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时空之虎胆柔情>第1章 杀了红军的弟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章 杀了红军的弟弟

小说:逆时空之虎胆柔情 作者:雪山猎人 更新时间:2018/4/2 22:23:46

三十年代的中国是战火纷飞的动乱年代,第一次国共合作双方因为阶级立场的不同,很快分崩离析,由国民党的屠杀很快演变成血腥的搏杀。

国共双方先后展开了五次围剿与反围剿。红军不仅没有被剿灭,反而不断壮大。中央红军扩大到十万多人,各个根据地也在如火如荼的发展,根据地面积不断扩大。

但是到了第五次,由于采取了错误战略思想,红军与占绝对优势的国民党军队死打硬拼,损失极为惨重,根据地面积急剧缩小。蒋介石集中上百万兵力对中央苏区进行了步步为营的围剿,中央苏区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形势极度危险。

红军总部决定实施战略转移,这就是著名的长征。

此刻湘江边上,炮火纷飞,硝烟弥漫,条条灰色长龙似的的中央红军分成几路正在强渡,头顶上国民党的飞机呼啸着飞来飞去,将一颗颗致命的炸弹扔进灰色的长龙里。一阵阵耀眼的火光,水柱冲天,长龙被炸断成几截。那上面的战士瞬间就被炸的飞上了天空,血肉横飞,消失的无影无踪。

湘江此刻已是一条血色的江河,江面上全是浮尸和破碎的行李文件,破碎的衣衫,破碎的枪支,惨不忍睹。还有很多落入水中的红军战士在奄奄一息地漂浮着,挣扎着,红军像狂风中的落叶一样,在经受枪林弹雨的肆虐。

被炸断的长龙稍一眨眼弥合了。红军战士前仆后继,几乎是眼都不眨地继续猛冲向前,没人去在意肆虐的炸弹呼啸而至。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停留,去悲痛,甚至顾不上去擦擦身上沾上的血迹,没有时间去掩埋牺牲的战友,只是一股脑地向着湘江对岸猛扑。因为稍一停留,就会造成交通阻滞,后面还有几万红军等着强渡呢。

为了保护庞大臃肿的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总部直属单位安全顺利渡江,红军后卫部队在拼命地阻击白崇禧指挥的桂军猛攻。桂军是杂牌军中最凶恶的军队,他们的总指挥白崇禧此刻认为大功即将告成,命令部下缠着红军急追猛攻,想要一口吃掉红军的后卫部队,吃掉红军总部。

红军粮弹严重不足,不过他们占据的是险要的地形,伫立在国民党军面前的是耸立的高地,居高临下,山势险峻,使得他们能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用石块和炸断的树木当作抵挡敌人进攻的武器。有几次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武器硬生生地将冲到阵地前的敌人砸得头破血流,砸得他们退回去的。

英勇的红军战士连续打退了敌人几十次猛攻,阵地前积尸遍野。他们坚守到此时,已快弹尽粮绝了,人人只剩下三五发子弹,机枪手只敢打点射,而且距离要放到二十米内。对方似乎只要一个冲锋,就能踏进红军的阵地。战壕里伤员和尸体横七竖八,阵地上的黄土都被染红了。

可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阵地依然在红军的手上,满是弹孔的破碎红旗还在阵地上迎风飘扬。活着的红军战士疯狂滴在战壕的每个角落里搜刮着剩下的枪支弹药,疯狂滴搜集着能咽下肚的食物,疯狂滴翻检着战友遗体上的弹药。每个人脸上都被硝烟熏黑了,只剩下满是血丝的眼珠子喷射着怒火。

牺牲的战士遗体没有能力送下去,而是堆在阵地前,直接做成了掩体。那些活着的红军战士目睹战友的遗容,没有沮丧,没有绝望,而是咬着牙说:“好兄弟,很快咱也来陪你们,咱兄弟就是死也是血肉不分离。”他们已将生死看的很淡,战况到了何等惨烈的程度。

