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丛林军魂>第二章 魔鬼战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魔鬼战士

小说:丛林军魂 作者:冷血孤鹰 更新时间:2018/3/17 0:31:39

杨建勋虽然鼻青脸肿,全身酸痛,还是拿出中国军人应有的骨气,看着满屋的脏乱,豪气的自言自语:“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既然我杨建勋走出了国门,来到了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今天我就看在这面五星红旗的份上,我把屋子打扫干净,算是对你的尊重。”

秦珍莉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脸上发白,必须马上送去戒毒所,可杨建勋此时不敢把秦珍莉送去戒毒所.

如果秦珍莉吸毒属于违法,只承担刑事拘留、强制戒毒;如果秦珍莉因为没有钱买毒,从而运毒是犯法,运送毒品只要达到一定的数量,就是死刑.

杨建勋如何是好啊?杨建勋与王科深爱的女人,难道真的走上了不归路?

杨建勋有气无力扫着屋里,眼泪似飞,痛极深.

“秦妹,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运毒犯法?”杨建勋拿着扫把时不时会问秦珍莉问题.

秦珍莉现在还是冷冰冰的样子,沉默不语,等一会毒瘾发作了她就会狂变.

“既然你不想说话,我告诉你,蝌蚪回来了,你吸毒的事我没有告诉他,他很想见你,我又不敢告诉他,你说怎么办?”

秦珍莉赶紧摇头:“不,勋哥,我没脸见蝌蚪,我不会见他的,我好痛苦……。”

“你终于开口说话了,你要坚强一点,毒瘾一点要戒掉,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蝌蚪,猴子会好好照顾你的。”

“猴子不会要我的……。”

“不会的,你依然还是我们心中的豆花西施。”

团玛在屋外听得迷迷糊糊的,有些问题想去问杨建勋,可是没有机会,杨建勋守着秦珍莉一直不肯离开.

“我想蝌蚪,咹……。”秦珍莉趴在杨建勋肩膀上痛苦的哭泣.

“秦妹,你要老实告诉勋哥,你到底有没有运毒?”

秦珍莉冷冰冰的摇摇头,人面无表情就像失去了知觉.

杨建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再摸了一下秦珍莉的额头.

秦珍莉的状况还算比较好,二次吸毒还没有多严重,去戒毒所一个月应该可以成功戒毒.

“秦妹,你放心,如果你确实运毒了,我杨建勋说什么都不让你回国受死的,如果真的要死,我杨建勋陪你一起死,到了阴曹地府我杨建勋照顾你。”

听了杨建勋与秦珍莉的语言,团玛一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中.

杨建勋扫完地后,摸着秦珍莉的头发,泪流了出来,看起来秦珍莉的头发已经很久没有洗过了.

吸毒的人可能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但是吸毒的人的确不值得可怜,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团玛在烂锅里烧水,准备为秦珍莉洗头发.

无论团玛怎么问双长尖四角星的来历,杨建勋始终是闭口不答,因为团玛看上去是个可怜的女人,不告诉她,是为她好.

团玛端着水走近屋里,看见杨建勋拉着秦珍莉的双手,心受感染,好奇的问:“她是你的老婆吗?”

杨建勋面无表情的摇摇头.

“我也希望她是我老婆,可有比我更优秀的人爱她。”

“水已经烧好了,可以为她洗头了。”

“谢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团玛。”

“团玛?你姓团啊?”

“不是,我们缅甸人是没有姓的,我们都是有名无姓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呃……你叫我田鸡就可以了。”

“田鸡?你姓田啊?”

“嘿嘿,是啊!我以前执勤的时候经常看见果敢、克钦、敢邦这些地方,我在伍的时候,曾经有炮弹落在我们中国国土上,说真的,我真的带领兄弟们打过来,把炮弹还给你们,现在我退伍了,今天我走进了这片土地,原来这里的情况这么不乐观啊!”

“我们都是被欺负的……。”

杨建勋带了一点点苦涩的笑容,根本无心搭理这位缅甸妇女.

