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9.心之忧矣,如匪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9.心之忧矣,如匪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10/10 17:55:51

暮色时分,一日快马,魏国特使的车队已进入少梁,留宿在了城内的官署驿馆。早有快马单骑飞马前往安邑。特使心下愉快,吩咐下去,安排驿馆沐浴用饭好生照顾公子连;为了能早点到达安邑,他亲自吩咐随员立即将车马分成两拨,几辆礼车和一拨仆役天亮后出发,自己带着几个随员和使节轺车,在五更鸡鸣的时候立即出发。安置完毕,特使来找赢湿隰说话,照料的吏员却说公子在后院和孤竹姑娘在一起,本来想转身离去,被突然传来的悲凄声惊住,他快步赶了过去。

这是一片柏杨树木围绕的简易庭院,没有中原庭院的小湖,中间是一座茅草亭,衬托在柏杨中间显得有点悲凉,一束月光照射这庭院,在微风吹过的夜晚才有了几分光明,魏国特使顺着声音来到了庭院,在离茅草亭不远处停下脚步,他清楚的看到了一对少男少女独坐在里面正是赢湿隰与孤竹,里面有一张圆木桌,桌上放了一坛酒。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悲伤,莫知我哀!”赢湿隰起身举碗仰望着空中的明月,脸上挂着无比的忧伤之情。

“好诗句,好诗句,小子不愧是在公室长大的。”孤竹望着他的背影。

“孤竹你可知此诗何意,出自何处?”赢湿隰依然背对着她。

孤竹笑了笑,憋着嘴道:“你这不是为难我啊!不过我能感受到这是悲壮的,也能体会小子你的伤心,你就说说诗句甚个意思?孤竹永远要第一个听到。”

赢湿隰转身坐下,孤竹又倒上了一碗酒,他猛地一碗喝下:“此诗名《采薇》,具体是谁所作,已不知晓,可诗中所有惆怅就如我今天的遭遇一般。”

孤竹对眼前的这位少年公子,更多了几分同情,自己虽然出生庶民,可自己重小是自由的,没有经历那么多的不幸。

赢湿隰起身抱着酒坛大喝一口:“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此诗名《黍离》,是周室东迁之后,一位大夫重游旧都,见到往日繁华的宗庙宫室已被夷为平地,且遍地黍稷,不禁伤心落泪,随即有感吟唱成篇。”

孤竹看在心上,她想劝住,可想这么几年下来,看着这个落魄公子,唯独只有今晚他才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心下不忍打断。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赢湿隰此时有些醉了,他脸上充满了忧愁,泪水湿透了脸颊,自己犹如天底下一个游魂一般,四处漂泊。

孤竹起身静静地看着赢湿隰的眼睛:“湿隰,你要记住,你才是秦国本来的国君,你要记在心里,当年那场惨烈的宫变,导致了你家破人亡,你千万不要颓废啊!”

赢湿隰闭上双眼:“孤竹,你知道我当日尚小,根本不懂人事,要是今日,我必手持短剑杀了那国贼;可是今日又能如何?”

孤竹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我没有那般远见,湿隰,你听听我的心里话,我们都不要欺骗自己了。你少年被赶出公室,吃尽了苦头,时间过了这么多年,苟活于今日,王业也罢,国君也罢,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落入黄土之中;可是孤竹不想看到一个曾经的一国储君苟活于世。你心中也定为不甘心,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那时我们都还小,我爷爷就对我说过,你并非寻常人物,你要实现你的目标,孤竹心理很清楚,但是要从长远看,你不要灰心,你还年轻,那老贼已经到了古稀之年,看谁熬得过谁。”孤竹抢过他手中的酒坛,猛喝了一口,望着赢湿隰道:“你此生必须娶我孤竹为妻,我孤竹非你不嫁。”

“孤竹!”

“湿隰。。。。。。。。”孤竹靠了过去,轻轻的抱住了赢湿隰,低声道,“孤竹终身跟你,早点歇息吧!”含蓄转身而去。

赢湿隰有些恍惚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几年过去,昔日的孤竹和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不再是那幼小的年纪了,孤竹的一番倾诉,竟然就如此模糊了自己的棱角,这让他情窦初开。

魏国特使,再也按奈不住自己的情怀,仰天长叹:“国破家亡,儿女情长真是如此的不幸。”转身摇着头离开了。

雄鸡一唱,四处鸡鸣。城楼的号角响彻着整个长空,各城门开始轰隆隆的打开,来往的车马在火把的照耀下进出有序。特使车马也随着人流出了城门。一上官道,特使吩咐快马行车。一气之下走了两个时辰,天已经大亮,到了渡口处,魏国特使正要下令渡河前往东岸,却见赢湿隰望着河西连绵山川,直立在那里,特使上前询问:“公子为何停下?”

“我想在看一眼秦国的方向,也不知来生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故里!”

“一定还会回来的,我相信!”身后的孤竹望着他。

远处随从喊道:“大人,车马物品已上了渡船,请上渡船。”

赢湿隰抓起一把地上的泥土,放进了一块布袋里,转身交给了孤竹。

3

9.心之忧矣,如匪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