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29)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29)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9/13 19:56:16

第29辑 一箭三星 离休前后(下)

罗梦月坐在校园里看潘志兵的来信,潘志兵在信上说:“梦月,你的来信我收到了,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从你的信中可以看出你对前边儿的感情很复杂。我想,人活着就应该有梦想,有了梦想生活才有奔头,生活有了奔头苦就不会觉得苦,累也不会觉得那么累了,否则,再美好的生活也会感到索然寡味,你说对吗?你说你的梦想已经埋葬在了前边儿,我想你埋葬的梦想可能只是你的幻想,你刚大学毕业,你的梦想才启航。我觉得,你的梦想在哪里你就应该去哪里,中国的大梦想是由每一个公民的小梦想凝聚而成的,我们个体的小梦想要与国家的大梦想相融合,我们的梦想才会有圆梦时刻的幸福和快乐。我们的人生虽然不能流芳百世,但力争做到无怨无悔,无愧于自己的良心……”

罗梦月沉思。

潘大海和金小妹提着东西去看望韩梅的父母,金小妹把她给三星做的新衣裳拿给韩母看, 韩父对潘大海说:“潘团长来了,快请坐吧。”潘大海说:“老韩师傅,我现在不是团长了,我会开汽车,以后你就叫我潘师傅吧。”

“你退下来了还是团长。”

“老韩师傅,你会开大火车,我只会开小汽车,前几年,你的薪金都比我还多十好几块呢。”

“那不是你们军人把薪金的地贴捐出来一半去盖了幼儿园和学校了嘛,要不我的工资咋可能高过你啊。”

“军人就是奉献,这是应该的。”

“基地对我们职工的好,我们心里有数。基地让我们退休的这批老职工回内地老家,可是我们却发愁了。”

“这是好事儿呀,老韩师傅,你吃的苦还嫌不够哇?你是五八年来基地的吧?”

“是呀,我来的时候,咱们这条铁路还正在修建中,我们拉着装满铁轨、枕木还有石渣的火车皮,跟在修铁路的大部队后面。我亲眼看着咱们的干部战士扛着铁轨一溜小跑,那情景,就跟昨天似的。”

韩母说:“那时候,我们在清水租住在老百姓家的驴圈里,四面透风,冻的实在是受不了了,我们就自己挖地窝子住。第二年秋天,地窝子被水淹了,我们就搬到闷罐子火车皮上去住了好几个月。”韩父说:“潘团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时候我们没觉到苦,还觉的挺美的。”潘大海说:“我信,因为你们和我一样,都是经过党严格挑选后才到这里来的,当然感觉挺美的。”韩母说:“平时我们想家想的跟什么似的,可一说要离开这儿可以回家了,这心里头还有点儿挺不好受的。”金小妹说:“在哪儿时间长了,都会有感情的。嫂子,你们走了,小三星咋办啊?”韩母说:“建设说把孩子送他家去。”金小妹说:“你能舍得?”韩母说:“舍不得也要舍得,这孩子总不能跟我们一辈子呀。”

正说着,刘建设进来了:“潘团长,阿姨,你们来了?爸,妈,你们啥时候走,我送你们,你们要是舍不下三星,你们就带走。爸,妈,不管你们走到哪儿,你们永远都是我的父母。”韩母说:“孩子,你还年青,有合适的就再往前走一步吧。”刘建设说:“我就是再成家了你们也还是我的父母。”韩父说:“好孩子,你的心意我们领了。”刘建设说:“爸。妈,这是我的真心话,请潘团长和阿姨为我作证,不管到啥时候,你们都是我的父母。爸,妈,你们就梅子这么一个女儿,我决不能扔下你们不管。”

离休后的潘大海,上班出去转悠,下班回家吃饭。时间一长他又烦了。这天,他边吃饭边跟金小妹发牢骚:“你不是说小军快要结婚了吗,小兵还问我喜欢男孩儿还是喜欢女孩儿,可是我的小孙子他在哪儿呢呀?”