杨建勋为秦珍莉洗头发,秦珍莉的头刚刚碰到水,开始胡乱挣扎,很显然毒品让她产生了很多幻觉,秦珍莉的手脚都很痛.

“秦妹,你冷静一点。”

秦珍莉胡乱挣扎,心里想着的东西只有毒品.

无奈之下,杨建勋只有把秦珍莉手脚绑起来.

秦珍莉痛苦的留着眼泪,口被抹布塞住,那一声让人心痛的怒喊,口在挣扎中喊出:“勋哥!勋哥!我好难受……。”

杨建勋眼睛不好受:“我更难受,秦妹,我是不会让你再吸毒的,你一定要把毒瘾戒掉。”

杨建勋右手摸着门柱发呆,这时对秦珍莉不管说什么,她是听不进去的.

杨建勋心中产生了许多要思考的问题.

“下午那个老外是谁啊?好厉害啊!用的武器居然是勾魂刀。”

“住在这里这个人会是谁啊?看起来怪兮兮的,如果在这里等天黑,这片丛林什么都没有,该怎么办啊?”

“眼前的这个缅甸女人居然认识这棵双长尖四角星,难道这棵双长尖四角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黑暗的三不管丘林深处,肥沃的农田,美丽又可怕的罂粟花,隐蔽的毒品加工厂,血腥十足的毒品基地,害人不浅的毒品,偷偷摸摸制毒的武装分子.

果敢地区的恐惧,就像蚊子一年四季都有,而且又大又多,最主要的是还有许多蚊子毒性较大,这些蚊子的性格非常凶猛,直让人难受,最关键的这里人迷信还非常严重.

腾田小四郎、内米亚、伊斯萨尔汗都失去了联系,塞斯布.塔鲁恩着急万分,这几个月时间,缅甸内战前,中缅警察开展大规模缉毒行动,政府也决心扫除毒源,这种情况下已经火烧眉毛了,手中的人已经一个一个的离开了,去非洲招兵买马的人还要很久才会归来.

塞斯布.塔鲁恩在离开野人山的时候,沿路设下了架式弹跳手雷,这种架式手雷一排四发,只要安全线一断开,就会松开弹力装置,四发手雷会全部弹地而起,在空中爆炸,可以说触碰到这种架式手雷的人必死无疑.

塞斯布.塔鲁恩骑着摩托车,急急忙忙去制毒基地找同伴.

制毒加工厂,塞斯布.塔鲁恩强行拉着制毒村族长,借了三十位武装制毒分子开车挺进野人山.

塞斯布.塔鲁恩前段时间带来的一吨褐色海洛因毒品还没有制成成品,决定在三不管制毒厂加工,与当地制毒族长合作,利润一块分享.

一批对人体神经系统杀伤力极大的褐色海洛因,在制毒分子的准备下,马上就要开始加工了,有些客源已在焦急的等货.

制毒族长与三不管制毒武装分子不敢轻易把毒品销往中国,因为中国警察与缅甸警察联合在三不管地带清剿制毒窝点已经有好几次了,都是为了这批褐色海洛因而来,听说这次褐色海洛因的出现,还招惹来了——

中国特种部队!

这批褐色海洛因全部来自中东,足足一吨有余,这些毒品全部是“金色蜘蛛”用杂乱武器换来的,本来是想换黄金的,没有想到中东武装分子的黄金就是褐色海洛因,不过……如果这些毒品加工完成,足足价值十多亿美金.

塞斯布.塔鲁恩带着当地武装制毒分子准备开始进入敢邦,准备前去搜索野人山,足足三车武装制毒人员,在半路出了意外.

“嘭……嘭……嘭”到处撒落着零星的榴弹炮炮花.

缅甸政府军100毫米榴弹炮突然向少数民族同盟军阵地发起炮击,缅甸政府军的榴弹炮命中率极低,不过意外性却非常高,搞不好那一发炮弹就会落在无辜人员的身旁,甚至摧毁当地农民家园,菜园变成焦土是常有的事.

到处都是零星的炮弹声,让这群武装制毒人员不安心,加上路上颠簸,心里更加难受.

