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地飞歌 上部>第六章第二节跑为上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第二节跑为上策

小说:大地飞歌 上部 作者:非语 更新时间:2018/6/15 7:32:23

1

“饭好了,来吃饭吧。”妻子朱雅馨从餐厅里探出头来说。他无应无答无任何表情地从遐想中退了出来,慢慢地走向餐厅。当他拿起筷子随便从盘中夹了一筷子菜塞到口中,去细品慢噬时,感到索然无味像嘴嚼棉花般在嘴里干打转就是不想往下吞咽。随之,他张口把嘴里衔着的食物吐到垃圾桶里,放下筷子站起身表情木木的说了声“没胃口。”不等妻子做出反应,就抬脚离开了餐桌,走向书房里去了。坐到书桌前的皮转椅上,信手抽出一支中华牌香烟燃着,又接着回放他脑中的蒙太奇……

他的五个姐姐个个都出落得如花似玉赛天仙,一个比一个长的漂亮,尤其是他的四姐,是五个姐姐中最挑花的。那个长的真叫做一个标志,真叫一个秀色可餐,真叫做一个人见人爱呀!两只美丽的大眼睛长得相当甜美迷人,不仅黑幽幽的像黑珍珠熠熠生辉烁人眼目,还水灵灵晶莹莹地像悬挂在树叶尖尖上的露珠儿,叫人心存珍惜怜悯之情触碰不得;也不仅忽闪忽闪地会说话,还喜媚俏眼的一说三笑的会逗人开心,会扣人心扉,会撩人情头,不得不叫人想入非非……良善男青年见之,不单单是目不眨睛地想多看她一眼,且有神魂颠倒目瞪口呆之感觉;地痞、无赖、流氓见之会垂涎欲滴、居心不良、见色歧义、色胆包天、恶从胆边生……

他村所在地的公社书记沈辰良的儿子,早就对她垂涎欲滴了。曾多次借机接近她与之攀谈,向她炫耀着笼罩在他身上的光环,向她信誓旦旦地许诺着他能为她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能为她找到舒适理想的工作,能给她带来幸福,能让她一辈子吃香喝辣不愁的诺言,或谎话来诱骗她上钩。她每每遇到他都嫣然一笑地不给他留有可乘之机地扭头离开他。他越是得不到她越想得到她,也曾三番几次地咬牙切齿地暗暗发誓地若再见到她一定要下手扑捉到她,老是天不遂人愿,机缘不太巧合地错过了一次次良机。但他贼心不死,老是惦念着她,已深陷到不能自拔的地步,一直在暗中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伺机而动。

这年夏天的一天逢集日,他的四姐去赶集,被闲着无事干在街上胡蹿乱转的沈公子碰个正着。他见到她不由分说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对她说,他给她找到工作了,要她去见一见有关领导就可以去上班了,说着就拉起她向公社大院走去。在大街上那么多的人,她有点儿羞怵怕被人看见,就不敢动静太大、太张扬、太强烈太激烈地反抗,或与之相周旋,生怕被一街人当猴耍看她的笑话,弄出沸沸扬扬的绯闻,她就暗暗地不动声色地使出全身力气地往后拽与之抗衡。见挣不脱,就用另一只手狠狠地去掐去拧他死死捲住她手腕的那只邪恶的手或手腕,或用脚去踢拌他的腿。她掐他已掐的感觉到就要快把他的手皮掐破撕下来了,他愣是忍着刺骨钻心的疼痛,一刻不待松懈地如鹰爪般牢牢地钳住他的手腕,她越掐拧的狠他就越拉她跑的快……一直把她拉跑到公社大门边的一间敞着门的且无人的办公室里,不容她反应过来,也没给她留有反应的机会,他抬脚把门踢关上,就转身抱住她把她摁倒在地上……她又是大喊,又是吼叫,又是踢,又是抓挠,又是咬也徒劳无用,也没阻滞、制止、抵挡住他的兽行发作,她直把沈公子的脸抓挠的像撕布条般布满一道道血口子,也没逃脱被强暴的厄运。

