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9)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9)上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11 18:24:46

第29辑 一箭三星 离休前后(上)

潘志兵进家见饭桌上有饭菜,坐下来狼吞虎咽。金小妹从里屋出来对他说:“小兵,你回来了?你还没吃饭呀?”

潘志兵说:“忙忘了。”

“我和你爸也都没吃呢,你奶奶没了,你爸正在难受呢。”

“我奶奶没了,谁说的?我去看看我爸。”

潘大海出来抹着眼泪说:“小兵,你到韩梅家去一趟,告诉梅子妈梅子快生了,已住进医院了。”金小妹说:“梅子都快生了?这日子过的可真快,小兵啊,这么好的姑娘都让你给错过去了。”

潘志兵说:“爸,我奶奶的事儿是真的吗?你可得想开点啊。”潘大海说:“你啰嗦个啥,快去!”潘志兵说:“爸,我马上得回单位,有紧急任务。”金小妹说:“你忙你的吧,韩梅家我去说。”

潘志兵拿一个馒头跑了,潘大海流着泪换军装,金小妹问他:“你还要出去呀?”潘大海说:“和梅子一块儿搭我的车回来的还有一个生病的孩子,都八岁了,跟父母住在点号还没上学,唉,我们做领导的失职啊。”

“你吃了饭再去吧。”

“吃不下。”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要不你休息两天再去上班?”

“休息两天我心里就好受了?你别等我,我从医院直接去点号。”潘大海开门就走。

“你等一下。金小妹从桌子上抓一个馒头用手帕包好装进了潘大海的口袋。”

潘大海来到微微的病房,桂花吃惊地看着穿军装的潘大海,王工程师给潘大海敬礼问好。

潘大海说:“王工程师,你咋就不能把你家的情况跟我说说呀,我工作做的不好,对不起,让孩子受委屈了。”

桂花和王工都流泪了。

潘大海又说:“桂花,潘伯伯问你,如果你和孩子搬到中心区来住,孩子就能上学了,那你还扯王工的后腿吗?”桂花说:“那还扯啥呀,再说我想扯也扯不动呀,他的事业永远都是第一位的,老婆孩子在他的眼里算个啥呀?”潘大海说:“在男人的心中,老婆孩子也是第一位的! 王工程师是个好同志,他的成绩里有你的功劳,我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样支持他的工作,你能做到吗?”桂花坚定地回答:“能! ”

潘大海给桂花敬礼,把桂花慌的什么似的,她给潘大海鞠躬,说:“这世上哪有当官的给老百姓敬礼的道理呀?潘团长,只要我的孩子能上学,我一定支持他的工作,我决不再扯他的后腿了,我说话算数。”

潘大海握住桂花的手说,谢谢,谢谢!

王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说:“桂花,我还有任务,孩子就交给你了。”潘大海和王工急匆匆地走了。

金小妹和韩梅的父母焦急地守候在产房门口,从里面传出韩梅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门开了,医生出来问他们:“产妇难产,你们要大人还是要孩子?”

韩父忙说:“要大人,要大人。”韩母说:“梅子怀这个孩子可不易啊,大人和孩子我都要。”医生说:“请你们家属快点儿做决定。”

韩父喊道:“建设,你个狗日的,你咋还不快点回来啊?”韩母哭着说:“要大人,我要我的梅子啊!”金小妹说:“我给建设打电话去。”

金小妹在医生办公室打电话,韩母急的直哭,从产房传出来婴儿的哭声, 韩父高兴地喊道:“建设,你个狗日的,你当爹了呀。”

门开了,医生沮丧地走到他们面前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韩母问:“啥意思?”医生说:“你们进去看她最后一眼吧。”韩母惨叫了一声:“我的梅子啊!”

韩梅脸色蜡黄地躺在病床上,她父母冲进去抓住了女儿的手,韩梅用微弱的声音对他们说:“建设有任务,你们,别,别怪他……”她脑袋一歪,生命静止了。

韩母大叫了一声:“我的孩子呀! ”就昏倒在地上,韩父坐在地上抱着韩母放声大哭。

金小妹抱着孩子把韩梅的父母送回家,金小妹对他们说:“你们看,多壮实的一个小男孩儿呀。”韩母哭着说:“可怜的孩子,刚一出生就没有了妈妈,我那可怜的梅子呀。”

半夜时分,潘大海和刘建设一同回来,刘建设进门后扑通一声跪倒在韩梅的父母面前哭着说:“爸爸,妈妈,我回来了,我对不起梅子,我对不起你们啊。”

韩母说:“建设呀,梅子走了,她临走的时候还在喊着你的名字啊。”韩父骂道:“滚,你个狗日的,你还知道回来呀?”

