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四章 整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整顿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8/5/10 11:57:39

把叶密雨从监狱转到医院去好生看护的做法引起了保密局里人员的热议,当然都是私下里的。

但夏花的做法没有人能挑出毛病,尝尽各类刑罚的犯人,对于生存与死亡的渴望变得相对平衡。一旦离开了那样痛不欲生的境地,他们生存的欲望就会变得无比强烈。只要退让了一步,他们心房的整座长堤就会随之瓦解。

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审讯手段,但却不是经常用到。因为审讯人员需要考虑付出和回报的收益问题。

如果能够在这个犯人身上得到的利益不足以抵消花去的时间精力以及其他成本,那么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浪费时间。

从叶密雨被捕至今,已经七天。

七天,对于一个审讯老手来说,已经是一个无法再绝望的数字。

审讯同样讲求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第一时间的审讯往往是最有效的,若是犯人撑过了第一波,又撑过了第二波,那么几乎可以认定这次审讯失败了,因为这代表着已经不可能再从这名犯人身上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了。

一是因为犯人的心态变化,二,则是因为犯人所掌握信息的时效性。

但是从叶密雨被捕到现在,已经七天了。

七天,叶密雨挺过去的刑讯可以说已经上了两位数,早就过了审讯成功的最佳时期,但行动处却依旧将这个案子看得那么重要,甚至将夏花从重庆紧急调到南京来参与此案。这,绝不寻常。

保密局为的究竟是什么?叶密雨手中已经接近报废的电台和密码本?这绝不可能。

前面说过,保密局从地下党身上挖出来的情报往往具有时效性,尤其是像叶密雨这样被公开逮捕的犯人,她们所掌握的信息在她们被逮捕后往往会被更改或销毁。若是保密局不能抢在地下党前面,那所有的行动都没有意义。

可七天之后保密局仍然死盯着叶密雨,这只能说明一点,叶密雨身上的情报,十分重要,并且不具有时效性!

不具有时效性,或者说即使时间长一些也不影响其重要性的情报,在当下的局势,只能是一个无法移动和变化的人的身份。

换句话说,这份情报,很可能是共产党在国民党内部隐藏潜伏的某个重要人物的真实身份。

这种情报,在此人身份揭露之前,永远不会过时。

保密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叶密雨的嘴撬开,也会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叶密雨不肯开口,新的招数不一定能够生效,这让夏花很为难,但在那之前,她需要先收拾收拾她的新下属,整顿她的行动科。

保密局行动处行动科,下辖三个行动组。

行动一组组长杜飞煌,少校,二组组长陆风,少校,三组组长由夏花兼任,之前的代组长名叫王余,上尉。

经过初步的观察,夏花对整个行动科已经有了大致的印象。在她眼里,一组整个队伍由上至下都是懒散惯了的,难当大用。二组相对好一些,组长陆风看起来是几个组长里更精明的一个。三组的王余能力倒是不错,这个组比较团结,但可能是因为没有正式组长,许多工作都开展得不太顺利。

虽然叶密雨的案子是当下的重点,但夏花调来南京不只是查这一个案子,她是来就职的,所以首先建立一个有效的、听话的队伍,是她需要做的。

夏花首先要开刀的,是她直接管辖的行动三组。

下午四点,保密局操场。

夏花穿着一身墨绿色军装站在主席台上,台下是已经脱掉外衣的行动二组三组排成两个方阵站好。但二组的每一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根鞭子。

“今天是我在保密局就职的第一天,你们各位在这保密局本部待的时间都比我长,你们都是我的前辈了。保密局是干什么的,行动处、行动科,我们行动组是干什么你们都比我清楚!需要我再跟你们重复一遍吗?”夏花的目光从两个方阵扫过,最后定格在陆风的脸上。

陆风一直专注盯在夏花脸上的眼神一颤,竟不敢与夏花对视,连忙抬高了些许,望向夏花上方的天空。

夏花没有想要得到回答,停顿片刻后便移开了目光继续道:“来之前,我早就听说过你们的‘赫赫威名’,今日一见,还真是不同凡响!我已经看过了各个组的每周汇总报告,果然各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夏花不善的语气以及眼下这阵势,已经让台下的特务们明白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三组所有人,俯卧撑姿势准备!趴下!”

但是,没有人动。

以王余为首的三组成员一个个军姿站得挺拔,却丝毫没有服从命令的意思。

夏花面无表情,这个结果在她的预料之中。她看向另外一个方阵,喝道:“愣着干什么?把他们给我摁下去!”

