时都有人员伤亡报告,几乎新闻天天都会关注战争进态.

为什么有些人不愿意让战争停止?答案就是军火供应商的利益来自战争.

亚洲也是一块不安静的净土,许多小国家内战不断.

打仗需要消耗金钱,消耗物资,消耗生存之地,消耗武器弹药,消耗宝贵的生命.

为什么要打仗?战争利益其实就是最可怕的敌人.

没有钱怎么打仗?黄金少不够用怎么办?来自中东的褐色海洛因成为获取战争物资的主要手段,一片安静的土地,种土豆够一家人吃很久很久,土豆却没有毒品那么有价值,足足一吨土豆能够换多少钱?一吨纯度非常高的毒品价值十亿多美金,虽然十多亿美金买不了那么多明星武器,但是买杂牌武器还是可以买不少,用毒品换取武器,成了某些民族武装分子的最直接有效的经济来源.

世界各国的警察都为此付出了许多努力,制毒运毒的方法千姿百态,抓捕毒贩、灭绝毒源的方法也是千势万样.

战争如果有希望胜利,请战斗力强悍的雇佣兵能够打胜仗吗?

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靠石油不是唯一的办法,请雇佣兵能够在这些国家打胜仗吗?

“能!肯定能!”国际雇佣兵战斗力是国际公认的,但是请雇佣兵的价格高得让一般的国衰体弱的国家或者武装分子难以承受,更不用说买明星武器了.

种毒品就不一样了,价格比农作物一下子提高了不知多少倍,比黄金还贵的价格,比石油容易开发,足足一吨有余的褐色海洛因来自中东,悄悄地进入三不管地带,准备在制成成品,这里交易流向世界各地.

住进野人山的“魔鬼战士”许智,昔日中国解放军野战侦察兵战士丛林蛟龙,已经在胡康河谷等候腾田小四郎已经接近差不多5个春秋,这五年时间,许智由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变成了一个黑发飘飘、胡须飘飘的野人,如今,血木树快要长大了,腾田小四郎也差不多快要来了,一把乌黑透亮的四棱军刀正等待着腾田小四郎.

中缅边境旅游区

叶丽莉开车与好朋友杨建勋一起到中缅边境七日游玩.

在缅甸交错的摩托车大军中,杨建勋只是晃眼一看,一辆摩托车上的人居然是秦珍莉的面容与杨建勋擦肩而过.

杨建勋马上看着摩托车自言自语:“我不会看错的,她一定就是秦妹妹,她去缅甸干什么?”

杨建勋马上拨打秦珍莉的电话,可秦珍莉的电话号码一直在欠费的状态中.

不管三七二十一,杨建勋瞬间消失在了叶丽莉身旁.

杨建勋趁身旁四处无人,跳出旅游景区,从下公路进入敢邦想一看究竟,可摩托车已经走远.

杨建勋跳上一辆三轮拉客车,着急的说:“快,快开车,给我追上前面那辆摩托车。”

叶丽莉回头,没有看见杨建勋的影子,马上纳闷的喊:“勋哥!勋哥!勋哥跑到哪里去了?”

可是周围没有杨建勋的影子,也没有人回答,只有一些旅客傻眼,因为叶丽莉的美貌一直盯着叶丽莉.

叶丽莉胆怯,有些担心,马上拿出手机拨打杨建勋的电话.

“快点快点,追上去。”杨建勋心里焦急万分.

“这是最快速度啦!”

敢邦道路泥路不平,坑坑洼洼,三轮车一路颠簸.

杨建勋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妹儿。”

“勋哥!你在哪里啊?我一个人好害怕啊!”

“妹儿,你先听我说,勋哥现在有点急事,你先回国,不要游玩了,自己坐飞机先回家,车我给你开回去,我可能要过几天才会回去,以后我会给你解释的,记住啊,路上一定要小心一点啊,还有告诉旅游团,就说我有急事,要先走了,到了安全的地方记得给勋哥报平安。”

“勋哥!你有什么急事啊?”

杨建勋已经挂了电话,叶丽莉再次拨打,发现杨建勋的电话已经不在服务区.