车辆刚刚到达麻庞渊大桥,前面一大群车队出现在了武装制毒人员眼中,清一色绿皮军装,老式苏制武器,满满几大车.

足足一个加强连的缅甸政府军士兵打算偷袭同盟军,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制毒武装分子成了拦路虎.

塞斯布.塔鲁恩坐在车里一看,以为前面的车队是缅甸警察,赶快掉头.

制毒族长一看,情况不妙,马上对手下坤塔说:“坤塔,快带人离开,我来把那些警察引开。”

“他们不是警察,他们是政府军的人,兄弟们快点散开,做好战斗准备。”坤塔大喊.

昆塔把手司机推下车大吼:“快让那位兄弟们进入敢邦找地方藏起来,我去引开他们。”

此人是未成年童子军,没有书读,早早地加入了当地制毒武装.

“好的,昆塔好兄弟,你一定要活着啊!”司机马上带着未成年扮成农民,从小路离开了.

缅甸政府军人员也发现对面有武装分子,感觉不妙,马上下车举枪瞄准,准备战斗.

如果此时制毒武装分子逃跑,他们必将被政府军追击,甚至遭到政府军赶尽杀绝.

一个急刹车,一百多名偷袭敢邦同盟军的政府军遇上毒贩武装分子,双方交火已成定局.

政府军很快排起冲锋枪、半自动步枪临时阵地防线.

制毒武装分子借用有利地形做掩体,准备开战,对于熟悉这一代生存环境的武装分子来说,早已经把命当成赌注,生死只能听天由命.

塞斯布.塔鲁恩忙着组装AHead1500高精端狙击步枪,不过狙击步枪子弹已经不多了.

一名政府军士兵拿着扩音器大喊:“对面的人听着,放下武器,缴枪有赏。”

制毒族长大喊:“开火。”

政府军带队长官马上大喊:“开火。”

瞬间空中横飞子弹雨.

“哒哒哒……”

“哒哒哒……”

子弹无情再无情的穿透交火双方的身体,血腥味十足.

“哒哒哒……”

“嘭……。”

政府军汽车爆炸,火花四溅,浓烟飞天.

子弹穿过双方的身体就见红花血滴.

许多武装制毒人员被打成马蜂窝.

政府军士兵也有许多人中弹倒下.

还有一些武装制毒人员躲在石头后面,不敢抬头.

当地农民听见爆炸声后四处逃窜,大部分人员害怕胆怯,选择拿着五星红旗逃进中国躲避灾难.

塞斯布.塔鲁恩知道,如果此时逃跑就会被打成马蜂窝,而且无路可退,这里离制毒基地太近了,塞斯布.塔鲁恩赶快组装好狙击步枪,爬行找地方展开猎杀行动.

塞斯布.塔鲁恩躲在石头后面大喊:“昆塔,快点掩护我,我去隐蔽点干掉指挥官。”

“兄弟们!想办法掩护塔鲁恩将军!给我打……!”

可制毒武装分子的火力已经严重不足,被政府军火力所压制.

中国有句俗话,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几位武装制毒分子用最后的生命绝唱,做了玉碎一搏,掩护塞斯布.塔鲁恩进入好一点的狙击位置.

塞斯布.塔鲁恩终于跳桥梁石柱后面.

塞斯布.塔鲁恩的狙击步枪最先瞄准的就是政府军军官.

“我跟你们拼啦!”

一位勇敢的武装制毒人员拿着手榴弹、手雷驾车冲向政府军冲锋枪、半自动步枪阵地防线.

“哒哒哒哒哒哒哒……”

车子与人都被政府军打成马蜂窝.

不过汽车还是成功的冲到政府军阵地上,几发手雷掉在政府军脚底下.

“嘭嘭嘭”的几声,政府军冲锋枪阵型被炸开一道口子.

火花四溅,声声入耳,惨不忍睹,可以说是血流成河,不少政府军士兵被炸死炸伤.

制毒族长站起来说:“兄弟们,如果我们不反抗,我们今天就会被赶尽杀绝,大家拿起武器,跟政府军拼了。”

昆塔赶快拉开族长说:“族长,我带兄弟们顶住,你先回去,要不然群龙无首啊!”

