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溪水流过山谷>十三,征途(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征途(2)

小说:溪水流过山谷 作者:乡生乡长 更新时间:2018/6/4 22:09:41

文开低着头坐在车厢里,身子不时随马车摇晃几下,他背朝马车行驶的方向,他知道对面坐着马丁和巴克,他猜驾驶位上也应该有两个人。

“伙计们。”文开抬起头,“你们听过‘中国人的宝藏’吗?”

马丁冷笑道:“中国佬,你就是这样骗过格西那蠢蛋的?”

“这蠢货居然想耍弄我们。”巴克一把揪住文开头发连打了几拳。

“伙计,我挺喜欢你这样教训中国佬,不过哈利可不想看到他被打死。”马丁道。

“哈利为什么非要把中国佬活着带回镇子?弄死个中国佬有必要这么麻烦?”

“嘿,巴克。”马丁道,“只管照哈利的话做。”

巴克一把推开文开,嘀咕道:“我讨厌被中国佬当成蠢蛋。”

文开倒在座位上,又慢慢坐起,道:“马丁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是聪明人,我是想告诉你,根本没有什么宝藏。”

“哈利早看透你们这些蠢货了。”马丁冷笑道。

“不过,我的全部家当都在我的背包里。”文开道。

巴克看了马丁眼色,一把扯下文开肩头的包袱,掏出小刀划开并拎着抖了几下,包里散出几件衣衫,还有许多小袋子,巴克连着打开几个,眼睛也随着张大道:“金子,全都是金子...”

马丁也愣了一下,又道:“别像个乡巴佬一样,巴克,放下,这些都是要充公的,要交给哈利,放心,雇你不会少了你好处的。”说着将那些小袋子重新包起来,并放到自己身旁。

巴克不情愿地盯着那些金子,嘟囔道:“是的,马丁。”

“金子怎么样?马丁先生。”文开笑道。

“凯文。”马丁笑道,“我也说实话,不得不承认,这些金子足够换你命...我实在数不清多少次。”

“中国佬命贱着呢。”文开笑道。

“不过,对不起,凯文,你杀了格西,你必须得被绞死。”

“不,马丁先生,我知道,我必死无疑,这些金子我也用不到了,我只希望你把我的尸骨保存完好交给中国会馆送回中国。”

“这个当然可以,凯文。其实你这人不错,我挺喜欢你这低头弯腰的样子,凯文。”

“谢谢,马丁先生。巴克,你应该向马丁先生学学礼貌,另外,你的拳头像女人一样无力。”

“你这该死...”巴克又揪住文开打了几拳头。

“好了,你快把他打死了。”马丁道,“巴克,哈利不在你得听我的。”

“该死的中国猪!”巴克松开文开,坐回到自己座位。

文开弓着身子,倒在座位上,道:“我想上茅厕,你打到我肚子了。”

“闭嘴!中国佬!”巴克道。

“看来...”文开蹲在座位上,“只能这样拉...”

“做什么!?”马丁道。

“你这肮脏的...”巴克又踢了文开一脚。

“肚子疼,我快憋不住了!”文开道。

“等着中国佬!吃拉在一个屋子的奴隶船最适合你们。”马丁说着探出窗外,拍着车厢大声道:“停车!停车!”

马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马丁和巴克跳下马车,驾驶位上一人回过头,是那罗德里,问道:“怎么了?马丁。”

“巴克将中国佬打出屎了。下车!凯文。”马丁道,“巴克,你去赶车。中国佬快要被打死了,罗德里,你下来。”

罗德里跳下马车,拍了拍巴克肩膀:“别生气,伙计。”

文开双眼漆黑,一脚踩空,滚出车厢,马丁环顾空旷的平原,又看了看地上的文开,道:“都解开,罗德里。凯文,你跑的再快,我的子弹也能追上你。”

“我只想上茅厕。”文开道。

“起来!”罗德里喝道,文开慢慢站起,绳子解开,文开双膀一阵轻松,眼罩也被摘下,头顶的太阳刺得他一时睁不开眼。

文开慢慢活动麻掉的手臂,抹了一下鼻孔嘴唇周围的血,并眯着眼睛扫视左右,除了马丁、罗德里、巴克,驾驶位上还坐着一人,没等他看仔细,马丁推了他一下,指了指车后方,道:“到那边去!”