对面的国民党士兵清楚地望着红军战士疯狂的行为,个个触目心惊,面色惨然。他们是不愿意面对这种强手的,这种胜利即使能获得,也是残胜,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甚至是更多。即使重伤的红军战士也会抱着手榴弹滚到他们进攻的人群中,和一群白军士兵同归于尽。这种买卖真是赔大了。

但是他们不能退却,必须持续不断地进攻。总指挥白崇禧都亲临前线,督战队就在他们的身后,谁敢退却,格杀勿论。他已经枪毙了几个作战不力的军官了,战场上“小诸葛”白崇禧可不像儒雅的诸葛孔明,而是杀伐果决,铁面无情。挥泪斩马谡到了他这里就是冷血无情。

红军战士们已是一天没有食物下肚了,一个战士实在忍受不住饥饿,看着阵地前横躺竖卧的国民党军尸体,猛地跃出去,顺着山坡接连几个翻滚,到了尸体堆里。他好容易从一个国民党士兵的口袋里翻出满是血迹的火烧,大喜过望,顾不上还在阵地前,张开血盆大口就咬。

真是血盆大口,一侧的牙齿都打没了,满嘴是血。咬着火烧,鲜血就顺着大饼往下淌。他顾不得了,只是大口大口地吞咽,因为吞咽的太猛了,猛烈地咳嗽起来,大口大口地吐血。

他的咳嗽声引起了国民党士兵的注意,一个嘴上留着小胡子的国民党班长朝着身边的兄弟呵呵一笑:“共党都到了这弹尽粮绝的地步,还不投降,真是死硬。兄弟们,看好了,我要一枪送他上西天。”他像炫耀本事似的举枪瞄准。

那个咀嚼的红军战士一边嚼着火烧,一边撑起半个身子,在尸体堆里搜集弹药。全然不知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着他的后背。

“别,大哥,这小子找死,距离咱们这么近,还敢冲出阵地抢夺食物弹药,真他妈的不要命了。咱们正好抓一个活的给上面看看,上峰也会奖赏兄弟不少赏钱,咱们不就可以美美地大吃一顿了吗?”一个廋猴似的小兄弟抓住了他的枪杆说道。

“有道理,会算计,就这么着。”国民党班长咧嘴一笑:“你们几个做好准备,我一放倒他,你们就冲过去,猛鸡夺黍,抓住就拖过来。”

这家伙确实有两下子,一枪响过之后,那个红军战士的身体就软软地趴下了。

国民党班长身边的兄弟乐得大叫着,跳出阵地,向着伤重不起的红军战士猛扑过去,准备抓一个活的。

他们知道红军子弹不多,都要等到他们冲到二十米才开枪,就像顶着他们的胸脯开枪。那里距离红军的阵地有三十多米呢,红军如果跳出战壕,那是自寻死路,可以遭到他们重机枪的扫射,红军上来就是送死的。

他们仿佛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就在眼前闪光,个个像猎豹扑向了食物,凶猛无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若不是红军实在顽强,这里山势险要,易守难攻,这么短的距离,他们早就冲破红军阵地了,仰攻伤亡实在太大,桂军虽然顽固,还没有到没脑子的地步。

国民党班长满脸得意地看着,可是转瞬间,得意就变成了惊恐无比。那些涌到红军士兵身边的兄弟们正在低头俯视,忽然个个发出惊叫,像见了鬼似的,转身欲逃。只听“轰轰轰——”一阵猛烈的爆炸,那些弟兄被炸得胳膊腿儿满天乱飞,霎时倒下了一片。

