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一章 调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调令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8/5/10 11:25:13

“哒,哒,哒,哒……”

黑色的军靴踏在冰冷的石地板上,在一号审讯室的门前停住。

透过铁门的探视口,能够看见审讯室里坐着一个衣衫已经被鲜血浸染得一片暗红的女子。

她披散着头发,身体无力地依靠在椅背上,背对着看不清楚面貌和表情。

“哐啷!吱呀——”

“夏科长,人犯就在里面了,有什么吩咐,您尽管叫我们。”警卫打开了门,哈着腰说道。

夏花点点头,挥手示意警卫们离开,然后走进了审讯室,坐在了犯人的对面。

犯人虚弱地抬了抬眼,看清了眼前人的面貌。

看见这个人,一连串的记忆碎片便在犯人的脑海中闪过。

她似乎有些惊讶,但这说不清的情绪最后又化作一丝讥笑:“怎么?保密局已经沦落到要用一个女人来对付我这个阶下囚了吗?”

夏花的眼睛掠过她所能看见的犯人身上的每一寸身体,不知在找些什么。听见犯人的话,她才收回目光,重新盯在了犯人的脸上,然后轻笑一声说:“他们请我来是为了对症下药,女人总是更懂得女人的。”

“不过你的话也没有错,他们的手段是缺了点,把你打成这样还从你嘴里挖不到任何东西,确实有些废物。”夏花往旁边的玻璃瞥了一眼道,她知道那里面有人能听得见。

“那你呢?你有什么有效的手段吗?”对夏花的话,犯人一点也没有在意。也许在她看来,不过是折磨多与更多的区别。

夏花撇撇嘴道:“他们唱完了白脸,让我来演一回红脸。坦白说,我确实不喜欢用刑,重点是我知道这些身体上的刑罚对你们来说没有用处,只能浪费时间和精力。”

“所以我打算先送你去医院养几天,你这个身子太弱了。我们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样子。”

夏花向外面喊了一声,走进来两个警卫。

“救护车我已经叫了,就在监狱门口,你先去,让医生给你全身检查一遍,我随后就到。”

警卫把犯人从椅子上架起来,就要往外拖。

“我说了是送她去医院治疗的,谁让你们那么毛手毛脚了?把她手铐脚链松开,让她自己走!”夏花皱眉斥道。

警卫立刻应了一声,很快从外面拿来了钥匙。

犯人面无表情地看了夏花一眼,眼中并没有任何波动。

眼看锁链就要拆除完毕,夏花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犯人道:“你知道吗?你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犯人嗤笑:“这会儿来套什么近乎?”

“我那个故人可不是一般的人,抗战胜利前她是中共地下党南京支部的二把手,代号叫春雨。”

保密局行动处处长办公室。

“这个叶密雨真的就是春雨?”顾松柏感觉有些不敢相信。

“对比之前您给我的她近段时间在南京的活动,以及我之前对她的了解,我有七成把握她就是春雨。”夏花虽然话里是说的七成把握,但言语间却透露着强大的自信。

顾松柏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之前对她的了解?对春雨?”

“是的,春雨。之前在汪伪潜伏的时候,我们南京站跟共党打过不少交道,虽然对方的具体身份面貌不清楚,但一些行为习惯和做事方式还是有过研究的。”

“最重要的是,她认识我。”夏花一字一顿地说。

顾松柏皱眉问:“她认识你?”

“不知道您有没有发现,在我刚刚进去,她刚刚看见我的时候,她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了,而且她明显有一些惊讶。”

“为什么惊讶?”

“您之前换过那么多人审她,她应该早就习惯了审讯人员的更换。对她来说,任何人审她都没有任何区别,她不应该对我做出任何反应”

顾松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可她在看见我的时候明显脸色有变化,这说明——”

“她认识你!”

“可我是因为她这个案子,昨天才临时调到南京来的,她怎么会认识我呢?”夏花追问道。

顾松柏深吸了一口气,问:“你之前,是军统南京站的,在南京待了多久?”

“从民国三十年起,待了四年。”

“春雨呢?”

“根据我们之前对春雨的调查,她是民国二十九年年底到三十年年初之间进入的南京。”

顾松柏回忆了一下:“民国三十年?南京刚成立伪政府,她那个时候进来,说得过去。”

顾松柏的眼神忽地又变得凌厉,略带着些质问道:“那你们怎么会认识?一起执行过任务?”