潘大海说:“我们来晚了,来晚了。”金小妹说:“你们咋才来呀?”潘大海说:“梅子的事儿值班员都告诉我了,我一点儿都没耽误,任务一完我立刻拽着建设回来了。”

金小妹说:“你个缺大德的,你还有没有点人性啊?你就不能让建设早点回来看看梅子?你的任务有那么多人呢,少了他一个就不行啊?他哪怕是回来看梅子一眼也好哇。”金小妹边哭边打潘大海。

潘大海说:“不是我不让他回来,是他没办法回来。”

韩父指着潘大海说:“啥事儿能比人命还重要啊?我可怜的闺女,她死都没能闭上眼睛啊。”韩母埋怨潘大海:“你们当领导的不让他回来,那个傻小子他敢回来吗?”

刘建设说:“爸爸妈妈,你们就别怪潘团长了,我们的任务真的很重要,我们是一人一个岗位,我的岗位走不开,我实在是走不开呀。”

韩父一边捶打刘建设一边说:“你呀,啥狗屁任务比你媳妇的命还金贵呀?我的闺女没了呀,她临死前想见你,她是叫着你的名字走的呀,你咋就不知道回来看看她呀?”

金小妹要去拉韩父,让潘大海给拽住。刘建设一动不动地让韩父打,韩父越打动作越轻,最后韩父推开刘建设说:“去吧,去看看你的儿子去吧,那是我那可怜的闺女用命给你换回来的儿子啊。”

刘建设抱着婴儿流着眼泪说:“今天是1981年9月20日,我要永远记住这个日子。这是我媳妇的忌日,也是我儿子的生日,还是中国第一颗‘一箭三星’发射成功的日子。”

金小妹问:“啥叫一箭三星?”潘大海说:“一箭三星就是用一枚火箭同时发射三颗卫星。这在咱们中国还是第一次。三颗卫星准确入轨后,能不断向地面发送各种科学探测和试验数据。它除了有很大的科学意义外,还反映了中国的军事工业和航天技术的水平,咱们国家的这个进步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轰动。”

韩母问刘建设:“这是真的?”刘建设说:“是真的,爸爸,妈妈,我们可以发射‘一箭三星’了,这说明咱们的国家更加强大了。”

韩母哭着说:“梅子呀,建设都能发射‘一箭三星’了,你听到没有哇?”韩父对刘建设说:“孩子,你过来。”

刘建设来到韩父的面前,韩父抚摸着刚才打他的地方问:“疼吗?”刘建设说:“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金小妹给孩子换尿布,说,你们是不是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呀。刘建设说:“爸爸,妈妈,这孩子是梅子用命换来了,……还是你们给他起名字吧。”

韩父对潘大海说:“麻烦潘团长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吧。”韩母说:“潘团长,你就起吧,你千万别怪我们刚才说的话不中听啊。”

潘大海热泪盈眶地说:“我哪能怪你们啊,刘工程师,这是你的儿子,名字还是你自己起吧。”刘建设说:“我的儿子和一箭三星是同一天诞生的,就叫三星吧,爸爸、妈妈、潘团长,金阿姨,你们说这个名字好不好?”

韩父说,好,这个名字有意义。韩母说,好,就叫三星。刘建设从金小妹手里接过孩子流着泪说:“三星啊,你失去了妈妈,我失去了媳妇,咱爷俩这是啥命啊!”

刘建设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

潘家吃晚饭时,潘志兵对妈妈说:“我在北京出差时见到梦月了,我们一起逛北京城,一起吃饭,临走我要给她留点钱,她不要。”金小妹说:“要是你们俩能走在一起就好了。”潘志兵说:“这不可能……”

正说着,潘大海揪着哭哭啼啼的潘光宗进来。金小妹问:“这又是咋的了?光宗啊,你又惹祸了?”潘大海怒吼道:“为了这个小祖宗,我忍气压气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咋样?我连我的亲娘啥时候走的都不知道呀!”金小妹说:“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你也别拿孩子撒气呀?”

