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沃太平花>第43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四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3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四一)

小说:血沃太平花 作者:鎕狮一品 更新时间:2018/5/29 23:15:34

因为,这里已经是直通城外清峪河河谷的地下水道干道,虽然不算怎么高大,但也足以容纳两名成年人并行弯腰通过。四人踏着脚下已经冻得干硬的淤泥,顺着风声传来的方向,靠着头箍油灯发出的微暗的光亮,摸索着两侧的石壁,一直走了约摸十来分钟,终于来到了一处很大的洞口。

洞口附近的空间突然变得开阔起来,四人抬头并肩而立也不会觉得有任何局促之感。抬头向前看去,只见封住干道洞口出口的,是一面约有一人之高、镂空穿凿成细密网眼形状的巨大的清涧石板,石板厚达一尺有余,上面每个用来透水的网眼虽然全都有着大腿般粗细,但还是无法容人直接通过。在洞外,就是宽达近二十丈、深有七八丈的清峪河河谷。在如此的严寒风雪天气中,整个宽阔幽深的河谷,仿佛化成了一座巨大无比的风箱,河谷之中的各处,狂风砂石来回卷动,阵阵劲风穿过大石板上的众多网眼,不断地涌入到洞中,当风速突然变得极大时,则自然形成了近似唿哨一般的尖利呼啸声。四人这才明白,为何从书院的入口开始,一路之上都能听到这种如同尖啸的恐怖风声。

但是,在四人最后从出口出洞时,却是颇费了一番力气和工夫。一道儿臂粗的巨大铁链和一道硕大的黄铜扣锁,豁然进入视线。

紧挨洞口的石壁上有着穿凿出的石槽,通过在石槽中灌入铁水并凝固后,将一道巨大的铜环彻底地固定在了石壁上,而铁链则是缠绕过了大石板上的众多网眼,铁链的两头最终通过大铜锁与石壁上的铜环,紧紧地锁在了一起。

四人无奈之下,再次卸下后背上的撬棍,齐心合力,扳撬了半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之后,才终于把铜锁给生生地撬开。

从进洞的时刻算起,约摸三十分钟之后,四人终于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北城墙之外,站在了清峪河河谷的谷底。

干道的出口几乎紧贴在河谷的谷底,可想而知,如果是春夏丰水期,出口的洞口必定会隐在河底,没入水下一两丈,从水面以上,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水下的端倪。

在如此深度的水下,无论是从洞内、还是从洞外,如果没有相应的铜锁钥匙,要想以人力撬开铜锁,或是凿破石板洞门通过,无疑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所幸,如今正是严冬枯水季节,水面下降到洞口以下,而且河水已经冰冻三尺,所以,此番四人的撬锁通行,方才成为了可能。

出洞之后四人发现,洞口附近十丈上下的范围内,有着密集而高大的干枯水草,将洞口附近遮蔽得非常细致隐秘。河床的淤泥冻土中,还隐约可见显露而出的一些动物枯骨。料想是在出口附近的淤泥之下,掩埋有许多的动物尸骨。由此,洞口外围附近河床的泥沙就会异常肥沃,一旦天气转暖而水量上升之后,水草立即就会繁殖得极为繁茂密集,从而用此天然的遮蔽手段,在外围将洞口掩藏得天衣无缝。如此一来,既能保守住水道洞口这个重要机密,而又丝毫不会影响城内雨水向外的排泄通畅。四人意会之下,不禁都对古人的心机智谋和细致缜密,在心中大为叹服。

“哦呦!这古人一转心眼子,咱们可就费了牛劲咧!”定平揉着酸麻的胳膊,顶着狂风大声感慨道。

“既然咱们四个能出来,那些家伙同样也可以摸出来,兴许他们还是手里拿着钥匙出来的,比咱们四个更是随心顺意。大家记住,从此刻开始,咱们就要面对生死危险了。所以,咱们当下还不能歇着,咱们赶紧把油灯收好,马上向东跑到龙桥底下,从那里上到河谷坡道的上方,去找个地方避避风。要不然,咱们很快就会被彻底冻僵的。风太大,天太黑,不用四处去找那些家伙的出入洞口。咱们就在龙桥那里设伏,呵呵,来个守株待兔!”风声太大,晏平只得大吼着安排道。

………

1918年1月25日夜,晚八时三十分前后,三原城内西南,天主教会医院。

风雪漫卷。

屋脊上,细碎的雪沫如同飞沙,一阵阵地随风而起,扑向天际。

第三进院子内,手术室附近的一处拐角,五名女学生和一名男学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直慌慌地,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青萍刚才告诉我,她现在也有这种感觉。”剑萍对着众人小声说道,脸上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忐忑。