“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这里就是我们最后的防线,兄弟们……记住我们永远的誓言。”

所有的制毒武装分子齐声大喊:“我们只要一片生存的地方。”

“哒哒哒……”子弹是无情的,是不长眼睛的.

不少人倒下后眼未闭,手上的枪仍然不放,反而越抓越紧.

武装制毒分子知道,退后到大本营,不但十亿美金会化为乌有,整个家族都会被牵连,因为那是他们唯一希望的东西毒品换金钱养家糊口.

政府军士兵见武装分子火力不足,发起了冲锋.

塞斯布.塔鲁恩赶快拿出高爆手雷,连续扔向政府军士兵冲锋人群中.

“嘭嘭嘭”的爆炸声后,政府军被迫后退了.

不过,政府军没有放弃,开来了一辆装甲车,准备再次冲锋.

三十人的制毒武装分子已经死伤一大半.

塞斯布.塔鲁恩的狙击步枪百发百中,只要瞄准一扣动扳机,瞄准的人,必死无疑.

正在对面看地图的长官被AHead1500高精端狙击步枪瞄准,三位长官身体刚刚练成一线,塞斯布.塔鲁恩扣动扳机,轴心子弹穿透三位长官的身体,三位政府军指挥官同时倒地而亡.

下一个就是装甲车司机了,轴心子弹足以近距离穿透装甲车防弹挡板.

塞斯布.塔鲁恩瞄准装甲车司机.

“啪”的一声.

开装甲车的司机被狙杀,大大影响了政府军的士气.

一位拿火箭筒的政府军士兵也被狙杀,火箭弹就在政府军人群中爆炸,政府军突然混乱不堪.

“撤退,快点撤退。”

一个加强连组成的政府军在狙击步枪的狙杀下溃不成军,苍茫而逃.

塞斯布.塔鲁恩抓住机会,一枪命中启动的汽车轮胎,汽车突然转弯冲进了农田,突然,几发政府军榴弹炮正好炸中汽车,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让两个班的政府军士兵晕头转向.

塞斯布.塔鲁恩赶快让活着的武装制毒人员逃走.

不过塞斯布.塔鲁恩另有打算.

已经进入夏末的丛林边缘渐入黄昏,敢邦街道上人际萧条,行人匆匆的步伐,慌张恐惧,人人都是缩着脖子快步小跑.

许智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刮伤了,不过没有多严重,只是流一点点血而以.

准备回国的许智步伐急急忙忙,只要踏在祖国的国土上,多幸福,离开家乡去卧底后已经接近十个春秋.

许智抓着脖子偏头一看,一把熟悉的勾魂刀叉在树干上,周围到处都是断枝倒树.

“这里有异常激烈的打斗。”

许智拔出勾魂刀一看,惊讶的说:“这是塞斯布.塔鲁恩使用的勾魂刀,怎么会叉在这里啊?”

许智轻轻的拔出四棱军刀,仔细查看周围情况.

团玛拿毛巾让杨建勋清洗伤口.

杨建勋马上说:“你不要拿我要用的东西,以后我和她用的东西你都不要拿……。”

“你嫌弃我是性工作者?”

杨建勋直言不讳:“妓女就是妓女,说什么性工作者,说那么好听干什么?”

团玛一下子不高兴,低着头坐到一旁不说话.

杨建勋又觉得团玛可怜,低声细语:“我不是看不起你,我是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应该坐在一起……。”

杨建勋的语言让团玛更加不高兴了.

团玛站起来大声说:“我只想知道你手上的四角星从哪里来的?你说了我马上走。”

“不好意思啊!你说普通话很流利,在哪里读的书呢?”杨建勋知道团玛压力大,自己只有选择绕开话题.

团玛想了很久,才开口说:“我家住在克钦,我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说普通话,本来想嫁去中国的,结果被你们那边当兵的阻止了。”

“不会吧?我当兵的时候,缅甸人想嫁到中国来的,我一个都没有阻止过,我其他的兄弟怎么会阻止呢?”

