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军功>第七章  刺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刺杀

小说:军功 作者:中国之卫华 更新时间:2018/3/27 11:52:51

第七章

刺杀

李艳在密斯龙的支援下,把卫华批评的彻彻底底。不管怎么说,不能答应让,罗晓车亲自出手。

密斯龙幸灾乐祸后,还是向李艳保证。明天晓车要去送他,上飞机回国,他会一分钟摆平,超出一秒,算任务失败!

……

机场的草坪边上,密斯龙,晓车,卫华三个。密斯龙手一把搭在晓车肩上:“晓车同学,你的爱国情怀,我很是崇敬。不过作为领导,我不允许你去冒险。

你关系着国家使命,你只给鬼子带个话就好。剩下的他们去做。

我们公司正在谈论,你工厂下个月订单,是否提高百分之二十……”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罗晓车感觉受到侮辱,我这是家国情怀,是和卫华兄弟情深!

在无奈的答应密斯龙后,他在开始用,很菜很菜的数学,计算百分之二十,到底能赚多少……

飞机起飞,蒋利,密斯龙飞走了。晓车还是不舍得将要,到来的生死大游戏。

就告诉告诉卫华,李艳:

“陈忠实手上的老茧,绝不只是打沙袋的痕迹。有长期玩劣质枪支的痕迹………”

卫华现在没有心思去理,喜欢刀刀枪枪,都快疯了的罗有钱。

他已经在策划,即将到来的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游戏,一盘赌局。

一个道具,一个动作,一个先后顺序。

关键是时间,几秒钟的时间,也许就代表生与死。

他计算的自信来至于:多年的赌场,机械零件加工,做一顿饭……

虽三千人,吾往矣!

李艳开始明白了:莫名其妙的玩过,“劣质枪支”的陈忠实。我爸曾经是,左派官员的罗有钱。

要接手二丫饭馆的,疑是中共的残疾人。多年没有回来的小姑,密斯龙。以及多年没有一家,回来的二丫。

后面到底是谁暗中支持她?

差什么来什么,她已经没有犹豫的余地了,必须走下去。

她在想:倩倩,你快快长大……

……

钟善武一行五人,下了车,大摇大摆的进入扬子江酒店。

两个下人在前面,两夫妻走中间,司机走最后,和先前计算的一样一样。进到名为小八仙的大包房。

一男一女两个服务员正在备伺候。不用说,年稍长的标准农家女模样的是李二丫。

较帅气,高大的是李小飞,虽然看上去不那么善意,但也是标准的服务生形象。

善武落座,司机,月娥两边座,两个下人站他身后,和先前卫华的推算一模一样。

善武有点不高兴且警惕的问:“喂,罗老板呢?”他问二丫,他知道小飞只是个端菜的,主要是更愿意看二丫漂亮的脸蛋。

虽然二丫完全土点的意思,岁数也不太年轻,更谈不上什么气质。但和很多所谓成功人士一样,他们更愿意和这种女人交流。

而且二丫这种,让他和月娥都感觉很安全,尽管月娥会讨厌所有,长的比她好看的女人。

二丫更紧张,害羞了,不是男女那种的害羞。脸红了很多,说话都有点发抖:

“罗老板等很久,说是,尿都等出来了,说是去了厕所,说是马上来。”

这样的回答,她显的有了男女间的害羞,头都快底下脖子。

这话的每一个字,其实都是卫华教的,只有他才有这样近乎于粗鲁,但很恰当的语言逻辑。

善武立刻扑捉到几个信息,罗老板是不敢怠慢他的,早来很久,男人的尿急是国际常态。

二丫的太不正常,恰恰证明她最正常,如果是李艳那般的稳重,他早起疑心了。只要有脸红出现,此人绝对是正常人,经过训练的是不会有这种状态。

相反,就是训练,也无法练出脸红。美国联邦调查局就做不到。

场面上几个人,在觉察到主人的思维后,也都放松些许警惕。

如同卫华的计算一样,也就是二丫磨蹭的这分吧钟,外面隐蔽在,其它包房的人员进来了,小飞都还没有来的及,被善无武叫去关门。

这比预算的还顺利,提供的时间还宽松。

卫华冲在最前面,这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他自己都安排,自己在最后面,因为他有自知之明,所有人,除二丫外,他的武功最菜。

