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生死簿>第六十七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七章

小说:生死簿 作者:猎潜 更新时间:2018/7/31 11:56:06

第六十七章

其实说白了新训骨干集训就是对于这一批将要对新兵进行训练的半老不老的新兵进行一系列的教育以及对于如何管理新兵,训练新兵的一些常识教导而已。

吉天的集训过后,新兵已经入营了,吉天之前被分配到了一排一班作为班长,沈涛为二班长,陈福三班长,以此类推,而这一天,当新兵拖拽着行礼跟随着大部队走进营区的一刹那,吉天似乎回到了曾经自己所经历的那一幕幕,那时候的自己看待部队的一切都是那么好奇,对于这里无比的向往,可是如今想想,也就是那么一会儿事吧,当初觉得新兵连肯定很好玩,肯定会认识很多新的朋友,肯定会和战友们很快的打成一片,但是事实呢?恐怕只有几天自己才知道。

喧闹的锣鼓声将吉天从思绪中带回现实,当听到那些从自己身边路过的新兵口中喊的一声声班长的时候,吉天的心理别提有多爽了,两年以来,只有今天是最爽的,而当他看向沈涛与陈福的时候,也在他们的脸上找到了同样的表情,再看看其他人,除了那些老兵,几乎所有人都是一个模样,也不禁咧着嘴笑开了花。

新兵入营,分兵之后,由每一个班长将新兵带到自己的班级里,进行着最为简单的熟悉,然后需要在熟悉之后带领他们到达炊事班吃上到达部队的第一餐。

当吉天带着三个已经累得抬不起头来的小家伙准备回班级的时候,看到三个人的样子,吉天不由得累了,想当初自己来的时候,应该也是这个样子了。

“来,把行李给我,我帮你们。”吉天笑着从三个新兵的手中将行李接了过来,笑着带着他们离开了,而吉天的举动也提醒了其他的人,都纷纷帮助新兵拿着东西,回到各自的班级。

回到一班之后,吉天将三个人的行礼放在地上摆好了之后,面对着战战兢兢的站在自己对面的三个人说道:“不用那么紧张,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吉天,比你们早来两年,希望接下来的三个月中我们可以愉快的度过,接下来,也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

“班长好,我叫楚木,我家里人都叫我木木,18岁,来自江苏南通。”先说话的是一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小伙子,这小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姑娘,如果他不开口的话,很可能会误认为他就是一个女孩。

“班长好,我是徐志,辽宁本溪人。今年20岁。”这个声音粗狂的小伙子来自于那个美丽的山城。

“我叫王屾,吉林白山的,今年18岁。”

简单的了解了一下三个人后,给三个人分配了床位后,带着他们来到连部的大教室外面,静静的等候着。

“班长,这是要干什么啊?”王屾比较爱小说,贴着吉天小声的问道。

“给你们理发,看看你们这头发弄的,什么样的都有,给你们小小的处理一下,别担心,没事儿。”吉天笑呵呵的说着,而在说话的时候正好看到楚木递上来的一盒烟,不禁问道:“做什么?”

“班长,您抽烟。”楚木冷不丁的被发现,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抽吗?”

听到吉天的问话,楚木连忙摇头。

“给老兵准备的?”

楚木又是点头。

看到这里,吉天不禁笑了,看来来自于城市中的孩子还是比山里的孩子有眼力见,会来事儿,这一点是山里孩子所不能比的。

“我不抽烟,你要是抽烟的话,就自己留着,不过悠着点,烟抽多了,对你自己的身体不好。”

“我知道了班长。”楚木小声的答应着,然后把香烟收了起来,正在这时,沈涛带着他手下的几个新兵也走了过来,看到吉天,一个蹦高就窜了过来。“好小子,几个月没见,你这身上多了不少肉啊,看来师部医院的伙食不错啊。”

“是啊,成天吃了睡睡了吃的,都快成猪了。这下正好,一方面训练他们,一方面恢复我自己的身体。”

“您老人家就行行好吧,你那身体素质还用恢复吗?您大人大量饶了我们吧。”

“什么意思?”

