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军功>第六章 今夜不醉不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今夜不醉不还

小说:军功 作者:中国之卫华 更新时间:2018/3/27 11:51:47

军 功

第六章

今夜不醉不还

一个半小时后,大家推杯换盏,闹热的很。华侨救国联盟的副会长,加上联络员罗有钱。认识他们的达官贵人肯定还是有的。

不一会,第5拨敬酒的又来了。

到底是冲着他们的爱国情怀,还是弄点捐资,合作点项目,就不得而知。

密斯龙不喝酒,吃烟。倒不是他忠实于“新生活运动”。是他对那些天生过敏,一喝酒脸就像个猪头。

属于命不好,菩萨只叫他赚钱,不让他花钱那种。

密斯龙喜欢和罗晓车混,一是他爸爸虽然闲赋在家,但老底子在,人脉还是有些。

更是他可以让晓车去前台转圈,自己落个清闲。

不过那种酒更多的是礼节,是酒后面的含义。晓车倒没有喝几口,点点滴滴都是情嘛。

就在晓车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些转圈的时候,卫华和李大飞聊的很多。

大飞身材感觉比卫华,还矮那么一点点,但五官出奇的帅。大飞有个弟弟,叫李小飞,他反正是大飞的影子。跟卫华也很好。

小飞本就是李家镇的小混混,前些年和卫华,还经常搅在一起。今天两个也许久没见,还拥抱了。

李孝祖,蒋卫华,李大飞三兄弟。其实卫华和孝祖,早认识7年以上,又一起闯过江湖,关系比大飞应该近的多。

近10来年,孝祖的身份,家境的升迁,和大家有了较大差距。信仰和很多观点于卫华,也更是完全不一样。

多的不说,就个寻医问药。卫华对唯物主义的认知,更多的愿意看,以科学理论为基础的现代医学。

而孝祖在确定,无大碍后,更相信以唯心而上的,古代医学。

所以大飞和卫华话倒多些。大飞基本都在,给卫华倒苦水。

他和二丫两口子也16年了,不可谓没有感情。二丫更不可能不优秀。大飞自己都承认,自己10年来多,袜子都没有洗过。

但二丫在母亲程氏的耳濡目染下,对大飞的态度,多多少少有,程氏对老李的那种模式。

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事,二丫会大吼人家……

饭馆开起后,双方父母都去帮忙。就矛盾更多。双方四个家长,谁做谁吃?

这家爸爸怕葱,放多了赚钱少。那家妈妈怕,酱油多了利润低,精打细算嘛。

二丫妈妈程氏甚至会,当着顾客的面,吵二丫做的不好,或挠挠发痒的头皮。

真不知道是去添乱的,还是帮忙的。

二丫就更尴尬了,饭馆开的日子,主要还是她在做。就一个数据,不知道多少个日夜,她每天没有睡足5个小时。

还要被数落没有做好。不知道这样的(老板),当好,还是不当好。

各种矛盾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大飞告诉卫华,他很为自己和二丫的,婚姻前程担忧。

卫华也告诉大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这不李艳如果把孝祖,当参照物的话,卫华也是个没有太大出息的。自己也惨,又带孩子,又上班。最后感觉还没有赚什么钱,做什么事。

卫华统计过,大飞30分钟内叹气21次,真担心他叹过去了。

陈忠实太低调了,每个人都去叫“哥哥”“姐姐”。把大家都搞的不好意思,大家纷纷回礼。

这个陈忠实,身材不高,但长的很结实。看上去和卫华同事张宫有点相似。只是忠实的肌肉,更多了不少,更精悍。

关键是笑,张宫的笑中是卑微,是彷徨,是迎合。

陈忠实的笑是谦虚,自信,从容更多些。

这种饭局注定没有醺酒的机会,小船提议去打打牌,水之静第一个赞成。就这样打牌的打牌,休息的休息……

卫华赶快去结账,他不可能这样失礼,自己一大家人。如果冤大头不是晓车也就算了。

晓车神秘的把卫华拉一边:“虽然我也不富裕,但我怕你给了钱,李艳揍你个半死,我赔不起。”

卫华不好再迂腐,就由他。但心里是有意见的:“都罗有钱了,还不富裕?再说,我怕媳妇?”