“因为看上我的人是中国广西人,我准备坐车上高速公路的时候,当兵的发现我是缅甸人,非要让我办好证件才准进入,可是我们这里的警察说不给办,没有收到广西公安局的准许证明……。”

“准许证明这个东西我还真不懂,那么后来呢?”

两人的不好的气氛在语言中淡化.

“后来我嫁给了桑德,他经常去中国,因为他姐姐嫁到德宏州,她姐姐算是过上了安稳日子,可我们结婚刚刚有了孩子,一天半夜,有人叫他出去了,他去了中国就一去不复返……。”

“我想问你……你想嫁到中国吗?”

团玛无阻的眼神渴望幸福,轻轻的点头说:“想!自少在中国不用饱受战乱之苦。”

“哦,我在边防武警期间,只要没有带危险品,只要自愿想嫁到中国来的,我一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想这次你也一样,你不用在等你老公了,找个中意你的人嫁了吧,不要在去做妓女了,哦,不是是性工作者。”

“为什么呢?”

杨建勋看看手表说:“你老公他……不会回来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其他的你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至于这棵四角星,我可以送给你。”

团玛冷冰冰的摇头:“不用了,这双长尖四角星是用有魔力的血木树通过数控机床制成的,我听桑德说过,这棵血木树很有灵性,它就像认识中国人一样,我知道……现在两棵四角星都已经落在了中国人手中……。”

杨建勋拿着双长尖四角星,在手中转来转去.

“你知道?那你问我干什么?”

“我后来听说桑德与貌莱是毒贩,他们就像亲兄弟,他们被你们乱枪击毙了是不是?”

“我现在不想听到这些,一听见这些,我就要发疯,我是一个欠债的军人,我的队长,多好的队长,就是被那些毒贩的炸弹炸死的,跟你说这些也没有,你知道有何必问我呢?”杨建勋突然眼泪包珠.

杨建勋说话的声音由大到小太凶狠,团玛被吓了一大跳.

“你是不是也是毒贩?”杨建勋的拳头让团玛非常害怕.

“如果我是毒贩,我还用天天在红灯区当妓女吗?我种的庄家,一发炮弹就没了,逃跑去中国,回家后家里已经一无所有了,我的一切都是被逼的。”

“不好意思啊!”

团玛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杨建勋抓毒贩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有一段记忆叫做欠债的军人,队长为救战友们,踢倒杨建勋,抢走杨建勋手中检查的书包,书包里面装有毒品与引线炸弹,杨建勋得救了,战友们基本上平安无恙,队长却永远的离开了,藏在杨建勋心中脑中的往事历历在目.

杨建勋非常无奈,蚊虫多得要命,无奈的说:“我不要呆在这里,秦妹会被蚊虫要死的,这里有没有医院?”

“有,医院设施很简陋,恐怕帮不上忙……。”

“我得去为她找点止痛药才行,一会她毒瘾发作了,我怕她控制不住自己。”

“我带你去克钦,那里是我家,不过那里正在战乱,随时都可能遇上炮弹……。”

“快点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总比在这里喂蚊虫好,对了,你认识住在这里的这个中国人,他叫什么名字啊?”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就告诉我,他是中国人,他有一个外号,叫魔鬼战士!”

“魔鬼战士?”

许智在丛林里发现两把勾魂刀,一看就知道是塞斯布.塔鲁恩的勾魂刀,心中也不明白事情原有.

“是谁和塞斯布.塔鲁恩在这里打斗过呢?”

许智刚刚走到架式弹跳手雷面前不足五米处,对面匆匆忙忙的步伐,来了不速之客.

塞斯布.塔鲁恩拿着AHead1500狙击步枪出现在了许智的眼里.

右侧同行的人是昆塔.

昆塔拿着冲锋枪说:“天快要黑了,塔鲁恩将军,我们明天白天再过来找好吗?”

许智赶快轻轻的躲在山沟里.

“我来查看一下我安装的架式弹跳手雷,看了我就回去。”

“好!”

许智在远处一看,塞斯布.塔鲁恩正在查看架式弹跳手雷.

