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阴阳蝶>第2章 镜中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 镜中人

小说:阴阳蝶 作者:地狱傀儡师 更新时间:2018/3/21 16:28:27

门开的同时,他本能地向后倒趴了几步,同时一个翻身,跪起身来,重新贴近墙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自己的一只鞋子,紧握手中,举在头顶,眼下他也只有这个武器了,等会儿不管里面出来得是人还是鬼,只管用鞋招呼就是了。

举了一会儿,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他定下心神,慢慢探出头,朝里面张望,刚看了一眼,一股烟雾扑面而来,瞬间迷住了双眼,他暗道糟糕,急忙用手去捂眼,然而还是慢了一截,两只眼睛被这股烟雾捂了个严实,就像蒙上了一层黑布,再也睁不开来。

他心说完了,千算万算还是失算了,怎么还有这一手,这双眼睛怕是保不住了,心中这样想,身子还是向后急退几步,一边不停地眨眼睛,一只手不停地在两只眼睛上来回揉搓,同时心里只骂自己大意,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会不会发出声响,口中只是骂娘。

揉搓了一会儿,再次睁开眼,眼睛除了有些疼,并没有他想的看不见东西,就是有些模糊,再去看那些烟雾,已经几乎没有了,心中一想,忽然间明白了。

这个建筑太过老旧,看样子长时间没人打扫,,刚才他推门那一下,用力过猛,把多年积累的灰尘全部激荡了起来,那些烟雾,就是灰尘。

转念一想,既然这个房间这么多灰尘,肯定是长时间没有住人,自己方才太过小心,演了一出自己吓自己的好戏,这样想着,他也不再害怕,重新穿起鞋子,拍了拍脸上的灰尘,猫着腰就走进了房间。

灰尘还没有完全散落,所以视线有些模糊,但是比之前站在走廊观察房间时好多了,他环顾了一下,的确,跟在门口看到的情景差不多,靠墙的床上还有铺盖,整整齐齐地堆叠着,桌子和椅子摆放的也很整齐,桌子上有一个台灯,台灯的外壳居然是绿色的,他印象中,好像解放前的台灯才有这种颜色,桌子中间摆着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上放着一只笔。

看到那支笔,他脑中一道闪光划过,这支笔,这么熟悉,他好像是见过的,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想着想着,他忽然打了一个寒颤,从他走进房间一刹那,他就觉得这个房间很古怪,但是究竟哪里古怪,他又说不出来,看到这支笔之后,他知道古怪在哪里了。

这个房间,就像这个巨大建筑一样,他好像是来过的,但这是不可能的,他的记忆力很好,如果他曾经来过,那么他就一定会有印象,除非是自己小时候来过,那时候还没有记忆,但那个台灯怎么解释呢,看它的样式和颜色,必是解放前的东西,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出生。

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起了那只笔,这是一只蓝色钢笔,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分量很重,他举在眼前端详了一下,发现不对劲,刚才他推门的时候,明明激起了那么多灰尘,按理说这支钢笔上,也应该积了一层才对,但是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这支钢笔,他眉头慢慢皱起,急忙间就用手去摸桌子,摸台灯,又去摸床单,摸着摸着,后背上慢慢地升起一股凉意,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像新买的一样,一尘不染,就连窗户上也是没有,难道这里还有人住着,那刚才那些灰尘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里的事情,好像都不合情理,但又似乎有理。

他搞不明白,这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样东西,他急忙去看,在桌子的右上方,有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他放下钢笔,又拿起那个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个相框,不知怎么被反扣着,看到相框,他莫名有些激动,一般这种东西上,会有房间主人的很多信息。

他急忙翻过来相框,凑近眼前,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笑脸,一个是皮肤有些黝黑国字脸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是长头发皮肤白皙,笑容十分甜美的小女孩,他们身后是一片汪洋大海,中年男人双手轻轻搭在小女孩的肩上,头微微低下,一脸怜爱地看着小女孩,小女孩背靠着中年男人的双腿,头微微上扬,一脸自豪地看着中年男人。

看着这个情景,他心里不禁一暖,一方面是被照片的情景感染,另一方面,这个地方,终于有个有人情味的东西出现了。

从照片推断,他们应该是父女,这个房间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可能性比较大,他实在不敢想象,一个小女孩会住在这样令人窒息的地方。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他盯着照片,突然想起,一般人们会在照片反面写下比较有纪念意义的话,说不定这个也有。

他开始变得有些兴奋,正想看看怎么把照片从相框中取出来,忽然感觉背后有人盯着自己,这个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像多出来了一个人。

一阵寒意袭来,他僵住了,暗暗责备自己,房间的所有东西都是一尘不染,明显是有人住着的,刚才只顾着看照片,居然把这个忘在脑后了,完全忘了戒备,加上之前忘记做标记,短短的时间,居然犯了两次大忌。

自从来到这里,他好像也变得不一样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虽然在凝神思索,但是直觉还是有的,他清楚的记得,除了自己的呼吸,他没有听到任何细小的声音,更别说是脚步声了,那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怎么来到自己身后的,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人这样悄无声息地进来,难道是不怀好意?

