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5.老将不卸甲 血洒洛水(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老将不卸甲 血洒洛水(三)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7/2 20:03:08

  就在孟威兵分两路攻合阳、少梁之时,埋伏在少梁以西的四万魏国精锐步卒,分别在乐羊、西门豹的统领下兵分两路秘密出得沟壑纵横的老林,西门豹往杜平方向秘密开进,乐羊向合阳秘密开进;乐羊所部行得离合阳五余里地的一道隐秘山谷扎营。刚扎下营地,乐羊便下令:全体将士全部食用干牛肉,不得埋锅造饭起炊;全体将士抓紧歇息,天黑秘密开进合阳城外,发起突击,违抗军令者斩!

夜幕,大军已经驻扎妥当,斥候来报:秦军兵分两路,一路由秦主将孟威率领五万余众已经兵发少梁,一路兵围合阳,进逼合阳城下,战鼓之声已经震动城内屋瓦。远处传来的战鼓声隐隐约约的传到了魏军大营,传到了魏军熟睡的耳边,也被这战鼓声所惊醒。乐羊不动声色,只教斥候再探,依然埋首幕府。突然,幕府大帐外一阵吵闹,一员大将劲自闯了进来,拱手激昂道:“将军,秦军开始猛攻合阳,将军为何如此不慌不忙,请将军下令,袭击秦军!”

“聚将!”乐羊望着来将。

“诺!”来将转身出账大喊,早就聚在大帐外的将领:“聚将!”

齐刷刷的一片红袍将领在大帐内站成了两排:“请将军下令!”

“前军一万埋伏通往杜平的山道,截杀撤退秦军,其余随我奇袭秦军大营,不得有误!”

“诺!”众将一口同声。

乐羊布置妥当,魏军大营便忙碌了起来,两万大军秘密开出了山谷。

夜晚,秦军开始猛攻,几个时辰之后,秦军的尸体摆满了城下,士气低落。

此时,山谷魏军秘密出动了。夜幕下,乐羊下令全军偃旗息鼓,浩浩荡荡往合阳城外的秦军发起了突袭。大军奔袭,魏军做足了休息,魏军自是体力充盈,在崎岖的山路上尽然没有一人落伍,全军在离秦军营地外悄无声息地埋伏了下来。

秦军营地内,火光冲天,满是败下来的伤兵,可个个依然神态愕然,杀气未消;整个军营并无慌乱,依然井然有序,一看就是一支久经战场的精锐兵士。

突然,秦军营地四周,火把成海,战鼓响起,杀声震天,伏兵四起;营地箭楼瞭望塔惊讶大喊:“魏军偷营!”刚喊完就被一支箭射穿喉咙扑通一下掉在了地上,营地内两支军队喊杀声交融在一起,来不及反应的秦军稀里糊涂的倒在了血泊当中,秦军伤兵用尽最后一口气奋力死战。就在此时,合阳城门大开,魏国驻军杀出城外,踏过城下的秦军尸体,直奔秦军大营;秦军主将见状,率领一万轻骑及余部奋力突围,一个时辰过去,大营内尸骨累累,胜利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空,乐羊浑身是血,合阳守将上前一拱手:“将军神勇,此战大败秦军!”乐羊没有说话,走到了一具秦军尸体前,蹲了下来,拔出插在身上的短剑:“秦军可敬!”

合阳守将问道:“将军何来如此为秦军感慨!”

乐羊站起,望着地上遍地黑衣的秦军尸体:“秦军多数军士并无甲胄,只是一身单薄的粗布黑衣,尽能不畏惧生死,秦军可尽!”