就剩下卫华,晓车,忠实三个。卫华提议,回去家里继续整点,主要是聊聊。随便把女儿倩倩带回家,写作业。

这次居然李艳没有反对,这不是她的风格。

三个一起,带上酒店没有吃完的点东西,主要是花生。就和倩倩回家了。

进门晓车随手,给了倩倩一把口香糖,说是正宗美国货。倩倩肯定喜欢这个(有钱叔叔了)。

卫华抱出了一大坛酒,10斤那种。晓车和忠实看见都已经晕了。

那坛酒是用乡下广柑泡的,卫华怕不甜,加了很多糖。

忠实先说话了:“华哥啊,我喝酒很差的,我陪你们好了。”

晓车本来有痛风,痛了就不喝,不痛就继续。他说了,谁叫美国说明书上有,化学分子式的药,就是有效。

小船不知道碾压小车几百次,一句话,好了伤疤忘了疼。你压你的,我喝我的。

晓车很不满意卫华的酒坛:“什么档次,下次回来,送你个美国的,带水龙头那种。”

他还不知道卫华卫华酒量,就算卫华心脑没有受损,喝卫华也是几分钟的事。

结果几个喝了一口,晓车就问卫华:“你这是果汁兑酒,还是酒兑果汁?”

卫华鄙视晓车:“我这叫鸡尾酒,跟洋人不同的是,老子就甜些。还没有酸,苦,涩的味道。”

刚喝了几口,晓车又不满意卫华的酒杯了。

问:“这也叫酒杯?别糟蹋了粮食,我回酒店,明天送你几个。”

李艳没有在,倩倩就吃着糖,没有去看书,看叔叔们表演。

忠实酒量应该是差些,马上说“我们多聊聊天,这种酒后劲还是大的。”

大个屁,卫华已经一半杯下肚了。就很不理解的问晓车:“你咋成了罗老板,罗有钱?”

事实上,晓车小时候家庭是不错。父亲是老牌大学生,一直在政府做官。官还不小,组织部部长。还在20兵工厂下派好几年。

完全忠诚于党国。后来据说因为是左派的,就莫名其妙的50岁不到退休。

晓车完全没有沾点,官爸爸的光。就一气之下,在母亲的支持下,去了美国,开了个服装加工厂。

晓车见卫华这样问,很无辜了:“还不是你那个奸商妹夫,他逗我开心,然后出头的事,就赖我去。”

卫华纳闷了,晓车和密斯龙,到底谁是奸商?

晓车继续说:“有钱个屁,在那边做生意,大部分赚的,要给税收,募捐。我早不想搞了,我做梦都羡慕你们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密斯龙更叫我搞个,华侨救国联盟的联络员,一天把我玩的团团转。

不过他看我能干,也把马衣订单给我不少,这两年还过的去。还帮我弄了个美国护照,说还没有花钱,还算义气。”

原来如此,卫华心里有了些许平衡。

晓车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在兵工厂,现在混的怎么样?”

卫华早想好怎么回答:“不怎么样,高级技师,车间主任。伺候人的活。”

晓车也不去追究,他知道卫华吹一半算少,就很有兴趣的问:“那你帮我车把枪,这年头,管用。”

这两同学有点意思,卫华自己说过,做了一辈子刀刀枪枪,现在看见就吐。

晓车却从小喜欢那些玩意,说什么防身。放屁!他家里的武器最少装备一个班。当然他没有杀过一个人,野兔打不少。

卫华赶快封晓车的口:“你懂个屁,武器生产不是你想的那种。都是各种零件,分开批量加工,再组装。我最多车个枪管。怕造反不说,那样生产,一年造几个?”

还是说漏了嘴,自己就是个车工。

卫华怕冷落了新朋友,就给忠实倒酒:“忠实,我们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我相见恨晚。你的低调人品,高超的武功,不愧大侠风范,值的我尊重。”

忠实一副哭像:“华哥,我真的不胜酒力啊。别倒多了。”

卫华笑笑:“我这辈子没什么爱好,就喝点酒,没办法,陪陪哥哈。”

…………

就这样,1小时过去了。忠实还是那么礼貌,又敬两位哥哥。不过卫华已经开始晕了,因为他没有记住,这个不胜酒力的新朋友,是第几次敬他了。

晓车喝酒最老实,从来只有自己把自己喝醉的。他也有点醉意了,又不满意卫华的碗筷了。

“一个中国人,用的筷子还不如日本鬼子的好。改天去印度整点象牙的送你。”

卫华知道,晓车的确有那么义气,就问:“改天代表公元哪年哪天?”

