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赏金危途>第十二章 印尼调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印尼调查

小说:赏金危途 作者:文刀 更新时间:2018/3/30 23:01:04

印尼是有名的咖啡生产大国,不仅产量居于世界第3,还诞生了闻名世界的麝香猫咖啡(俗称猫屎咖啡);印尼种植咖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18世纪。时至今日,咖啡已经成为印尼的一大品牌特产,其中最好的产地是爪哇、苏门答腊和苏拉威西岛。

董顺的咖啡园正是位于苏门答腊岛。这里原来的主人是个老华侨,因为年老体衰,再加上思恋故土,所以想把咖啡园给卖了,带着钱回中国老家养老。听说看在同是华人的份上,老华侨还是以一个比较优惠的价钱卖给了董顺。

咖啡园被董顺接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品种改良和扩大生产,生产效益更甚从前。产品远销欧美,深受当地客户的喜爱,已然成为了本地一个著名的咖啡品牌。从这一点看,董顺无疑是个成功的经营者。

可是,经营咖啡生意如日中天的董顺,却在某一天莫名其妙地被人杀死在自己家的花园!时隔大半年,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警方对此毫无头绪。

董顺死后,咖啡园的生意一落千丈,人心涣散。董顺的遗孀无心经营,有意出售,但由于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暂时未获得警方批准出售;况且估计也没多少人愿意接手这样一个出过命案的地方。

董顺的遗孀名叫梅蒂,一名非常传统的印度尼西亚妇女。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依然风韵犹存,想必年轻时应该是位大美女。也许是丧夫之痛带来的打击,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些憔悴。

梅蒂给袁东俊端来了一杯咖啡,“这是我们咖啡园产的咖啡,不知袁先生喝不喝得惯。”

“没关系。对了,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吗?”袁东俊问道。

梅蒂道:“我和我先生一共有3个孩子,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在雅加达;只有读高中的女儿在我们身边,现在还在学校。袁先生,你说你是我先生的朋友,可是我怎么从未听他提起过你。”

“额,我们其实交情也不算很深,只是见过几面而已,恐怕你先生都不记得我了。”

“那不知袁先生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袁东俊开门见山道:“董太太,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亮明身份吧,其实我是一个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猎人我知道是什么,赏金猎人是干什么的。”梅蒂显然对这个名词感到非常陌生。

“简单地说,你就把我当私家侦探得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有关你先生的事。”

“我先生!难道杀死我先生的真凶已经找到了吗?”梅蒂显得有些激动。

“可以这么说。”

“那你快告诉我,杀死我先生的人到底是谁。”梅蒂激动地抓住袁东俊的手。

“董太太,请你冷静点。”袁东俊用力把手收了回去。“我们已经查到杀死你丈夫的凶手,但是我们暂时还不便透露,这也是为了你们家人的人身安全。”

“我理解,那侦探先生,凶手抓到了吗?”

袁东俊叹了声气,“很遗憾,虽然我们发现了凶手的行踪,但是凶手极其狡猾,竟然让他给逃了,对此我们感到非常抱歉。”

一听凶手逃了,梅蒂刚刚激动的心情马上又低落了下来。

袁东俊赶紧安慰道:“不过请董太太放心,警方仍在努力追捕凶手,想必落入法网也是迟早的事。我这次来就是受警方的委托,前来向你询问一些情况。”

“那警察为什么不亲自来。”

“因为凶手目前躲在国外,负责追捕的都是国外的警察。他们不方便到印尼国内来,只好委托我过来一下。”

“原来是这样,那侦探先生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很好,谢谢你对我工作的配合。”袁东俊抽出笔和笔记本,开始询问。

“请问你先生是印尼本地人吗?”

“不是,他跟我说过,他是南美华人,至于他是来自哪个国家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董顺是南美华人!怎么会那么巧!这么说来,他和加里斯之间以前可能发生过什么,以至于加里斯非要了他的命不可。袁东俊想道。

“那你和你先生是怎么认识的,是什么时候结的婚。”袁东俊继续询问。

“我和我爸爸都是这座咖啡园的员工,1986年的时候,我先生买下了这里,成为我和我爸爸的新老板。他人很好,很关心我们这些员工。有一天,他单独约我出去吃饭,他说他喜欢我,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交往。”

“那你是答应了。”袁东俊道。

梅蒂点了点头,“是的,我们家很穷,还有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要养。以前我交过一个男朋友,他就是因为我们家穷和我分了手。董顺有钱,人长得还算端正,关键对我还很好,我没有拒绝的道理。我们交往了一年多以后,就结婚了。”

“那你先生有跟你提起过他以前的事吗?”