“这勋哥今天是怎么了?一声不响,莫名其妙就消失了,这里到四川的路途遥远,怎么办啊?勋哥!你不会真的不管我了吧?”

叶丽莉万般无奈,一拨打再拨打杨建勋的手机,都不在服务区,也只有提前结束这次边境游玩.

缅甸敢邦红灯区

三轮车缓缓停下,杨建勋马上跳下车,几人都在给钱,人民币,在敢邦地区流行用人民币,杨建勋看着前面停在红灯区的摩托车掏出50元钱然后跑了.

三轮车司机赶快拿着50块钱猛追杨建勋,不要脸的说:“先生,你的钱还不够给,你还要再给我50块。”

杨建勋看着50块钱纳闷了,别人都给的是20块钱,自己却要付100元钱,怎么回事?

杨建勋纳闷的说:“别人都给20块,你为什么要收我100块?”

“因为你是中国人,中国人有钱,坐我的车当然要贵一点点啦。”

“去你妈的,你去抢好了。”杨建勋生气的握着拳头.

司机拉着杨建勋的右臂说:“你不给,你信不信我去找警察抓你?”

杨建勋点点头,非常严肃的掏出100元人民币递给司机,三轮车司机完全没有意识到后果,只觉得今天的收入还不错.

杨建勋头上冒着浓烟,生气的说:“拿去,我再给你100块,我一共给你250块钱,都拿去吧!不用找了。”

司机拿着钱高兴的说:“谢谢啊!还是中国人有钱大方!”

“咚”的一声巨响,三轮车倒在地上砸了个粉身脆骨.

原来是杨建勋付钱以后发怒,跑到三轮车前,面对三轮车顶,直接来了个大力侧踢,年代久远的三轮车倒地,摩擦滚了好远,油箱不断滚流出油.

“嘭”的爆炸声

突然,三轮车发动机处因为油不断涌向发动机而起火,三轮车瞬间起火燃烧,爆炸.

火花四溅,刺眼红亮,各处的人儿的眼睛一下子就盯了过来.

“这250块钱是三轮车的医疗费,下次让我再看见你敢黑中国人,这三轮车就是你的下场。”

杨建勋对司机说完就消失了.

“唉……唉……。”司机到处找杨建勋,却不知道杨建勋在哪里去了,手中拿着250元钱傻了.

杨建勋走进敢邦红灯区,看见摩托车就停在一家大门口,可大门口已经关闭.

杨建勋看了看楼上,马上决定走后窗去看看.

此时,一位缅甸性工作着拉着杨建勋娇气的说:“大哥!大哥!到家里玩一会吧,我算你便宜。”

“滚开。”杨建勋手用力一甩,跑到街道后面去了.

这名性工作者发现了杨建勋手臂上的双长尖四角星,一看就知道这是丈夫桑德之物,或者是桑德同伴貌莱之物.

这名性工作者叫团玛,伤心难过的样子,没有人能够明白她,她的男人不在关心她.

一楼隐蔽的房间,秦珍莉把借来的5000元钱递给吴定刚,毒瘾痛苦发作,痛苦的说:“快,把货给我。”

吴定刚简单的数数钱,拿出一袋十克左右的海洛因拿在手上说:“你这么漂亮,完全可以不用钱,哎……,哎……先别急啊,到二楼房间里,嘿嘿嘿。”

吴定刚马上走上楼,秦珍莉精神恍惚,痛苦的跟着去了.

杨建勋爬上二楼后窗户,仔细一看,屋里的情景不堪入目,杨建勋两只眼睛痛苦不堪,秦珍莉正在吸毒.

海洛因,让人痛苦不堪的毒品,长期吸食会严重的影响身体健康,吸食初期,吸毒者会有短暂的性欲,但这只是一种可怕的假象,其实吸毒者更多的是慢慢的痛苦与心理变态,海洛因特别是对人体神经系统伤害最大,吸食海洛因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上瘾,而且难以戒除毒瘾.

秦珍莉吸食海洛因后性欲有些发作,只觉得身体上穿的衣服都是多余,开始慢慢失去控制,慢慢的揭开衣服上纽扣.

