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尖兵>第一百六十二章大正风雨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二章大正风雨情

小说:抗战尖兵 作者:射声 更新时间:2018/7/12 20:19:51

秩父宫雍仁亲王(ちちぶのみややすひとしんのう,1902年6月25日—1953年1月4日),日苯皇族。大正和贞明皇后二子,昭和天皇的弟弟。小名(御用尊称)淳宫。雍仁小时候是很乖的,一切唯哥哥裕仁的马首是瞻。他们父皇的大正时代被视为日苯政党政治的黄金时代,那一时期日苯推行对外不干涉的政策,与诸夏国、苏俄修好。日苯明治宪法给天皇保留了陆海军的统帅权,这就造成了日苯的国会、政府对陆海军毫无影响力可言。除非政府首脑是伊藤博文这种明治维新的重臣,德高望重,否则军人们就以只服从天皇为借口而自成体系。日苯国的军部和政府、议会被这种奇特的安排割裂成了两个世界,只有天皇才是这两个世界的唯一纽带。日苯的政府和议会实行的是在贵族与民选议员监督下的政党政治,这部分的国家机制和世界其它国家大同小异,多数党领袖成为首相,治理国家的内政外交。不一样的是军队,在花旗国,民选的总统是军队的最高统帅,而总统同时也是政府首脑。在日苯则不然,首相对军队一切事物是无权干涉的,倒是代表陆海军的两个大臣经常对政府运作指手画脚,还动不动就倒阁让首相滚蛋。

明治天皇和大正天皇勉力维护这两个世界的平衡,然而日苯的陆海军却仿佛两颗毒瘤,自顾自地野蛮生长,而新登基的裕仁则天然地缺乏与各独立政党领袖的沟通能力,生于深宫之中身体有着残疾的裕仁是没有对国民经济大政方针及外交策略的精准调控和政党政府进行协调引导的能力的,他对复杂的国家运作和国际关系协调一窍不通。各党派的领袖反而是经过了明治、大正时期的政治、经济运作锻炼,他们习惯了把君主供成个木偶,通过内阁来运作国家的机制。也难怪,黄国这千年以来,有几天是真的天皇说了算?明治大帝不比你昭和小儿强吗?他还不是要当内阁的图章?可是裕仁可不这么想。强烈的权力欲望让他很自然地采取了勾结军队,向内阁议会夺权的行为。军队简单的要求是他能够理解并且掌控的:多给军费,多给升迁机会。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雍仁很了解裕仁这么一意孤行,用军队压制政党和议会,也是性格使然,并在青年时代受到了刺激。昭和前期的政治,是纠结了婚事家事国事天下事的。话说大正天皇的皇后,也就是裕仁和雍仁的母亲是九条家的庶女,出生之后就依照贵族们的习俗,被寄养在乳母家。虽然是九条家的金枝玉叶,却作为农家的女孩被养大。因为良好的身体素质被选定为病弱的嘉仁皇太子的太子妃。到了学龄,皇后被接回了九条家,得到了良好的贵族教育。被内定为太子妃以后,皇室并没有马上举行婚礼,而且为了保险让两人先同居后结婚,在生下裕仁以后才举行了盛大的皇室婚礼。节子和嘉仁的夫妻关系和睦,大正天皇虽然患有精神疾病,但是在生育能力方面却是杠杠的。节子一连生下四个健康的皇子,在皇室中站稳了脚跟。明治天皇病中将皇位践祚给了唯一的儿子嘉仁,是为大正天皇。节子顺理成章地当了皇后,有模有样学着名义上的婆婆昭宪皇太后处理大小事务,充当丈夫的贤内助。从娘胎里面就经历宫斗的大正天皇只当了短暂的天皇。在太子成人之后大部分时间都让太子裕仁摄政,自己则饱受疾病困扰。大正崩御之后,太子即位是为昭和天皇,节子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皇太后。由于大正身体不好,裕仁还小,皇后/皇太后一直是皇族的当家人。她做得不错,国泰民安,但是恰恰在裕仁的婚事上,起了大风波,这场风波,直接影响了皇太后与裕仁夫妻的关系,并对昭和早期的政治生态造成了大地震。