文开将松散的辫子在脖子上盘好,捂着肚子,慢步走了七、八米。“就在那里!”马丁喊道,文开停住脚,在身旁一簇矮灌木旁蹲了下来。

罗德里道:“那个叫方什么的中国佬的办法还挺好用,中国佬真是古怪,有时也狡猾,真不明白他们的想法。”

马丁望着文开,冷笑道:“不过,大多时候是愚蠢的。”

“是的,马丁。这我知道,确实没必要看得起他们。”

马丁和罗德里点了烟卷依着车厢后面的槽型货架望着文开,在这空旷的平原上,想要逃跑那无非是最好的活靶。

空气越发炙热,马丁抽完烟卷,喝骂催促了几声,文开慢慢起身,系好裤子,朝车厢走了几步,扑通一下摔到,又挣扎着爬起,脚步踉跄走到车厢后,靠着货架弯着腰,道:“头晕...两眼模糊...”

“这中国佬被晒晕了。”罗德里道。

“该死的,蹲了那么久,不晕才怪。”马丁道。

罗德里转身去车厢拿绳子。

文开忽然身子绷起,手里握着从靴子里抽出的匕首,顺势划向马丁咽喉,锋利的刀锋划开马丁的半边脖子,就像划开一个薄皮水囊,马丁本能双手捂住脖子,血仍从他的手指间喷呲而出,嗓子已发不出声音,只张大眼睛瞪着文开。这时,罗德里转身走过来,他还没看清马丁在做什么,只见眼前一闪,低头一瞧,一把匕首已经刺进他的心口,文开手腕一扭,罗德里嘶哑地发出几声,他一支手抓住文开手腕,另一支手仍掉绳子想拔手枪,不过双手又无力地垂下。

“你在说话?罗德里?”驾驶位上的巴克喊道。

文开一把将罗德里抓过,侧耳听了下车前无动静,又慢慢将罗德里擎到货架上,此时,马丁也依着货架滑下地面,双眼已翻白,双手仍紧紧地抓着仍在冒血的脖子,文开又抓住马丁,双臂运力,将他也擎到货架上,文开看了看两个人枪套里的手枪,他从没碰过这洋枪,他畏惧洋枪,也想学如何使用洋枪。不容文开多想,他听到巴克跳下马车的声音,文开忙贴紧货架双腿微弓,紧握匕首。眼下洋枪没有匕首让他感到塌实,他暗下决心,如果能活下来,他一定要学会使用洋枪,而且要用到最好。

巴克脚步声从文开左侧传来,文开屏住呼吸,他觉得自己胸口砰砰作响如同战鼓。

“马丁?罗德里?你俩...”巴克按着枪把手,慢慢靠近车后方,忽然,文开冲出一刀刺向巴克,速度极快,巴克有所防备,反应也极快,一侧身躲过一刀,同时拔枪对向文开并连扣扳机,文开左手一把握住巴克右手腕向上一推,子弹全打到空处,右手匕首回转再刺向巴克,巴克忙左手伸出也抓住了文开的右手腕,匕首只扎进巴克胸口半寸,巴克一阵疼痛,心中也一阵恐慌愤怒,他张嘴大叫,依仗身高体壮,直向前冲,文开顺势后退,忽然身子一侧,巴克重心不稳,一头栽倒,二人手腕仍互相紧抓,文开也被拽倒,同时起腿狠踢巴克裆下,巴克忙抬腿格挡,文开这一脚滑到巴克小腹,二人随着惯性打了几个滚。短短几秒生死关头,二人均使出平生力气。不过巴克感到小腹剧痛,双手一时无力,文开趁势挣脱,举起匕首,此时,驾驶位跳下一人,文开余光瞄到,抬头一瞧,那人正是格西。

格西在驾驶位听到枪响,吓了一跳,忙扭身一瞧,见巴克和文开扭打成一团,他慌忙拔出手枪,跳下马车。

文开见格西手枪正对向自己,瞬时向旁一滚,并将手里匕首甩了出去,格西见刀子朝脸上飞来,慌忙抬手臂格挡,刀子被打到一旁草丛里。格西放下手臂,文开已冲到近前,一脚将格西手枪踢飞,格西大叫,抓住文开肩头衣衫,用额头磕撞文开面颊,文开一时挣不掉,忙一低头,两个人脑袋咚一下撞在一起,又分别坐倒在地。

