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3.游学鲁国 弃儒研兵(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游学鲁国 弃儒研兵(二)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11/7 21:16:07

  自从曾申继承其父担任学馆“夫子”以来,学馆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前来拜学的弟子多了,学馆也大了许多,名声也名扬邦国。所以座落在城西头的这所学馆,白天总能听到学子们的朗朗读书声,也有不少学子进出学宫,见人就作礼,吴起在老远处就看到了,他来到学馆大门前,猛然抬头一看,学馆大门正上方牌匾处是用大篆雕刻的“宗明馆”三字。

  大篆是西周时期普遍采用的汉字字体,也是当时的官方文字,相传为夏朝伯益所创。在整个春秋到战国末期,天下诸侯列国大多使用大篆,但是各自的大篆字体都不太一样,如江水上游巴国有自己独特的文字,而与诸侯国书简往来又用西周大篆,又如燕山燕国也有自己不同与其它诸侯国的文字,唯有这个鲁国,大体上继承了洛阳王室的官方字体。

  “宗明馆”招收弟子的时间为每年的来春,最后吴起在几番周折之下,终于拜在了曾申门下,每日每夜的研究学问,他的刻苦用功,曾申看在眼里,为这位新进的弟子感到高兴,也成为了曾申门下的得意弟子,吴起天资聪明反应敏敏,又有很好的悟性,加上他时常记得当初在告别母亲时发的示,刻苦认真,进步非常之快,很快便成为众弟子中的佼佼者,深得曾申的赏识。

  时间一晃一过就是几年,一日,齐国大夫田居作为特使来到了鲁国,此时的鲁国国君是鲁元公姬嘉,齐鲁两国春秋以来,两国邦交友好,经常互派使者来往;作为此次使者的田居早在齐国就听闻鲁国国都曲阜,学馆居多,自己平时在齐国也喜欢与有学之士来往,在与鲁元公交涉邦交政务之后,他提出要前往鲁国目前最大的学馆,鲁元公便引以为豪的推荐了城西的“宗明馆”。

  次日上午,曾申率领众弟子早早的就等候在了学馆外,经过一番隆重礼仪迎接之后,鲁元公与齐国特使田居、丞相公仪休在曾申及儒门众弟子跟随下走进了学馆,来到了明伦堂。年逾花甲的曾申与鲁元公并席而坐,左边是齐国特使田居,右边是丞相公仪休和太子姬显,厅中是学宫众弟子和群臣。鲁元公很看中这个学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了,他看重的是这里的儒家弟子,更看重曾申,他的学识渊博,对周礼很是了解,恭敬笑道:“先生博学多识,不知近来授学何篇著作?”

  “君上,近日所授学识先父曾子花费毕生精力所著之书《大学》”。

  “那先生讲讲书中治国之道。”鲁元公挥着大袖慷慨道!

  “治国之道,当行仁政”。

  “在下齐国特使田居,敢问足下,何为仁政?如何能行仁政?”田居突然发问。

  曾申皱起了眉头,开始拉高语调道:“大学九篇云:仁政就要国君齐家,四方庶民才方可效仿也。”紧接着他声音开始高糠宏亮道:“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长也;慈者,所以使众也。终其治国,必先治其族,方能教化于他人,君子在于德,方能治理、教化于庶民。”

  “夫子此话甚好,寡人正要请教,鲁国为礼仪教化之邦,它国不可图。”鲁元公刻意说了这一句。

  鲁元公这句话分明是对着齐国特使的,左边的田居突然起身道:“足下之大道,在下实在不敢苟同矣。”

  “贵使何出此言啊?”坐在右边的鲁国丞相公仪休突然问道。

  “先从足下《大学》之书来讲,我在齐国看过此书,上面大多都是古人留下之精髓名言,曾子先父不过是稍加整理而已,怎可是你儒家之书,简直荒谬之及。刚才鲁君问治国之道,足下豪言一出,仁政;足下又以治家之论,既然在此高谈治国之论,试问足下,所谓仁政就是教君王如同治理家室一般而治国于天下吗?若君王有德,试问足下,天下茫茫众生也能如同君王一样教化之德?”

  “国士大道,岂容他国之邦妄加评说。”曾申冷峻傲慢。

  “今日来鲁国,并非白走一趟,你一个步入膏年的老士子,岂能谈治国之大道,天下邦国君主都如你所说一般治国,岂非战国?天下治国之道,当视其国情谋划对策,而不以一己一家之言论阔谈天下。如若邦国有兵祸大难,尔等还高谈感化他国之邦,岂非可笑!”此话一出,曾申和鲁元公脸色铁青,场面显得很是尴尬难堪;田居是齐国特使,齐国是大国,国君虽然是姜姓,可是个傀儡君主,齐国实际是田氏掌权,鲁国国君和众大臣又不能再各种场合开罪齐国,虽然这是一场简单的辩论,实际却关乎邦国间的邦交,场面一时安静的有些冷峻。

  就在此刻,一名儒家士子高声道:“足下之言论,恰到要害处,我儒家多讲治学之道,治国当行实践!”

  “你是何人?”田居惊讶道。

  “这是我高徒,吴起!”还没有等吴起发话,曾申立刻介绍道。

  “哈哈,儒门足下又高人啊!”田居笑道,接着问:“那依你看,何为治国之道,岂不是像你师讲仁政感化治国?”

  “邦交有礼节,足下身为特使,其言行当代表其国,岂可嘲笑他国之士,有辱礼节也。”吴起此话一说,曾申与鲁元公等一班大臣顿感欣慰,他又接着说道:“所谓治国与治学不可同为一事,治学乃学识渊博,然不加以实用,终究只是学识渊博;治国之道,方为家国天下之大道,关乎邦国长治安危,怎可长治安危,对内当以国力文根本,对外当以强国为根基,怎可强国?去虚就实,就实而论。”吴起朝鲁元公一拱身,继续说道:“鲁国当强,得革新吏治,方可固国。但此非根本强国,不足以数代之强国安邦,如若强国,得从根本强国。”

  “大胆吴起,你拜老夫门下,岂可出如此偏激言论。”曾申怒斥吴起,开始对吴起有些抵触,下面众弟子也议论纷纷。

  “我看先生言论可行,大有道理。”旁边的公子姬显高声道,他认准了下面这个年轻人,定然是个有作为的大才,曾申见太子发话就继续闭口蹲坐着。

  田居继续问道:“那依足下之见,强国根本在于就实,就实的根本何在,具体而论如何强国?”他望着这位年轻的士子,有了些许的欣赏之意。

  吴起继续说道:“强国当以,甲兵财货之强,吏治清廉之强,地广人众之强,终其为国力...............。”

  鲁元公突然站起,打断了吴起:“好,今日辩论到此,夫子门下果然出高徒,大长我鲁国志气。”

  像鲁元公这样浑浑噩噩的国君,哪有心思听得进和弄得明白这等国士大才之论,如此一国之君,其国必然是迂腐不堪,不成危亡之邦,就没有道理了。

  艳阳高照,阳光照射进了学馆之内,给了一丝光芒,鲁元公和一帮大臣离开了学馆,从此吴起的名字在鲁国曲阜的街道坊间与鲁国朝堂众人皆知。

2

3.游学鲁国 弃儒研兵(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