2

当他的四姐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步履踉跄的跑回家中一头扑倒到床上嚎啕大哭之时,一家人都惊呆诧异住了,大眼错小眼地相互看着求证着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母亲见女儿如刀杀一般这般嚎啕大哭,首先反应过来不是啥好事体,就冲进里间抱住四姑娘的头询问。当她得知女儿被强暴的事儿以后,悲怜之情悠然而生,也与之一起嚎啕大哭起来。她哭她的命运咋会如此乖舛多劫,她正处花季妙龄之时,被地主一眼相中而强抢掠取,她的女儿也如此这般遭受厄运,看到女儿想起自己,她咋会不与之大哭呢?

当他获知情由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进厨房里操起菜刀去寻找罪魁祸首报仇雪恨。他的父亲见他拿着刀从厨房里直接跑向院门,立马反映出这后果不堪设想会出人命案,就飞奔似的跑上前拦着他不让他去。就在他与父亲争执不下,眼看就要挣脱父亲之手奔向讨伐血债之路上地举起明晃晃的菜刀要扑上前去砍去手刃之。村支书不敢怠慢忙跑上前与他父亲一起抱住他。沈辰良见他们这般情景,二话没说双膝一软“噗嗵”一声跪向他们……

沈辰良咋会来的如此神速呢?他的公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强抢民女,已被满公社大院里的人和大街上的赶集人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当他获知这一消息之后,立马派人找到已躲藏起来的公子时,见他一脸指痕,就不问自明地证实了所传之言,也立马意识到这事非同小可,有着非常棘手的严重性。轻者他儿子会被判刑,重者他一家都会遭此连累从此一蹶不振,他的仕途命运也就葬送了。子之错父之过,养子不肖,是为人父的最大悲哀呀!可怜天下父母心呀!他为保儿子能逃脱牢狱之灾,也是为挽留自己的政治生命,他就顾不了以往他人不可冒犯的尊严,顾不了一社之长的身份,顾不了身外一切无形的光环荣耀,以先顾眼前为重,哪怕抹下脸皮不耻下跪地也要前往受害女方家。先宁事息人地按住其激烈地愤怒地能激起铤而走险的,或更大的不可预知、设想的事情发生发展的情绪,把事件的影响缩小到最小范围,把事件的严重性降低减损到最小程度,把因事件所衍生而逞于蔓延之势的大火湮灭、扑灭、熄灭于可控可防的地步,把事件的发生所造成的不良后果,或引发不堪回头的后果,给予及时地弥补、补救,阻断其漫延之态势,再给与真诚、真心的谢罪……他想他能力求得到女方原谅,会把这事情给予妥善解决的。于是,他就赶早不赶晚地机时来到受害方家。

他胸中燃烧的愤怒之火,被他父亲的强力压制下,和村支书的极力规劝之下,在沈辰良的真情长跪之下,慢慢地燃烧殆尽了。于是,他们走进屋里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沈辰良进到屋里,没等大家都坐下,再次向他父母赔了一番情,谢了一番罪之后,随即亮出让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非常优厚的弥补或赔偿他姐他家的条件:他真情请求允许姑娘嫁给他儿子,再给姑娘安排较为舒适理想的工作,她的弟弟妹妹的工作他也可以考虑,而后再给一定数量的经济补偿。但,他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你们家不上告,只要你们家不把事情闹大,一切都好说。

