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4.步入仕途 齐鲁交恶(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步入仕途 齐鲁交恶(一)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12/8 15:04:56

几年之后的深秋早晨,齐鲁边境上,浓雾厚重,待雾散尽,放眼千里而去,荒芜之地,空无一人;一股寒凉之气由大地而起散发在齐鲁大地的边境上,一过齐国柴邑,便进入鲁国地界。

秋日凉爽,吴起离开了梁父山,离开了他研习兵道的地方;他走到梁父山山麓下,他立刻转身扑通跪下,朝求学住所的方向,深深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离去;这位年轻的士子深深记着下山前老师的叮嘱:吾之徒广布天下,出入仕途,不得宣其为师之名......天下有知鬼谷门皆可......吴起明白老师的心声,像老师这样的人是世间少有的圣人......

他越过边境,来到了泗水上游,这里是鲁国边城卞邑范围,刚进鲁国,听到的第一个消息便是:鲁国的鲁元公已经在前两年去世,现在的鲁国君主是原太子姬显,就是现在的鲁穆公。

这个消息使吴起感到了几分不安,自己拜师求学,就是想干一番大业,一展自己的才干,回鲁国一展才干是不二之选;可这位鲁穆公自己继位几年,自己对他一无所知,之前的鲁元公在鲁国碌碌无为,是一个典型的庸主,想到这里他既好奇又担心;自己的外父在齐国,自己也不能去,原因有两点,第一是齐卫两国交好,自己的母国卫国最后一次将都城迁至帝丘,便是齐国之力,卫国宗室庙宇尚存,全然是得于齐国的保护。自己在卫国犯下了人命,得罪了贵胄,如果到了齐国,时间一久,难免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第二是外父田居和国相田和,两个人虽然是同宗一脉,但是各自政见、品性、好恶不同,外父为人非常和善亲切,厚道率真;而田和专横阴诈,排除异己,几次都想找机会把外父清理出朝,最后外父只落得个外相之职,专门成为使节奔波于列国;田和权倾朝野,要举荐吴起在齐国做大夫,估计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情。

但吴起丝毫没有改变目标的念头,他上得一支木筏,力图早一日赶到曲阜。

学成而归南下鲁国,吴起还惦记着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的妻子还在鲁国,这几年可苦了少妻,自己不再身边,定受了不少苦,守了数载的空房;眼下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就只有田曲,有他在鲁国,吴起的家就在,此次回鲁国一定要干一番大业,相信自己的少妻也会义无反顾地支持自己。

昼夜兼程,泗水边上地那座古老逊色的城堡终于遥遥在望了。此时正当深秋日暮,缓慢的泗水河流静静的流淌过这座古老的城堡,还和前几年一样,这座城堡显得还是那般古老。就在他继续朝城堡行进的那一刹那之间,吴起忽然感到了一阵凉爽,官道两旁的大树全都光秃秃的。一阵秋风夹扎着树叶扬尘而起,迎面吹来,瞬时之间,凉爽宜人,入冬即将到来。

到达城外,一队鲁国兵士坚守,所有入城者,都要在城门外验身后方可入城。到达城门前的护城河,正当闭关号角响起。春秋战国时期,各国按照寻常规矩,闭关号角在一定时间内吹过三遍,便要悬挂起吊桥关闭城门,所有未入城者便要等到次日清晨开关之后在入城。吴起出示了自己的照身牌,守门军士验明身份后,他便匆匆的进入了城内,这座几百年的古老城堡,到了夜间,街道酒肆还是像昔日一样,行人来往不绝,依旧如昔日一样;吴起站在街上,回味这里的景象,他回过神来,径直的朝那熟悉的方向而去。

深秋的夜晚,吴起终于来到了那条熟悉地街巷,站在了那座庭院前,旁边是一排柳树,已经没有了春日的碧绿枝条,地上一片黄叶散落着。

猛然,吴起“嗒嗒嗒”的轻轻的敲着门声。

门内里面传来门闩松开的声音,慢慢的门开了一条门缝,里面门缝中探出一位年轻侍女的面孔,往外一看,只见一位黑廋高挑胡须连鬓粗布破衣的男子,吓得侍女“啊”的一声尖叫,里面一位少妇和几位老仆闻讯而出。侍女正要关门,男子径直而走了进去。

走到那位少妇跟前,掀开散乱的头发,亲切地叫了一声:“夫人!看看我是谁?”。

少妇“哇”的一声,扑了过去在吴起肩膀上哭了,顿时众人都明白了,这是主家回来了。

吴起紧紧的抱着安抚道:“夫人,我是吴起,你的夫君,回来了,回来了!夫人在看看!”