格西倒在马蹄旁,几匹马打了下响鼻,仍不以为意,格西也晃了晃脑袋,一眼看见两行马之间的车辕上挂着一支一米多长的铁鱼枪,那是卸掉了长木柄的捕鲸枪柳叶形无倒钩枪头,是用来给被控制住的鲸鱼更致命的伤害。

那鱼枪有些锈迹,不过枪头仍然锋利。格西扯了鱼枪,起身冲向文开。

格西体壮,文开被撞得头晕,一时没有爬起,忽见鱼枪向他刺来,就地一滚,鱼枪刺中他大腿,文开大喊一声,格西正要再刺,但枪杆被文开紧紧握住,文开紧接着朝格西小腿一踹,格西扑通跌倒,文开冲上去,朝他眼鼻一连几拳。

巴克小腹疼痛缓解,坐起身查看胸前伤口,并无大碍,手枪在倒地时不知甩到何处,一时寻不见,忙又掏出小刀,绕到文开身后,文开听到声音,他这次没有躲闪,格西已被打的无力,文开一把夺过鱼枪,紧紧握住,并起身回转迎着扑过来的巴克,用力掷出,那铁枪带着怒火和蔑视,还有血迹,瞬间扎进巴克胸腔,穿过背部,枪头和半截枪身支棱在外套外面。

巴克迈不动脚步,他慢慢低头,见到血沿着胸口的铁枪杆慢慢流出,并随着他手里的刀一起落到地上。

文开上前紧握枪杆,往后一带,鱼枪拖着一股鲜血脱离巴克胸腔,巴克身子跟着向前扑通倒地。

四周那金黄透着绿色的草丛,又散落着一滩滩红色。

格西眼皮红肿,眯着眼睛,眼见巴克倒下,又望望左右空旷的平原,不见马丁和罗德里半个身影,只有文开握着铁枪转身面向他,格西一时心惊肉跳,忙挣扎起身,迅速爬上马车驾驶位,一抖缰绳,马车便跑了起来。

格西拼命喝打马身,马车速度越来越快,格西方觉心安,忙回头一瞧,见文开拎着铁枪站在车顶,披散长发,浑身血迹,上衣马褂已七零八落,一身精肉在头顶烈日的衬托下更显轮廓分明。

格西一阵慌乱,叫道:“离我远点!野蛮人!”也不顾马车速度,向外一滚,跳下马车,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想要再站起来,两腿已使不上力气,又抬头见文开拽停马车,跳下驾驶位,握着鱼枪,一瘸一拐地朝他走过来。

格西挣扎着起身跑了几步,又跌倒在地。

文开走到格西面前,格西嘴里只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脸上的恐惧与他初次见到文开时鄙夷一样发自内心。

文开将鱼枪立在一旁,又扯下几缕衣衫系在一起,咬着牙在大腿伤口上紧紧缠了几道。又抓起鱼枪,道:“为什么?”

“什么?凯文?”

“为什么要弄死我?”

“不是我!凯文,不是我,都是维尔曼!跟我没有关系!”

“维尔曼?那个矿主维尔曼?”

“对!就是他。”

格西将事情讲了一遍。维尔曼买通哈利,要他给文开定个杀害中国人的罪名并公开处死。维尔曼没有继续雇佣巴克、罗德里。正巧,巴克和罗德里抢劫中国人遇到了许阿四,许阿四说他为马丁做事,打一个甚至打死中国佬巴克和罗德也不会在意,法律也不管。不过他俩知道马丁和哈利可不好惹。两个人便跟着许阿四,找到马丁认了错,马丁和哈利一商量便决定杀了许阿四,并让巴克和罗德里作证将此事栽到文开头上,还收留他俩做了手下。不过,这俩人并不知道哈利等人被买通的事。

格西那天晚上被文开勒住脖子只是一时昏厥。哈利带着假法官回来,见文开逃走,将格西打骂了一顿,并通知旧金山封锁码头,那方先生自然得知了此事,他单独为洋人献计,先散布消息说格西无事并且洋人同意放过文开,待文开上门,再说格西已死,并劝说他认罪,方先生听何管事说文开是个呆板的秀才,只要不让他看到格西,他认为此计定能成功。不料王梦同在旧金山见到了格西。

文开道:“你最好说实话,说实话我就放了你,再说半句假话我就宰了你。”

“我说的都是真话,凯文。”

“你撒谎!”

