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谁动了他的故事>第0003章 第三出了人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03章 第三出了人命

小说:谁动了他的故事 作者:杨昌牛 更新时间:2018/4/7 9:25:00

时间又过了整40年,1834年7月道光十四年六月,英国政府代表才又一次来到中国。

级别,没有威忒尔船长、马卡特尼伯爵那么高,也不代表查尔斯一世、乔治三世国王陛下,而是英国政府出台《管理法案》,依法取缔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垄断之后,派往广东省的商务官方领事——

William John Napier、9th Lord Napier,威廉·约翰·纳皮尔勋爵九世,苏格兰贵族,时年48岁。

鉴于此前官方往来的教训,他不得不精心挑选领馆人员,细心安排行程,一再拜见任命他的老朋友、大英帝国外相:亨利·约翰·坦普尔·帕麦斯腾子爵三世,Henry John Temple Lord Palmerston 。

约翰·帕麦斯腾外相,是英国史上一大著名人物,您也许不熟悉他,但一定听到过他留下来的名人名言——

A country does not have permanent friends,only permanent interests。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是不是您的人生信条?或者座右铭?

不过,别丢了主语,这约翰·帕麦斯腾外相说的是:国家,不是哪一个人。

国家,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请进——威廉,我的好兄弟,这次委派您去广东,就是相信你,能够把原先东印度公司的业务接过来。”约翰·帕麦斯腾外相外表温文尔雅,其实对外强硬。

“您要像公司代表一样,争取立足,亲自驻到广州去,和他们搞好关系,为扩大业务打下基础。”帕麦斯腾外相一再嘱咐道。

“威廉,我的好兄弟,先别把我想得太好了,至少到目前为止,咱们在中国还没有成功的先例!”

纳皮尔勋爵与帕麦斯腾外相同名不同姓,虽然雄心勃勃,但研究了与中国的交往资料后信心不足,也是实话实说的实在人。

“咱们,为了应对外贸经济越来越恶化的状况,才派您出去开源节流,向中国市场要效益。”帕麦斯腾外相道。

“明白,兄弟我尽力而为。”纳皮尔勋爵承诺。

“放心吧,广东总督肯定已经知道,咱要去人,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你,到那后言辞上不要刺激他们,尽可能的温和礼貌些,只要留给他们的印象比公司代表更优良,凡事岂不好商量?”

帕麦斯腾外相坚定自己的决断:扩大对中贸易,期望新的措施、新的人选有所作为,实现既定目标。

“我全力做好,争取不辱使命!”尽管老朋友一如既往加以鼓励,作为官方的广州领事毕竟还是头一回,纳皮尔勋爵并没有义无反顾的决心。

其实,这两人对中国都没有信心和把握,根本原因就是:威忒尔船长和马卡特尼伯爵的失败,竟然落下了全民心理阴影。

如果可以二选一的话,这纳皮尔勋爵是宁可学船长动武投降,也不愿像团长那样白费那些玩意。

帕麦斯腾外相学识渊博、眼界开阔,不忘告诫,“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皇家海军的任何心思,知道咱们怎么变穷了吧,就是海军动得太多,打美国、打印度,打成了这样!”

“这点我倒可以保证,我去中国是去做生意的,绝不打海军的主意,好兄弟尽可以放心。”纳皮尔勋爵倒是懂忌讳,头脑清醒、是非分明。

“还有一点,”帕麦斯腾外相继续说,“中国出口咱们的茶叶、大黄、丝绸、陶瓷都是大宗买卖,全是白银结算,我们有优势的只是棉纱和印度鸦片,这两类货物是搭配出口的,棉纱都合法,搭配的鸦片也合法,只是量太少,绝大部分要靠走私夹带。”

“这是客观的存在,你可千万别插手!”帕麦斯腾外相亮明态度,希望保持一致,“遇到什么困难要尽早来信说明,我都全力支持你!”

“这我完全保证,请外相放心。”纳皮尔勋爵离开时总算有了些信心,做了些保证,成功不成功就不好说了。

这年4月,纳皮尔勋爵告别了老友帕麦斯腾外相,带着夫人、孩子全家人和部属乘上皇家海军护卫舰Andromache安卓玛克号起锚,奔向遥远的中国广东。

海上航行三个月,抵达中国,时间是1834年7月15日,中国道光十四年六月九日。

果然,他跟200年前的威忒尔船长一样,决定先到澳门,走东印度公司的现成渠道与广东省衙联系。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就地任命了第一第二两个副手,都是原东印度公司的中国办公室专员,对华贸易的行家老手,一切都轻车熟路,由他们负责申请入驻广州事宜。

可是,广东总督卢坤卢大人并未网开一面,不仅拒绝他入驻广州开领事馆,就连去广州出差都不许可,这待遇是比俩副手都不如了!