果然,卫华估计的程序不差半分,两个下人从善无身后扑了出来。李大飞,陈忠实各上一个。

卫华扑向善武,孝祖紧跟卫华,他们的位置颠倒了,按预算,孝祖应该前面。

月娥都被卫华算准,吓的无声无动。

二丫哆嗦着关紧房门,那么吵杂的环境,正常的叫声也没有用。

小飞最先出手,他和哥大飞的武器是一样的,是马帮人手一把的可砍,可刺的短弯刀。

司机明显不会武功,给轻松砍倒,小飞头也不抬,补刀中,,,他对卫华的智商是崇拜的,在往年混赌场的时候,他做过卫华的保镖和小搭档,弄到了大洋花的。

卫华交代的很清楚,在没有确定自己给安排的对手,完全挂掉的时候,不要去看,去帮任何人,哪怕天塌下来。

忠实不愧是武术冠军,他不习惯用武器。搏击的自信来至于,他30年如一日的,在卫华看来,无聊,变态的苦练。

一招毙命,锁喉!没有特工的锁喉专业,但力度太大,超越专业。

大飞的武功他自己说,是不低于忠实的。一刀砍去,但明显力度,速度不够。双方扭成一团,大飞的弯刀也扭到地上。

给人感觉如果对方准备充分,有武器的话,大飞已经,,,,

二丫肯定最关心的是自己丈夫,卫华也安排她当预备队,这些东西,卫华不知道哪学的,太专业!(预备队?)

二丫抄起桌子上的烟缸,一把抡向敌人。

一点没有技术含量,但常年干活的农家女,力量是接近男人的。

酒店那种常见的大理石烟缸,有棱有角,其杀伤力何止特工训练用的木棍,铁棍?估计霍元甲都受不起,敌人应声倒下。

忠实确定对手咽气后,赶过来,捡起弯刀,补刀中,,,他刚才潇洒的毒龙锁喉,用力过猛,把自己手指肌肉也扭伤了,不能再表演徒手武功了。

毕竟杀人和武术表演,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

卫华掏出那把他再熟悉不过的菜刀,砍向善武。这个程序又错了,他先前计划,自己和忠实一样,不带武器,因为他们两个带不带武器都一样。

一样的是不带武器,进攻,撤退都方便些,毕竟酒店还是有保安目测检查。

不一样的是,忠实不带武器,一样杀人。

他带武器,一样杀不了人。

善武躲闪不及,面部被划了下,但马上一个标准的格斗动作,一个后手拳击出。

孝祖早在后面,只是被卫华挡住,不便出手。

李孝祖急了,一把拽回卫华,顺势一拳,击中鼻梁,血“呲”的冒了出来。这个来回,善武完败。

孝祖见对方已无力格挡,血水又模糊了眼睛,这才从腰间抽出武器,一把所有工厂最常见的,钳工用三角刮刀。

估计前面没有拿在手上,是怕误伤卫华,也怕善武防范。这点格斗经验真牛。

“扑哧”一声,直末心脏,再抽出,血如喷泉般而出。几秒钟,善武已经咽气。

钳工用三角刮刀,物理学,生物学理论原理,和后来的解放军军刺一样。且近距离效果,远远高出军刺。

孝祖看到善武嘴角都冒出血泡,松了口气。

国际标准,目测常规鉴定,此人已经死亡!嘴角的血泡是心脏回血造成。

任务完成!