“你是不知道,自从你那一次的事情出了之后,几乎全营都在模拟你之前受到的训练,我们连长可是说了,如果我不能超过你或者不能与你比肩,他非弄死我不可,你说说你,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就给别人一点活路吧,慢一点成长,给我们点机会也好啊。”沈涛笑着勾着吉天的脖子。

“哈哈。”吉天笑着。其实他明白,沈涛的意思就是让他估计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过于恢复以免身体承受不来负荷,不过这小子向来是好话说成笑话,吉天已经习惯了。

“对了,我还要感谢你呢,太子大人,谢谢你当初为我所做的一切。”

“吉天我告诉你,我帮你是因为你的身体素质真的很好,同时你也是我兄弟,帮你不对吗?你要是在跟我来这一套,我跟你绝交啊。”

“别别别,你当我没说,成不?”

“这还差不多。”沈涛挑着眉头笑着,随后看到吉天身后跟着几个战士问道:“你的兵?”

吉天点了点头,对身后的三个人说到:“二班长,沈涛。”

“二班长好。”

“好好好。”沈涛笑着点了点头,同时也告诉自己身后的新兵吉天是他们的一班长,让他们谁要是想要在部队争取到一点地位就跟这位班长好好学着。

理发,这个词对于任何人都很容易理解,不过在我们的认知中,理发不过是到一些理发店,发廊对头发进行修正,但是在部队,可没有那么专业的理发师,都是一些有着这方面能力的老兵代劳,也正是因为不是专业的,所以理出来的头型也是各种各样的,总是,新兵到达部队之后接受的第一个非正规的训练就在每一个人新兵照过镜子的无奈叹气中结束了。

修理好了头发,整理好了基本的行礼之后,带着新兵去吃饭,午饭过后,将新兵身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收走了,而这也引起了很大一部分人的不满,对于这一点,赵文杰只能告诉各个班长回去告诉自己班的新兵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对于一些对于军队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军队的规定,三带三留。

“三带!”一是带上文化学习资料。每年的应征青年中有不少高中生,大学生,他们报考了函授、自考、技术培训等,有的想到部队去报考军校。这些同志到部队想要继续学习,往往因为没有学习资料,只得重新购买。

二是带上携带方便的文体器材。有特长的青年到部队后,遇到连队文艺晚会、学雷锋便民活动时,如果有笛子、口琴、快板、理发工具等自备的器材,可以马上一展身手。

三是可带上一套便装。新兵入伍后,部队会马上发放服装鞋帽等相关物品,不必携带过多衣物。因为部队新条例规定,非公外出不得着军装。家长可以为孩子准备一套便装,但不宜过多。

“三留!”一是留下呼机、手机。往年,个别新兵到部队后,纷纷用手机和家人联系,既违反了条令条例规定,也影响部队管理和保密工作。现在不少部队营房里都安装了电话,新战士与家人联系起来比较方便。同时,家长要教育孩子多写信,这样既可以锻炼孩子,又可以更好的表达感情。

二是身份证留下保存。新兵入伍后,部队会发放士兵证。若同时具有身份证和士兵证双重身份,容易使个别战士投机取巧,发生违法乱纪行为。

三是留下随身饰品。有些青年入伍前喜欢佩戴各种饰品,但部队是个特殊的团体,军人是不允许佩戴各种饰物的,而且戴上这类饰品,在训练时容易出事故。

在说明了这一规定之后,不满的声音也逐渐的消失了。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逝,三天之后,所有的新兵都已经入营就位,新兵训练也就开始了。其实对于新兵训练,这是所有当病人终身难忘的一段经历,第一次穿上军装,第一次在口令做出动作,第一次与一群陌生人一起吃饭,睡觉,训练等等的一切,都是每一个军人作为一个军人最基本的印记,也是每一个军人难以磨灭的记忆。

当然这难以磨灭的记忆可不仅仅是每天的队列训练、四向转体,更多的则是每天晚上班长那毫无人性的训练,每当白天的训练结束之后,晚饭过后,当熄灯号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期待着能够爬上床好好的睡上一觉的时候,恶魔一般的班长就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视线中,而也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整个营房中的每一个房间中都会传出那些哭爹喊娘鬼哭狼嚎的声音以及班长那不知疲倦的咆哮。