纳皮尔勋爵接到回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差点昏过去!

“就这样!就这样!!”在屋里急得团团转,把老婆孩子吓坏了!

“我看,急也没用,”勋爵夫人倒是先反应下来,“这是让咱就在澳门办公的意思。”

“怎么可能?澳门连葡萄牙人都不够住!”纳皮尔勋爵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我一个堂堂的大英官方领事,竟不如一个公司经理!”

三天过去,纳皮尔勋爵终于有了主意:明的不行,暗的总可以吧?

这其实是第一副手、广州经理戴维斯先生的建议,一想自己在广州都那么多年了,人脉资源不说多,保证自己的顶头上司来一趟是够的。

对纳皮尔勋爵压力山大的事,到了戴经理那竟然不值一提。

纳领事高兴了,携原班人马于7月23日再次登上安卓玛克号到了虎门外,只见戴经理的商船已在洋面上恭候多时了。

既然是悄悄去广州,军舰当然是不行的,要换乘商船才行!

也亏这戴经理神通广大,还把纳领事的座舰也借停在虎门外码头。

可是,当纳领事夫人孩子也下到商船时,戴经理为难了:“大人,夫人孩子必须留下,她们不能去。”

“为啥?”纳领事惊愕道。

“唉,我也不知道,都是葡萄牙人当初的规矩!”戴经理不料还有自己不行的人事。

无奈,大英威仪不进天朝,安卓玛克号只好把夫人孩子先送回澳门再回头了。

如此,纳领事一行乘了两天商船,在25日清晨两时悄悄到了:广州十三行英商会馆。

第二天一早,纳皮尔领事便率领馆人员出现在十三行街上——

十三行就是广州城西南郊外单独的一条街,大约即今沙面一带,有一大广场连接着码头,在珠江北岸上,十三家中外商号依次排列。

由东到西,分别为——

1、Creek or I-ho Fac. 怡和行 2、Dutch or Kai-yi Fac. 集义行

3、Eng.(E.I.C) or paou ho Fac. 保和行 4、Chow Chow or Funt-tai Fac. 丰泰行

5、Old Eng.or Lung-shun Fac. 隆顺行 6、Swedish or Sui hong Fac. 瑞士行

7、Imperial Fac.or Maying Fac. 孖鹰行 8、Paou-shun Fac. 宝顺行

9、American or Kwang-yuen Fac. 广元行 10、Mingqua Fac. 万和行(中和行)

11、French Fac. 高公行 12、Spanish Fac. 大吕宋行

13、Danish Fac. 黄旗行

假如您的外语还有救,应该发现:这十三家商号均为工厂,也不止是英国人的,还有希腊、荷兰、葡萄牙、瑞士、美国、法兰西、西班牙人的。

其实,铁打的商行流水的款,十三行创始148年来老板不知换了多少茬,如头一家怡和行,本是希腊人开的,到1832年也就是前年,才由后来大名鼎鼎的英国鸦片商人William Jardine威廉姆·查顿先生,从国人刘东生手中盘活下来。

从此判断,各国商号名称也不尽符合实际,英国商人的比例应该是比较高的。

好了,现在英国官方领事、驻华商务总监到了,这戴经理可就伸展脚手了!

也是第二天一早,他便请来全球首富、十三行中国总经理、老朋友伍敦元先生帮忙,从商务渠道向总督卢大人陈情,要求接见这纳皮尔勋爵,私下通融通融。

岂料这伍总面子也没用,卢总督大人不答应就是不答应,“我俾佢的回执明白煞咗,返去话佢知,马上离开我地广州!”

伍总无语,赶紧塞了张汇票过去,卢大人一把挡住,“伍总,别犯糊涂,这跟银子冇乜关系,这系朝廷衙门之间的事,岂能由我地奴才话了算!都不系外人,还是拿返去吧。”

伍总经此提醒,也就爱莫能助原话复回,戴经理虽仍不放弃,但纳皮尔领事不愧是英国官方人士,已另有办法——

让自己的翻译、来华已整25年的神学博士、三卷6大本《英华大词典》的作者:马礼逊Robert Morrison先生通知广州《中国时报》社:自己要开记者招待会!

“大人,咱们这套可能不成,反而会惹怒他们,以后的事更不好办了!”戴经理是第一副领事,在广州有年,明白抗议广东督府的后果。

资深翻译、中国通马礼逊博士,虽然奉命行事但也提醒说:“勋爵,戴经理的话值得我们考虑。”

“惹怒我就没事?”纳皮尔勋爵已决意抗议,“一都没有!哪有二?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把我的抗议发出去再说,我负责,你们只管做好了!”

