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3.避世高人授予兵学之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避世高人授予兵学之道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11/24 22:40:53

冬末刚进入春日,一天当中的日落时分,鲁国的曲阜城内各街道坊间依然车水马龙,各商旅士人纷纷下榻各客栈,一辆遮盖严实的黑蓬牛车,穿行在人群当中,中途没有驻足,最后径直行驶到了座落在东面的一处私人宅院后门。

黑蓬马车停稳,驭手勒住绳子,利落的跳下车,像篷车轻声问了两句,厚厚的布帘掀开,一位戴着黑色身穿紫色绸衣的长者扶着驭手的手臂走下了篷车,他小声吩咐了几句,驭手径直的将马车赶到旁边一片柳树下。一眼瞄去,门紧关着,长着从容的走了过去轻轻叩门。三声叩门后,厚实的木门开始落闩慢慢的开启,一颗黑色的年轻头颅探了出来,见来者犹如仙道一般,连忙打开后门上前施礼:“老先生何人?后门到防主家,可有甚事?” 老者微微一笑不说话,一个大步跨过了门槛,刚过照壁,年轻的纯真的少仆跟了上来:“老先生请容留步,我去禀报家主。”

老者驻足留步,摘下黑色面纱:“照壁之内无视线!”

少仆见状连忙上前躬身道:“原来是主家岳丈田居大人,小人失礼,小人失礼。”

“你主家和夫人在何处?”

“主家和夫人都在后院!”

田居大袖一甩,径直绕过照壁向里去了。

跨过一道条石门槛往右而行,在穿过柳树遮蔽的一片长廊,上得几步条石台阶,一道草木夹杂的土石假山横贯眼前,一道清澈细小的瀑布直流而下。山麓之下一座茅亭,亭下一男一女在一木案前对坐着,木案上放着一陶罐,旁边是一对陶碗和一小堆竹简。男子束发白衣悠悠然捧着一卷竹简,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的篆笔小刻,偶尔右手端起陶碗饮上一口;对面一贤淑聪慧的女子端坐着,如痴如醉般静静的看着男子,偶尔小心翼翼的端起面前的陶罐盛满陶碗。田居笑道:“好,卫士鲁风,贤婿好悠哉!”亭下男女起身连忙往前迎候,一同躬身道:“见过外父大人!”田居上前到亭下,看着木案上的竹简道:“吴起啊,你被逐出儒门后,想不到还这么刻苦,难能可贵也,读的都是何典籍。”吴起道:“今日研习的是外父大人昔日赠送的几卷兵书。”

旁边的田曲突然道:“父亲这是在拷问我的夫君么?”并把一坐垫放到他跟前。

田居示意大家坐下,自己则端坐在木案端头,拿起一卷道:“研习兵法,怎能没有高人点播一二!”

“还请外父示下!”吴起很是谦恭。

“但凡一国之储君,皆有太子傅教习,日后方可成大统;那么一求学士子,但凡要有所作为,光有读书三道之心恐不妥。”

吴起直言不讳拱手道:“请外父告知当到何方寻得高人指点。”

“贤婿果然聪慧,一语点破便知为父心意。”紧接着又说道:“我推荐一避世高人,只是看你是否有无缘分罢了。”

“哎呀,父亲你就别炫耀了,你是要急死他了。”田曲还做了个鬼脸。

田居朗朗道:“我在齐国时,听闻商旅之士得知,在齐国平陆郡汶水上游东境,有一山,名梁父山,一年前有一位避世高人云游到此;听闻此人通晓天文,通天彻地,智慧卓绝,人不能及。一说他通晓数学,日月星宿象纬天文,都在其掌握之中,占往察来,言无不验;二说他精通兵学,六韬三略,变化无穷,布阵行兵,鬼神不测;三说他精通言语之学,广记多闻,明理而审势,出词吐辩,万口莫当;四说他修身出世,修真养性,祛病延年,服食导引,平地飞升。只听商旅之士都称他为玄微子,或鬼谷子,此人收徒不论高低贵贱之分,凡有缘分者皆可讲学,从不避讳,他门下弟子遍及天下列国,大才众多,皆称鬼谷门!”

吴起听得炯炯有神,脸上大起红潮,深深一躬身:“吴起今日起程,若得有成,外父大恩不知如何相报!”田居一阵哈哈大笑:“我此刻突然来鲁国,就是专程为此事,你乃大才之育苗,又有兵学天赋,不可因为往日不堪而耽误前途,只是荐师之事,我本为你外父,理当如此!”田居看着身边的女儿道:“曲儿,吴起此去求学,恐有数载,你要好生照理家事。”

田曲望着眼前的丈夫道:“夫君此生的梦想就是想做大事,立功业,成名就,为妻的岂能贪这数载的鱼欢之乐而断夫君一生的机遇呢!夫君此去,必当好生访学,若是求得高人,一定要学得满腹经纶而归,夫君切记,田曲会在曲阜一直照料家院,等待夫君而归。”

田曲此话一说,吴起听得热泪盈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双手跨过木案一下子将田居 紧紧的拥抱在怀里。

当日晚间,在曲阜北城门关闭的前一刻,吴起告别了自己的少妻,和外父一起坐着一辆黑蓬车驶出了北门,沿着泗水而上到达齐鲁边境,越过一片平原,到达汶水,在过齐国阳关直入汶水以东向东方梁父而去。这片山塬位于汶水上游,阳关东侧,梁父城北,此山虽无秦山之赫名,却是山势峭拔险峻,巨石林立,浓雾重重,林木由山低向上层层叠叠,犹如天上仙境一般,浓雾飘过这片山塬向北而去,直抵北方的开阔地带。时当初春,雨水充盈,草木初生,这片荒莽山塬其实并无官道,只有商旅猎户留下的小道,前行跋涉飞驰艰难。过得几日,前方视线一片青涩,一片青山尽收眼底,马车突然停住,驭手勒住缰绳,田居在驭手的搀扶下走下马车,吴起背着包袱跳下了马车看着这片山塬。