夏花知道顾松柏的另一层意思,摇头道:“是她认识我,但我不认识她。我是指外貌上的认识。”

“为什么?”顾松柏等着她的解释。

夏花轻笑,言语中透露着一股极度的自傲和不屑:“因为我当年在二十一号潜伏的时候,共党曾经刺杀过我三次,当然,我都活下来了。”

顾松柏这才想起了夏花曾经的履历。

她,可不是普通人。

但那又怎样,这个曾经那么不可一世、能够搅动风云的人,现在不也在他的屋檐下,受他指挥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次上峰将你调过来,这个案子就全权交给你,但我想要的,不止是她的身份,还有她这个身份所知道的一切。希望你能交给我一份完美的答卷。”

夏花,中校军官,于两日前接受调令,由重庆调往南京,任保密局行动处行动科副科长兼行动三组组长。

一年前,由于被牵扯进日军受降贪污案被停职调查近半年,其后一直处于半赋闲状态。而在那之前,她确实是一个能够在这偌大南京城里搅动风云的人物。

此刻,她站在叶密雨被捕前与人接头的咖啡馆的附近。

行动三组的组员王余站在她身后,为她介绍起当时的情况。

“我们当时守在咖啡馆外,那个女共党出来之后我们就跟了上去,剩下一部分人留在咖啡馆外面,等着跟她接头的另一个人出来。”

“接头的另外一个人?人呢?”

“人……跑了……”

“跑了?”夏花转过头,眼神如利刃般刺进王余的眼睛。

王余打了一个寒颤,连忙解释道:“我们当时蹲了很久,但就是不见另外一个人出来,最后冲进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人了。”

“你们把这咖啡馆都围住了,他还能跑掉?这儿有后门吗?”

王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有……”

“堵了吗?”

“没有……”

似乎早知道这个答案,夏花瞥了他一眼,然后问:“女共党呢,在哪儿抓的?”

“前面那个裁缝铺,她带着我们的人兜了几圈,很明显已经发现我们了,所以我们就直接动手了。”王余连忙回答,试图在言语上弥补事实上的过失。

“你们原本的计划是什么?”夏花已经理清了整件事的脉络,但她还是要确认一下。

“我们一开始得到情报会有共党在这里接头,并且有她的照片,所以过来蹲守,果然就发现了那个女共党。因为她已经跑不掉了,所以我们也没有急着抓人,想试着顺着她能不能再端掉一个共党的窝点。不过因为在跟踪时被她发现了,我们就立刻逮捕了她。另外她接头的对象我们没有具体信息,当时为了不打草惊蛇,在那个女共党没走远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敢冲进去,本来是想等两边的动静都互相不影响之后再动手的。”

简单的概括就是,原本想要放长线钓大鱼,但是线被鱼给发现了,于是导致大鱼小鱼都没有了。

夏花没有回答,走过那家咖啡厅,观察了一下它内部的布局,还有周围的出口,又绕着这条街去到背面,确认了它在一层是有两个出入口,但二层有没有还需要再查看。

“走吧,我请你喝咖啡。”夏花对着王余笑了笑,手很自然的就挽上了王余的手臂,拖着他进了咖啡厅。

王余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坐在了位子上。

“亲爱的,喝什么?”

王余愣愣地望向夏花,看着夏花已经隐约有些恼怒的笑容,立马醒过来:“喔,拿铁。”

“好的,两杯拿铁。”夏花对那个服务员笑了笑。

“组长,咱们来这干嘛?”王余不敢提刚才的事,连忙转移话题问。

“干嘛?到咖啡厅当然喝咖啡了。”

王余不敢反驳,只得点头,刚从叶密雨那里出来就要来这个咖啡厅,这能是一般的喝咖啡吗?是否夏花从叶密雨那里得到了什么情报,王余不知道,不过他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注视着周围的人事。毕竟他的那次失败的行动就是因为这个咖啡厅,他不想再因为自己的大意又令这次行动失败。

不过他注定要失望了,因为他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一杯咖啡喝完,夏花站起来对他笑了笑:“走吧,咱们回家了。”

王余再次发愣:“这就走了?真是来喝咖啡的?”

“这家店咖啡不错,明天我们再来吧。”夏花说完,甜甜一笑,王余再次看呆。

“亲爱的,看什么呢?”王余耳边传来柔柔的一句话,他下意识就答道:“看你……啊,不不是,没看什么啊。”

“马上给我滚回去!”夏花哼道,“然后我再收拾你!”

咖啡厅老板从里间出来,手上拿着刚洗好的杯具,晃眼间看到一双背影出了咖啡厅大门。

0

第一章 调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