他几秒前都还十分紧张,因为太顺利,对方说好的(空手道)呢?是不是有什么绝地反击,后手绝招呢?会是什么招?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很多年。

就在大家准备收工,撤退的时候,一个让所有人,脑袋空白的情节出现了。

月娥看见丈夫就死在自己身边,突然象发了疯一样,扑向离自己最近的卫华。

那种兽性般疯狂,产生的力量,忠实都心惊。她紧紧熊抱住卫华,张口咬住卫华衣领,拼命想咬他脖子或耳朵,反正是有皮肤的地方。

怎么处理月娥,卫华有安排,忠实和小飞第二个任务,处决!是残忍了点,不过大家推敲过,必须为之。

小飞有过不同意见:“不如拖到云南,卖妓院算球,还弄两钱。她这种虽然老点,但模样还是不太别扭,又小巧玲珑那种,有些老家伙就好这口。”

卫华第一时间赞成,被孝祖一声“宝气”后,再推敲后,两个宝气不再吱声。

大家都是普通人,除孝祖有过简单训练。(他虽然是中统,但职务是文职,内勤。)这种低级失误也是难以避免的。

过程太快,小飞和忠实几乎还在补刀!两人对死亡的判断不是孝祖级别,弯刀的致命性,本也不是三角刮刀一个级别。

卫华拼命挣扎。叫声,哭声在月娥口里,更搞的他心乱如麻。手中的菜刀毫无用处,刀类武器,没有砍的力,就是个能划破手指的玩具。

专业的割喉之类他不会,也施展不了。不光背对月娥,手也被抱住。

最要命的是他情感反应,和身体反应一样,超乎常人的快,他心软了。

月娥就象她名字一样的飞蛾扑火,她没有受到攻击,正常人思维是有机会活命的。

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就是那种思维的人太多太多。

在他看来,月娥是对丈夫最真的爱!人性本能,尊重真实的爱,同情真实的爱,他迷茫了……

就在大家接近崩溃的时候,一个身影,举着把装了消音器的勃朗宁手枪,径直走向月娥。

李艳!所有人眼睛都亮了,都没注意到她怎么进来的,只看见二丫在门口发抖。

月娥也看见李艳了,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也有了思维,兽性样的力度小去很多。

卫华趁机挣扎开了一定距离,但还是被月娥手抓住。

“砰”,李艳没有半句台词,没有半点喜怒哀乐,月娥被子弹正中眉心。

“走!”

李艳进门后唯一一个字,小飞,忠实先出去,二丫,大飞跟后。

房间只剩李艳,孝祖,卫华三人。李艳,孝祖用30来秒复查下现场,转身出门。

卫华用衣袖抹了下脸,脸上有点溅来的血滴。上前抓住李艳的手,怕李艳飞掉似的。关上房门,跟在后面离开。

丢下句: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

“重庆财政局局长,一家5口,被多名来历不明灭门!”

钟善武被刺杀的消息,第二天被广播,报刊收音机传遍山城。

对于中国城镇来说,其实本不需要,高科技传媒的。只是没有了那个(副)字。

最先坐不住的是美国人,善武的美国舅舅是参议员。

其中的蛛丝马迹军统嫌疑最大。锁喉手法,勃朗宁枪弹,暗杀模式都直指军统。他们也有被冤屈的今天!

美国领事直接找到戴笠,要他给个交代。戴笠不敢怠慢,只得把侦破任务交给,自己的得意门生,沈西之。

沈西之年纪不大,在军统资历不小,来自他的实力。绝非因裙带关系来的公子哥,那些泛泛之辈。

一副儒雅气质。笔挺,干净的军装仿佛长在他身上。身材更是国军标准身材。

此人从不吸烟喝酒,打牌跳舞,是总裁(新生活运动)的楷模。

其实沈西之并非戴笠学生。

那个年头,只要是共过事,喝过酒。那怕岁数比你小,只要比你官位高,权利大,你就得叫老师!

康有为跟梁启超只是见过,梁启超看过他的文章,就的叫老师。总裁的学生就更多了……

比一定收了补课费之类,才可以当人家老师。倒还要高尚,纯洁很多。

沈西之以最精准,毒辣的眼光,就先解决一个问题:谁约出了警惕性很高的钟善武?