提供毒品给秦珍莉的吴定刚,(吴定刚是缅甸人,有名无姓,是提供毒品的头目之一)吴定刚走到秦珍莉面前,慢慢的摸秦珍莉的后背,看见秦珍莉的美貌,起了色心,吴定刚开始流口水,色胆包天的说:“我来帮你脱……。”

“嘣”的一声,后窗户玻璃掉路满地.

“啊!”杨建勋疯了,拳头砸破玻璃,惊天怒吼.

杨建勋飞着痛苦的眼泪,右手怒砸破窗户玻璃,顾不上右手鲜血直流,怒火攻心冲进房间.

杨建勋跳进房间,毫不客气的说:“我操你妈,你在往哪里摸?他是谁你知道吗?”杨建勋怒火攻心,一记重重的横扫腿踢在吴定刚脸上.

“噼里啪啦”吴定刚身体重重的碰在桌上,桌上的水壶与杯子砸烂一地.

“啊……,快来人啊!”吴定刚摸着后背痛苦的挣扎呼唤楼下的同伴.

正在一楼抽烟的两名陪同人员听见楼上有打斗声快速冲上楼.

杨建勋把一袋海洛因踩在脚下,吴定刚身上没有想到又掉下许多避孕套与彩色麻古.

“勋哥!我……。”秦珍莉有气无力的喊着杨建勋.

杨建勋痛苦大声怒吼:“看看你的样子,为什么你还不把毒瘾戒了?你还是让人充满幻想的豆花西施吗?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会这样子?”

杨建勋在云南边防武警服役以前经常遇到毒贩,一看见毒品,杨建勋就对毒品一目了然,掉落一地的毒品,是些什么毒品心中都是清清楚楚的,杨建勋擦去痛苦流出的眼泪,生气的又一脚重重的180度转身后踢,踢在吴定刚胸脯上.

“嘣”的一声.

“嘭”的一声.

吴定刚身体弹在化妆柜台上,一面不大不小的玻璃镜片掉在地上打破.

两名毒贩同伙冲进房间,杨建勋右手一记超过150公斤的金刚拳直接打在最先进入房间的毒贩同伙头上,木门直接被头砸成碎片,晕死过去.

“呀!”

另一名毒贩同伙刚拿出匕首,还没有来得及出匕首.

杨建勋720度连续转体双腿飞扫,改名毒贩同伙头部被杨建勋连续换腿扫中.

“嘭”的一声.

这名毒贩同伴的头砸破玻璃,鲜血直流,杨建勋再90转身使用后踢腿,踢在这名毒贩同伙的肚子上.

“嘭呲”的一声,这名毒贩同伙的身体直接滚出窗户外,摔在阳台过道上.

“呀……,救命啊!死人啦!”下面的性工作者连忙呼救.

“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杨建勋踩着破烂的玻璃渣,捡起麻古与避孕套,对身体僵硬动弹不得的吴定刚凶悍的说:“你,张开嘴,把这里的毒品、避孕套全部给我吃了。”

吴定刚轻轻的摇头,痛苦的说:“小弟,这些……这些是不能吃的,吃了会死人的。”

“你原来知道这不能吃啊?”杨建勋满脸怒气,大声怒吼:“你,今天必须给老子吃了它,如果你不吃,我打掉你所有的牙齿,快点吃。”

“这……这……这些东西真的不能吃。”吴定刚拖着疼痛的身躯慢慢往后移.

“这些东西你知道害了多少人吗?我在边防执勤期间,亲眼目睹了,孕妇吃了装满毒品的避孕套,她们为了钱,脱光衣服与中国武警战士顽抗,孕妇们小孩保不住,自己生命也有危险;还有邻国小孩带着毒品、引线炸弹进入中国,武装毒贩带着武器、毒品进入中国牟取暴利,都是你们这些家伙干的好事,你们制毒却不吸毒,马上给我吃了它,快点我没有耐性了。”

杨建勋把毒品与避孕套丢在吴定刚身体上.