二组的人迟疑着左右互相张望,不敢轻易动作,纷纷看向他们的直属长官陆风。

陆风也在犹豫。三组的人一直以来在行动科里就属于兵痞子的一类,以前自恃业绩比他们两组高一截,平日里没少耍威风,这种情况在上一任组长走了之后才慢慢消失,但依旧狂得不行。但这不在陆风的考虑范围内,他不是那种喜欢报复的人,他考虑的是夏花这么做的深意,为什么要拿三组开刀,为什么要让二组执行,为什么一组不在,夏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又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夏花……他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很多,但眼下没有时间让他慢慢想。

陆风看向主席台,却发现夏花的目光并不在台下,而在她身旁的桌子上,准确地说,是桌子上的文件。夏花似乎已经默认了他会按照她说的去做。

陆风咬牙,做出决定,向身后的组员们打了个手势,就带头走向了三组的方阵。

“陆组长,你可想好了。”王余狠狠盯着逐渐靠近的陆风,半是威胁地说。

陆风活动了一下手腕,撇嘴道:“我只服从上峰命令,请你趴下。”

王余瞪了陆风半晌,又看了看台上似乎并没有把台下的情况放在眼里的夏花,最终哼了一声,向身后的弟兄们吼道:“趴下!”

听见王余的话,三组的特务们才十分不情愿地趴到了地上。

当台下最后一个声音消失的时候,夏花才重新将目光从桌子转移到了台下,然后举起了手边的一份文件。

“八月第一周的汇总报告,只有三分之二的监视点有反馈记录,能给我解释吗?”

“那时候有一部分兄弟休假,所以监视点没有记录!”王余保持着俯卧撑的姿势,尽力抬起头看向夏花。

“休假?”夏花猛地一拍桌子,大声质问道:“谁给你们批的假?!”

“保密局工作条例第二章第五条,所有在用监视点必须时刻保持人员在岗,任何正常轮休、调休必须在监视点有留守人员的情况下进行。你们留人了吗?!”

王余神情一滞,夏花搬出工作条例,说得在理,他没法反驳。

“说话!”

王余咬牙:“没有!”

“打!”

夏花一声令下,早就跃跃欲试的二组特务纷纷抡起手臂,扬起鞭子就往下抽。

“啊——”

“狗日的你再敢抽一鞭子试试?!”

“一群兔崽子,今天抽不死我,明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鞭子落下,惨叫声此起彼伏,夹杂其中的还有各种叫骂声。

“他娘的都给老子闭嘴!”被打趴下的王余重新爬了起来,撑在地上,低吼道:“是个男人就别跟个娘们一样在那儿鬼嚎!”

夏花冷漠地看着,又拿起了另一份文件。

“八月第二周,只有不到一半的监视点在运作,有解释吗?”

“没有!”王余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

“打!”

“啪!”又是一阵鞭子抽在人体上的声音,以及——一阵闷哼。

不少白色的衬衫已经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有些地方已经有了红色液体浸湿的痕迹。

但这次,没有人再叫出声来,只是他们的眼睛已经瞪得快要凸出来了。

“八月第四周,行动三组办公室内酗酒打闹,扰乱正常工作秩序,属实吗?”

王余的背部已经失去了知觉,只能感觉到整个背部在燃烧:“属!实!”

“打。”

“上周整个行动科集体执行任务,在行动三组负责区域内,逮捕共党一名,属实?”

“属!实!”

血气乱撞,一阵耳鸣的王余并没有听清夏花的话,但这次回答之后,该有的鞭子却迟迟没有落下来,这让他突然清醒了过来。

二组的人也愣住了,没想到夏花竟然提到了这件事,这件事上,三组的人是有功的。

看见众人的表现,夏花哼了一声道:“逃跑共党一名,属实?”

在场的共党有两名,但当时三组的人只抓到了其中一个,另外一个连样子都没有见到。

“属实……”疼痛感已经蔓延到全身,但他们却必须维持着俯撑的姿势,消耗着更多的体力,此刻的他们,已经失去了思考其他事情的能力。

然而再次,预料中的疼痛感没有传来。

“功过相抵,行了,起来吧。”夏花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淡淡道。

起……来?

三组的人有些愣神,还没有缓过来。

陆风将手中的鞭子扔掉,然后弯下腰一把拉住王余的手臂道:“完事儿了,科座让你们起来。”

“嘶—轻点轻点!完……完了?”

“完了。”陆风招呼着其他二组的人,将趴在地上的挨了鞭子的人都扶了起来。

到现在,陆风已经明白了夏花的用意,这一手下马威,不过是杀鸡儆猴。

杀的是三组,儆的是一组。

陆风往操场远处角落里瞥了一眼,仿佛能看见藏在那里的几双眼睛。

至于二组,陆风相信夏花不会拿二组开刀,二组扮演的角色是夏花的帮凶,但同时也是三组的同伴。

夏花要的不止是一个有工整作风的行动科,她要的还是一个团结的行动科。虽然夏花没有说,但陆风会主动去做。所以此时的二组没有落井下石,反而看起来十分友好地把三组的人都搀扶着,似乎刚才抽鞭子的人不是他们。

陆风的举动夏花看在眼里,等重新列队站好之后,夏花看向王余:“王余,出列。”

王余上下打了个哆嗦,不知道夏花又要把他怎么样,连忙上前一步敬礼道:“到!”

夏花眼神示意了一下刚才陆风扔掉的那根鞭子:“捡起来,上台。”

上台?难道她还要亲自教训自己不成?