裕仁的香淳皇后,旧名久迩宫良子女王,1903年出生于日苯的皇族家庭,父亲久迩宫邦彦王,担任过陆军大将,母亲岛津伣子是萨摩藩末代藩主岛津忠义的女儿,这桩婚姻代表着日苯皇室与地方强藩的联盟。皇族的女儿一出生就是“女王殿下”(日苯称王族女子,其实称“王女”更恰当),她们的人生早已被规划好:先是进皇家学习院女子学校,学习文学、外语、美术、音乐、礼仪、茶道、插花、刺绣等皇族必修课,接着十几岁后通过政治联姻,嫁给门当户对的皇族、贵族。良子也是如此,但是,她早年在皇家学习院期间,莫大的机遇来了:她被大正天皇选中,在1918年(大正7年)1月14日与裕仁皇太子缔结了婚约。邦彦王有三个女儿,论容貌三女智子是公认的美女,长女良子长相则很平常,但她偏偏被选中。据说,当时皇太后喜欢的是另一个贵族女子方子,但是裕仁人小鬼大,自己作了主。宫中原本更加看中方子,有意无意的安排裕仁接近方子。可是事宜愿为,裕仁不喜欢性格开朗活泼的方子,就看中了乖巧安静的良子。所以方子和其他几个孩子拼命玩,良子就和裕仁安安静静的在一旁赏花。方子这姑娘从小就胆子大,经常取笑裕仁,裕仁的自尊心被践踏了,怎么还会喜欢她呢。 也难怪,方子的母亲伊都子是华族里面数一数二的美人,方子长得也很漂亮。

大正天皇是当时日苯的在位天皇,裕仁是他的长子,封为皇太子,是未来的天皇。而良子也就是准皇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大家都知道,日苯皇室一向是流行近亲结婚,为了维持其“神族”的血统。1920年初,在学习院的一次体检中,就读于该校的良子弟弟邦英王被眼科医生发现患有色盲,接着发现良子的哥哥朝融王也是色盲。色盲是遗传其母:邦彦王的妻子岛津伣子(本人非色盲,但带有色盲遗传基因)。良子本人经检查,确定并无色盲,但根据遗传学理论,很可能是色盲遗传基因的携带者。日苯元老山县有朋第一个发现这个严重问题,他找来了另两个元老松方正义和西园寺公望,一合计:“至神至圣之皇统之中,哪怕存在些许细微瑕疵,佯装不知绝非臣子之道。”经过由各界眼科医学权威组成的团队,最终的报告书出来:两人(裕仁和良子)结婚后所生男子半数色盲,难以分辨红绿两色物体,但视力并不会有大碍。三元老将此事禀告了当时的皇族长老伏见宫贞爱亲王,他是邦彦王的叔父,在皇族事务中具有极大发言权。得知此事后,老亲王“大义灭亲”地明确表态:“婚约有使皇统蒙受瑕疵的可能,久迩宫出面辞退婚约自然是理所应当之事,我将亲自出面劝告。”当伏见宫贞爱亲王将医学报告书转交给邦彦王,并劝说其主动辞婚时,邦彦王多受打击——他暴跳如雷,一口拒绝辞婚。大正天皇的皇后,是贞明皇后。因为大正天皇当时智弱体病,她是皇族的实际当家人,而她的态度如何?贞明皇后强烈反对这桩婚事。第一,她认为,邦彦王的为人傲慢在未来会对裕仁造成一定困扰;第二,她自己是摄关九条家(重臣,非皇族)庶出,如果迎来一个皇族的儿媳,婆媳关系会很紧张;第三,她曾经把自己的近视遗传给了裕仁,所以对于遗传病十分敏感。就在各方势力较劲的时候,邦彦王等婚约派做了一件绝的:他们直接公开散布传单文书,把这件皇室机密捅到了民间。很快,民众的反响出来了:齐刷刷反对元老干涉皇室事务。日苯皇室被宣传为“神”,而山县作为一个“人臣”却去干预“神”的事务,这不是犯上和大不敬吗?后来,甚至爆出了山县阴谋论:“旧长州藩出身的山县公,是很讨厌让岛津家出身的久迩宫妃殿下所生之女良子女王做未来的皇后吗?他很讨厌宫中被混入萨摩藩的血缘吗?”这一下,山县有朋有苦难言,成为居心叵测的老顽固。因为民众舆论的巨大浪潮,加上右翼势力的施压,反婚约派威风扫地,山县有朋深受打击,早早病死。在他死后几天,1921年2月,宫内省宣布:婚约并无变更,宫内大臣中村雄次郎辞职。