潘大海说:“我是拿他撒气吗?你让他自己说,他都干啥坏事儿了?”潘光宗嘟囔:“我也没干啥坏事儿呀?我就是逗站岗的战士玩儿来着。”金小妹问:“你逗他们啥了?”潘光宗说:“我说他们傻不拉叽的像根绿木头,他们不理我,还瞪我,我就,我就。”潘大海吼道:“你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说!”潘光宗说:“说就说,我说他们都是缺爹少娘,都是没人疼的傻小子。”潘大海说:“还有。”潘光宗说:“我还说他们在战场上是敌人的活靶子,傻烈士。”潘大海生气地说:“你们听听他说的这是人话吗?”

金小妹说:“光宗啊,你咋能这样说战士呀?”潘光宗说:“我是在逗他们玩儿呢。”潘大海怒吼:“你放肆!战士是军队的基石,你有啥资格逗他们玩儿啊?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啊你?你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啊?跟流氓阿飞有啥区别啊?你都不配跟我们的战士说话! 你,你还敢逗他们玩儿,我真想抽你我!”

潘光宗吓得躲在到金小妹的身后:“大娘,大爷要打死我,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我奶奶没了,他就敢对我想骂就骂,想打就打了。我要回家,这个破地方有啥好,没地儿玩儿,啥都吃不着,我穿的时髦点儿就成了流氓阿飞了,你们穿身破军装就了不起啊,你们就是绿癞蛤蟆坐在井里,只看见鸡屁眼儿大的天,鼠目寸光,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呢! ”

潘大海喊道:“你,你再敢给我说一遍! 我打断你的狗腿! ”潘大海要打他,被金小妹给拦住。

潘志兵说:“光宗,你说啥呢?你不是也想成为像你大爷这样的人吗,你今天怎么又说军人都是绿癞蛤蟆了呢?”潘光宗委曲地说:“部队再好,跟我有关系吗?潘戈可以考技校,我行吗?你和二哥都能参军,我行吗?”潘大海说:“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这不是谁嫌谁的事儿。”潘光宗说:“我既然不是这个地方的人,那你们为啥不让我回自己的家啊?”金小妹问:“光宗啊,大娘问你,你真的想回家吗?”潘光宗说:“我要当兵,你们不管我,我想回家,你们又不让我回,你们凭啥不让我回家?我要回家!”潘大海说:“好,等我忙过这段时间,我和你大娘送你回家,怎么说你也是个高中毕业生了,学问也不算小了。”金小妹说:“可不是嘛?在咱们村儿呀,光宗也算是个大知识分子了,你爹跟你娘见到你不定咋高兴呢。”

晚上,金小妹坐在床上淌眼泪,潘大海说她:“快别哭了,再哭咱家就发洪水了。”金小妹哭着说:“刘嫂子一家还有小夏一家都要搬走了,我这心里难受的跟啥似的,你还笑,我看你这个人就没长心。”

“我要是跟你一起哭我就长心了?部队嘛,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年年都有战友离开,我要是跟你一样年年都哭个没完,我还能活到今天吗?”

“他们这一走,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见着。”

“你要是想她们了,就去北京、去上海看她们。”

“咱们要是也能转业回北京就好了。”

“不可能。”

“你可以提申请啊?”

“想让我自己提出来脱军装?没门!”

“你还真想穿一辈子军装呀?”

“我生是部队的人,死是部队的鬼,我就是要穿一辈子军装!你有意见啊?”

“我没意见,这军装你爱穿多久就穿多久,你就是跟军装长一块儿了,我也没意见。”

潘志兵正上着班,金小妹打电话让他赶快回家,说你爸出事儿了。

潘志兵推开家门,穿过淡淡的烟雾,看到潘大海面色凝重地坐在椅子上抽烟斗。金小妹小心翼翼地站在他面前哄他:“老潘啊,今天我蒸了几个你总念叨的玉米面窝窝头,这新鲜的玉米面可不好整了,我还是托人从好远的地方给你弄来的。你尝尝……”

金小妹看到潘志兵进来,像看到救星似的把他拽到一边儿说:“小兵呀,你可回来了,我都快让他把我给急死了!他昨晚下班回家就阴沉个老脸一句话都不说,啥都没吃就早早地躺下了,晚上一个劲的翻身,搅和的我一晚上都没睡好。今天一大早他和往常一样去上班,出去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回来后就这么干坐着,不吃不喝不说话,就是抽烟,一锅接一锅地抽哇。小兵,你爸他这是咋了呀?”