杨建勋捡起一块玻璃渣对着吴定刚,冷冰冰的痛苦直言:“今天你敢伤害我们心爱的女人,老子要让你爽歪歪,你今天不吃,老子马上打掉你的下颚。”

敢邦地区的警察正在向杨建勋所在位置赶来,一路颠簸的车辆,让一位缅甸警察的帽子在路途中掉落.

“我的帽子掉了为什么不停车?”

司机一脚急刹车,该名警察的头重重的撞在玻胶挡板上.

“啊!你怎么开车的?我叫你不会开车,我叫你不会开车……。”指挥棒不断挥舞打司机.

司机赶快下车去为其捡帽子.

杨建勋抱着秦珍莉准备离开,可秦珍莉指着海洛因还在有气无力的说:“勋哥!勋哥那些货是我花钱买的。”

杨建勋捡起一块玻璃碎片放在秦珍莉眼前说:“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你为什么会这样啊?啊!”

杨建勋打开水龙头,准备把海洛因与麻古直接冲进下水道.

可秦珍莉拉着杨建勋的手不开放,苦声哀求:“勋哥!不要啊!这些都是好东西,我不能没有它……。”

秦珍莉苦苦相逼,杨建勋无奈,只有把秦珍莉打晕,再接着把所有毒品冲进下水道.

杨建勋轻轻的摸着秦珍莉凌乱的头发,伤心欲绝的自言自语:“秦妹妹,你为什么会成了这个样子?铁桥猴子看见你这个样子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啊?”

杨建勋轻轻的抱起秦珍莉准备离开,走到过道处,杨建勋突然又走了回去,看着痛苦挣扎的吴定刚,杨建勋自言自语:“干脆我好人坏人一起做了。”

“我大哥是赌场的老大,他不会放过你的……。”

“记住,我叫中国军人!今天我要为我们国家被毒品害过的人报仇,呀……!”

“啊!”

“咚”的一记有力的金刚腿踢在吴定刚胸口前.

“嘭”的一声.

“咚呲”一声,吴定刚身体碰撞在墙面上两声飞扑落地,生死未知.

杨建勋放下秦珍莉,再拉起吴定刚,再用一记有力的侧踢将吴定刚直接踢下二楼后窗.

“咚”的一声,随后,杨建勋再抱起秦珍莉离开.

杨建勋赶紧抱着秦珍莉走下一楼,缓缓的打开门.

杨建勋抱着秦珍莉走出大街,没有想到刚才那位性工作者骑着电瓶车对杨建勋说:“快,快上车,跟我去,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现在警察快要来了。”

杨建勋一头雾水,事情也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见远处的警察,杨建勋为了秦珍莉的安全,就坐着团玛的电瓶车逃去了野人山死亡丛林.

三人徒步进入野人山丛林.

杨建勋背着秦珍莉边跑边流大汗说:“这里是野人山,你想害死我们啊?”

这位性工作者气喘吁吁的说:“你放心!这里……住有一个中国怪人,我……我认识他,以前我救过他,他的功夫……很厉害,他可以救你,刚才你打的人是……这里的赌场老大是他的哥哥,拉伦会派人杀了你们的。”

野人山胡康河谷.

许智等候已久的腾田小四郎终于出现在了眼前,曾经疯狂的“金色蜘蛛”还想借血木树东山再起,不过他们没有想到许智还活着,许智甩掉已经脏乱的烂衣,穿上了退伍时部队发的丛林迷彩服,一把专杀畜生的四棱军刀正等候着腾田小四郎.

许智曾经在泰国卧底时遇到过部分“金色蜘蛛”,打黑拳,运输武器弹药及毒品,许智与恶魔明争暗斗,虽然双方交手各有胜负,但是腾田小四郎在“金色蜘蛛”抓到内部叛徒许智的时候,用重重的一脚踢晕了许智,为此许智一直不肯回到祖国,誓言在野人山等候腾田小四郎,为牺牲的战友邓先勇报仇.

腾田小四郎与“金色蜘蛛”其他两名成员,正在不辞辛苦的赶往血木树所在位置,想凭借血木树带来的意外之财重建“金色蜘蛛”.

“金色蜘蛛”最厉害的头子,塞斯布.塔鲁恩正在野人山下抽着烟,等着腾田小四郎一伙三人移植血木树交易.