身负重伤的红军战士将收集到的手榴弹拉响了,和想要活捉他的国民党士兵同归于尽。顷刻间那些国民党士兵就死的死伤的伤,哀嚎声此起彼伏。

那个廋猴运气还不错,只炸断了一条腿。他一发现情况不对,就倒地趴下,但还是慢了一拍,若不是急着枪功的兄弟堵在前面,他早就血肉横飞了。

这时的他还不如死了好,因为他的后背就顶着红军黑洞洞的枪口,不知有多少红军战士在朝他瞄准。只要一颗子弹,就能要了他的小命。他嚎叫着拖着断腿,向着自己的阵地爬来。一边爬一边喊:“大哥,救救小弟!我不想死啊——”

国民党班长的眼睛也红了,大骂一声跳起来,带着身边的兄弟跳出阵地,想要救回廋猴。桂系军队就是不同凡响,这种阵地前抢救伤员的行为,放眼国民党杂牌军队中,也只有他们做的出来。

可是紧赶慢赶,他还是慢了一步,他眼睁睁地看着从红军的阵地上跳出一个战士,挥舞着明晃晃的砍刀,照着还在地上挣扎嚎叫的国民党士兵左右开弓。嘁哩喀喳,砍个痛快,将他们一一了账。

廋猴扭脸一看,脸都白了,大叫着:“大哥救我!我不想死——”话音未落,一道寒光闪过,他的那张廋脸就被劈成了两半,白花花的脑浆露出来,瞬间就变成了血红。

红军战士伏身在他的背上蹭去血迹,转脸朝着国民党军队的阵地仰天怒吼:“兔崽子们,不怕死的就来吧!”他的一条胳膊还流着血,鲜血顺着破烂的衣袖往下淌。

“操你妈的,竟敢杀我兄弟!都别开枪,把他留给我!”国民党班长挡住了其他人想要射杀这个痛打落水狗的红军战士,挺起刺刀,向着那个挥舞砍刀的红军战士扑过去。他要亲手为兄弟报仇。

“大哥,杀鸡焉用牛刀,让我们来!”几个士兵跳出来,挡在他的前面,挺起刺刀猛扑那个挥刀的红军战士。不过仗着人多,倚强凌弱不是什么光明的举动。

那个红军战士满脸都被熏黑了,用衣袖擦擦脸上的灰尘,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眯着眼睛扫视着逼近的敌人,满脸的不屑。忽然他大吼一声,跃入人群,单手挥刀直出直入,横砍竖劈。“叮当”之声不绝于耳,火星四射。

他竟然凭着一条胳膊英勇无敌。广西猴子兵身手灵活,但也有两个士兵躲闪稍慢,被他削断了胳膊,瘫倒在地,满地翻滚,嗷嗷直叫。其他的士兵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向后躲闪,没人再敢向前。一个伤兵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这是打了鸡血吗?他们面色惶恐地举起了枪。

“操你妈的,当真是不要脸,这么多人还要用枪,真给咱们广西人丢人!”那个红军战士竟然也是广西人。国民党班长顿时觉得脸上无光。

他刚要命令士兵们放下枪,那个红军战士却像猛虎一样,向他猛扑过来,挥起卷刃的战刀,就要劈上他的脖子,可是大刀竟在半空中猛地停下了。

国民党班长全无动作,只是死死盯着红军战士的脸,看着他的眼珠子,一动不动。一种熟悉的感觉从他的心底涌出。面对着举在头顶带血的砍刀,他看都不看,恍若不觉。就像刑场上的死刑犯伸着脖子等着刽子手的刀落下来,引颈待戮。

这骇人景象将他的兄弟们都惊呆了,大哥你快动手啊,难道你还想等着别人将你的脑袋剁下来当球踢吗?

“呯——”地一枪,就在他们对视的功夫,一个士兵还是忍不住,开枪打中了红军士兵的胸膛。

那个红军战士仰面倒下,却向国军班长伸出手来,吐出一口鲜血:“哥哥,是我,山柱。”

国民党士兵全都愣住了,他竟然喊咱们的班长“哥哥!”天哪,我们打死的是班长的弟弟!

2

第1章 杀了红军的弟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