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尽破晓>第六十一章 各有心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一章 各有心思

小说:无尽破晓 作者:矜文 更新时间:2018/6/17 8:47:31

入夜时分,市府顶楼里议长李溟弋等人正端坐在会议室里开会,长桌子另一头正对着李溟弋的位置上,楚洛浑身缠着纱布,身后挂着输液瓶,斜靠在个软椅上,正安静的听着参会人员的话语。也算他功夫高强,体质强横无双,在猫炼的子母剑刚要刺中他身体时,硬生生向旁边挪了几寸,避过了身体要害。子母剑又细又薄,没伤及重要脏器,加之猫炼刺进后,紧接着给七迦飞刀所伤,没来的及二次伤害,故而他身虽中两剑,受伤却是比猫炼,七迦等人还要轻些。此刻医生刚刚给他注射过吗啡,伤口处的疼痛消失,身体暂时能支持一会。

会场内除了楚洛外,还有缪思思不是曼比亚政要,但参会各个官吏都知道,这女人不是政要可能量绝不比其他高官低,所以对她都是客客气气。这会她正坐在楚洛旁边,一副神游天外不关己事的态度,手里拿着手机,低着头自顾看着屏幕。李溟弋不满的看了她几眼,缪思思她晓得,可就是装做不知道的模样,豪不理会他已经带着火苗的目光。

已男坐在缪思思的对面,听着众人的发言,心底多少有些瞧不起随李溟弋来的这些个政要,都什么时候了,大家还想着去劝总统李博熙收回自己的许诺,现不现实嘛。且不说收回自己在总统办公会上众目睽睽之下的誓言,会给其声誉信用造成多大的影响,就此刻,崔元海即将胜利,他会肯善罢甘休么。

其实李溟弋的心里跟明镜一样,他叫来跟着自己这一派的官吏,不过想从他人的谈话中,分析下目前的情势,究竟还有多少人对自己保持忠心,能不顾一切随自己去搏一搏。可现在几个部长和副部长的讲话都只是让大家共同向总统进谏,收回任命代总统的承诺。这个话题其实根本没必要讨论,李博熙为了顾忌自己的名誉,是肯定不会答应的。当下最重要的是采取非常手段,拿下崔元海,可解决一个人容易,控制整个国家却不简单。曼比亚军方,首都的高层,权贵,他们会怎样做,没有妥当的处理,民怨就要把自己活生生吞了。

他瞟了眼缪思思,心头又恨又无奈,良心话,这女人为了他付出的不少,包括这次李博熙提前让出总统权力,也是妖艳女人的手段,原想着稳稳当当坐上代总统的宝座,好好操作下明年11月的大选。可没想跳出个崔元海来竞争,一场设计良久的计划,莫非真要给别人做了嫁衣吗。他等不下去了,朝着原来的政治秘书,现在的国家飞行委员会主任张汉臣使了眼色。

这场设计张汉臣是至始至终参与的,所以收到李溟弋的暗示后,他轻轻拍了下桌子,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后,站起身来说道:“我说各位同僚,现在已经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没用的事。依我看,干脆先将崔元海控制起来,最近这些年此人将军队当成自家后院,随意安插军官,其背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样的人如果当上代总统,百姓们还有好日子过吗。”张汉臣的一番话,听的几位部长和副部长心里七上八下不停打鼓,控制住崔元海,他们能做到吗,又用个什么借口,总统知道不知道此事,搞不好引起崔元海那方势力的哗变,可不是开玩笑的。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溟弋身上,大家知道此事非同小可,都想知道李溟弋的态度,看张汉臣的话是否出自他的授意,还是张自己急于表功的胡言乱语。这本就是出双簧,有了张汉臣的话做铺垫,李溟弋缓缓的说道:“拿下崔元海这个问题,总统不是没考虑过,不过他身体抱恙,不想再节外生枝,可为了曼比亚的将来,我猜他会改变原来的决定的。”

在座的政要们听议长这样说,心里才算松了口气,有了总统的支持,事情便能有转机,拿下了崔元海,取消他的代总统资格,那么议长李溟弋就可以顺利接任代总统,有了一年多的准备期,明年夺取大选胜利根本易如反掌。

缪思思忽然轻轻的讥笑了一声,估计她也觉得不妥当,马上又沉了下去,上午比赛时本是最好的机会,因为米留沙王子的到访,整个搏击城体育馆和四处关碍要道都由城里的宪兵守卫,只要给城里的警备师一道命令,立马就可以将崔元海、金成阳等人控制在体育馆内。比赛临结束时,她偷偷给总统李博熙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比赛已输,现在是动手的好时机,可没想到对方只回复了她一个等字,不由的她不生气。中午设宴招待米留沙王子时,她也和李溟弋说过,要不就趁欢迎宴会时动手,可李溟弋却优柔寡断,怕给法思罗代表团留下不好的印象,迟疑不敢动手。现在崔元海离开掌握,回到保卫森严的家中,这时候才又想着要动手,岂不是太晚了。