“提过一点,他说他在南美也是种咖啡的,只是效益不好,于是他就把他在南美的咖啡园给卖了,来到印尼重新发展。”

“就这些?”袁东俊问。

“就这些。”

袁东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你看看,你见过这个人吗?”

他掏出的是加里斯的照片。

梅蒂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没见过。”

“你想清楚点,你真的没见过。”

“真的没见过。”梅蒂很肯定地回答道。

袁东俊把照片收了回来,又把另一张照片掏了出来。这是沈千山的照片。“那这个呢?这个你见过吗?”

梅蒂拿过照片一看,“这个人我见过,他一年前来我们咖啡园买过咖啡,听说好像是菲律宾的富豪。他出手很阔绰,去年我们咖啡园差不多一半的产量都让他给买走了。所以我对他印象特别深。”

“那你丈夫有没有跟你说过认识他。”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丈夫跟他见面的时候,一看到他的样子,突然整个人僵了,对方也一样。我喊了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后来我问他是不是认识那个人,他说他长得有点像以前的一个朋友,但看清楚后才发现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袁东俊想,他们之间果然是认识的。想必这五名死者之间肯定互相也是认识的,而且和加里斯应该也是认识的。

“董太太,我想到你丈夫出事的地方看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就在外边。”梅蒂指了一下外边的花园。

董顺的命案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了,这里早已被警方解封,只有董顺尸体发现处的人形印记和附近的血迹仍然存在。

袁东俊心想,大半年时间过去了,想必该调查的调查,该取证的取证了,估计这里应该没什么线索留下。更何况以加里斯的心思缜密,又怎么可能留下破绽让警察找到。

“侦探先生,你是有什么发现吗?”

“哦,没有。董太太,我们回屋里去吧。”

袁东俊和梅蒂回到了客厅。这时,梅蒂的女儿回来。

梅蒂的女儿叫雅诗,今年17岁,正在上高中。

“妈妈,这位是谁啊?”雅诗问道。

“这位是袁先生,是个侦探,为爸爸的事来的;袁先生,这是我女儿雅诗。”

一听是为爸爸的事来的,雅诗赶紧撇下书包,兴奋地小跑过去。“是不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抓到了。”

“我们已经知道杀死你爸爸的凶手是何人,但暂时未能将他抓捕归案。不过请你们放心,抓住他将是迟早的事。”

袁东俊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我想我是时候该走了,董太太,谢谢你的配合,有新消息我会马上过来通知你的,告辞。”

“等等!”袁东俊正欲要走,雅诗却突然开口喊住了他。

“有什么事吗?”袁东俊问。

“杀死我爸爸的凶手是谁。”雅诗开口道。说话的同时,她眼里飘过一丝泪光。

“雅诗小姐,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凶手是谁,这是为了你和你妈妈的人身安全。”谁知道加里斯会不会回来找她们母女的麻烦。

“雅诗,不要胡闹。”梅蒂劝道。

“妈妈,我不是胡闹。”雅诗擦了擦眼泪。“袁先生,请你等一下,我有件东西要给你。”

雅诗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过了不久,她出来了。

“袁先生,这就是我要给你的东西。”

雅诗交给袁东俊的是一只打火机。

袁东俊拿到手里一看,这个打火机看上去有些年份了,从外观上看应该是个纪念装。试着点了一下火,点着了,说明燃料还有。

“雅诗,这个打火机是哪里来的。”梅蒂问道。

雅诗道:“这是爸爸的东西,是我去年帮爸爸的书房打扫卫生时无意中发现的。我把它拿给爸爸看,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跟我说这个东西已经不要了,让我把它给扔了,扔得越远越好;但我觉得这打火机挺漂亮的,扔了怪可惜,就偷偷地留了下来。现在想起来,说不定这个打火机里面有什么秘密,袁先生,你拿走吧,说不定它能帮到你。”

袁东俊看着这个打火机,若有所思。

“雅诗小姐,谢谢你提供的线索,我向你保证,一定尽快抓住凶手,还你爸爸一个公道。”

告别梅蒂母女后,袁东俊随后乘飞机来到了印尼首都雅加达。

“嗨,杰克这里。”袁东俊走进了一家中餐厅,一名混血儿模样的年轻男子正朝他挥手。

年轻男子的名字叫文森特,中美混血儿,是美国驻印尼大使馆的一名职员,同时也是袁东俊的好朋友。

“嗨,文森特,好久不见。”袁东俊坐到了文森特对面。

“是啊,自从调到印尼来以后,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见过面了。怎么了,突然来到印尼,是办案还是旅游。”

“办案,我来找你是有些案情上的事情要请教你。”