这纳皮尔勋爵,不仅拒绝考虑俩副手的劝阻,还立即吩咐一道来的随身秘书:查尔斯·艾略特Charles Elliot马上起草抗议书,不光要登报,还要亲自送给他总督卢大人!

这艾略特年方三十三,苏格兰贵族,聪明颖慧、自幼从军训练有素,以中校军衔转业不久,半小时不到已草就抗议书一份。

纳领事一过目,不禁大拇指一竖,“好!”

随即,大笔一挥署上自己的官衔大名,其实秘书跟他一道来,也一样憋了一肚子气。

马礼逊先生不便再说什么,将这抗议书译成中文,一并交纳领事署名后装进信封封好,秘书艾略特亲自送往督府,他自己则将英文稿给了随行记者。

广州《中国时报》社,并不在广州,而是在澳门,全英文周刊,只是其中几个专版登载广州消息。

没想一天还没完,抗议书当晚就原封不动给打了回来,信封都没拆!

纳领事一行,为之寝食难安,马博士说:“慢慢大家就习惯了!”

“不接我的,就张帖给他们看!”

纳领事又令将中文抗议书印刷100份,全城散发张贴,一不做二不休。

恰十三行有印刷所,不出三天,卢大人的督府大门口,就出现了纳皮尔勋爵的几十份抗议传单!

再说这卢大人卢坤,原本只想睁只眼闭只眼,任他进出广州一回算了,万没料到这纳皮尔勋爵会如此下作,一而再、再而三的胡搅蛮缠,只得打招呼警告——

“来旅游观光一下,是可以的,但看完了必须在八月一号前离开!”

卢总督也是通情达理的,所为算是仁至义尽了。

五天后,报纸上抗议书出来,纳皮尔勋爵亲自上街散发,因为全英文,中国人都不懂,雇人带进城里头的都成了手纸,还不用钱买!

所以,这纳勋爵的抗议,完全无效。

岂料,这纳皮尔勋爵不是省油的灯,又借口自己的姓名、职务都被搞错,要求卢总督大人给予解释——

不是律劳卑、下贱胚子,而是纳皮尔勋爵、贵族,不是夷目,而是大英女王政府委派的到岸领事,不是随随便便就可退回去的!

这次来,就是要驻在广州管理英商业务,就是你们中国行商也只能找本大人对接业务,不是你广东省能绕开的大人物,知道不?

这卢大人,卢坤总督,不是广东人,而是北方顺天府琢州人。

早年聪慧,尤喜诗书,十载寒窗高中进士,而今花甲出头,宦游丰富,全国十大省份行过,不是巡抚就是总督。

文治武功,历练过人,得朝廷倚重督镇一方,平日里不求多事,但求杜诗通达——

刚自选、自注、自订、自费六色套印25卷《杜工部集》告竣,杜工部,杜甫是也。

届时,好告老还乡,一并携返,虽无锦衣华裳,倒也满腹诗香,人生即罢。

没想半路杀出这纳领事,非但不领情,还一再强词夺理,不禁好生郁闷:生意不都好好的吗?咋就离不了您律劳卑大人了?

于是,卢大人再次晓明厉害:“此人必须离开广州,否则将暂停对英贸易!”

这下英商们不干了,都转而要求纳皮尔勋爵:马上离开,别影响咱们赚钱,好吧?

不料,这纳皮尔勋爵也转而威胁道——

“你们告诉卢大人,全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哪个政府,敢如此轻蔑侮辱我大英使者,他卢大人要么辞职谢罪,要么等着好看!”

双方越闹越僵,到8月1号,中英贸易真的停牌了。

群情沸腾,怎么办?

正在这紧要关头,为他做翻译的中国通马礼逊博士一口气没上来,竟离开了人世,死了,年仅58岁!

马礼逊遗言:葬回澳门。

这纳皮尔勋爵,本应随马博士的离去冷静下来,借安葬撤出广州退回澳门,不料他却另有安排,让秘书艾略特护送马博士遗体回葬澳门。

马博士的儿子:马儒翰John Robert Morrison先生继承翻译一职,继续留在广州,陪自己抗争到底!

本来,纳皮尔勋爵无奈自己人造反,也曾犹豫过准备放弃,但正权衡进退利弊之时,有一特殊人物——最大鸦片商、怡和洋行老板查顿先生,前来拜见说——

“您这要一走,我们就亏大了!不如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才知勋爵大人的厉害,咱们包括那些人起哄的人,都得感谢您!”

