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尖兵>第一百六十一章闲院宫伏见宫秩父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一章闲院宫伏见宫秩父宫

小说:抗战尖兵 作者:射声 更新时间:2018/7/12 12:52:18

8月21日夜,正当呼延兰绮在欣赏炸药包的时候,春申虹口宝乐安路公寓的一个套房里,蓝正东与日本驻春申海军武官山本仲雄少将在饮酒谈心。山本仲雄头大如斗,他并不为华日战事头疼,那是陆战队和第三舰队的事儿,他头疼的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女王来沪的事情,从国内海军省、军令部和第三舰队、日本外务省给了他截然不同的信息、指示和建议,弄得他烦透了。这位突然到春申的女王,她的头衔不是二十一世纪对女艺员廉价的赞美,而是一位如假包换的日本合法女王:大日本帝国陆军参谋总长,当今昭和天皇的皇叔,闲院宫载仁亲王的女儿花子女王。山本仲雄和蓝正东是铁哥儿们。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他们有两项,哪两项,你们懂的。山本今天请蓝正东来,是要请他帮个忙,把这位花子女王快点儿送走。山本太君给蓝正东倒了一杯红酒,他耐心地向蓝正东解释了情况。

是这样的,花子女王本来是受到日苯高层人士委托,作为副使陪伴日苯首相特使船津辰一郎先生来沪与诸夏国外交部和谈的,日苯海军果断地在和谈刚开始的时候发起了虹桥机场的事变和向春申公开增兵,终于让常凯申断了指望,船津和花子女王也没了谈判对手,按理说,花子女王和船津就该知难而退,返回大日苯算球,可是这二位却寻找了无数借口,在战火蔓延的春申逗留了下来,而且继续想方设法与国民政府联系,想开倒车制造和平机会。这对于日苯陆海军内的主战派而言,简直就是公然挑战,胆大妄为。要是只有船津的话,那倒是好对付,有一种情怀叫宪兵队,有一种理解叫浪人团,都可以包你满意。

问题是这位女王实在太难对付了,而且她还机敏异常,找了个绝佳借口,甚至取得了皇太后的许可,可以继续在春申混下去。事情是这样的:

大日本帝国海军军令部长伏见宫博恭王的的长子博义王是第三水雷舰队司令,日前在春申黄浦江水域作战中身受重伤,被送进租界医院作手术急救,当然啦,这是件很丢人的事儿,因为堂堂帝国海军大佐是被藏在芦苇荡里的诸夏国陆军山炮打翻的。(这里作者要为大家解释一下,1937年8月13日开战之后,在敌强我弱的不利情况下,在春申浦东地区却出现了一支神出鬼没的炮兵部队。这支炮兵部队击退了敌人从黄浦江及海上的一次次登陆,书写了淞沪会战浦东战场的壮丽篇章,是中央军在淞沪战场仅有的少数几只能保持极高战损比的部队,他的番号是中央军炮兵第2旅第2团1营。1930年,国民党政府开始从德国克鲁伯军火工业的子公司瑞典博福斯厂购买75毫米口径的“博福斯”山炮,这种最大射程不到10公里的火炮,就是第2旅第2团1营的主战装备,数量共计12门,而日军在浦江停泊的军舰上有三四百门大炮,还有绝对制空权的优势,敌我力量对比相当悬殊。但面对强敌,这支弱小的炮兵毫不畏惧,利用地理优势机动灵活地打击日军,因而成就了他们“浦东神炮”的美名,当时的报纸对这支部队也有较多的记载。组织这支炮兵游击队的是张发奎。淞沪战争前,时任苏浙边区司令的张发奎将军,被委以会战右翼作战军总司令,率部开赴浦东。 比起闸北、虹口、杨浦和宝山的漫天烽火,张发奎所负责的浦东战场相对比较沉寂,毕竟与主战场隔着一条黄浦江。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发奎把自己手上的炮兵第2旅第2团1营为手中的一张王牌,在浦东洋泾附近不断袭击日军的侧背,策应浦西的诸夏国军队作战。这支炮兵是1934年国民党军整顿炮兵后的产物,装备为清一色的博福斯山炮。虽然这种炮初速慢,但是射速很快,精度和可靠性都非常高,且机动性极强。