没有想到,此时,退伍武警士官杨建勋背着秦珍莉冲了过来.

塞斯布.塔鲁恩扔掉烟头,面对杨建勋与团玛,拔出两把凶残的勾魂刀.

“啊!”团玛看见塞斯布.塔鲁恩拔出勾魂刀凶狠的样子吓住了.

杨建勋看见塞斯布.塔鲁恩感觉到了情况不妙,停下脚步,擦去汗水,杨建勋身上所有的人民币掏出给团玛,紧张的说:“请你帮我想办法把她送到安全地带……。”

“可我现在真的走不动路了。”团玛身体不断的颤抖.

“你不用怕,帮我扶着她,到远一点的地方去等我。”

“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这双长尖四角星的主人现在在哪里啊?”团玛拉着杨建勋的双手痛苦着急的问.

“你……?还是等我打完这场淘汰赛再说吧。”

塞斯布.塔鲁恩扔了一把勾魂刀丢在杨建勋面前,自己手中也露出凶残的勾魂刀对着杨建勋,刀锋锋芒毕露.

塞斯布.塔鲁恩冰冷又自信满满的发音:“你是中——国——人?”

杨建勋上前踢开勾魂刀,左右看了看有没有其他可用的武器,勾勾手指示意放马过来.

双方血战一触即发.

腾田小四郎指着胡康河谷自信满满的说:“那杀头就是血木树的位置,我们天黑前应该可以到达,终于可以带走它了。”

“哦,见鬼,这里真的太危险了,我宁愿在沙漠当金色蜘蛛,也不愿意在这里成为魔鬼战士。”伊斯萨尔汗去除身上的蚊虫,痛苦不堪的说.

“可爱的6000万美金,可恶的死亡丛林,6000万美金我们能够分多少啊?”内米亚问腾田小四郎.

“先要得到血木树再说以后的话好不好?”

“真的不想来这该死的地方,我不想再往前走了,哦,天哪,你看看,这里到处都是魔鬼。”

蚊虫,树怪,爬虫,毒蛇,蚂蝗,各种地虫应有尽有.

许智悄悄地站在三位恶魔身后,昔日的丛林蛟龙,今日的魔鬼战士,不断的摸着手中的四棱军刀.

胡康河谷,一个“野人”的身影悄悄地抵达腾田小四郎身后,这三名“金色蜘蛛”毫无察觉,三位恶魔走山路太耗体力了,是许智出手的机会了,许智马上拔出四棱军刀.

“咚”的一声.

“唰”的四棱军刀刺吻两声.

许智直接从身后偷袭三位恶魔,用最快的速度冲刺跳起先踢倒腾田小四郎.

睁眼瞬间,许智左右猛的双刺,“金色蜘蛛”两名武装分子直接被四棱军刀刺穿身体,虽然金色蜘蛛的人员战斗力很强,并没有马上倒下,但是被四棱军刀刺过的人是必死无疑,许智赶快跑进密林中.

四棱军刀是祖国新型研发的冷兵器,是在三菱军刀上改进的,最主要的杀伤力来自血槽里锋利的倒尖,只要四棱军刀刺进身体一拔出,人会瞬间失去抵抗力.

“哒哒哒……哒哒哒”

腾田小四郎转身后,马上打开枪的保险,手中的M4A1卡宾枪连续向许智发射子弹,一发发穿透力强劲的子弹极速飞穿丛林间,许多常绿灌木被穿透,打得碎片震荡零落.

许智已不知去向.

腾田小四郎对音频着急的大喊:“塔鲁恩将军,我们遭到了野人袭击,内米亚和伊斯萨尔汗都被杀死了。”

许智跳下顾满青崖,用力抓住树干,躲避子弹的攻击,不断反跳,等待机会反击.

“你在说什么?该死的。”塞斯布.塔鲁恩听了非常着急.

拼得非常吃力的杨建勋已被塞斯布.塔鲁恩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就在塞斯布.塔鲁恩紧张的时候,杨建勋终于抓住机会,一脚侧踢重重的踢在了塞斯布.塔鲁恩左脸颊下,强有侧踢力量让塞斯布.塔鲁恩脸上的汗水成花飞舞.