“起!你终于回来了....别动让我好好看看...臭死了,跟个野人似的....”。田曲端详有顷,泪光莹莹,早就打湿了脸颊,一时间高兴着跟个孩子似的,她吩咐侍女去准备热水;很快吴起梳洗完毕,最后和田曲来到了屋中。

“别动,让我好好看看。”田曲将吴起扳到了灯下亮处,仔细端详着眼前多年未见的夫君。

田曲依偎在吴起怀里,静静地看着吴起的眼睛:“起,你学成而归,接下来定会成为天下大才,我还是像当初一样,相信你一定会干大事的!”

“吴起一定会实现目标,不会让夫人失望的,也不会让九泉之下的父母失望,吴起一定会担当大任!”他奋奋然得说道。

“好,你可知道鲁国已经换了国君,原来的老国君已经在你走后的一年薨了。”

“我在刚抵达鲁境的时候就知道了,但是不知道这位新任鲁君如何?”吴起有些疑虑未解。

田曲欣欣然说道:“这位鲁君上任以来,和前任老君上的作派,全然不同,鲁穆公经常礼贤下士,近年来便有不少士子在鲁国得以重任;他还大开学馆之风,除了儒家能在鲁国讲学外,还允许墨家的墨翟在鲁国授徒传道!现在的鲁国已经不是只有儒学为霸可行了!”她望了吴起一眼,接着说道:“目下丞相公仪休开府国政,凡是才子他都一意举荐给国君,像夫君这样的大才,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田曲见吴起认真的听着没有说话,她接着说道:“这个公仪休已年过古稀,自先君鲁元公时为相,至今已四十载,是列国诸侯国国相中在职时间最长的一位。几十年鲁国民间流传了一则故事,起你可听说?”

“为夫愚钝,并未知晓,还请夫人示下!”吴起搂着田曲调侃道。

“在鲁国中一直广为流传着《鲁相不食鱼》的故事。说的就是目前这个公仪休初为鲁相时的故事。早年间,有位国人贵胄为了找他办事,就送去了几条鲤鱼,他执意不收,那贵胄道:听说丞相喜欢吃鱼,你为何不收呢?公仪休道:我爱吃鱼,但不能接受,因为我为国相,我的俸禄足可自己买鱼,如果因为接受别人送给我的鱼而被免了职,谁还再供我鱼吃?所以不能接受你的鱼。他为了避免再有人登门送礼,公仪休居然从此再也不吃鱼了。由于公仪休以身作则,奉法循理,故而百官自正,食禄者不敢与下民争利。后来鲁元公死后,他继续担任丞相,国家一应诸事都要由他运作处理,他尽心尽职,不敢马虎丝毫。他尤其注重人才,认为人才乃是一国兴亡盛衰之桥梁,凡有人入仕,他亲自严格把关,不徇私情,都必须经过他亲自考问,确认其人之才,最后才奏请国君量其才学授以官职,穆公对他也非常的放心。”

“如此甚好,听夫人这么一说,我倒想见识一下这位鲁国丞相......”吴起又说道:“夫人为了我吴起,真是煞费苦心。”

“曲儿!”

“起........”田曲深深地扎进吴起的怀抱,吴起抱着她,低声道,“我.......”

吴起和田曲分别了好几载时光,此刻他觉得自己是无比的幸福,自己何德何能,能有如此贤淑的夫人陪伴自己,田曲太了解自己了,了解的十分的透彻;自从与她完成敦伦大典之后,自己无时无刻都记得要成就一番大业,不然就愧对田曲,吴起也想不起那么多了,两人在黑夜再次坠入爱河潮流之中......

1

4.步入仕途 齐鲁交恶(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