金小妹忍不住笑了。门外有人敲门,金小妹打开门,梁秀和潘志军站在门外,梁秀进来抱住了金小妹说:“妈,我想你了。”

潘大海说:“小军、梁秀,你们回来咋也不提前说一声啊,我们好去车站接你们。”潘志军说:“是梁秀不让我提前告诉你们,说你们要是知道了,又该瞎忙活了,她不想让你们受累。”潘大海说:“你们搞突然袭击,你妈是不受累了,可你们吃啥呀?”金小妹说:“秀儿,你和小军先洗洗,妈这就给你们做饭去。”梁秀说:“妈,你和爸吃你们的,我去厨房做饭。”金小妹说:“这哪行啊,你坐了好几天的火车了,多累呀?”梁秀说:“妈,我不累,您就坐在这儿吃您的。”

梁秀哼着歌儿去了厨房。

潘志军对金小妹说:“你就让她去吧,她一进这个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倍儿精神。”潘大海说:“梁秀对这个家的感情比你深。”金小妹说:“可不是吗。我打心眼里喜欢这孩子,小军啊,你可不能亏欠了人家呀。”潘志军说:“放心吧,现在我要跟你们宣布两个好消息。这第一呢,梁秀已经大学毕业了,她已经分到咱们东风中学当老师了,这可是她自己要求的。”

金小妹说:“太好了!”潘大海问:“还有个好消息是啥?”潘志军说:“第二个好消息,我和梁秀已经登记结婚了。”潘大海说:“不错,这是个好消息,那你们啥时候给我生孙子呀?”潘志军笑了:“爸,你以为这是发射火箭呀,想啥呢你。”金小妹惊讶极了:“啥?你们都结婚了?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你们咋不事先告诉我们一声呀?”

“现在告诉你们也不晚啊。”

“可我啥都没给你们准备,就做了两床新被子。”

“有两床新被子就足够了。”

潘光宗抱着足球从外边进来。潘志军说:“爸,妈,我大学毕业后,也想要求分回来。”潘光宗瞪大眼睛问:“二哥,你疯了还是傻了?你的部队在城市里,你为啥要回到这戈壁滩来呀?”梁秀说:“志军,你是因为我对吗?”潘大海说:“说说吧,你为啥想回来呀?”潘志军说:“小时候,我总觉得咱们这个地方特神秘,后来,我虽然也当了兵,可我总感觉我的军装缺少了点啥,现在我明白了,其实没少别的,就是少了这个地方的神秘感。”

金小妹说:“得了吧,我看你就是为了梁秀。”潘军说:“嗯,也算是吧。”梁秀说:“志军,你真好。”潘大海说:“这儿可比内地艰苦啊。”潘志军说:“爸,你说的对,这个地方的艰苦和寂寞是旁人无法想象的,但这个地方的伟大和光荣也是旁人无法想象的,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我选择光荣,就不能怕艰苦。”潘大海说:“我支持你回来。”潘光宗说:“二哥,你真让我意外,以前我总听别人说这个地方的人傻,今天我才信了,我聪明的二哥都傻成这样了啊!”金小妹说:“光宗啊,你要是能跟你二哥一样傻,我做梦都能笑醒。”

第二天,梁秀去买菜,潘志军在家擦地板,潘大海放下报纸对他说:“小军啊,我看梁秀恋这个家胜过恋你,不会有啥问题吧?”

“看你操的这个心,没有我,她哪有这个家?”

“记住,她是你的媳妇。”

“我知道。”

“小猴崽子,你知道就好。”

“爸,你没事儿别总盯着我啊,我哥他到现在连对象都没有呢,你应该多关心关心他。”

“唉,要是梦月能喜欢上你哥就好了。”

“梦月和我哥?这咋可能呀?”潘志军的嗓门提高了。

潘大海瞪起了眼睛:“有啥不可能的啊?你反映这么强烈是啥意思啊?不会是你不乐意吧?”

潘志军也瞪起了眼睛:“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啥意思呀?”

