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夏之花>第四十一章 绝密会议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 绝密会议1

小说:夏之花 作者:夏伽蓝 更新时间:2018/6/13 15:37:13

虽然出了方御轩这个小插曲,但最终俞锦城和村上龙介还是随着其他人一同被无罪释放了。

同时按照夏花之前跟聂振铎的报备,行动科同时对这几个人进行了监视跟踪,试图从中找到一些线索,所以很自然的,这段时间内俞锦城不会跟组织上有任何形式的联系。而樱花园咖啡厅,以及它的老板商寸杰,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夏花的线人。

樱花园咖啡厅,包间。

林源表情严肃:“这次是有两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是组织上需要流沙同志提供一份完整的尽可能详细的国军兵力部署图,以制定更有效的针对性战略计划。要求依然是在优先保证流沙同志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再执行任务。”

夏花点头道:“好,我会尽快转达。”

“第二件事,是想问问你的意见。”

夏花一愣:“我的意见?什么事?”

“组织上希望能够更加深入地渗透保密局,所以调查了一下一些关键人物的背景资料,列出了几个有可能被策反的人,其中一个就是你现在的顶头上司,聂振铎。”

“聂振铎?”夏花没想到组织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聂振铎头上,她陷入沉思,考虑着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

“你跟他的关系比较近,你怎么看?”

夏花想了想,反问道:“组织上对他的了解有多少?”

林源道:“聂振铎,一九一零年生,湖北人,一九二八年进入武汉随营军官学校就读,一九三五年加入军统,一九四一年就任军统南京站站长,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前夕因贪污被捕,一九四六年底被释放,就任保密局行动处长。”

夏花点点头:“你说的这些都是他生涯中的一些关键的节点,以我对他的了解,策反他很有风险,但值得一试。”

林源认真聆听:“说说看。”

“聂振铎这个人,生性多疑又谨慎,擅于从一点蛛丝马迹推出全局,但一旦确认目标,出手果断绝不拖泥带水。他对我党的态度,不好说……”夏花皱着眉头道,“他没有特别的敌意,从抗战时期他的表现能够看出来,他都是按照任务要求来执行,没有特别针对,也没有刻意放水。”

“所以要说好感,他对我党也没有特别的感情。不过他跟国民党之间应该已经有了一丝裂痕。”夏花顿了顿道,“去年被诬陷贪污,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特别大,我认为他对国民政府是有不满的。但当时的主事人戴笠已经死了,他的这份怨念还残留了几分我不太好说。他这次回来带着很大的干劲,我感觉他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我跟他提过去年那件事,但他却跟我反复强调让我以后不要再提。所以我判断他可能想要把这件事情淡忘尘封,不想让那件事影响自己。”

林源皱着眉头道:“照你这么说,策反他的几率很低?”

夏花微微摇头:“我认为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然后再进行试探性接触。”

“明白了。”

============================================

即使夏花对于军事一窍不通,也知道兵力部署图对交战双方的重要性,想来己方是要有大动作了。这份资料不是那么容易到手,但是知晓流沙身份的夏花知道,流沙要得到这份资料并不难,难的是如果将它完整安全地送出去,并且不会被人怀疑流沙的身份。

夏花在思考解决方案,但是首先她需要把这个消息通过崔朗逸传递给流沙。

刚回到办公室,夏花就被告知聂振铎让她过去一趟,于是她来到了聂振铎的办公室。

“喔,花儿,你来了。”聂振铎一抬头就看见夏花站在门口准备敲门,直接对她招招手说道。

“处座找我有事?”夏花问。

聂振铎点头,笑着说:“是有点事,但是也不算什么大事。国防部过几天要开个会,上面让我们行动处一起负责一下安保工作,你安排下去吧。”

夏花一惊,国防部开会?这么巧?

她装作不满地试探道:“处座,您确定需要保密局一起负责安保的国防部会议不算大事吗?”

聂振铎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开个会而已,那帮子人再开几次也讨论不出个东西来,会议就在国防部大楼里,与其说是让我们负责会议的安保,不如说是让我们负责会议结果的安保。”

“怎么,这次他们要弄点大事情出来?”夏花笑道。

聂振铎耸耸肩表示不知道,然后说:“那是他们的工作,管他们干什么,做好我们自己的就好了。会议期间的安保你先安排一下,会议开始时间是后天,至于会议结果的保护工作,晚点我们再讨论,但是这个事情非常重要,因为局长给我的原话是,这个完整的结果,包括委员长在内,只会有四个人知道。所以,如果这份结果泄露了,意味着什么,我想不用我说了。”

夏花自然明白聂振铎的意思。虽然还不知道会议的内容,但是显然已经计划好这份结果是会被一些计划人或者执行者分部分掌握的,而完整结果的知晓人包括蒋介石在内只有四个人,可想保密程度之高。一旦泄露,那么给国军的打击必然是毁灭性的,更可怕的是,只有四个人知晓的计划被泄露了,那么这四个人,谁有问题呢?