塞斯布.塔鲁恩滚下山沟,勉强用力站起来,杨建勋再冲刺用后弹腿重重的踢在塞斯布.塔鲁恩胸口.

“啊!”塞斯布被踢进麻刺草笼中.

杨建勋再冲上前的时候,勾魂刀突然飞出,杨建勋赶快转身跳开.

“咚”的一声,勾魂刀插在树干上左右摇晃.

杨建勋快速起身,可此时塞斯布.塔鲁恩已经不知去向.

杨建勋把衣服脱下,盖在秦珍莉的头上,防止秦珍莉被蚊虫咬伤.

“哒哒哒……哒哒哒”腾田小四郎发射完了弹夹所有的子弹,马上又换上新弹夹,看着前方目不转睛.

胡康河谷山脚处,就在这个地方,许智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恶魔上钩.

又一个绿色影子出现在了腾田小四郎眼中,“哒哒哒……哒哒哒”又一排排子弹向许智猛烈发射.

“唏”的一声,射出许多地弓箭,其中一把地弓箭穿透了腾田小四郎的脚干.

“啊!”腾田小四郎痛苦惨叫.

腾田小四郎无助,只有把枪口插在地上,“啊!”痛苦的拔出地弓箭.

突然,一个重重的后弹腿踢开了腾田小四郎手中的卡宾枪,腾田小四郎刚刚想拔刀的时候,许智手中的四棱军刀“唪”的一声,凶猛的刺进了腾田小四郎的心脏.

许智瞪眼睁圆标准的普通话说:“腾田小四郎,我只是想送你回日本,本来想让你回家给你们日本人民带句话,不过我还是想算了,你不行了。”

说完,许智赶快拔出四棱军刀快步退后,这几秒钟,腾田小四郎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反映的时间.

“你……你是谁?为什么……?”四棱军刀一拔出,腾田小四郎一下子失去了抵抗力,只是想在临死前知道许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他.

许智脱下衣服擦去四棱军刀上的血迹,腾田小四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用最后的睁眼看着许智.

“四年多时间了,我等这一天足足四年多时间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现在我可以骄傲的回家了,邓先勇战友,你现在放心的去了!因为腾田小四郎已经无药可救了。”

许智的眼睛流出了心酸的眼泪.

许智再拔出满牙口军刀刮去长长的胡须扔在腾田小四郎身体上,腾田小四郎这才明白,原来眼前的此人是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二军退伍野战侦察兵——丛林蛟龙!

腾田小四郎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去,与腾田小四郎的这一段恩怨可以画上句话了.

杨建勋背着秦珍莉来到胡康河谷山脚下,杨建勋走进许智居住的绿衣房间,凌乱不堪,屋里四处乱七八糟,各处都是发出阵阵恶臭的垃圾,到处都是无名爬虫,但是有一面叠得整整齐齐的五星红旗放在屋里石板上,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中国军人叠的豆腐块,只有中国军人能够达到如此境地,把一面五星红旗叠得如此整齐平整.

“看来此人是一名中国军人!向祖国敬礼!”杨建勋严肃的敬礼.

团玛好奇的问:“你为什么敬礼啊?”

“我在向我的祖国敬礼!这是我们中国的国旗,五星红旗,我敢肯定住在此地此人一定有一颗爱国之心,这屋里面脏兮兮的,四处都垃圾遍野,但是放这面五星红旗的地方却是亮丽如新,凭这一点,住在此地之人一定值得我尊重,我身为退伍军人,肯定要敬礼致敬!也向抗日战争时期曾经牺牲在野人山无数的中国远征军官兵亡魂致敬!”

可惜的是此名性工作者是一名武装毒贩的妻子,她不明白杨建勋说的是什么,只是有一点点感触.

她的丈夫向中国运毒被发现时,与中国边防武警战士企图反抗,被武警战士抓到,已经被处死,当时负责追捕桑德的人就是田鸡班长!也就是杨建勋本人.

2

第一章 魔鬼战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