金小妹从厨房出来瞪了潘大海一眼,说:“告诉你们件事儿了,咱家的潘戈现在改名叫金戈了。”潘志军说:“小戈壁改姓了?为啥呀? 潘大海说,我闺女说不想沾我和你大哥的光,所以不姓潘了。”

潘志军说:“妈,梁秀刚工作,学校还没来得及给她分房子,您能不能先让她住在家里?我明天就走了。”潘大海说:“梁秀住在家里我没意见。你们学校不是放假了吗?”潘志军说:“我回连队去看看。”金小妹说:“这有啥不行的呀,秀儿住在家里我求之不得。”

潘志军在房后的柴禾垛旁劈柴,潘大海帮着,潘志军说:“爸,您那天说的话是真的?潘大海问,我说啥了?”

“你说我哥跟罗梦月。”

“我那只是希望。小猴崽子,你和梦月是不是还有联系啊?”

“没有。”

“那你跟我说说,为啥你哥和梦月不能走到一起呀?”

“我也希望他们能走在一起。”

“你心里是不是还有梦月?”

“往心里装一个人不容易,把那个人从心里拽出来也不容易。”

“啥意思?”

“爸,你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你要是敢做对不起梁秀的事儿,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潘志兵把托人买的奶粉给韩家送去,他和韩梅父母正说着话,罗梦月来了。她也是给孩子送奶粉的。韩母问梦月是不是快大学毕业了,还想不想回来,罗梦月说她还有一年就毕业了,这个前边儿不是谁想来就能来得了的。

韩母说:“要是你的对象在前边儿就能回来了。”罗梦月说:“我没对象。”韩母说:“没对象可以找呀,小兵呀,你不是也没对象呢吗?我感觉你们俩人就挺般配。”罗梦月羞红了脸:“婶,你说啥呢。”

潘志兵和罗梦月一起离开了韩家。

道路两旁花坛里的鲜花怒放,绿树成荫,他们两人默默地走着,都想说点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几只喜鹊扑楞楞地飞到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罗梦月叫了声小兵哥,潘志兵应着。罗梦月说:“小兵哥,听说梁秀回来了?”潘志兵说:“她和小军一块儿回来的。”

“他们,结婚了?”

“嗯。”

“你说他们之间有感情吗?”

“有。”

“小兵哥,你弟弟都结婚了,你为啥还不找对象呀?”

“没人看上我。”

“是你眼光高看不上别人吧?”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光我看上没用。”

“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心里有人了呗?”

“就算有吧。梦月,你呢?”

“我早就没有了恋爱的激情。”

“为啥呀?”

“小兵哥,如果你心里的她一直都看不见你,你会咋样?”

“我等。”

“她要是跟别人结婚了呢?”

“我真心祝福她。”

“你真的能放得下她吗?”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儿,放不下也要放下。”

“是呀,放不下也要放下。”

四处很安静,只能听到鸟儿叫。过了一会儿潘志兵说:“听说你爸爸妈妈转业了?”罗梦月说:“对,我们家就要从这儿搬走了,我也不会再回来了。”

“你对这个地方一点都不留念吗?”

“没啥好留念的。但我会想念金妈妈,想念你,想念潘伯伯和金戈。”

“我们也会想念你的。”

夜深人静,罗梦月在梦中和潘志军并肩走着,突然,梁秀跑过来一声不响地把潘志军给拽走了,罗梦月急的大喊大叫:“志军,你回来,你快回来呀!”

潘志军回头冲她笑,笑着笑着,他哭了,罗梦月也哭了,正哭着,潘志军自己回来了,他说:“傻嫦娥,你哭啥?”梦月激动地抱住了潘志军:“志军,你别离开我,你别走!”潘志军没反映,待罗梦月抬头看他时,潘志军竟然变成了潘志兵,罗梦月傻傻地看着潘志兵,潘志兵对她温柔一笑,轻轻拉开她抱着他的手飘然离去。罗梦月孤独地坐在地上大哭,硬把自己给哭醒了。她回味梦中的情景,窗外的月光如水般地透过窗帘倾洒在房间的每一处角落。

潘大海在家看报纸,金小妹看梁秀织毛衣:“这一针一针的织,累不累手啊?”梁秀说:“不累。”金小妹问:“你这是给谁织的?”梁秀说:“给小军织的,妈,你看这个颜色还行吧?”金小妹说:“行,太行了,小军穿上一定好看。”

罗梦月推门进来说:“金妈妈,我来了。”

0

大漠航天人(29)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