听到缪思思的笑声,李溟弋冷冷瞅了她一眼,大事当前,她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为了补救自己的错误,她说道:“各位长官,崔元海专横跋扈,就是我们做生意的人都早有耳闻,要是总统将权力转给了他,我想凭他的性格,将来指不定要如何报复在座的我们,难道我们就该任人宰割吗。”

与其用利益诱惑不如让恐惧来操控人心

这是曼比亚历史上最凶残的国王金太望说过的一句名言,当年在他的治下,施行的严刑峻法,任何人敢反对或者言语不恭者都将会被处于各种酷刑。不过万马齐喑的时代里,却正是曼比亚横扫南大陆的军事强盛时期,所以历史学家对金太望的评价从来是争论不休,泾渭分明。喜欢的说他,开疆扩土为今日曼比亚的国土奠定的基础。讨厌的说他是好杀喜战,因言问罪,屠杀无数国民。其实好与坏,无非是看发生在谁的头上而已,没发生在自己身上,甚至还可以获得点便宜,自然说他好。若是降临在自己身上,谁又还能坦然说,严酷管制是件极好的事情。

且不论功过,就他那句,与其利益诱惑不如让恐惧操控人心的名言,到是被后来不少当权者引以为至理名言,不论明的暗的,都是成事的利器。果然,缪思思一番话,引起在座不少人的担忧,他们本就和李溟弋一路,要真让崔元海上了台,别说官位了,就是随便找个借口就能让他们进监狱。

一位部长率先站了起来对着李溟弋说道:“谬小姐说的对,我也听下面许多人说起崔元海的跋扈和专横,这样的人要做了代总统,还不把各部体系都要搞乱,我个人无所谓,影响了曼比亚的国民事大。”

又一名部长也跟着站了起来:“是啊,议长是国民所选的代表,有责任为了全体国民福祉阻止野心家掌控国家权力。” 两人开口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起身表态,将崔元海描述成了野心家,坏分子,奸臣,霸道专横的权臣等等,若不是李溟弋及时阻止,估计到后面,崔元海都要脱离人的范畴,成为一个魔鬼,一个转世的魔王。

人心可用,李溟弋望着满座的政府高官,心里想着接下的对策,楚洛从各地武道馆招募来的弟子,配合上搏击城市府的警卫人员,再加上自己的护卫队,好几百人磨刀赫赫,就等着武器运进城来便可动手。想起了武器,李溟弋的心又暗淡了下去,李博熙这混蛋到底不知怎么想的,跟他要一张进城令一直不发过来。他望了眼缪思思,用手轻轻的点了点桌上的本子,缪思思明白他所指为何,两手一摊,意思是自己已经尽力了。

市府这边的动静,这会已经传到崔元海的耳朵里,一个黑衣人正悄悄和他说着探听来的与会人员名字。听着这些名字,崔元海并未显出意外的神态,这两年他和李溟弋的明争暗斗早不是什么秘密,民间虽不知道,可在曼比亚高层已传的沸沸扬扬,参加那边密会的人员情况没超出他的预期。自己已是胜券在握,对方想要提前摊牌了,崔元海从桌子里拿出部红色的专机,拨了一串长长的号码,只对着里面说了几个字“我同意了”便挂断了电话,然后站起身来,走到窗子边,望着外面黑压压的雪松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此时正在小饭厅里和焕真斗焕等人庆祝的乔德,并没有特别兴奋,虽然这次又赢了到一个多亿,可是不得以借钱做掩饰的他,算又欠下了崔元海一次人情,世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不管他的初心是什么,毕竟是大方了借了两次巨款给他。

晚饭过后,乔德主动去见了崔元海,从最终结果上来说,崔元海已经赢了比赛,应该不再需要自己,他想要去问问后面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如果能抽身离开,他已经不想呆了。因为乔德相信,此时的崔元海肯定已知道自己西国联络的官的身份,他之所以隐忍不发,无非是还有需要自己的地方,他必须要提前知道,好做准备。更让乔德担心的是以崔元海的小心和算计,如果没有他的同意,能否顺利逃走,逃走之后会不会有无尽的麻烦再等着他,这些都是乔德需要当面和崔元海谈一谈的原因。

0

第六十一章 各有心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