历史在这里把家事国事天下事联系了起来,就在裕仁搞定自己婚事的下个月,他出游欧洲啦。大正10年(1921年),裕仁刚满20之时就开始其长达一年的欧洲之旅。当裕仁刚刚决定此事之时,贞明皇后害怕安全问题表示反对,裕仁费尽口舌这才将其说服。这次访问主要是访问英、佛、比、荷、意5国。3月3日,裕仁一行搭乘“香取号”军舰启碇,途经香港、新加坡(在新加坡他还以皇室特权步行勘测了英军的防御工事,为二战日军突破要塞做准备)、科伦坡、雅典,地中海,5月7日抵达英国朴次茅斯港。一战后的欧洲,百废待兴,选择君主立宪的老前辈英国为访问地,颇有些裕仁毕业旅行外加实地考察的味道。当日英王乔治五世亲自前往伦敦火车站迎接作为皇太子的裕仁。日后裕仁曾经如此回忆,“当时英国王室中,大都与我同辈,处生其中,简直令我有‘第二家庭’的感觉。特别是英王乔治五世,亲自与我长谈,指点有关君主立宪之下的君主概念。”英国的立宪君主挺自豪,不过裕仁的理想可不是个被宪法和议会捆住手脚的立宪君主,他的偶像在巴黎躺着呢。在他访问佛国期间,他对军事表现出了极大兴趣,数次访问了一战时期的历史遗迹。当时的佛国将军们对这位年近20岁的太子所表现出来的对于军事的精通程度给予了极大的赞叹。裕仁自己还特地去了拿破仑墓地所在地荣军院访问,并带回了一个拿破仑的半身像,之后将其摆在自己书房内。

裕仁童鞋从小就不会委屈自己,据说他四岁的时候看到西乡隆盛元帅便很客气地说:“过来给我当马骑。”二十岁的裕仁,当然更不可能越活越回去,山县有朋算什么东西?凭借着长州藩在陆军的势力连朕的婚事也要管?朕就将你长州藩连根拔起,拿破仑能踏平千军,难道朕连自己的黄军都摆不平?也就是在这次出巡中,他接见了驻欧洲的十几个日苯武官,获得了以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为首的日苯青年军官的宣誓效忠,这样他以这些人为班底,开展了向军中元老夺权的行动。年轻无知的裕仁,早早定下了以军事扩张把控国内,进而用对外侵略,建功立业的统治策略,把持政事的政党内阁、把持陆军的长洲藩阀,都成了他必须铲除的绊脚石,婚姻的风波狠狠地刺激这个青春期的野心家,他把对母亲、老臣、藩阀的反抗与自己未来的战争侵略大计很好地联系在了一起,二十年代的世界太和平乏味了,是该掀起滔天巨浪了。

为了交换军队的支持,裕仁给了军队中新一代将领们的好处是:在内打倒长洲藩阀,干掉老长官,大家升官发财;在外,加紧对诸夏国侵略,多打仗,强迫国家多拨给军费,同时从诸夏国多抢钱抢东西给那些财阀们分赃,给国民甜头,换取国内各种势力支持,好更多地侵略诸夏国。

陆军的一代军官团对此心领神会。1921年,经过裕仁接见后,在德国南部的温泉疗养地巴登巴登,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东条英机四位青年军官暗中结盟,提出了以改造日苯陆军、建立现代化“总体战”体制为目标的“巴登巴登密约”。随后他们先后成立了二叶会、一夕会等少壮派军官团体,随着这批军官集团和裕仁互相支持,抢班夺权,从此日苯跨入了军部统治一切的年代。

1

第一百六十二章大正风雨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