心里这样想着,王余却不敢耽搁,忍着身上的伤痛,将那根鞭子捡起来之后跑上了主席台。

夏花伸手解开自己的领扣,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了神。片刻,夏花就已经解开了外套的所有扣子。

她随手将外套脱下,扔在旁边的桌子上,只穿了军装内里的那件白色的衬衫。

她看了一眼旁边有些不安的王余,然后望着台下的人说:“我带队伍有三条原则。第一,忠者同心;第二,能者上位;第三,赏罚分明。刚才三组的人挨了三鞭子,因为他们做错了事,一条一条的事实都在这里,有不服的吗?”

一片沉默,没人回答。

王余皱了皱眉,吸口气提高了嗓门答道:“服!”

夏花知道此刻王余已经被她暂时驯服了,三组的人也暂时能够听话,但夏花要的效果不只是这些。

“我还有一条原则,那就是我跟我手下的兄弟们,向来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做错了事,我替你们负责,我得了好处,也绝不让你们光眼看着。所以,你们挨了鞭子,我也不能在这里看着。”

夏花转头看向王余问道:“疼吗?”

王余哪敢说疼,于是否认道:“不疼。”

夏花哪不知道他这话的违心,轻笑一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背,又问了一句:“疼吗?”

王余被这几下疼得呲牙咧嘴,连忙应道:“疼!”

“三鞭,刚才陆风怎么抽你的,你就怎么抽我。”夏花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王余则是呆愣在了原地。

“听清楚了吗?”

王余下意识地回答道:“听……啊不,科座,不必了吧……”

夏花盯着王余的眼睛,锋利如刀:“听清楚了吗?”

王余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答道:“听清楚了。”

得到答复,夏花就转过身,立刻做好了俯撑的姿势。

“来!”

王余迟疑着脚步不敢挪动,求助般地望向台下。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甚至还有人怂恿着他赶紧动手。

都是些看热闹的!王余心里暗骂,最后深吸一口气,鼓起了勇气,扬起了鞭子。

“啪!”

只一下,夏花的衬衣就裂开了一条口子,露出里面迅速泛红的皮肤。

“二!”夏花紧咬着牙,发出了命令。

“啪!”

第二鞭下来,夏花嗓子里发出了一声闷哼。

“三!”夏花全身上下不住地颤抖着。

“啪!”

第三鞭下来,王余终于松了口气,连忙把鞭子扔掉,小心翼翼地扶起将夏花扶起来。

夏花在王余的帮助下重新站起来,此时她的背部衣衫已经烂得不成样子,露出了里面那三道溢血的伤痕。

王余只瞥了一眼就立刻收回了目光,一把将桌上夏花的外套拿起来披在了夏花的身上。

夏花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了后背疼痛带来的颤抖和对思维的影响。这些在当年的训练里是常事,但这么久过去,没想到还是那么疼。

行动科的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有这么一个上司,严厉、毒辣,但却因为他们的错而自领三鞭,过程中甚至一声不吭,比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强,重点是,她只是一个女人。

望着台下人眼中渐渐升起的敬意和惧意,夏花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大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最后的敲打。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对我这个新来的三组组长,还是个所谓的行动科副科长很不满。我对你们也很不爽!呐,看看你们干过的这些事情,连本职工作都做不好,缺勤、翘班、擅自离岗,到手的共党都能跑了,那要你们来有什么用!”

“我也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盯着这个位子已经很久了,我这一来,你们有些人的怨念要冲上天去。”夏花的目光扫过了陆风,突然提高嗓音,一拍桌子:“但是!既然我已经来了,就把心思给我熄了!要上进是好事,有能力就坐到我头上去指手画脚,没那个能耐,就老老实实待你们的位子上做事!行动科,只要会做事的人!”

“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样子,在我手底下,就要按照我的规则做事。不愿意的,现在就站出来,要调去其他科,没问题,我给你们安排。有人吗?!”

没人答话,也没有人动作。

“那好,既然留下来了,就代表你们同意了我上面的话。以后,若是有人触犯,就别怪我夏花不讲情面!”夏花厉声喝道。

夏花招了招手,主席台一侧走上来两名穿着军装的女子,手上提着两个医药箱。

“这两位以后也和我一起在行动科做事了,暂时安排在三组。”

又是女的?台下不少人开始腹诽。

“范莹莹,中尉军衔,毕业于第三十七期军统特务培训班。”

“李瑶,少尉军衔,毕业于第三十七期军统特务培训班。”

两个都敬了礼,各自做了自我介绍。

夏花点点头道:“挨了鞭子的,都上来领些药回去擦。如果没有其他必须完成的事情,擦完了今天就可以提前下班了,明天照常上班。行了,解散吧。”

“是!”

闹了今天这一出,行动科的众人虽然对夏花有了些惧意,却也对他们的未来隐隐有了些期待。谁不希望能有一个好的上司和光明的未来呢?夏花的目标达到了。

0

第四章 整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