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三章 王牌特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王牌特务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8/5/10 11:30:27

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射进病房,让原本就纯白的病房里增添了一份光辉。

叶密雨从昏迷中醒来,眼睛被阳光刺得眯了一下,随即看见一小块苹果被喂到了她的眼前。

“醒了,吃苹果吗?”

不出意料,削苹果的人正是夏花。

叶密雨别过头去,再次闭上了眼睛。

“吃点吧,我专门把你从监狱里弄出来,可不是为了让你绝食的。这些都是有营养的东西,吃了身体恢复得快。”夏花吃瘪,却不恼,又指了指病床旁的桌子上的一些水果等。

叶密语闭着眼睛,仿佛思考了一阵,又转过头睁开了眼睛。看着依旧递到嘴边的苹果,一口咬进了嘴里。

“为了你的安全,不能留刀在你这,所以这些水果我已经都洗过了,不用削皮的。橘子你自己用手应该能剥开,想吃的时候自己剥一下。医院这边我也安排了他们要给你弄一些营养餐,希望你能尽快康复过来。”说完,夏花又喂了一块苹果给她。

这幕情形,就像是两个正常的朋友在聊天,绝不会有人认为,这两个人,竟然一个是被捕的地下党,另一个是保密局的特务。

没有问别的东西,吃完一个苹果之后,夏花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还是那句话,先养好身体最重要,其他的事情你先不要去想。”

叶密雨只以沉默作为回应。

“咱们这夏副科长,到底是女人一个。让她来审共党,她却直接把人送到了医院,还好吃好喝地供起来,以为这样就能让那共党招供了?”

“她不是说什么女人才懂女人吗?可能这就是她们女人想要的?哈哈哈哈!”

“但是我听说这个女人可不好招惹,抗战时期……科座!您来了!”

叽叽喳喳谈论着夏花的几名特务立刻起立敬礼,似乎刚刚的话并不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

“几组的?”夏花问。

“一组的。”

夏花点点头,又道:“交班回办公室的时候,顺便通知一下你们全组人,明天上午九点在操场集合,至于医院这边我会安排三组的人替你们,不用记挂这边的工作了。”

领头的特务立刻应道:“是!”

不过随即音量弱了一些,问道:“科座,明天……是什么事情?”

夏花瞥了他一眼道:“好事。”

夏花走后,几人又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哎,你刚才说她之前怎么了?”

被问到的特务乙嘿嘿一笑:“不知道了吧?啧啧。”

说着,特务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嗯?”

“瞧你那得瑟样!”嘴上这么说,但旁边的特务们还是像模像样地动手给他捏着肩膀。

先卖了一个关子后,这人开始讲述起来。

“我是民国三十四年初调到南京的,不过是最低级的外围,什么核心都接触不了,但是当时军统南京站的几个核心人物的名头还是知道的。站长聂振铎,听说过吧?就是后来说贪污被关进监狱那个。”

“没听说过啊,怎么就进监狱了?他干过什么事?”

“这个我知道,什么贪污,都是假的,根本不关他的事,他是被人诬陷的。咦,不是说当时所有人南京站的人都被隔离审查了,你怎么还好好的?”领头的特务甲奇怪问道。

“我那会儿真的是个实实在在的小喽啰,连普通外勤都算不上,所以也就逃过这一劫。”特务乙感叹道。

“这么说,这个夏花也是那时候被隔离了?”

“没错,不过在那之前,她可是南京站的情报组长。不过,她的另一个身份,嘿,吓不死你们!”

“别废话,快说!”

特务乙神神秘秘地说:“你们知道,当时南京二十一号有个臭名昭著的女特务吗?”

“好像听说过,说是她一个人就抓满了整整一所监狱的犯人,而且个个查实真的就是共党或者我们的人。你是说……”特务们愣住了。

“没错!那个人就是夏花!她的这个身份也是到最后撤离的时候我才知道的。谁能想到,这个大汉奸竟然会是咱们军统的人!在她手上死掉的军统弟兄……啧啧……”

特务甲往病房里望了一眼:“不像啊,你确定你说的这个人跟咱们的新科长是一个人?”