许智与塞斯布.塔鲁恩是老朋友了,许智曾经也是“金色蜘蛛”的一员.

许智身份被“金色蜘蛛”发现的时候,双方在泰国曼谷、日本大板都有交过手.

“架式弹跳手雷?塔鲁恩,你这头畜生,差点要了老子的命,现在老子要你的命。”

许智扔出勾魂刀快速飞向架式弹跳手雷,勾魂刀直扑安全线.

塞斯布.塔鲁恩刚刚看见勾魂刀飞行而来,马上跳开.

“咚”的一声,四颗手雷弹地而起.

“嘭嘭嘭嘭”架式弹跳手雷在空中炸开花.

塞斯布.塔鲁恩手中的狙击步枪被炸烂,不过塞斯布.塔鲁恩以及身后的昆塔却安然无恙.

“噢,见鬼,我的领先狙击步枪,噢,太糟糕了,差点把我自己送上天……。”

塞斯布.塔鲁恩睁开眼睛,看着许智大声怒吼:“丛林蛟龙?是你,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

“勾魂刀还给你。”

许智准确无误,将另一把勾魂刀扔在塔鲁恩面前.

“快开枪杀了他,昆塔,你为什么不开枪?”

许智马上做出四棱军刀飞杀动作.

“塔鲁恩将军,他手中拿的是中国特种部队专用的四棱军刀,我们不能向中国特种部队的人员乱开枪,不然中国会派人把我们被赶尽杀绝的。”

“你混蛋,那四棱军刀是他自己造的,他是我们中间的叛徒,你明白了吗?快开枪。”

昆塔摇着头说:“对不起,塔鲁恩将军,我们的装备、人员,那一样比得上中国特种部队?我不想招惹他们,因为他们的特种部队太厉害了,我们遇上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我不要招惹他,我们赶快走吧。”

“你先走吧,把这些带回去,我要终结他。”

“塔鲁恩将军,你小心一点啊,我看他杀气腾腾的样子,不容易对付啊!”

“我知道,你先走。”

坤塔拿着烂AHead1500狙击步枪快速而走.

许智本来想放飞四棱军刀干掉昆塔的,可刚才昆塔的语言让昆塔保住了小命.

中国有句俗话,好事不过三,前两次交手平分秋色,塞斯布.塔鲁恩与许智这次交手就很难说了.

塞斯布.塔鲁恩知道许智的厉害,这次许智手中握有四棱军刀,这可不好应付,因为只要被四棱军刀刺中,只需要一刺,被刺中就必死无疑.

塞斯布.塔鲁恩凶狠的问:“我想问你,是不是你杀了内米亚三人?”

许智左右来回走动,凶狠的双眼一直盯着塞斯布.塔鲁恩.

“我没有杀他们,他们找血木树太辛苦了,去了胡康河谷横竖都是死,你知道吗?胡康河谷里面是英雄的灵魂之地,你们想住在里面,真的不配,我就只有做好人,我把他们送回老家休息,塔鲁恩,你累吗?我今天也送你回老家,因为野人山丛林不适合你,金色蜘蛛应该老老实实的呆在沙漠是不是?”许智从容冷静的回应.

“去你妈的,我送你回中国。”

“缅甸和中国挨着太近了,不需要你一个西方人送,要送也是我送你回西方,你爸爸妈妈想你了……。”

“滚开,你这张臭嘴还是那么臭,别废话了……。”

塞斯布.塔鲁恩左手招手示意许智尽管过来,右手拿着勾魂刀小心翼翼的靠向许智.

在接近许智的位置,塞斯布.塔鲁恩脚底用力踩磨泥土.

许智看出塞斯布.塔鲁恩的小动作,快速冲刺,就在许智跳起的时候,塞斯布.塔鲁恩挑起泥土飞向许智.

许智突然后转身右腿反踢塞斯布.塔鲁恩胸口,泥土践在许智背后撒落一地.

塞斯布.塔鲁恩被踢中胸口,连续后退好几步,许智转身就是四棱军刀从天而降怒斩刺.