3

条件再优厚再诱人,首先得得到受害的姑娘能接受能理解愿意原谅才能行呀。他的四姐听说这些条件之后,其他条件都同意,就是死活不同意嫁给书记公子。他的四姐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很有心智,很聪明,很干练、很有主见。虽然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但她的心胸不狭,视野不短浅,见识不俗,能拿得起放得下,懂道理明是非,分析问题能一针见底。她之所以不愿嫁给沈公子,是她不想受他或他家人的一辈子的欺凌羞辱。她若嫁给他,她会一辈子总会时常感觉到她在时时刻刻无所不在地受他的欺辱,被欺凌羞辱的阴影一刻也抹不去会伴随她一生的,她不想一辈子都活在阴影里。

他的四姐不同意沈辰良开出的条件,当事双方在村支书的协调下,又开始了拉锯般的协商,商量来商量去,直商量到天麻瞪黑上灯十分,也没打成统一的意见。最后,他的四姐一翻身从床上跳将下来,捋了捋头发走出里间门口对沈辰良说:你要是真想解决问题,你要是真想挽回影响,你要是真想不把事情闹大,你要是真心感到有罪,你要是真心来谢罪,请把你的真情拿出来!把她和她妹妹给安排到县城机关事业单位去上班,给她的弟弟弄个上大学指标就可以了。你要是能同意这个条件,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等这些条件都实现了,请放心绝不会食言的。这是他姐下的最后通牒,说罢转身又回到里间里去了。沈辰良想了想,别无其他良策,也只好勉强同意了。

他就这么因祸得福的转变了命运,赶上了最后一批还能由公社掌控的以推荐选拔的形式被招收为工农兵大学生中的一员,到附近县的一所师范学校去读书。以这样的形势转换命运,这多少让他内心有点儿不爽、不睦,也有点儿无奈。每每想起来,都让他感觉有点儿惊秫、惊惶,也有点儿愤怒、愤慨,更有点儿让他悲喜交加,恨爱交加,羞于难言,耿耿于怀没齿难忘,感觉忍受着莫大屈辱……

4

“你今个是咋啦?郁郁寡欢的,饭也没吃上一口。究竟有什么心事,出了什么想不开化解不了的事情?你跟我说说吗!也好让我给你分析分析参谋参谋,也让我为你分担一点儿忧愁。”朱雅馨端着一杯热茶,边推开书房门走向书桌前边说。而后把茶杯放到他手边的桌面上,转身到他背后伸出白嫩嫩的双手给他按摩肩膀。边按摩边附到他耳畔又说,“咱们不是夫妻吗,有啥难心的话不能跟我说呢?”

他这时的嘴像被膘粘住似的,懒得张口说话。面对妻子温情的关爱,他只好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简捷的答非所问的说:“没事,辛苦你了。”说着,他拉住妻子的手站了起来,随之边推着妻子的后背把她往书房门外送边又说,“你去休息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朱雅馨见他不愿意向她流露心迹,也就没再勉强他,只好心揣疑虑的走出书房。随后,他关上书房门,又坐回书桌前的皮转椅上,接着想他的心事,思谋他今后的盘算。

他师范毕业后,他想留到县城,却被分配回老家的一所农村中学去任教,这让他大失所望。从农村出来,又回到农村,这鲤鱼的力气也太小了,根本就没有跳过龙门,这叫他有点儿不情愿不甘心地再游回原点。在农村,让他累掉腰子也难实现出人头地光门耀祖的夙愿。他虽然出生在生长在农村,但他对它连一点儿留恋怀念地感觉也没有,他对它没一丝眷恋之情,有的只是厌恶,深恶痛绝。于是,他就钻窟窿打洞托关系撬后门,尽一切之能是来实现他逃离农村之愿景。后来,在他姐姐姐夫的帮助下,他终于如愿以偿的被调到县文教局。这时他的四姐五姐借着厄运之光,分别被安排到两个不起眼的小单位里工作之后,通过各自的拼搏奋斗不懈努力,都升调到各自单位的主管单位任科室负责人,并选择到比较不错较为理想的夫婿。

