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草根豪杰>第十七章 十年之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十年之约

小说:草根豪杰 作者:冷血孤鹰 更新时间:2018/6/7 16:10:45

风渐出力,雨水渐大.

同门师兄师弟,双刀重影.

双方使出看家本领,出刀速度已经超过了闪电之速.

一个时辰快的决斗已经过去了.

冷傾武功优势明显.

严蚩已被冷傾怒火刀气所伤.

冷傾、严蚩两人,肩上满浮的汗水随雨滴飘落,滴入尘土.

冷傾全是湿漉漉的自感,自己已经不在是以前那位为楚军亲阵杀敌的武将,而感觉自己如今现是一位失魂落魄的浪子.

冷傾自拜师之日起,学成而归,回楚已有数年,他有硬绷绷的面孔,冷冰冰的脸颊,无论是喜是悲,都感觉他整个人没有多大的变化.

雨水洗面,让冷傾的面容苍白了一些,就像年轻了好几岁.

严蚩开始落下风,步步后退.

麒麟刀法将就变化,人与刀结合,威力惊人又难以操纵.

雨滴从冷傾下颚滴落,眼睛被雨水侵入,耳听八方,眼观四路,一切声响已入心,听清楚一切步伐扫除杂念,虽难以睁开眼,但是却什么都能够看见.

刀刀相对,如此熟悉之人,严蚩知道的刀法已渐落下风,必败无疑.

而冷傾眼中,似怒火正旺,他眼里容不下自己的敌人,眼中视见之人,想用快刀做最快的了结.

冷傾眼神越来越冷.

严蚩脚下的血迹,染红一片淤泥地,他已经感到情况不妙,凶多吉少.

“啊……!”

四名金玲杀手眼见如此,拔出七尺长刀,怒呼而上.

刀来刀挡,闪出一片生路.

冷傾毫不客气,知对敌留情,便是对己不仁.

挥刀力敌,如闪电出击.

金玲杀手的刀非常快,冷傾的刀法更快,刀光闪眼,闪电一刀,再一回头,四名金玲杀手倒下有三.

仅剩下的一名金玲杀手刚用力一劈,冷傾低头躲过,杀手回头还未看清楚,冷傾醉汉醉刀回头跳起,刀削起雾.

“扑通”一声.

第四名杀手落入草堆不起.

长刀已断,杀手痛亡.

严蚩只听见那“扑通扑通……”倒下之声,凄凉无比.

如技不如人,则战死沙场.

彭城此时的天气,雨水纷落,飘个不停.

轻薄雾气,似浮现哀愁.

再望严蚩,下一个倒下之人,应该就是你了,两人脸上雨汗相汇,薄湿衣物.

严蚩想举刀力拼.

突然.

“啪呲”一声.

始料未及,一棵偌大的树木刚才被冷刀闪断,过了片刻,这才断开.

冷傾的步伐,兜兜转转又跌跌撞撞,很显然,他正在使用麒麟刀法,醉汉醉刀,一招变换,防不胜防.

严蚩自知己已无多少胜算,不敢轻易起刀出击.

冷傾进一步,严蚩后退一步.

冷傾突然停下脚步.

店家眼见后,颤抖不止.

冷傾从医兜里掏出全部银子抛给店家说:“有劳店家,去你店里为我拿一坛酒来,剩下的银两就当赔给你酒铺。”

店家接着银子双手微微发抖,为难直求:“客官,我……我……不敢。”

冷傾冷静直言:“店家尽管放心大胆去拿,冷傾保你平安无事。”

店家这才点头说:“好!”

匆匆忙忙,片刻时间.

店家匆匆忙忙回店拿出一大坛酒递给冷傾:“客官,您的酒。”

冷傾拿过酒:“你赶快走吧,这是我们师兄弟之间的事,刀影快,定无情,小心伤到你。”

“好,客官定要小心!所谓刀剑无情人有情,即是师兄弟何必要拼得你死我活呢?哎……。”说完店家离去.

冷傾青铜刀插地,打开坛盖,一股喷香的酒气大气冷落,冷傾举酒好喝,似瀑布的酒水直入冷傾嘴中,全身不经意间,衣裤全被酒气湿透.

严蚩握紧刀,慢慢围绕着冷傾,又想方设法,有一逃为妙之想法.

冷傾饮酒之后,用力将酒坛抛出百米以外,放声豪言:“师弟,刀向无情,师兄如今只想问你,你想怎么死?”

严蚩想逃,腿力不如冷傾.

想战,武功不如冷傾.

进退两难.

冷傾闭着眼睛,自信满满的说:“师弟,请出刀吧!”

严蚩见冷傾闭眼的样子,手中无刀,定是心刀合一,出刀定如霹雷.

严蚩却放刀在地,甩动特疼的手臂说:“师兄,我已知晓,我已不是你的对手,所谓自知之明,我用一个重要的消息向你换我的性命可好?”

冷傾睁开眼睛,犹豫一下:“哦?你说来听听,如果我觉得是个重要的消息,我定放你离去。”

严蚩:“据我探子可靠消息,师傅已去宿迁抓住你妻与嫂子一家人,他想要挟你交出七国之玉玺。”

冷傾一听眼怒似出火:“你的探子,这个消息从哪里得来的?”

严蚩:“是连城俊,连城俊之愿,他想起兵杀掉如今的楚王与淮南王,因为韩信与英布跟随项羽反秦之时,入城长安,杀死了他的生身父母。”

“哦……!”