“案情上的事?我是干外交的,能帮到你什么,该不会是……”文森特好像联想到了什么。

袁东俊自然明白他想的是什么, “别乱想,你以为是拍电影呐!再说了,真要出了那些事,也轮不到我管啊。”

“也是,毕竟你再厉害也不是CIA、FBI。说吧,找我干什么。”

袁东俊把那只打火机掏了出来,“这个,是我得到的证物。我知道,你是收藏打火机的行家,帮我看看,这只打火机是什么来历。”

文森特从袁东俊手中接过打火机,左右看了看,突然间,他莫名地兴奋了起来。

“杰克,你这是怎么得到的。这可是1975年莫克公司的专门定制版军用打火机,一共才制造了100只。”

“莫克公司?噢,我想起来了,不过我记得这家公司好像是做手表的,什么时候改做打火机了。”

文森特解释道:“你是有所不知,莫克公司1985年后才转型生产手表的,在此之前他们公司最有名的产品是打火机。莫克公司生产的打火机以精美、耐用著称,深得欧美商务界人士的喜爱。这款打火机是1975年一个南美国家委托莫克公司专门定制的,总共生产了100只,作为纪念品发放给军队里的一些军官。你看看,这个打火机正面的图案是一名手持步枪的战士;背面的铭文刻着:献给为国家奋战的勇士。由于这是专门定制的军用纪念品,数量有限,市面上流通的那就更少,所以这也成为了莫克公司有史以来收藏价值最高的打火机之一。”

“原来是这样。”加里斯来自南美,董顺也来自南美,而这个打火机是南美国家发给军官的纪念品,这不会是巧合,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对了,一般来说,发给军官的纪念品不应该都是些奖章啊,或者军刀佩剑什么的,怎么这个国家那么奇怪,居然发打火机!”

“那个国家以出产烟草闻名,全国男性大多都有吸烟的习惯,所以给军官发个打火机也是他们国家文化的一种体现吧。”

袁东俊接着问:“我还想问问,既然是发纪念品,那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那个国家之前在打仗吗?”

“是啊,那个国家之前进行了长达十几年的内战,后来叛军总司令被打死了,副司令继任,跟政府军和谈,停火。其实说得确切点,按照中国人的讲法这应该叫招安。听说那个招安的副司令后来进了参谋部当参谋,一直干到退休。”

文森特刚一说完,袁东俊马上便想起,这不就是罗特克将军所讲的卡里奥集团的事吗!这难道和文森特所讲的是同一件事!

“杰克!杰克!你怎么了。”

袁东俊的思绪一下回到现实中。

“你想什么呐,想得这么入神。”

“哦,没事,对了,你说的那个国家叫什么名字。”

“索林斯特(虚构国名)。”

“索林斯特?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国家?”

“这又不是个有影响力的大国,你没听说过很正常。”

“那倒也是。”

文森特忽然脸色一转,笑口嘻嘻地说:“杰克,你也知道我爱好收藏打火机,这个能不能……”很明显,他打上了这个打火机的主意。

袁东俊把打火机收了回来。“这可是件重要证物,我首先得把这宗案件办妥,然后再决定它的去处。所以对不住了,我的好朋友。”

“行,我不为难你。”文森特有些失望。“那你请我吃顿饭总可以了吧,一进门听你问这个,问那个,肚子都快饿扁了。听说这家店的烧鸡特别不错,来一只吧。”

“可以,没问题。服务员,点菜。”

晚上,袁东俊回到酒店,打开电脑搜索有关索林斯特内战的相关资料。

“索林斯特内战爆发于1962年,至1975年结束,历时13年。内战结束5年后,原叛军成员卡里奥再度叛乱,据守边境山林地区与政府军抗衡。期间,卡里奥为筹集军资,大肆制毒贩毒,一度成为南美地区最大的毒枭之一……”

文森特所说的果然就是卡里奥!

袁东俊阅读着有关索林斯特内战的资料,读着读着,他发现了一处有趣的地方:“1986年,政府军剿灭卡里奥,索林斯特第二次内战结束。”

1986年!怎么这么巧!沈千山他们几个人都是在1986年前后出现在他们所在的国家的;索林斯特的内战也是结束在1986年;再联系到加里斯和董顺的南美背景,难不成他们和这场内战都有关系!

正当袁东俊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威尔的电话。

“威尔先生,你打来正好,我刚好有个发现。”

但是,电话对面的威尔却没有闲心听他的这个发现,急忙地说:“杰克,出大事了!”

“什么事!”袁东俊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加里斯偷袭医院。”

“什么!”

0

第十二章 印尼调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