很快他得到的答案,比他想象的还复杂。

善武是美国华侨罗老板约出来的。

罗老板是美国华侨,华侨救国联盟副会长,密斯龙生意伙伴。

密斯龙是蒋卫华妹夫。

蒋卫华是有,中共地下党干部嫌疑的,李艳之老公。

李艳和善武老婆是同事,不久前发生过争吵。

这是沈西措手不及的,如果李艳报复性质成立。以她各种方面的身份,去骂几句都是不会的。她的组织也绝对不允许。

就算是报复行为,密斯龙,李艳,包括军工系统工人蒋卫华。去轻易传讯,抓捕,都是不明智的。毕竟自己还有位子和脑袋。

关键是他和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关系不错。戴老板前些天都还分他点,5号首长送的延安土特产。

西之认为,自己要去,和曾家岩50号沟通下了。不管这个游戏以后,会玩个什么样子。

国共合作时期,官场的很多东西,比政治重要的多。

但不能先去和戴老板嘚嘚。首先,这算个什么,就算拿到国际上,就凭个关系网,没人理你。

他更清楚那个老头,不知道会玩个什么花样。会不会又去找曾家岩,讨大把土特产?

连续几天吃小米,红薯,西之感觉大便都难受了。丈母娘说那些东西养生,丢了又可惜。

人家做也不容易,还是一番心意。他必须吃完。沈西之一大早就来到路口,准备好过路的状态。

八路军办事处就在他们隔壁,路过又一定经过军统局。戴老板的功底不是盖的。

西之看见,中共5首长车过来了,故意匆匆忙忙横过马路。

不过很是笨拙,像差钱用,去碰瓷的。

5号首长被急刹车提醒,看看车窗外。意料之中,他来了……

西之马上先赔礼道歉,(没有这样碰瓷的)。看见是5号首长,就更亲热了:

“农老师早,对不起。这几天太忙,那个灭门的案子,把我都搞晕了。”

5号首长姓农,这些台词,场景,他早就算到。就干脆以退为进:

“西之老弟啊,不要急,走,去我哪喝点茶,我帮你琢磨琢磨。我江湖朋友还是不少哟。”

“江湖朋友”,这几个字,把中共的责任推到太平洋去了。

字面游戏,西之哪是对手,上车到了农老办公室。

然后老农做足,中华民族传统之礼节,还上了烤红薯。笑着说:

“西之啊,我可是困难哟。这可是延安带来的哟,你们国府的朋友,油水吃多了,这个很管用。”

西之看见红薯,脸色吓的卡白,肚子又隐约折腾起来,这个拉不出,比拉肚子还难受百倍。

农老知道西之不是那种,自命清高的公子哥。连忙问:“怎么了,老弟,这几天累坏了吧,快吃口,这东西养胃。”

还要养胃,西之真悔啊,咋上了这老家伙的船,我来干嘛。

但人家是真心为自己好,他连忙谢谢:“农叔叔,你把红薯拿走吧,我看见有点过敏。”

农老见他叫自己叔叔,不至于吧,就大几岁。想破案,想疯了?

虽然饶是农老纵横一生,也没有听说过,看见东西会过敏,明显西之也不是会装的人,就连忙让秘书撤去红薯。

他见西之为破案,都急的这样可怜了,也不再玩他,按自己计算好的步子,启动了……

“弟啊,这个案子不好破啊,你看,凶器五花八门,手法稀奇古怪。”

一个叫叔,一个叫弟。中国的五大姑,八大姨不是白来的。

“你说是刺杀,连泼妇抓扯都有,人家会等你手无寸铁,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出手?”

“你说江湖仇杀,美国进口武器,标准格斗痕迹怎么解释?

你说有烟缸,菜刀类突发事件的因素,怎么会杀掉最少三个格斗高手后,有组织的离开。”

西之心里说:“老滑头,你就玩我吧,请继续绕……”

农老看西之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忍心了,就温馨提示:

“弟啊,你去查查,钟局长是否那天,调戏过女服务员没有?是否擦了皮鞋没有给钱?”

6

第七章  刺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