塞斯布.塔鲁恩退后,右手勉强抵挡,躲过了四棱军刀猛刺,勾魂刀180横刀一扫,许智跳开,衣服被刮开一道大口子.

“呀……。”

塞斯布.塔鲁恩高高跳起,许智转身右腿猛踢,鞋底对鞋底.

两人都被鞋底强有力的冲击力撞击,都快速后退.

许智的代号是什么?丛林蛟龙,虽说力量与战斗技巧塞斯布.塔鲁恩要强一点点,但是在丛林里面,许智不是浪得虚名的.

许智快速使出猴王爬树,爬在树上找机会.

塞斯布.塔鲁恩丛林作战能力明显处于劣势,对于习惯沙漠越野作战的人来说,少了全套单兵装备,塞斯布.塔鲁恩在许智面前就差一大截了.

塞斯布.塔鲁恩知道自己的爬树的能力比许智差了一大截,塞斯布.塔鲁恩预感到了情况不妙,看着树上的许智,脚步慢慢的后退,撤退逃跑的念头已在心中.

“现在已经是热兵器时代了……。”

话还未玩,许智猴子甩尾跳下树,塞斯布.塔鲁恩完全没有准备,被许智空中90度转身踢中倒地.

许智没有给塞斯布.塔鲁恩喘气的机会,四棱军刀猛刺而上.

塞斯布.塔鲁恩连续翻滚,右手强有力的趁起身体,勾魂刀凶猛的砍向四棱军刀,一个后腿踢.

踢中许智后,许智并没有倒地,塞斯布.塔鲁恩右拳对许智左拳一拼力量.

“咚”的一声,两人的拳头碰在一起,双方都用尽了全部力量,碰撞带来的疼痛直让双方麻木.

许智又连续换腿横踢塞斯布.塔鲁恩头部,被许智连续扫踢腿踢中,两人打进山沟,塞斯布.塔鲁恩立足未稳,许智重重的一拳砸下来,塞斯布.塔鲁恩躲过以后,四棱军刀与勾魂刀再次劈在一起,塞斯布.不敢离四棱军刀太近,自己虽然很强壮,也经不起四棱军刀一刺.

无奈之下,塞斯布.塔鲁恩再次放飞勾魂刀,许智闪开以后,塞斯布.塔鲁恩已经落荒而逃.

正当许智要追击的时候,密林深处走出了两个人.

“会是谁啊?”许智手中的四棱军刀越握越紧.

许智仔细一看,是熟悉的身影,赶快收好四棱军刀.

“团玛?”

一个背着女人的男人身影也让许智感到熟悉.

团玛对杨建勋说:“他就是中国魔鬼战士!”

“阿勋?”许智已经认出了杨建勋.

“许哥!真的是你!许哥,你还活着。”杨建勋惊讶了.

自从监狱的一见面,许智与杨建勋已经差不多有十个念头没有见面了.

“嗯,我还活着。”许智高兴的笑着回应.

“没有想到我在这里见到你,原来传说中的魔鬼战士就是你啊!”

杨建勋喜笑颜开,擦着满头大汗.

“呵呵,能够在野人山住上三天的,都是魔鬼战士!”

“那许哥在野人山住了多久了?”

“我自己都已经忘记年月日了,差不多快五年了吧。”

“许哥,你瘦了许多啊!”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去团玛家里躲一阵子。”

“好!许哥我听你的,对了许哥,你怎么会在野人山啊?”

“说来话长,本来我是想回国的,可褐色海洛因一直以来下落不明,我想一定还在塞斯布.塔鲁恩手上,现在我打算消灭了塞斯布.塔鲁恩一伙人才回国。”

“许哥你说的人是……?”

“他就是金色蜘蛛里战斗力最强悍的数字化兵团里的将军,等一会晚餐的时候我们在慢慢聊。”

“好!许哥!”

“这人是谁啊?”

“她叫秦珍莉,是我和王科的好朋友,王科很爱她,……没有想到她吸毒……。”

“来,许哥帮你背她,你累了,休息一下,我们边走边聊。”

“谢谢许哥!”

3

第二章 魔鬼战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