然后,夏花苦笑道:“处座,这么重要的事情您能别说的这么轻松吗?要是真出问题了咱们可就都玩完了。”

聂振铎也知道压力大:“这次任务,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夏花不知道这次会议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仅有四个人知晓的计划,必然是极其重要的,那么薛平川是否会在那四个人里面呢?没有暂且不提,如果他是其中之一,那么这份情报他一定会冒险传递出来,自己要怎样保证这份情报的安全?想到这,夏花又想到了林源转达的己方高层对兵力部署图的需求,是否两者有联系,或者国共双方达成默契,都准备来一次大决战了吗?

夏花想不明白,但她也不需要明白,她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于是,借着这个机会,夏花来到国防部大楼,准备启动交通线。

她先去看了一下收发室的杜忠。杜忠看见夏花来查岗,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过来招呼她,然后把一些有的没的他觉得有不正常的现象都给夏花说了一通。大概就是今天看见谁谁特别高兴地进了大楼,或者谁谁黑着脸来上班,邮件里面有多少寄给督察室的举报信,又有多少寄给年轻军官的情书。夏花倒是没有觉得不耐烦,一一仔细地听完了,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情报,她突然觉得杜忠这个人做事还是不错的,观察力很仔细,她还在想,杜忠是不可能每天把这些东西都写进报告交给她的,如果这个收发室里有一个她的自己人就好了,来自共产党的自己人。

然后夏花就在国防部大楼里转悠了起来。碰巧的是,她在走廊里面看见了崔朗逸。崔朗逸显然也看见了她。

两人的目光刚一触碰,崔朗逸就连忙畏缩地低下了头,他一辈子不会忘记这双眼睛。他在保密局的监狱里受尽了折磨,即使受刑过程中他没有看见过夏花,但是他认为这一切必然是夏花指使的,一个连自己人都能痛下狠手的人,怎么可能对犯人仁慈。幸好自己坚持住了,幸好自己的同志将自己救了出来……即使现在自己周围有人监视着自己,他也不怕了,只要自己小心一些,何况,他能感觉到,敌人对自己的监视力度似乎是下降了,也许很快自己就会离开他们的监视名单。

但是他现在看见了夏花。

保密局的人很少出现在国防部大楼里,因为他们有单独的办公楼并且离这里有一些距离。如果有一些会议要开那也是轮不到夏花这个级数的人来国防部开会的,所以夏花既然来了,就必然是有事情发生或者即将发生。对崔朗逸而言,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夏花扫了崔朗逸一眼,崔朗逸匆忙地低下头从夏花身边走了过去。夏花知道自己在崔朗逸心中或许已经成了魔鬼的形象,但是她不在意,她只需要崔朗逸能够安全地完成任务就好了。

继续走,夏花看见了前面右手边一个办公室门前挂着“作战厅厅长”的牌子,将要走过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正好打开,一名肩上顶着两颗金色将星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大概就是作战厅厅长薛平川了,夏花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保护的对象。她看着这个男人,脸上刻满了饱经世事的沧桑以及无所畏惧的坚毅。从来没有在国防部大楼里向长官敬过礼的夏花,竟然举起了自己的手,向薛平川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薛平川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差点撞上一个人,顿时有些生气,不过看见是个年轻的女军官,倒也没有发作。主要是两人并没有真的撞上,他只是有些不爽一打开门就在门口看见一个人走过去抢了自己的路而已。夏花他不认识,即便夏花顶着一个中校军衔,薛平川依然不认识,他也不需要认识。国防部大楼,最不缺的就是军官。对于夏花的敬礼他也没有在意,只是微微点头礼貌致意。

夏花敬完礼之后也没有再多看薛平川一眼,继续往前面走去。薛平川也没有再管她,只是两人走的都是同一个方向,但夏花却走在前面,这样就有些尴尬了。薛平川也发现了这样的尴尬,但是他总不能叫那个女军官停下来,走我后面。没有这样的规矩,要是长官走得慢,其他人不能超过长官的话,那这栋楼马上就会被人群堵死,国防部就别想再工作了。所以薛平川也说不了什么,只能放慢自己的脚步。

夏花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她加快了速度往前走,然后下了楼。

虽然伽蓝与流沙这对战友以这样一种滑稽的方式发生了第一次的碰面,但夏花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她首先让杜忠在收发室的公告板上写出了一句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到的暗号,她安排进大楼的一名清洁工看到暗号后就会根据不同的暗号在不同的地方做上不同的标记,而崔朗逸每天都会检查那些特定地点是否有新的标记,如果有,就代表他有了新的任务。

这样的情报传递方式虽然繁琐且很可能不即时,但胜在隐蔽。整条线一共有四个节点,除了线头夏花之外,其余三个节点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甚至杜忠和那个清洁工都不是地下党,而是保密局的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写的语句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标记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自己留下的信息是给谁看的,他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崔朗逸也不知道他看到的那些标记是从哪里来的,他只知道看到标记后自己该做什么。这样的运作方式下,夏花和崔朗逸的身份在这个环节隐蔽到了极致。

1

第四十一章 绝密会议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