“我没有撒谎!我不敢骗你!每个字都是真的,我也真不知道维尔曼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该死的!”

文开看了看格西,道:“维尔曼在哪?”

“俄勒冈州的石水镇,他的矿场在那里。”

“很好。”文开举起鱼枪。

“凯文!我没有撒谎!你说过放过我!”

“对不起,我不叫凯文。”文开照准格兰的脖子,掷出鱼枪,枪头刺进格西脖子从他后背贯穿而出。

十一月末的俄勒冈州,气温已变得很低,石水镇旅馆的老板欧恩从冷清的长街一头快步走过来,夜晚的寒风吹得他直打哆嗦,他抱紧双臂推门钻进灯火通明嬉笑声阵阵的酒馆。

“嘿!欧恩,你也来喝几杯?”

“哈利先生在哪?”欧恩在人群中找到哈利,“哈利先生,维尔曼先生找你。”

“我先离开一下,伙计们。”哈利放下手中纸牌和酒杯,按着枪带起身走出酒馆。

“欧恩,坐下玩两把,过来。”

“伙计们...这鬼天气...我要暖和一下,艾尔杰,一杯威士忌。”欧恩对酒保道。

旅馆二楼的一间房内,棚顶吊灯和四周壁灯的光线柔和,墙纸和墙上挂着的画看起来朦胧模糊,维尔曼和奥斯顿两个人衣着体面,坐在火苗旺盛的壁炉旁。

“奥斯顿,你太过担心了,事情已过去那么久,就算那中国佬知道是我们要他的命,内华达山以西都在通缉‘长发凯文,他绝不敢出现,或许这中国佬已经跑到墨西哥了。”维尔曼喝了口酒道。

“维尔曼,希望你是对的。”奥斯顿缓缓道。

“当然。”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维尔曼起身走到门前,将门打开一道缝,看了门外一眼,又摘下安全链,道:“进来哈利。”说着转身走向座位,“是哈利,哈利现在一直跟着我,他可是西部最好的枪手,如果他一个人让你不放心,可以让他再叫几个帮手,不过,伙计,也别显得我们...”

维尔曼看到奥斯顿面无表情,直盯着门口,他站住脚并慢慢回头,门口除了哈利走进屋内,还有一个穿着长外套,带着宽边帽的人站在他身后,并正用枪抵着哈利的脑袋。

“先生们好啊,很久不见了,维尔曼。”那人道。

“你是?”维尔曼看着那人。

那人摘下帽子,现出一头黑发,维尔曼仔细一瞧,这人正是他刚才提到的“长发凯文”,不过已没有辫子。

“凯文?!”维尔曼惊道。

“我还以为你会认不出我。”那人冷笑道,他正是文开。

“真是...好久不见,凯文。”维尔曼道,“这是...过来喝几杯...”

“他不敢开枪,会引来人堵在房间...”哈利冷冷道,话没说完,文开又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一刀扎进哈利后心,哈利叫了一声,挣扎回身要抓文开,文来拔出匕首一推,哈利跌倒在地,“你这杂种...卑鄙...该死...”哈利瞪着文开。

“行了,你没资格跟我说这些。”文开蹲下来在哈利身上擦了几下匕首,又收到怀里。奥斯顿趁机慢慢抬手伸向怀中。

“先生。”文开的枪口又指着奥斯顿,“不开枪因为我想知道有些人为什么害我,谁敢刷花样,我也不介意不知道。”

“当然。”奥斯顿又道,“不该在绑着手还能杀死四名警员逃走的的人面前耍花样。”

“事情可不想流传的那样有趣,伙计。”文开锁上门插销,“你俩站近些。”

“你的大名可是许多人都想得到的,凯文。”维尔曼道。

“这都是拜你所赐啊,维尔曼。”文开冷笑道。

“凯文,我...”维尔曼道。

“说笑时间过了。”文开狠狠道,“为什么要弄死我,维尔曼。”

“我...”维尔曼看了一眼已经咽气的哈利,“凯文,这都是奥斯顿出的主意。”他指了一下奥斯顿,“我只想简单教训你一下,凯文,你带走了所有中国矿工,中国人都跑到了你的矿场,我本来不想这么做,是奥斯顿说必须让你死,还要让中国人对你失望,他说中国人最厌恶叛徒...