“战场无情,刀兵无眼,这都是宿命!”合阳守将感慨道。

斥候快马来报:秦军败兵已经进入伏击山谷,现在已经接战。

“好!此地就劳烦将军善后了,步军其余步军随我前往山谷击杀秦军!”乐羊上马带着人马往喊杀震天的的山谷而去。

就在秦军败军撤离时,秦军主将情急下命令五千骑兵断后,五千骑兵在前面开路,在行进山谷时,山谷两旁火光四起,箭如雨下,秦军不断有人倒下,前路被长戟铁甲方阵阻挡,后路又被堵死,只能死战,如若骑兵硬冲,山谷骑兵根本施展不开,所有骑兵全员下马,瞬息之间变为步军向前杀去死战。就在此刻,又一阵喊杀声铺天盖地而来,魏军从谷口与山头,压了下来,红色甲胄夹着鲜血,恍如潮水般涌了过来。仓促之间,主将已经战死,不等下令,秦军两万不到残余之众,奋而死战。

终于,山谷平静了下来,尸横遍野,火星巍燃,战马侧翻。

杜平城邑以西北地带,洛水以东数十里的一片山地,清晨的太阳老早就爬上了山头,孟威率军急迫间撤往杜平方向,数日的奔波,全军疲惫不堪,有将领请求歇息,但恐怕魏军伏兵就有全军覆灭得危险;秦军行军,历来是每人几斤干肉,大饼,渴了就找山泉水而喝,只有在大军驻扎数日得营地才会饮炊造饭,这与中原行军完全不同。

说话间,喊杀震天,伏兵四起,只见弓弩箭矢如雨般射来,不断有人倒下,乱阵当中可见一面“秦”字大纛旗在风中飘荡着,一员大将白发黑袍花纹甲胄,手甲处手持一柄长剑,胯下一匹戎狄战马,在狼狈乱窜的秦军当中英勇非凡,这就是秦国老将孟威。他拔出长剑,仰天一挥。秦军的两万多残兵居然整肃下来,快速列成了多个方阵,高喊一声:“列阵迎敌,骑兵两路迂回,杀!”两边黑色浪头狂风般向方阵两边红色圆阵杀去,突然四周的强弓射手放出羽箭,聚雨般射向秦军骑兵,瞬息之间,人喊马嘶,骑士纷纷落马,黑色浪头被阻挡了下来,顿时大乱。秦军的强弩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是一阵狂射,就在秦军方阵被压住抬不起头时,魏军快速形成两个方阵像秦军骑兵靠拢,五人一组的长戟手对乱了阵形的骑兵分割厮杀,骑兵一旦被步兵冲乱,就难以起到冲杀的作用。步兵在这个时候,恰恰相反,五人为伍,机动灵活,两人对马上的骑士,两人呼叫掩护,一人对地下战马,马上骑士稍不注意,就会被长戟钩勒下马,然后被斩杀,大事得力。

不消半个时辰过后,秦军骑兵全数被斩杀下马,留下几千具尸体溃退了。

其余步兵被弓箭纷纷射杀而亡,突然魏军在一个猛冲,瞬息之间双方展开了血战,不到一个时辰,山地之间的秦国两万多残军,没有一个能够站起来。

唯有尸推当中,血染白发,一尊孤零零的老孟威,立马持剑而立。身经百战的老孟威,知道此战秦军过于轻敌,也输在了兵器甲胄上,正所谓兵不在多,而在于精,秦国兵士多数士兵手持的还是青铜剑,而魏国士兵大多持的是铁器,战场上拼杀,肯定敌不过对方的兵器。整整一个时辰,老孟威试着冲出重围,眼看身边骑士纷纷倒下,他勒马驻足,仰天长叹一声。

周围弓弩手林立,围住了行进中的秦军,前方“魏”字大纛旗下一将领高声喊道:“老将军你可以走了!”

孟威凄惨的哈哈大笑,慨然一叹:“魏国领军者何人?”

来将大声答道:“回老将军,在下魏国步军将军西门豹。”

“魏国多人才!魏国军士必将惊动天下!”说罢长剑一剑刎颈,血洒马上,沉重的倒在了马下。

西门豹在马上作手一拱,长叹一声:“马革裹尸,好生安葬老将军。”

太阳暴晒者这篇大地,天空乌鸦盘旋,秦魏两军的尸体覆盖了山野,整个一片血红寸印长空。

9

5.老将不卸甲 血洒洛水(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