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赏金危途>第十六章 再赴印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再赴印尼

小说:赏金危途 作者:文刀 更新时间:2018/9/12 13:14:41

加里斯死后的第3天,泰国警方正式对外公布有关消息。就在消息公布后的次日,美国警方向泰国警方提出鉴定请求,以确认死者是否加里斯本人,为8年前的诺维尔遇害案作一个了结!当年的诺维尔遇害案,除了直接死者诺维尔和8名保镖外,还有8名国民警卫队官兵和12名警察在追捕过程中丧生。

泰国警方答应了美方的这一请求。很快,美国方面的法医鉴定团队便来到了泰国。除了专业人员以外,团队里还有一位特殊的人——奥尔。他是以死者家属代表的身份前来的。

鉴定报告很快出来了,DNA检测结果高度吻合,证实是加里斯本人无疑!

“8年了!我等这一刻足足等了8年了!”在得知鉴定结果的第一时间,奥尔忍不住激动地大喊。

“奥尔先生,请注意情绪,这里不能大声呼叫。”袁东俊在一旁劝道。

“噢!对不起,我太高兴。杰克先生,你们左轮公司果然名不虚传。”

“其实说来惭愧,打死加里斯的是另有他人,我只是跟他恶斗了一番,把他打伤罢了。”袁东俊有些不好意地开口。

“总之不管怎样,你们公司没有让我失望,等会我就让人把1300万美元的赏金划入你们公司的账户,以后我们还有大把的合作机会。”

“那我就在这里代表左轮公司以及戴维斯先生本人,多谢奥尔先生的好意。”

奥尔怀着大仇得报的得意心情回到了美国;戴维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他的1300万美元赏金以及左轮公司的名气大涨,可谓是名利双收;当然,袁东俊也得到了他应该有的520万美元分红和3个月的带薪假期。每个人都得到了该有的东西,似乎一切到此也是时候划上句号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至少表面看起来是。

520万美元,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可以说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然而袁东俊对此却并不在乎。奖金一到手,他就毫不犹豫捐出300万给医院的那些遇难者家属。

神秘人曾经说过,袁东俊是他见过的最迂腐的一名赏金猎人;或者可以换个说法,他是个守规矩的人。当初要他去杀加里斯时,他的内心是抗拒的。他是赏金猎人,是一名执法者,不是杀手,这明显是有违他的原则;不过,他也不能说奥尔的说法毫无道理,毕竟对方是人称“毒蟒”的加里斯。所以,当初在塔龙山一战,他的枪口明明已经对准了加里斯的脑袋,却忽然改变主意,转而瞄准他的脚——失去活动能力的加里斯任凭本事再高,又能怎样,等他的伤好了,判决也应该下来了。

可正因为自己的一念之仁,使得加里斯逃过一劫,也间接导致了医院袭击案的发生;害苦了医院里面的那些无辜民众。他曾经去看望过那些受伤的民众,无论是病床上饱受痛苦折磨的伤者,还是失去了亲人无比悲痛的死者家属,他们如同一根根钢针一样,狠狠地扎在自己的心里,他深深地自责,造成这样的悲剧自己至少要负上一半的责任。可是自责、内疚又有何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钱,至少从经济上可以帮助他们一下。

(提到塔龙山就说句题外话,袁东俊手上关于加里斯的资料其实很有限,他所知道的加里斯其实是年轻时代的加里斯。塔龙山一役虽然瞄准了加里斯,但由于相隔太远,他只认出加里斯大致的面部轮廓。他第一次真正看清加里斯的样子还是在木材厂的对决。)

至于剩下的220万,他又捐出了120万给泰国警方,用于奖励那些在猎蟒行动中出过力的泰国警察,尤其是猎蟒突击队的队员们。剩下的100万,就留给自己用吧。

加里斯的事情解决了,袁东俊接下来就该离开泰国,去享受自己的3个月带薪假期了。不过在临行前,他还办了最后一件事——出席松卡警官为他办的饯行酒。

松卡警官是个坚守承诺,言出必行的人。他说过有机会一定让袁东俊好好品尝一下泰国的美食,那袁东俊现在要走了,这顿饭再不请就没机会了。

饯行酒选在了清迈一家颇具特色和规模的餐馆,除了松卡警官本人外,出席的还有猎蟒突击队的全体成员。这里面固然有共同的战斗友情,还有一个半官方的原因——毕竟袁东俊帮助泰国解决了加里斯这号危险人物,还捐出了420万美元,一顿饭表示一下谢意也是要的。