“厌恶叛徒的不只有中国人,维尔曼。”奥斯顿道。

“奥斯顿,瞧瞧我们现在的处境...”

“早点听我的话...”

“闭嘴,奥斯顿,蠢货,凯文,都是他说的,给你安一个杀害中国人的罪状,光明正大地处死你,他说这样中国人就会厌恶你。”

“这是你想出的主意?”文开看了看奥斯顿道。

奥斯顿道:“凯文,给你金子,你帮我们做事,怎么样?”

维尔曼也忙道:“对!对,凯文,要多少金子,你随便说。”

文开没有言语。

“凯文。”奥斯顿笑了笑,“我和你没有怨仇,大家都为了金子。凯文,你是强者,我们也是强者,我们有金子,你有能力,凭你现在的号召力再稍加宣传会聚集很多的廉价中国工人,整个西部的矿场、工程,任何赚钱的活计我们都能包揽...”

“到那时...”文开放下手枪接着道,“我们的钱包鼓鼓,中国苦力还会对我们感恩戴德,名利双收?”

“对!就是这样。”维尔曼道,“我早就说过你很不错,凯文。我喜欢这家伙。”

“但我被通缉。”

“小事一桩,我帮你解决。”维尔曼笑道。

“白人视我为有色人种劣等人。”文开道,“强者应该得到尊重。”

“凯文,哪有什么优等人劣等人,都是奴役别人的借口,别在乎这个,有了金子你就是优等,做什么都是对的,就会有白人来舔你的鞋子。”维尔曼笑道。

“不,维尔曼。”文开道,“为什么站在你们面前,我觉得自己真是优秀,可以说简直是圣贤,我可没有金子。”

维尔曼一愣。

“凯文。”奥斯顿道,“你应该理智,我们应该合作,这对我们都有利。”

“就是因为理智,我怕跟那个为哈利做事最后被他宰了的中国人一样下场。”

“别嘲弄我们,凯文,这世界本就充满你死我活的争斗,强者生存,垃圾淘汰,我们力求上进,符合自然法则。”

“别美化了,你们那是为了私利不择手段,必将自食其果,你们这些垃圾淘汰才符合自然法则。”

“得了!人都是低贱贪婪的,你更没有资格教训我,你们中国人见利忘义互相杀戮可是首屈一指!”

“中国人正是因为互相依靠,团结合作,才走到今天。你心中清楚,不然,宰掉一个中国佬还需要这么麻烦?但你并不清楚,你这种丑化中国人,曲解我们文化历史的可笑卑劣的手段,无法阻挡中国人凝聚并前进的脚步。”文开举起手枪。

“凯文,给你金子!金子...我可以帮你...”维尔曼慌忙道。

“你做了愚蠢的选择,不能改变什么,中国佬还是会继续被奴役!”

“不是选择,这是必定。中国人被蒙蔽已久的双眼就要睁开,沉睡已久的魂灵就要苏醒,中国人绝不允许再被奴役,时代就要真正改变。”

奥斯顿抬手伸向怀中。

“砰!砰!”文开的手枪已响。

尾声

一声长笛响过,火车缓缓驶入萨克拉门托火车站,火车中途停了几站,车厢坐满了乘客。火车停稳后,亚历克斯和伊恩搀扶着比尔走下脚梯,杰弗雷、布里德和乘客们也陆续走下火车,亚历克斯回头四下搜寻,不见小陈的身影,只看到阿良和那两个中国人,阿良走过亚历克斯身旁,看了看他,又大步向镇子里走去。

阿良和两个中国工人采买完需要的货物,天色已暗,不过火车还得一会才能出发,两个工人找了餐馆吃饭。

阿良站在街道上,看着天边那绯红的晚霞,他知道,不管怎么样,太阳明天一定会从东方升起。冷风吹过,他紧了紧衣襟,向父亲的店铺走去。

(完)

0

十三,征途(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