“同名同姓同性别,还都是军统的,能巧到这种程度吗?所以啊,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里面这个女人,过几天说不定……嘿嘿。”

“这个共党怎么样我倒不担心,但是她让咱们一组明天集合,还让三组来替我们的班,她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你这么一说,我后背有些发凉,别是咱们刚刚的话让她给听见了。”

“去去去,不想点好!不过也难说,嘶,回头跟组长说说今天的事儿,让他替咱们说说情。”

几人口中的夏花已经坐上了轿车,在回家的路上。

那个特务所了解的夏花,不过只是事实的皮毛。说起来,夏花与南京的缘分,在五年前就结下了。

民国三十年,也就是1941年初,她从特务训练班出来,被派往南京执行长期潜伏任务,隶属于军统南京站。

她先是在南京警察局就职,后进入汪伪政府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南京区工作,这个地方与位于上海的特工总部一样,有一个相对简单的名号,叫做二十一号。

在汪伪政府和二十一号潜伏工作了四年,夏花利用职务之便,获取了大量情报,立下了不少功勋。但同时,夏花的手上也沾满了无数同志们的鲜血。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前夕,国民党政府当局秘密指派军统南京站负责对汪伪政府的全面接收工作,同时任命投诚的大汉奸周佛海为此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

军统南京站站长聂振铎雷厉风行,指挥夏花等人迅速行动。接收以及对残余汉奸的清剿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展,虽有波折但都最后顺利解决了。

就在一切将要画上圆满的句号时,重庆方面突然一封紧急密电要求军统南京站立刻停止目前进行的一切工作,原地待命。

失去了原有机构的维持,又失去了新的人员的恢复,南京瘫痪了。

但这些跟他们再没有关系了,所有军统人员被强行召回重庆,进行了一段长期的隔离审查。

罪名是,私自开展接收行动,并在行动中收受贿赂、贪墨公产。

被审查的人员中,也有夏花。

但案件的真相所有人都清楚,操纵这件事的都是真正的大人物,夏花等人从头到尾只是奉命办事,但没有人敢再议论这件事。

半年之后,审查结束,大多数人员被释放,其中多数被安排了其他的工作,少数人赋闲在家。

此时国民党已经还都南京,重庆已经不再是大本营。

夏花在重庆的军统局挂了个闲职,悠闲地看了半年的山城风光,过了一段人生中最轻松的日子。

1946年初,军统局局长戴笠飞机失事,戴笠失踪,军统大乱。国民党借此机会重整党内机构,组建国防部。6月,改组军统局为国防部二厅下属保密局。

半月前,夏花的弟弟夏叶回到重庆公干,跟夏花聊到这件事,劝夏花和他一起回南京。

夏花心动,便提交了调职申请。

这个申请终于在三天前批复了下来,由于是紧急调令,夏花于两天前抵达南京,一天前开始了工作,见到了叶密雨。

这一天是9月3日,正值中华民族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一周年。

而叶密雨,如夏花所说,她的确是中共南京地下党负责人之一,代号春雨,公开身份是一名电影放映员。

春雨于1940年底进入南京,负责部分联络点的协调统筹工作。1945年中,被调离南京,返回延安执行另一重要任务。1946年初,春雨重新返回南京,负责南京地下党与华东情报局总部之间的联络工作。

七天前叶密雨的意外被捕,导致南京地下党与总部之间的联系中断,不过好在另一名同志没有被发现,需要传达的消息也已经转手,情报上的损失并不大。但是南京地下党与总部之间的联系却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因为用于联系的那部电台和密码本,是在叶密雨的手上。因为保密原因,也只有她知道它们在哪里。

要恢复联系,南京地下党要么想办法从叶密语这里得到电台藏匿的地址,要么派人北上取得新的设备。

前者需要一个不被暴露地能够接近叶密雨的渠道,后者则需要大量的时间。

抓捕叶密雨之后,保密局从未松懈过对叶密雨的看管,能够直接接触到叶密雨的人,只有她的审讯官。但一直以来,南京地下党对保密局的渗透都非常困难,达到足够级别的人几乎没有。这就使得地下党从叶密雨这里回收电台和密码本的想法落空,只能派人火速北上,取得新的设备,同时希望叶密雨能够撑得久一点。

没错,撑得久一点。营救叶密雨的希望渺茫,南京地下党负责人已经放弃了营救计划,他们相信叶密雨不会叛变,但不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而且,她毕竟只是个女子,能撑得住多久的酷刑并未可知,无论是自杀还是被虐杀,只希望她能撑得久一些,为他们赢得更多的时间。

这不光是他们的想法,这同样也是叶密雨的想法。

七天的时间是那么漫长,但好在已经过去了。派去取情报的同志应该已经在归途之上了,叶密雨计算着时间,心中有着自己的算盘。

新的电台和密码本一到,原来的密码本就没有了用处,若是此时交给保密局,反而可以拖住他们的视线,甚至迷惑他们一段时间,让地下党的新电台能够顺利架设。

这是叶密雨打的主意。

可是保密局的人不傻,叶密雨的想法他们一清二楚,他们是不会让叶密雨用假投诚来拖延时间的,若是此时叶密雨交出密码本,他们绝不会相信她。

所以要让她的叛变过程更加自然,她需要一个机会。

而她能够交出电台和密码本的契机,则是夏花的到来。

0

第三章 王牌特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