吃饭的同时,松卡还跟袁东俊透露了一个消息:关于那个神秘人,泰国警方所查到的是他第一次打给袁东俊所用的是普通的公用电话;发邮件所用的是一部失窃的笔记本电脑;至于他发的那一条短信也是用一部失窃的手机发的。他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吃完饯行酒的第二天,袁东俊就乘飞机离开泰国。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去香港找柳晨,而是去了一趟印尼。

他又一次来到了董顺的咖啡园,距离上次拜访还不到20天。在上次的拜访中,他很清楚看到梅蒂母女对于董顺命案的关心,既然加里斯已经死了,他就过来一趟告诉她们结果,免去她们的一桩心事,顺便把那只打火机还给她们,毕竟那也是董顺的遗物。

这天是星期天,雅诗没有上学,待在家里和母亲一起料理家务。一见袁东俊到来,母女二人赶紧放下手头的家务,把家里最好的咖啡和点心拿出来招待客人。可能,她们多多少少也都猜到了袁东俊此行来的目的。

“袁先生,才过了半个多月你又来我们家了,是不是我丈夫的案件有什么进展了。”

“是啊是啊,是不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已经抓到了。”

看到母女俩这急切的心情,多余的话袁东俊也不说了,直接了当开口:“是的。”

“太好了,妈妈你听见了吗,杀死爸爸的凶手已经被抓到。”雅诗激动地抓住母亲的胳膊。

梅蒂自然也是很高兴,很激动,不过在外人面前,她还是努力地平伏自己的心情。

“袁先生,很感谢你专门过来告诉我们这个消息,但我想请问一下,杀死我丈夫的凶手是谁,他又为什么杀死我的丈夫。你可以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杀死你丈夫的人叫加里斯,是一名哥伦比亚的前军官;至于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杀死你丈夫的,对不起,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你们就没审一审那个叫加里斯的人。”雅诗问道。

“我们没有办法审,他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其实说得准确点,我们并没有抓到加里斯,他是在追捕过程中被打死的,至于是什么人打死他的,外国警方还在调查中。”

“总之不管怎样,杀死我丈夫的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知道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董太太,你的脸色比我上次来的时候好多了,是不是你们家有什么好事。”

“那是当然,我大哥回来了,他说要重振家业。”雅诗道。

“重振家业?”

“是啊,我的长子一直在雅加达读大学,他决定退学回来经营咖啡园。”

“退学!这不是很可惜吗?”

“可惜是挺可惜的,只是自从我丈夫死后,咖啡园的生意就一落千丈,我自己又不懂经营。原本我打算要把咖啡园卖了,但是朗奇,也就是我的长子他坚决反对。他说咖啡园是爸爸的心血,不能就这么卖了,还说要退学回来经营咖啡园。我自然是反对的,可是想着想着也没别的办法,咖啡园始终是我丈夫的心血,我也不忍心就这么卖了。朗奇很聪明,又从小跟着爸爸打理咖啡园,说不定咖啡园到了他手里会重新兴旺起来。”

“那我就祝福你们早日把咖啡园重新兴旺起来,到时候,我一定到你们这里买最好的咖啡回去。”

“谢谢你的祝福,现在快到中午了,要不留下来吃个午饭吧,我给你做中国菜。”

“不必了,我还有事情要做,诶,对了,有件事忘了。”

袁东俊把那只打火机掏了出来。放到桌面上。“案件完了,这东西也没什么意义了,还给你们家吧,毕竟是董顺的遗物,就留作纪念吧。”

“袁先生你还是拿走吧,关于这只打火机的来历,雅诗已经跟我说清楚了,既然我的先生这么不喜欢这只打火机,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袁先生你就拿走自行处理吧。”

“那就谢谢,我有个朋友是收藏打火机的行家,他看上这个打火机很久了,我拿去送给他,他肯定会高兴到跳起的。”

“袁先生,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真的抱歉。”梅蒂无端端向袁东俊道歉。

“怎么,董太太。”袁东俊以为有什么事要发生。

“上次你不是过来问我那个菲律宾富商的事情吗,我说他是1年前来我们咖啡园买咖啡的。其实我记错了,那不是1年前,是5年前。自从我丈夫死后,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常常会记错东西。”