倩倩实在看不下去了:“罗叔叔,不要喝了,再喝估计你要把美国,送给爸爸了。”

晓车朝倩倩感谢的点点头。倩倩见没有作用,就丢下句:“爸爸,你也少喝点。我发现,你们两个加起,也不是陈叔叔的个。”

关上自己房间门,睡觉了。

和练家子玩酒?卫华知道自己错了,也没有再劝酒,他今天还有事情要做。重大事情,国家大事!

卫华心事重重的说:“两位兄弟伙啊,我有难了。

李艳在单位被一个汉奸欺负啊,那人又有后台。”

晓车有兴趣了:“有意思,哪个,重庆没有我摆不平的,我都还没事找事做呢。还汉奸,那不是成全我吗。”

晓车从他爸开始就恨鬼子,要不是言论激进,他爸也不会那样。

晓车之所以心甘情愿,被密斯龙玩转圈圈,也是主要看在抗日份上。他对钱不是很追求,有酒就好。

忠实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暂时没有说话。但如果日本人站在面前,他会第一个上去,毕竟杀妻之恨!

卫华看见效果不错,就继续说:“是李艳她们系统的,财政局副局长钟善武。”

“啥,是不是那个有个美国舅舅,老婆叫什么娥娥。”晓车更来劲了。

“是的。”卫华说。

晓车轻松的笑了:“就那个哈宝,我分分钟灭他。要不是我爸当年看他勤奋,拉他一把,他还不知道哪。”

卫华知道,当年晓车爸爸在国府。重庆市组织部,什么概念,管当官的。

卫华摇摇头:“人家现在攀上美国亲戚,又是亲日派。不是以前了,叫你爸来免了他?要不你去砍他?人家现在保镖都两个。”

晓车感觉是有问题了,他表面没有卫华嘴快,脑袋转的快。但测智商不见的比卫华低,不然美国奸商,不是那么好当的。

忠实说话了,真狠:“你想做了他?去砍几刀,不如做掉。”

晓车都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虽然他打架,砍人多的去,但没有杀过人,想都没有想过。

忠实见卫华没有说话,也完全明白,今天这顿酒的意义了。就直接说后面:

“你一定要策划好,做到快,准,狠。不要把自己搭上,都一大家子,不像我。”

晓车,卫华马上要忠实上座。忠实笑了:“酒没有喝,肉没有吃,上座个屁。现在关键是怎么下手?入室?路上?”

晓车玩这些,就好比过家家:“我叫他出来吃饭,弄死不就完了。都玩几十年的游戏了,只是没有过杀人,杀过汉奸。”

晓车已经在憧憬,那个当民族英雄的瞬间了。

卫华不太乐观:“你们也很久没有交往,人家卖你帐。再说他不警惕?”

晓车拍拍卫华:“小蒋啊,你还是嫩哟,要好好学习嘛。

我有个干股,想钟善武加入,然后求他在美国人那里,给争取点扶持资金嘛。”

卫华感叹资本主义的腐朽,晓车这种以前,那么单纯的有追求的公子哥,变个奸商太容易了。

忠实又说话了:“晓车不要出手,要留余地,万一失手?罗有钱,现在重庆谁不知道你?”

晓车理都不想理他:“这是我,一个爱国美籍华人的底线,不让我出手,免谈。”

还美籍华人,不知道哪捡的本。卫华没忠实那么磨叽,他和晓车又不是第一次搞事情。必须一起去了。

说实话,卫华踏入赌场,都和晓车有关。小时候玩牌,没有任何赌注,晓车牌比卫华打的还烂。

两个又很不爽同学们的,那种胜利表情,就开始了出千雏形。到现在,卫华打牌不出千,都还是个大白菜。

晓车开始玩层次了,要再走个酒,大家就随意钩点。晓车就吟曲了,吟诗的话,他连“鹅,鹅,鹅”都没有背会。

怕吵醒倩倩,他声音压低:“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罗有钱就是有品味,走调都走出了,艺术的新高度。

就像上海滩那些,不学无术的小歌手,为了体现自己的超凡脱俗,把好好的一首歌,改成鬼哭狼嚎一样。

大家也合唱起来,憧憬杀汉奸,当英雄的快意恩仇!

不醉不还……

倩倩在里面房间叫了:“明天大小姐考试。”

6

第六章 今夜不醉不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