以下为《申报》有关浦东炮兵部队的报道: 1937年8月19日《申报》第一版 浦东澈宵炮战剧烈 敌军企图登陆全部击退 八字侨肉搏敌伤亡枕籍 沪东我军续向租界推进 / 昨晨之战,于上午十时半开始。敌机在我方阵地盘旋侦察甚久,浦江敌舰之炮声遂起,我军立即还击,双方互战约十余分钟即息。至晚间七时四十五分,炮战又复开始。我方炮队以巨弹向敌方新三井码头、老三井码头、其昌栈码头及杨树浦一带轰击,我方炮火密集,描射准确;敌舰慌忙开跑还击,形甚狼狈。炮声亘半小时方息。

1937年8月22日《申报》第5版 浦东今晨之炮战 我炮弹击中敌舰要害 鸿兴码头被击坏一角 / (本报特讯)浦江敌舰于今午一时许,又向我浦东阵地猛轰。敌机六架复盘旋浦东上空侦察,我军亦沉着还击,激战一小时始停。(本报特讯)今晨零时四十分,浦东方面我军,向三井码头方面之敌军,猛烈炮轰,至上午一时许最为激烈,二时一度稍停。四时二十分,我军又向该方面轰击三十余炮。当时浦江中有一炮舰,曾向我军还炮,我方炮兵遂亦向该舰集中猛轰。其时曾有多数沿浦民众,目击该敌舰方还击至四五炮时,已被我方炮弹击中其前部要害,亲见该舰仓皇逃逸。(本报特讯)今晨四时许,浦华日本军舰向浦东方面发炮轰击,有一弹击中浦东鸿兴码头。该码头被击坏一角,有码头上之巡丁三名,被炮弹击伤甚重,已送医院。

倒霉的伏见宫博义王就是在下面这场申报报道的战斗里负伤的:

当敌军昨晨在陆家嘴登岸之时,停泊于浦江中之敌舰,即以密集之炮火向我浦东方面轰击,精作掩护。我XX方面之炮兵阵地,亦立即以重炮还击,炮火集中于浦中之敌舰及杨树浦方面之敌军阵地。迨至午刻,敌方以在陆家嘴登陆之部队,几已完全被我歼灭,于是恼羞成怒。敌司令舰出云号即命令浦中全部敌舰,集中炮火,向我浦东猛轰,炮击之密,连续不断。我方为报复计,即以迫击炮向虹口方面敌军阵地射击。敌方无奈,乃于午后二时许急调原泊淞口最新式之六号躯逐舰三艘,驶进浦口,当于午后四时许到达,停泊于日总领署北首之日本邮船会社码头,同时发炮向我浦东方面轰击,我方亦继续以重炮还击,炮声隆隆,全市皆闻。双方炮战终日,直至晚间七时许,炮声始渐停止。)

山本继续解释说。博义王实在运气太差,他率领三艘新式驱逐舰,每艘6门127毫米主炮,对付区区几门诸夏国75毫米山炮,还被人家把自己都打伤了,这简直是猪一样的指挥,要是换个别人日本海军就干脆报个失足落水把这厮人道毁灭了算了,可问题是这位爷是皇室成员,而且是海军主帅老王爷的嗣子小王爷,这就得报英勇作战,以寡击众,惨遭暗算什么的。

小王爷伤得很重,不能拖延必须立即手术,军方野战医疗设备不够条件,命令春申的海军武官山本仲雄设法,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山本仲雄动用关系,重金贿赂,得到英美租界管理方配合,把小王爷送进了春申最好的医院作急救手术,又从国内紧急调来医务组,用高速驱逐舰送春申给小王爷作后继手术。而这位女王就居然竟然以探视侄子的名义给皇太后拍了电报,得到恩准,逗留春申。花子女王是1909年生人,博义王是1897年生人,但是花子女王确实是博义王的姑姑,如假包换。