想的虽多,但也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趁着后面的人没有动作,他决定来个出其不意,后发制人,他佯装依然在专心看照片,右手握紧拳头,一咬牙间,忽然身子一矮,猛然转头的同时,身子来个一百八十度回转,同时右手借势抡出。

这是他多年以来,练就的手法,矮身可以躲避攻击,矮身的同时抡拳,可以有效击打对方的要害部位,实战中他也用过多次,效果很好。

没成想这次,他却抡了个空,等他眼睛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一抡他是下了狠劲的,又是事出突然,想收住已经很难,拳头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床沿上,一声脆响,那是肉与金属的碰撞,顿时疼的他直吸凉气。

比起疼痛,更让他吃惊的是,身后空无一人,多出来的那个人,正是他自己,是他身后那面墙壁上,巨大镜子里的自己。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这面墙,他以为那里应该也是柜子什么的,没成想却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他揉了揉受伤的右手,对于眼前这个情况,一时间有些不知所错。

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了许久,他缓过来了一些,有人住的地方,出现一面镜子,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镜子呢,这有些不合常理。

但是现在,他没有功夫去理会镜子的问题,手里的相框比它重要的多。

他看了看相框,完好无缺,相框是实木的,有些沉重,上面并没有钉子,应该是用强力胶粘在一起的,想打开它,取出相片,还需要工具的帮助。

他想起来那支钢笔,正要去拿,刹那间,他浑身僵住了,如坠冰窟。

就在他转头去看钢笔的一瞬间,他好像看见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居然咧着嘴,对着自己笑了一下,没错,那不是错觉,“他”确实笑了一下。

他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应对。

他努力转动僵硬的脖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个时候,他发现,镜子里的那个人竟然是那么的陌生,虽然样貌一样,但“他”看起来是那么地阴森,当他们的目光相遇,“他”的两个嘴角向上一翘,再次对着他,笑了出来。

那种笑容,是他见过的最瘆人的,不是仇视,不是冷眼,就那么直勾勾,死气沉沉,好像要把你看穿,直透灵魂,而你却又无可奈何,看着那双眼睛,就好像看到了地狱,每与那眼神相遇一次,心里的寒意就增加一分。

他觉得,比起镜子,“他”的眼睛更像是一面镜子,让他看到了丑陋的自己。

他决定不能再看镜子,那面镜子就像磁铁一样,深深吸住了他,让他精神无法集中,无法思考,尤其是镜子里的“他”,更是恐怖。

然而他的眼睛却不听使唤,目光始终离不开那面镜子,于是他打算转过身去,背对镜子,“他”好像看透了他的意图,在镜子中开始向他招手,好像是让他进入镜子里面。

他更加惊恐,“他”到底是不是自己,如果不是,又是个什么存在,难道这面镜子通着阴间,而“他”就是他死后的样子?

这就像拔河比赛,他拼命想背向镜子,“他”也不断招手,僵持了一会,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一步一步向镜子走去。

此时,他觉得,他的躯体已经不是他的,而是镜子里“他”的。

眼看着自己离镜子只有咫尺之遥,他已经快要绝望,忽然一声脆响打破了宁静,他手中的相框掉了下来,摔得粉碎,他和“他”都愣了一下,这一声脆响,好像是一把刀子,割断了他与“他”之间的‘绳子’。

他渐渐觉得,他的身体在慢慢苏醒,他马上就能重新控制,他欣喜若狂,镜子里的“他”也不再笑,更加阴气沉沉。

他顾不上再去观察“他”,眼睛看向房门,房门竟是如此亲切,无论如何,得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刚才相框救了他一次,这里再没有其他东西能救他。

正要挪步,突然脖子上一沉,就像百斤大石压住一般,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扭脸一看,顿时一声惊呼。

镜子里那个“他”,此时面容狰狞扭曲,伸出一双铁钳一般的大手,死死抱着他的脖颈,往镜子里死命地拽,嘴巴越张越大,似乎是打算将他吞噬。

他出于本能,四肢抵住镜面,死命地把自己往外推,双方拉扯之下,他清楚地听到自己脖颈,发出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要断裂一样,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愿松手。

但是力量悬殊太大,镜子里的“他”仿佛有千斤之力,钢铁般的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脖子,一点点地把他拉向镜子。

他强忍剧痛,咬牙拼命坚持,虽然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也只能坚持。

时间慢慢流逝,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神智有些飘忽的时候,他忽然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东西。

那个东西,让他毛骨悚然。

0

第2章 镜中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