“外父,梁父山到了,你就送我到此吧!我吴起定不负必得厚望!”吴起转身对着田居深深一躬身。

“好,你我就此别过。”

田居没有多说话,径直上了马车,驭手将马车调了头,继续向北行驶而去。吴起望着马车,直到消失在视野里,他转身怀着敬意和向往踏入了这片山塬之地。吴起四处寻访,并未发现有任何隐居高士的住所,一走便到了天黑之时,他来到一块耸立的青石板上,卸下包袱从里面拿出一块大饼,吃了起了,这是少妻亲自煎的大饼,又厚实又大,他吃完就躺了下来休息,看着夜空的繁星,他想着和少妻的美好时光,想起了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能在每每糟粕之时,都能化险为夷,能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身边既然能有一位贤惠淑装的妻子,慢慢的睡着了,突然山间林立,一阵狼的吼叫声将他惊醒;他全身一发抖,又冷又怕,周围又黑漆漆的,他连忙走到了一处草垛里,里面刚好推挤着一推枯木杂草,他用了好长时间废了好大的尽儿,终于将一推篝火燃起,自己背靠着一块石板,慢慢的半醒半睡的熬过了一夜。

吴起继续行走在山石林间,已过了两三日,他抬头往前一望,前方一瀑布从对面山林直下山间,下面是一处碧绿清澈的天然湖水,半黄半绿的草木中一缕青烟直上山腰,其下一座茅屋隐隐可看的清楚。吴起连忙大步走了过去,春日的河水细流清溅着石板,不消片刻吴起涉水来到了对岸。一时间瀑布青烟全部消失,已经看不见,唯有溪涧细水长流不止,哗啦啦的响彻耳边,他看了这四周景色,唯有这里与其它地方不一样,这里虽有山石突起,但四周有一大片的笔直林木环绕,又有天然湖泊,脚下滔滔清流缓缓而过,好一片隐蔽之所。

山上传来一悠长的咏诵,在哗啦啦的水流中若隐若现:“.........己反往,彼复来,言有象比,因而定基,重之、袭之、反之、复之,万事不失其辞。圣人所愚智,事皆不疑......戏者,罅也。罅者,涧也。涧者,成大隙也。戏始有朕,可抵而塞,可抵而却,可抵而息,可抵而匿,可抵而得,此谓抵巇之理也。......故伊尹五就汤,五就桀,而不能所明,然后合于汤。吕尚三就文王,三入殷,而不能有所明,然后合于文王,此知天命之箝,故归之不疑也。......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有以阳德之者,有以阴贼之者,有以信诚之者,有以蔽匿之者,有以平素之者。阳励于一言,阴励于二言,平素、枢机以用;四者微而施之。于事度之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可则决之。........”

吴起听得很入神,待咏诵声刚听,他情不自禁的破口而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声音刚落,山腰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好!悟性之高,志向欣然也!”

吴起连忙大手一拱高声道:“卫国求学士子,吴起,在鲁地得知先生大名,特来此地寻访先生为师,目下已在此地风餐露宿已久,恳请先生收我为徒!”

“君子之于学也,入于耳,藏于心,行之以身。”

随着长咏声,山崖上茅草旁突兀站立一人,须发散乱,光头秃顶额前有四颗肉痔,粗布麻衣,几是一个隐居高士。

吴起拔草寻路,爬的一阵,眼前终于一片平地,茅屋青烟在林中飘散,那道洁白的瀑布却挂在茅屋后面的山腰。一条羊肠小道直入林中,隐隐可见茅屋前的围栏与沉静的小庭院。右边是山崖险境,那位白发老者还站立在那,吴前上前深深一躬:“卫国士子,吴起,拜见鬼谷先生!”

“方才山下听你回声,必是读过兵书。”

“晚辈读过《孙子兵法》、《司马法》但未能完全揣摩其中奥妙。”

“你怎可知老夫在此!”

“商旅之士告诉外父,外父特程前往鲁国告知晚辈!”吴起虔诚的说道。

“你如何上来此地山腰!”

“晚辈方才在山下细细观察,远看陡峭不堪,细细观之,杂草间有羊肠小道可上来。”

山崖人郎朗一笑:“好,小子聪慧敏捷,收入鬼门之下;但有一条你请记,昔日大成出山,不得报出为师之名,不得告知他人你拜谁为诗,切记切记。”

“学生谨记!”吴起拖着破旧不堪的衣服深深一的躬身。

接着又问:“捭阖、权势、兵者、修身........你想学何道!”

“回老师,吴起之前拜师儒学,可学生细心想知,儒学终究不实际,只能治学,不能用之;学生对兵学颇有天赋,想日后平定一方兵事,还望老师成全。”

“如此甚好!然老夫授学之道,皆可学,学成有识,在综合考量,方可确定其门道!”

“学生谨记!”

“为师云游天下,避世常人,天下弟子众多,教授弟子也从不固定在一地,授予一课,常会换一地点,但都会一两季节前往考量,你的好生领悟。”

“学生谨记!”

就这样,吴起风餐露宿过后,终于开始了他的兵道求学之路。

2

3.避世高人授予兵学之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