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谁动了他的故事>第0025章 虎门战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25章 虎门战演

小说:谁动了他的故事 作者:杨昌牛 更新时间:2018/4/20 2:01:49

整个绪战期间,林大人都在虎门指挥,与关大人同生死共患难,一同排兵布阵做好死守准备,他把九龙炮台撤下来的主力陈连升部,加强到了虎门要塞的第一道防线——

沙角和大角炮台,战备也由原先的信炮台,提升至扎扎实实的前沿阵地。

从此,陈连升父子一人一个炮台,日夜坚守在穿鼻洋东西两岸。

九龙撤军,其实不止九龙、香港驻军,也包括了所有官涌山援军,南头宋王台参将张斌所部也没有回到原炮台,而是被充实到珠江口内第二道防线——宴臣湾各炮台。

所有封海巡逻的水师船,1/3部随赖恩爵撤回了大鹏湾,2/3大部都缩进了珠江口内。

关大人已伤愈康复,对林大人重提了自己二线最初的设计:在饭萝排与亚娘山、上横档与亚娘山之间的2道粗壮排链。

林大人听后不禁大喜,于是马上督建,两道铁腕终于横江出世,平行见了天日!

三线狮子洋除大虎炮台外,东岸也增加了新购的30门葡萄牙小铜炮,为虎门最后的底线再把一道关,对前面已有炮台进行补救,可以猛揍突破而来的英舰屁股,打他个冷不防。

九龙不可战,所以选择撤退,因为不在广州线上,虎门不仅可战,而且是广州门户,要死守,后面100里就是黄埔,再后10里就到了自己的总督府。

他从澳门眼线和陈连升的报告中,已得到准确情报,具体内容均是撤退下来的香港驻军亲自目睹,这次英军前来,规模空前,完全超过了虎门炮群的防卫能力,是要来真的了!

于是,林大人又找关大人磋商办法。

关大人道:“英舰来个几艘问题不大,一下来十几二十艘,咱们只有另想办法!”

常言道: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了修九龙官涌山炮台的经验教训,林则徐也觉得仅靠炮台也不保险,便决定召开虎门各炮台台长、水师管带以及各部陆师援军将佐会议。

果然,会上议论纷纷,得到一系列绪战锤炼的水陆两师将领们都说了自己的看法,一连研究讨论了两天,群策群力,让林大人、关大人都得出了几条新思路,合计出对敌两大原则、三大办法,细列如下——

1、海上避免交锋,陆上多路合击;

2、顺风顺流采火攻,逆风逆流取近战;

3、诱敌入江,争取火攻;

4、近战登舰,首尾侧翼;

5、引敌上岸,陆战解决。

其实,这些都是对绪战的总结,发扬光大了水上火攻、陆上合击战法,克服了海上炮战对轰的短处,可堪痛定思痛,但求有用!

会议结束时,两位大人还一致决定——

立即来次大规模实地演习,检验这五大法宝,发现漏洞、问题及时纠正弥补,万一英舰闯上门来,趁机发起虎门战役,一鼓作气克敌制胜。

关军门自从1834年底驻节虎门,每年都举行例行春秋两季操演,迄今已有六年,但旨在壮我军威,提升士气,此次有大不同,意在迫在眉睫的实战。

除虎门驻军、官涌山撤退援军外,香山驻军、三水驻军、黄埔驻军、石龙驻军,全部赶来,此外还广招水勇蜑家、陆上义勇,附近百姓也积极捐船捐柴、送水送饭,总规模8万人,水陆两师纯清军5万人!

大家不惜头顶烈日酷暑,演练合成多种水陆战法。

由林大人亲自洽购、装备的大型英国商船剑桥号34门火炮,相当于英国皇家海军五级战列舰,重复扮演蓝军举一反三,从穿鼻洋上逆流闯关。

水师舰船、民船、火船从上游下水,顺流直下,由头船水勇驾驶拖带一串浇覆油柴、松明的火船,每只火船上载一人负责点火,接近剑桥号时由头船水勇携榔头、铁钉入水,将牵引船的铁链用铁钉钉牢在剑桥号船底即告完成,并不真正放火。