潘志兵说:“妈,你别急,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就回来。”潘志兵刚要出门,潘大海眼含泪花走过来说:“昨天他们通知我离休了,也就是说,部队不要我了!我的军人生涯从此彻底结束了,我从没想过部队会不要我,我还不到六十岁,我身体健康,思维正常。你们说我老了吗?我一点儿都不老哇!他们凭啥一脚把我给踢开?我实在是想不通啊,今天早晨上班号一响,我习惯性地往办公楼走去,走到半道上,我才想起那个办公大楼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我心里那个难受呀!我都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该咋过了,不让我工作了我还活着有啥意思呀?小兵呀,我连死的心都有哇! 他们这是卸磨杀驴,卸磨杀驴啊!”

潘志兵扶潘大海坐下:“爸,您知道你们这批离休的干部都是哪年的兵吗?”

潘大海说:“都是45年以前入伍的老兵。我们这批老帮子在一个位置上原地踏步了十几年,昨天他们找我谈话,说是给我晋职,还没等我笑出声来呢,他们又接着告诉我晋职的命令和离休的命令一块儿下,他们这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吃,他们也太阴险毒辣了。”

“爸,接您们班儿的都是哪年的兵您知道吗?”

“知道,这次新提上来的都是68年以后入伍的年青干部。”

“爸,您的接班人要比你小二十多岁呀,爸,你想过没有哇?假若你们总占着位置,这个年龄差就会越拉越大。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哇?爸,其实您比谁都清楚,部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兵总占着位置,部队就变成一潭死水了,你说还能有朝气吗?爸,您是老革命了,您只要为部队的建设想想,你会想通的。其实就您的思想觉悟,您早就想通了,你只不过是在情感上过不来这个劲儿,对吧?”

“这个劲儿难过呀。”

“难过也得过呀,爸,只要是当兵的都得过这一关。”

“你说我除了当兵,我还能干啥呀我?”

金小妹听说潘大海是因为离休了在闹情绪,松了一口气:“原来你就为了这事儿啊,部队让你离休是为了让你休息,你没事儿帮我买买菜,养养花,不也挺好的吗?”

潘大海用鼻子哼了一声。

金小妹问潘志兵:“小兵呀,小军和梁秀都订婚了,你这个当哥哥的还耍着单呢,你以后打算咋办呀?”潘志兵说:“妈,正说我爸的事儿呢,你咋又扯上我了。哎,爸,小军他们快结婚了,您呢,眼瞅着就快要当爷爷了,爸,您喜欢孩子吗?您是喜欢男孩儿还是喜欢女孩儿啊?”潘大海说:“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喜欢,都可以替我继续穿军装。”

金小妹笑着说:“呵,这孩子还没影儿呢,就穿上军装了?行,我同意!等小军有孩子了,就让你爸爸给他当教官,从小就教他一二一。老潘哇,你可得有思想准备啊,这带孩子可比你带兵打仗要累多了,你可别想当逃兵。”潘志兵说:“我爸才不会当逃兵呢,是不是呀爸?”潘大海说:“当然不会了,小兵啊,你们小时候我一年才能见你们一次,有时是几年才见你们一次,一次也就十来天,你们还没跟我混熟呢,我就又走了。在我的眼里呀,你们是一截儿、一截儿蹿大的。一眨巴眼的功夫,你们就都长大成大人了,现在好了,我有时间带孙子了,我这个团长就要改行当保姆了。”

金小妹嗔怪地说:“就你还能带孩子呀?你会啥呀?小孩子吃啥你知道吗?他一天吃几顿、一顿吃多少你知道吗?你会给孩子换尿片子,会给孩子洗澡吗?”潘大海说:“不会可以学嘛,我就不信带孩子比搞发射还难。以后领孙子出去玩儿的任务是我的,你可不许跟我抢。我要让那些卸磨杀驴的人好好看看,他们的趾高气扬也都是暂时的,他们也会有脱下军装让位给我孙子的那一天。”潘志兵说:“哎,这就对了,我就说嘛,我爸的思想觉悟那是谁都比不上的。”金小妹说:“爷爷同志,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开饭了呀?潘大海说,开饭,还有新的战斗任务等着我去完成呢,不吃饭咋行?”

0

大漠航天人(29)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