“是啊,我妈妈这半年来精神一直很恍惚,直到最近两天才有所好转。”

“原来是为了这事,没关系,反正案子已经结了。”

其实袁东俊在回去重新查阅资料时就已经发现了这一漏洞,原本还以为梅蒂是有什么要隐瞒,现在她既然主动说出来,那说明她可能真的记错了。

不过她这么一提,倒重新引起了袁东俊的好奇心。

“董太太,那你记不记得那天你先生有没有和那个菲律宾富豪说过话,或者有过什么接触。”

“应该没有了吧,我记得那天董顺和那个人打过照面后就说不舒服回去休息了,所以整个交易过程都是由我爸爸负责的。”

“这样啊。”袁东俊看着手中的打火机,若有所思。

“董太太,我可以看看你先生的书房吗。”

“当然可以,雅诗,带袁先生到书房去。”

董顺的书房在2楼,10平米左右。说是书房,可是并没有多少本书,倒放了张床和衣柜,应该说这是董顺的第2卧室更为贴切。雅诗说,有时候董顺在这里工作如果太晚了,就直接在这里睡,免得回睡房打扰梅蒂。

“你爸爸还喜欢打猎啊。”袁东俊看到墙上挂着的猎枪。

“是啊,我爸爸一有空到山林里打猎,每次都能打很多猎物回来。告诉你吧,我爸爸还是个神枪手,百发百中,连军队里面的神枪手都比不过他。”雅诗一边说一边比划道。

“这么厉害!”

“是啊,我的一个舅舅就是军人,虽然不是什么特种部队,但在他们部队也是有名的神枪手。每次他休假回来都找我爸爸切磋枪法,不过每次都比不过。”

“那你爸爸有没有告诉你,他的枪法是跟谁学的。”

“他说他是从小跟着长辈在山林里打猎,日积月累练出来的。”

“是这样啊!对了,你的那个打火机是从哪里发现的。”

“就在书柜后面。”雅诗指着书柜说。

袁东俊看了看书柜,发现书柜顶部的边缘是突出来的,靠在墙边正好露出一条1厘米宽的间隙。雅诗应该在就是在这里发现的打火机的。

书柜上的书不多,30来本左右,上面没有封尘,应该是被人打扫过。

“你爸爸爱看书吗?”袁东俊问雅诗。

“不爱看,他爱看报纸,这里平常是他办公的地点,这些书一半是用来摆设用的,他觉得书房里没几本书不像样;还有就是给大哥二哥准备的,他们比较爱看。诶,不过有本书爸爸是特别喜欢看的。”

雅诗从书柜上取下来一本比较厚的书,“就是这本,可是全用外语写的,除了爸爸之外,我们家没人看得懂。”

袁东俊从雅诗手里接过这本书,这是一本西班牙文的书,怪不得没人看得懂。封面上写着:索林斯特全史。

索林斯特,不就是过去卡里奥集团盘踞的那个国家吗?

“雅诗,你确定你爸爸真的最喜欢看这本书吗?”

“当然,他平常根本很少看书,一看就只拿这本,他不喜欢的话会看吗?”

“那你爸爸是怎么得到这本书的。”

雅诗想了想,“记得是我很小的时候,一个亲戚带过来的,他之前去了一个南美小国旅游,好像是爸爸拜托他买的。”

望着这本《索林斯特全史》,袁东俊心想,按理说,索林斯特是个小国,除了专门的学者以外,应该没有多少人去关心这个国家的历史。董顺并不是学者,联想到之前的卡里奥集团,难不成董顺曾经是卡里奥集团的成员之一,所以他认识加里斯,并且和加里斯有过节,所以这就是加里斯杀他的理由!

“袁先生!袁先生!你怎么了。”雅诗看到袁东俊这副沉思的模样,很是奇怪。

袁东俊的思绪一下回到现实当中,“哦,没事,我只是想些东西。”

“想什么东西,是不是和我爸爸有关。”

“不关事。”袁东俊把书放回书柜上。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雅诗,你妈妈身体不好,你要多多照顾她,知道吗?”

“我知道了。”

1

第十六章 再赴印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