放火为单船顺水试验,烈火熊熊,效果极佳,唯独不足的是火苗不是向前而是往后,只有真正靠上剑桥号才会接火,所以才有铁钉打入船底的独门绝招。

具体负责执行打铁钉入船底的,是一支神秘的水勇尖兵部队,由林大人重金密招而来,个个身怀绝技:气功凭空过,轻功水上飞,鳖功在水底半个时辰不出来。

所以,江河湖海、形形色色、各类大师都到了林大人手下效力用命。

虎门要塞的关键,在第二道防线,两岸两岛共有七大炮台、两道排练,为矫正各大炮台炮位,剑桥号拖带一溜十多只小靶船逐次逐位停过去。

其中,为演练两道排练作用,剑桥号还不惜在东水道急流中下锚停船、人员下舰上岸,以示被排练拦阻,以下各靶船也停顿不能通行,让镇远、上横档炮台、上横档东炮台、上横档山顶炮台五大炮台,各自朝目标实弹齐射一次,以观效果——

除了故意不射的剑桥号外,后面的十多艘小靶船全部荡然无存!

演习最壮观的,还不是这二线,而是一线的沙角大角两炮台前沿“反登陆作战”——

由陈连升父子互为对手,各自率部乘坐剑桥号过到对方炮台去扮演登陆英军,虽然炮台、舰上放的都是空炮,但炮声过后的落海冲锋却都是真的。

父子俩都刚从官涌山战场下来,喊杀声格外响亮,行动干脆利落,陈将军一骑白马率先跃出,左右两路随即奔杀而下!

尽管也是套路,为子的陈长鹏自然落荒而逃,束手就擒!

反之亦然,父子俩演习均告成功,被观“战”的林大人、关大人一通通令嘉奖:“上阵父子兵,我这门面就放心了!”

虎门要塞实战演习,一遍又一遍,不求会但求精,不知何日是个头,正是在九龙香港撤防之后,虽然撤兵有失林大人颜面,但虎门方向上相继而起的滚滚浓烟、隆隆炮声和杀声震天,表明了林大人、关大人都不是兵家外行——

只要英军敢进虎门,必有一场生死恶战!

在港英军,上上下下,日日听得个清清楚楚,都以为大战在即,也夜夜醉生梦死,搓着双奇痒无比的香港脚烂脚丫,驱苍蝇赶蚊子,生怕一旦上去丢了个小命就完卵了!

只有艾略特俩堂兄弟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个真要上,“哈哈林大人,你也有今天啊,等着我!”

一个骂没名堂,“让他多费点炮弹吧,我又不是冲他来的!”

此时,俩兄弟还没吵出个结果来,真是内内外外热闹非凡呐!

所谓先声夺人,早已在珠江口外执行封锁任务的四艘英舰,成天耳闻目睹虎门上空的景观,自然也不敢贸然造次。

杜鲁壹号Druid 44、拉恩号Larne20、海阿新号Hyacinth20、哥伦布恩号Columbine18,加起来的炮火正好102门,尚不足以撼动虎门炮群,海上封锁虎门倒也绰绰有余,而且卓有成效——

拦截尚跟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其他国家船只,已经查扣了好几个国家的商船数十艘,凡是与英国稍有芥蒂的国家商船休想进广州,反倒是美国商船可以进出。

原来,美国海军风闻中英交恶,出于自己的目的也派了两艘军舰到了香港,号称“我们的侨民用不着英军保护!”

气得英军舰长们直翻白眼,美国已脱离英国60多年了,管不着。

此时的林大人在虎门要塞,一心等着艾略特前来,一决雌雄,可是英军只封锁不进攻,清军只防守不出击,双方就这样在穿鼻洋内外各行其是,僵住了。

直到7月初,从陆路传来香港确切消息,英国军舰都往北开走了,在香港的就珠江口外那四舰一轮,艾略特本人也不见了!

林大人终于松了口气,宣布本次虎门实战演习正式结束,为期正好半月。

东水道2道排练当即撤除;

所雇水勇、陆勇、民众一律领饷回家;

各路援军,除陈连升父子所部以外,全部回复原地。

“林大人,我为什么不回去?”陈连升将军不解道。

“你俩爷崽走了,我就不能走了!”林大人微笑道,“九龙就让它空在那,我还有用。”

这陈连升两父子,说起来还是林大人在湖广总督时的旧部,还是跟随林大人来到的广东,自然服从安排,没话可说。

回乡的丁勇民众都十分开心,评说道——

林大人人好,本事好,弄得番鬼没脾气,干脆怕了,不来了,丢佢老母!