“剑萍姐,你不会是太敏感了吧!咱们在这里能有什么事!”紫萍有些不以为然。

“是啊,晏平哥安排咱们几个来这里,和其他的学生们一起协助救治伤患,说是可以学习洋医院的救治经验,还能从双方伤患的嘴里,打听到别处哪里都打听不到的,详细的阵前战况。我们自从来到这里之后,的确是收获很大啊。”云萍疑惑不解的说。

“剑萍姐,是不是因为和他们四个分开来行动,所以你心里就有些过于紧张了。”慕平开解道,旁边的楚萍也赞同地点着头。

“晏平当时说,他们四个去山西街的阵前附近帮忙运送军资,同时查探一下最新的战况。只是,教会医院和染坊都在城西南,距离很近,而山西街那里离染坊最远,他们四个应当比咱们更早一些出发才对,可他们一直在催咱们几个早点出门了,自己却还在收拾东西,磨磨蹭蹭地,好像是在拖延时间。”剑萍低下头,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着。

低头思索间,剑萍心中突然醒觉,面露惊恐,暗自想到:

“不对!他们是想瞒着咱们几个去冒险!”

强自定了定神,恢复了正常神色之后,剑萍抬起头来扫视了一圈众人,轻声说道:

“可能是我瞎担心,应该是没事!但我觉得还是应该回染坊去看一眼,咱们也好放心。

“这样吧,慕平,你带着紫萍、云萍、楚萍继续在这里。我和青萍去向保罗神父和嬷嬷们告个假,马上赶回染坊一趟。好在两处离得不远,如果没什么事,我俩很快就会再赶回来。如果到了子时,我们俩还没回到这里,那可能就是事情有所变化。那样的话,你们四个也找个理由去告假,然后就往回走。等到了染坊外边,你们别忘了,一定要先发暗号,等到了回应暗号,没问题了你们再进去。如果没有回应暗号,就别再进去了,要马上赶去咱们原来住的地方,与我们汇合。

“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露了咱们的行迹。”

“剑萍姐你就放心吧!你俩快去快回啊。”慕平爽快地回答。

………

1918年1月25日夜,二十时五十八分,三原城北山西街,曾协协部,内院正房。

“娘,跟儿一起走吧!”曾继贤跪在房中,涕泪横流,磕头不止,额头已是乌青一片。

老夫人也是两眼红肿,但仍是满脸坚定地说道:

“儿啊,你今日怎么如此糊涂啊!带着为娘,你如何走得脱啊!听娘的话,快走!早点走,还能走得掉,也能少死几个殿后的弟兄呀!

“我看着,那张义安也算是个豪杰人物,是不会黑了心对我们这些妇道女流下手的。你就放心!为娘的,和这些媳妇们,绝不会在他们面前,给我儿丢人的!

“为娘这些年也跟着你享了不少的福了,不亏了!我这把年纪也没啥记挂的了,就是心里惦记着在西安上学堂的那几个孙儿。所以,我儿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替我这把老骨头,好好地看住了曾家的这些香火!

“听为娘的话,所有人都不许带家眷走,留下还没有家小的兄弟,替你们再多挡一阵,指望能拖延得片刻。剩下的,能走几个就走几个,快快走!现在就走!”

话音未落,突然间,前面垂花门和后院后门附近,爆炸声和枪声轰然响起一片,几声惨叫声也远远传来。

房门哗啦大开,参谋长刘墨儒在副官搀扶下,疾步走进来,大声说道:

“将军,快走哇!再不走,就真滴晚咧!”

曾继贤脸上肌肉抖动,嘴唇咬得血肉模糊,泪如雨下,倒伏在地,冲着曾母狠狠地磕了三记响头,然后站起来,转身大步而去。

门外传来一阵哭喊:

“娘啊!您老一定要保重啊!等着儿回头来接您呐!”声音渐渐远去。

………

几乎同时,三原城西,姚家巷,严标标部大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也许在此之前,针对类似情况,两家的老夫人之间,曾有过彼此私下的交流。再或者,毕竟是同过生死的多年弟兄,心中自有灵犀。

枪声爆炸声响起之后,严锡龙也被严母声色俱厉地严词驱赶,无奈之下,带着两个心腹好手,钻进了后院角落里的密道洞口。

大院之中,留下了一帮誓死断后的弟兄和所有的女眷。

0

第43章:玲珑点窍 阴兵劫营(四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