调到文教局工作后不久,他认识了文教局局长的女儿朱雅馨,在他的穷追猛打下他们恋爱结婚了。结婚之后,他借着岳父的余光与人脉被提为副科级干部,而后被分到乡政府任副乡长。他从副乡长升华到党委书记,一下子历练了十好几年近二十年,周游了好几个乡镇,蜕去一层层老皮破壳,才脱茧出壳化虫为蝶。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走的真不容易呀!不知经历了多少疾风暴雨,趟过了多少急湍直下的河流,越过了多少艰难险阻和横坦在脚前的一道道沟坎?不知为之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流出了多少汗水?但,不知现在他为何会走到今天这般地步?会落得如此下场?会被纪检盯上?会面临囹圄之灾?他也曾想做一个正直无私刚正不阿克己奉公的好党员干部,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做出一番丰功伟业呀!咋就没有做到呢?可能是太想了太急功近利太标新立异了吧?可能是太想出人头地光门耀祖之思想在暗中作祟吧?可能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把农民把老百姓太不当作一回事视为草芥都不如自己想怎着就怎着为所欲为的陈旧迂腐之观念所操纵的吧?可能是中封建家长制的余毒太深了吧?可能也受环境因素的影响吧?可能以前家庭太穷了现在太想富了吧?可能是家庭人的期望值太高了,尤其是老婆经常吵叨他不如人的啰嗦推崇吧……嘿——造成今天的结果,可能是多重因素的集结共同用力吧?这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自己的党性修养太差,思想意识力太薄弱、太泛滥……

5

现在他又走到一个人生转折的拐点——这个拐点拐不好,将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路跌倒滚落到深渊里再永无浮出水面或翻身之机。面对这个拐点,他该何去何从,他该怎样应对,才能既摆脱眼前将要遭受的囹圄之灾,又不遭致或落得千夫所指万妇所骂为臭名昭著的腐败贪污分子的骂名。想到这,他不由的会心一笑,嘲笑自己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媜节牌坊的混蛋逻辑思维。世上哪有两头都沾光的事情呀?现在他只有两利相加取其重,两害相加取其轻了,是其唯一的出路。要么向党坦白一切,交出一切贪腐财物,等待党纪国法的惩处,可这样一来既挡不住身陷囹圄,又挡不住不落骂名,甚至会牵连连累一些为自己升迁做过贡献的领导、亲戚、朋友、同事浮出水面与其一起遭受厄运,那将会落的骂名更大,骂的人更多;要么就跟纪检上死磕到底一切都不予与承认,但抗到最后仍逃不脱牢狱之灾;要么就采取三十六计的上策……

想到这,他眼睛一放光,定格在那里。这不失是一个好计谋,既能保全自己不遭囹圄之苦,又能保全朋友,也不让家人为此担惊害怕受牵连连累……反正往下来无论他怎样弄,也再不可能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更大的贡献了,只能成为一个罪大恶极,名声狼藉的贪污犯腐败分子了。既然做不了贡献,那也就不累赘他们了,别再让他们为之操心劳累了,让自己成为社会上一个无拘无束的流荡游民吧……反正,自己已赚的盆满钵满了,那点儿工资就算不得什么了,有的是闲钱够自己周游流浪的。趁现在自己的马脚还没被全部露出,趁现在自己的东窗事才刚刚露出一点点儿端倪,趁现在他们发现并掌握自己的诸多问题还不算太多太严重,趁现在他们还正掉以轻心,还没足以引起高度警惕之时,正是脱身的黄金时机,这时不动还待何时……

真是打草惊蛇呀!就在当夜,他连跟妻子告一声都没告,就如丧家之犬夹着尾巴逃跑了,又犹如草窝里的长虫——一出溜不见了。

那么,张建堂能跑得掉吗?他逃跑之后,又会引发什么样的后续发酵?张建堂的逃跑对汪浩有没有影响?汪浩会不会被纪检会盯上,其他人受不受此影响?汪浩还能不能被提拔为顺河区区长呢……

0

第六章第二节跑为上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