冷傾一听,连城俊起兵反楚王与淮南王,突觉这是一生的复楚大志之机遇,已有三分希望,冷傾如刀面洗去血腥味.

冷傾收刀:“你走吧!今日饶你狗命,以后再见到你,唯有你死我活。”

严蚩怨气冲天,却只有痛忍.

严蚩:“多谢师兄今日刀下留人,我严蚩不武,我心不服,我们来一个十年之约如何?”

冷傾:“何为十年之约?”

严蚩:“今日我技不如人,输了,我无话可说,可我不服,自当练好功夫,十年之后我们在乌江一较高低如何?”

冷傾一听乌江,增几分痛与无奈.

冷傾点头:“好!如果我们十年之后都还活着,我们就在乌江一决高下,以决定生死。”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说完,冷傾拿起刀,迎着洗面雨,快步赶往宿迁.

严蚩这才大出一口气:“师傅说得没错,冷傾刀法果然快如闪电,难道如今的冷傾已经超越了师傅?噗……。”

看见冷傾走后,严蚩嘴中狂吐鲜血,又染红一片地.

严蚩摸着刀做拐杖,消失在雨幕中.

半天以后,冷傾在彭城购得马匹的时候,看见了让他失泪的一幕.

冷傾一生无泪,这次是何幕让他黯然失色呢?

彭城当地众人聚集在一起看大戏,即使雨湿衣,看戏之人也是人山人海.

是新代汉室出的木偶剧.

那霸王别姬之戏分,栩栩如生,却是用几根手指与一张黑布完成.

戏,泪观看戏人,耳,耳听寒心痛.

戏子哀声:“骓啼起戟楚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尚武缺文少谋智,天纵神勇入彭城,一生一败经不起,英雄末路无计施,归来江东仍属王,羞愤难忍不愿归,顶天立地真豪杰,壮死必定千古烈!”

冷傾听后,脸颊不知是泪还是雨,脸面如满度刺橙!

幽间小路,静态听雨.

严蚩之感,忧愁烦心.

生活岂能天天都是艳阳天,今天的印记就当是突如其来的雨水洗愁.

他全身上下亦是湿漉漉又血迹斑斑,脸上一片苍白.

他的神态很无辜,他的眼睛好像在笑,但他的样子却无一点笑意.

严蚩原来是自我嘲笑,自不量力,原来自己是如此的技不如人.

童丹彤不听父亲之命,私下带李承燕悄悄离开宿迁.

不远处,童丹彤带着李承燕求医,不料,一位高个大汉拦住了童丹彤的去路.

“啪呲”一声.

一马鞭用力抽打败卒之声.

“啊……!”楚军将士疼痛难受.

一大队汉军押着昔日不愿降汉的楚军去往邳州,听后韩信发落.

这群楚军将士,已经在地牢关押数月,天天干着比牛还累的活,有不少的人造反都被无情的杀害,郡塞已经完工,等待这群楚军将士的命运,命运不堪.

汉军骑兵大猴一声:“走快点,在磨蹭什么呢?”

“呼哧”一声.

无情晃动手中的马鞭.

马鞭声一响,戴着脚链手链的楚军将士愤怒不至,又无可奈何.

这时,一位骑着马车的人,出现在了汉军士兵眼中,那迷人的身姿,夺人眼球又勾人魂魄.

高个汉军在马背上盯着童丹彤的眼神,就像恶狼瞪着玉兔.

许多汉军拿着长戈围住马车,童丹彤来不及拿马车上放置的刀.

高个汉军下马走向童丹彤身旁嬉皮笑脸的问:“姑娘这是往哪里去啊?”

童丹彤生气瞪大眼睛:“本姑娘要去哪里,与你何干?”

“车内还有何人?赶快现身!”

这位高大汉军只见马车内原来是一弱女子,似病重无力,大声放话:“我想两位姑娘此去之路,定是危险重重,不如姑娘跟随我们去一处安全之地……。”

童丹彤:“混账,你不过是一记小兵,尽然敢见色不轨,当心本姑娘要你好看。”

“哈哈哈……。”

寂寞车窗露出一位空守寡的女子,脉弱无力:“童妹妹,路旁是何许人也?”

童丹彤:“看他们面向不善,定是一群无耻之徒,不必挂齿。”

此时,高个汉军刚想说话,严蚩跌跌撞撞走来.

童丹彤一见,原来是严蚩,他口吐血迹赶紧上前搀扶,心寒之声:“师兄,你怎么啦?师兄。”

严蚩的湿发滴着雨滴,嘴角处不断溢出血迹斑斑,哀声回话:“师妹,怎么会是你?你们这是……。”

童丹彤:“这群汉军简直是无耻之徒,他们见色不轨……。”

严蚩眼睛怒火攻心:“你们马上给我滚!”

高个汉军不服:“一个吐血之人,居然敢叫我们滚?”

许多拿着长戈、刀、剑的汉军士兵将严蚩团团围住.

严蚩手中刀上的双铃摇晃不止.

“铃铃铃……”清脆响耳.

严蚩从怀中拿出一块皇太后御赐的皇室金牌.

吓去所有汉军士兵七分胆.

他们明白,这人一定就是为皇太后效命的金玲杀手!

虽然他的样子看起来可怜巴巴的,但是定不好惹.

“小人有眼无珠……。”

严蚩怒火:“你们马上给我滚!”

“是,大人;我们走。”

0

第十七章 十年之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