“咱不能听鸦片贩子的。”戴维斯经理,意思还是暂避澳门再说。

“他的话也有道理,文的不通来下武的,未尝不可。”

如此,纳皮尔铁了心搞对抗,其他人也只好服从。

于是,这纳领事在广州,还就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接下来的几天,纳皮尔勋爵一把鼻涕一把泪,给老朋友帕麦斯腾外相接连写了两封信,陈述困难已超出想象,说马博士如何仁至义尽死得多惨,恐怕不动武不行的了。

两个多月后,这两封信才把帕麦斯腾外相看得一惊一乍:怎么就出了人命要出兵?

真出兵,肯定不行,钱未赚到还要花出去,怎么行?

再说,大选正烈,帕外相谋求:换届连任成功,更不能出茬!

但是,也不能置老朋友于不顾,便命令驻扎东印度的皇家海军舰队司令:马他伦将军予以必要配合!

意思是:派出两艘军舰到广州去转一圈,假打两下,壮壮声威,挽救一下纳皮尔勋爵的颓势。

至8月底,卢坤大人给的最后期限,这纳皮尔还真没走!

卢大人不禁火上心头,勒令所有为英商服务的中国人撤出十三行,重中之重是英商会所的所有贩夫走卒、保姆清工一律辞工,不准逗留。

“让您住好了!”卢大人心想,没吃没喝总得走求了吧?

可是,这纳皮尔勋爵还真赖着不走,卢大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得不派兵封锁围困英商会馆,看谁扛得过谁?

眼看9月上旬也要结束,纳皮尔还是没有走的意思,不过也饿得气息奄奄了!

一天半夜,他突的从床上跳下来,大喊“我赢了!我赢了!”

“咱们的领事大人疯了!”其他人被吵得都睡不着。

原来,这纳皮尔领事梦到:自己的军舰安卓玛克号到了广州!

实际没那么快,不过的确已在虎门与中国炮台过招了,以三死六伤的轻微代价,连闯上下横档和大虎山两关,正向广州急速奔来!

所以,特殊时期人的梦兆是十分灵验有效的。

三艘英舰:Andromache安卓玛克号、Imogene伊莫金号、Louisa路易莎号,都是载炮60~20门的护卫舰,已把虎门所有的炮台轰得体无完肤。

守军死伤惨重,活着的都吓得个不轻,只要炮弹凌空一炸,即面如土色,魂不附体。

广州危在旦夕,纳皮尔勋爵终于咆哮起来:卢大人,对不起了!

其他人也就乐观其成,伸出大拇指,只有个别英商忧心忡忡不可终日,好在商馆外面的清兵并未进去捉人。

再说,总督卢坤大人得报也吓得不轻,忙着广东水师提督李增阶:调兵遣将1600名、水师炮船28艘卡住黄埔航道,还就近征调12艘民间大沙船满载巨石沉入航道江底,水陆兼施严防死守。

28:3,结果真还把三艘英舰挡在了黄埔!

从最小的路易莎号舰上下来一人,点名求见卢大人,卢大人本来在战场后方不远处,赶紧派人问明什么意思,原来是要他立即同意三点——

1、纳领事驻节广州;

2、立即恢复对英贸易;

3、保证纳领事的生命财产安全和正常生活,否则舰炮作答!

这卢大人好生奇怪:怎么跟那乜领事话的一样!问对方乜人?

原来,来人就是纳领事的小秘书:艾略特,从澳门带着兵舰一路打回来了!

既然对话叫阵,先礼后兵,咱卢大人也就从容镇定下来——

“叫他一个人坐咱们的船,去督衙见我!”

艾略特小秘说,还有个翻译要同行,要不您听不懂他说的啥!

“可以可以。”这卢大人也就先回衙去了。

那李增阶提督继续督阵,严防死守,绝不准其他人包括舰船过来。

这一番谈下来,花了十天半个月,内外纠结,文武搭配,一言难尽,终以卢大人立即恢复对英贸易,以换取纳领事安全离开广州结果。

至9月21日,卢大人派了两只游艇,将纳领事一行礼送至黄埔英舰上,并派水师舰船沿途护送至澳门,历时一周。

不料,纳皮尔勋爵一回到澳门,见到久别的夫人和孩子竟羞愧难当,终日幽愤,竟也一病不起住进了医院。

没过两天,纳勋爵也死了,临终遗恨——

“将我也埋在澳门,我要在这儿,等着战争,战争!”

马礼逊博士、纳皮尔勋爵,1834年中英贸易事件的一对牺牲品,生前一同玩命广州,死后相伴埋骨澳门,一个五十八,一个四十八!

这两座坟茔,成为大英帝国外交史上难以抹去的两道深切疤痕……

1

第0003章 第三出了人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