其实每个连队对于新兵训练都有着各自的套路,说白了就是让新兵哭出来,当然不能动手打人,开个班务会,问问从军动机,忆苦思甜啥的。最主要的是提到父母亲人对他们的期望。平时在家里是感觉不出来的,来到部队的十七八岁的时候你说对家里没有依恋是没可能得。发挥语言的艺术,只要他们自己把心里的苦哭出来,那么发力期基本就开始了,很多时候他们的求练热情会超出你组训的热情。平时要多聊天,多玩到一起去,别出了训练场还端个班长脸。

“班长,您行行好,放过我吧。”王屾满脸的纠结趴在地上对着蹲在一旁冷笑的吉天求饶道。

“放过你?可以啊,不过,你要争取你战友们的同意,如果他们认为你今天可以不用和他们一起训练直接上床睡觉的话,我可以答应,毕竟,我们还是要尊重民主的。”吉天笑着起身靠在一旁的床上看着眼前一个个满脸郁闷的新兵。

当王屾准备开口疏通这些战友的时候,发现每一个人脸上那不怀好意的表情的时候,果断的闭上了嘴,傻子都知道这群人不会让自己舒服的上床睡觉的。

“哎……交友不慎啊。”王屾郁闷的喊着。

吉天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四十,不论如何九点也一定要让他们上床休息,不然明天的训练,他们恐怕坚持不下来。

“每人一百个俯卧撑,做够了洗漱睡觉,做不到的,我陪着你,什么时候做到了,什么时候睡觉。”

“啊……”

“你们不愿意?”

一群人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那就一百五吧,要不然二百也行啊,我不介意的。”吉天坏笑着。

“别别别,班长,一百挺好,挺好的。别加了,我们求您了。”徐志苦着脸几乎要哭出来了,这班长平时看起来挺和气的,而这几天过去了,班长几乎每天都是笑呵呵的样子让他们打心眼里认定吉天肯定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但当所有的事情都与训练联系到了一起,眼前那个笑呵呵的班长瞬间变成了炼狱中的恶魔,唯恐不累死他们。

“那还等什么?开始吧……”吉天笑着,然后绕过地上趴着的新兵来到了门口,刚打开门就听到走廊中不断的传出新兵们哭天喊地的声音,不禁笑了起来,原来,当初的他们也是如此度过的。

当吉天准备关上门的时候,正巧看到沈涛也伸出脑袋,不禁笑了一下招呼他过来。

“你那边怎么样?”吉天笑着将身上那一盒白天新兵硬塞到手中的红塔山递给了沈涛之后问道。

“哟呵,你怎么还收了?不怕连长收拾你?”

“要不要,不要给我。给你东西,废话还这么多。”

“要要要。”沈涛笑着将烟收了起来,然后说道:“我看你这边热情不错啊,比我那边强多了。”

“怎么?遇到硬茬子了?”

“可别说了,我算是明白当初班长怎么郁闷了,别说班长了,我现在就是一脑袋的蒙圈,原本还以为带新兵很容易的,可是到自己手上才知道不容易,我们既要考虑到每一个新兵的身体承受能力,也要考虑到什么样的训练可以增加他们的体能储备又不能损害他们的身体机能,总之就是一个乱,我那边练到一半,就让他们睡了,毕竟这才开始几天给他们一个适应的时间,之后慢慢来呗,还两个月多呢。”

沈涛的话说的轻松,吉天没感觉什么,但是对于王屾等人可就如同从天堂到了地狱一般,还有两个多月,慢慢来,这两个词让他们有一种想要回到娘胎重新来过的感觉。

“你这边怎么样?”

“还行,这一组做完让他们休息了。”

“你也别熬着,差不多就休息,自己身体没好利索不知道啊?”

“行,知道了。”

“我就在隔壁,有事儿你招呼我就行了。身体不舒服就赶快休息,战友们都在呢,别一个人强撑着。”

“安啦,安啦。你怎么跟我们指导员似得。”吉天笑着将沈涛推了出去,这小子这两年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唠叨的如同一个居委会大妈,跟他在一起久了,感觉耳朵都能生出茧子来。

1

第六十七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