这林大人太厉害了,义律个番佬崽那多兵舰都不敢打,仲跑煞了!

…………

从此,林则徐在虎门、在广东英明远播,在民间传说中简直跟神一样,而义律则成了不折不扣的宵小鬼,船坚炮利,只怕林大人收魂!

演习结束,连林大人也要回广州坐坐总督椅了!自从去年九月双方动手以来,他基本都在虎门,于是向关大人告辞。

“林大人,我得请您饮酒!”关天培一样开心,拉着他不让走,“感谢您,帮我值了这么久班的!”

“老军门之福,兄弟就不客气啦!”于是两人开心对饮去了。

酒过三巡,关天培笑道:“林大人,我看义律这小子肯定是怕您才不来的!”

“军门,这话用在您身上更合适,我不过是动动嘴而已。”林则徐一脸轻松感慨道,“没有您我啥都不是的!”

“他不怕我,我都被他打伤了,要再来一次岂不凶多吉少?肯定是怕您,跑了!”

“谁知道他是真跑还是假跑?咱俩可不能大意,赶紧抓住这几天空挡休息休息,他现在可不是从前了,兵强马壮,啥时候来还不一定呢?”

“我卡住虎门就行,随他去吧,喝了这酒,大人好回去!”

“我先回去看看,换换脑子,到时再来替替军门,好好歇一阵,该来的总归要来,咱俩在一起有个照应!”

“我是歇够了,在这儿顶一阵,大人放心去,我有空到广州看您!”

第二天一早,林大人带着自己的班子一行50多人,趁着涨潮乘船回到广州,在书院自己的督署还没好好睡上一觉,就收到最新澳门线报——

艾略特带着他堂哥的英军舰队,北上厦门去了!

“原来是奔着邓大人去了,真是老朋友相见啊!”

林大人不敢再睡,赶紧写出《敌情飞咨》,派600里驿马发往福建总督邓廷桢,让他赶紧备战。

同时,也飞咨浙江、江苏、山东、直隶等沿海四省督抚,提请备战洋人。

最最重要的总结工作,还是马上给冕大爷汇报,让他老人家放心——

自打修建官涌炮台以来,到如今放弃,还不是艾略特几个海匪在捣乱挣扎,正规英军来,不还是没打起来么?

不但没打起来,反而还跑远了!

这是到目前为止,都符合林大人对广东禁烟销烟以后局势发展判断的,他本人也是这样一再对冕大爷保证的:义律也是老广东了,就是想用鸦片多套银子而已,什么战争呀、保证不打你呀,都是借口讹人的把戏。

“咬狗不叫,叫狗不咬”,连狗都懂,何况艾领事,在广东叫了这么久,这么些年!

留个香港岛给他住着,让个九龙半岛给他买东东,别饿死了个球的,只要有红茶有大黄卖他,还不是要和天朝往来做生意?

还不是那句话:只要有银子赚,就打不起来!

现在,也不能就说什么情势生变,至少广东局势没多少变化,不就是军舰比平时多了三艘,尽管英国大军已到,他领着那么多军舰还有他那个总司令堂兄,有个香港、九龙落脚运转,又何必进虎门找啐呢?

一想也是,一打仗,谁还和你做生意,饮茶、抽烟、摆谱、装B……

林则徐似乎猜到了艾略特的心思,也确实没料到:对手只封了个珠江口就不理自己了,仿佛只是报复他当初封锁香港,双方也算扯平了!

因此,林大人判断,广东仍然打不起来,以后也未必打得起来!

林大人在奏折中依然对冕大爷说:义律这家伙吧,只会添乱,不会打仗!

至于艾略特北上去干什么,林大人倒没琢磨出来,也不知道谁会倒楣挨打……

反正,林大人觉得广东没事,原因嘛,就是他自己与义律这小子,其实有点默契——

既有的一比:我撵你出澳门是不人道,但补了你个香港又该咋说?还开了个九龙口子让你妈过话,还想咋样!

又有的一拼:你现在船坚炮厉,只要动我虎门,这边是鱼死网破,那边香港九龙也得给我吐出来!

这又何必呢?

1

第0025章 虎门战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