这事儿说来话长,山本也不好意思细说,但是蓝正东可是日本留学的,对日本皇室内情那是相当了解:子嗣艰难是菊花王朝(不许笑,日本皇室徽章就是菊花,它刻在黄军的每一支步枪上)的传统。从第121代、据说在明治维新前夜被阴谋家岩仓具视毒杀的孝明天皇,到第122代、被吹得超天才、实际依然基本是个橡皮图章的明治天皇,再到第123代、被称为“不幸的大正”的大正天皇,全部是单传,也就是传说中的“三代单传”。为了防止大统后继无人,日本皇室在古代设立有所谓“四大宫家”即桂宫、伏见宫、有栖川宫、闲院宫。明治之后,皇室手头有了余粮闲钱,还想要设立更多的“宫家”。你可以将“宫家”近似的理解为“铁帽子王”,在皇室嫡脉断绝后,这就是保存神武天皇Y基因、入继大统的现成预备队。然而不幸的是,皇室都是单传,哪有闲人去当“宫家”?而且旧有四大宫家既然继承了同样的Y基因,也就顺理成章地继承了不孕不育的顽疾,绝嗣、绝嗣、再绝嗣。典型代表比如桂宫,当过丰臣秀吉养子的亲王家,几乎代代绝嗣。悠悠千年一脉,真可谓命悬一线。大家相互过继,艰难度日。不过,神武天皇的子孙终于还是出了一个争气的主,那就是有“伏见宫的种马”“美誉”的伏见宫邦家亲王。他一口气生出17个儿子15个女儿,近代以来的宫家,几乎全部来源于他的子孙。

山本只是解释说:花子女王的父亲闲院宫载仁亲王其实就是伏见宫邦家亲王的第十六子,而博义王的爷爷伏见宫贞爱亲王就是伏见宫邦家亲王的第十四子;因此日本陆军的参谋总长是日本海军的军令部长的亲蜀黍。而花子女王就是博义王的姑姑。据说这位侄子当年对幼年的姑姑十分疼爱,二人感情极佳,皇室的世界我们不懂,反正就是姑姑听说侄子重伤急了,闹着逗留在春申看护,顺便就以代皇室慰问伤兵的名义多留几天,还找了皇太后,而皇太后又特别喜欢这位姑姑,于是就……

蓝正东就有些不解了:“花子女王既来之则安之呗,探视结束了,再用驱逐舰送她回去就是啦。山本君有何好苦恼的?”

山本仲雄苦笑着:“问题是她不肯走啊,托言要代表皇室照顾伤兵,非要留下来不可。”蓝正东奇怪道:“那就留在红十字会呗,这对于鼓舞士气,提升黄国正面形象那是一件大好事儿啊。”山本仲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大大滴不行。军令部和陆军都下了死命令,不能让她与松井石根将军接触。”这下子轮到蓝正东摇头了:“花子女王怎么又和松井石根能扯上关系?这不全乱了。”山本叹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蓝君,我知道你是台湾总督府的人,我就跟你明说了吧,军部怀疑,花子女王是他的使者,有秘密任务要和派遣到支那的一些皇道派将领联络。”说着说着,山本伸出了两个手指头。蓝正东恍然大悟了,他沾着酒在桌上写下了秩父宫三个字。山本凝重地点了点头。蓝正东立刻流下了满头冷汗,原来是为了这个啊,怪不得皇太后会恩准花子女王看似任性胡闹的请求,怪不得陆海军没人敢拦着一个女人冒着炮火到处乱跑。这是个贯穿了昭和王朝前期政治生态的大秘密。

0

第一百六十一章闲院宫伏见宫秩父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